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59.掙扎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5-23 08:55:31 | 巴幣 36 | 人氣 158



       三分鐘前--旅館處。

       克希里德悠閒的坐在椅子上,專心看著一本一本的魔導書。

       被留在旅館內的不只他一人,維拉教小白識字、萊莎則是教導朱莉安基本的生活禮儀。

       今天貝爾與哥布二人去王宮揭發兇手,而且貝爾則認為這一連串恐怕都與巴力有關。既然如此,萊莎與克希里德的留守也是為了充當保鏢。以免那個與巴力有關的兇手會做出什麼事情。

       小白盯著桌子上的書本,面有難色的背著字的形狀。

       「 維拉姐姐好厲害,居然背得下這麼多字。」

       「 因為離開村莊要當冒險者的話,多少也是要會識字計算的,才不會被騙到身無分文呀。雖然我也是當時唯一會這麼想得就是了。」

       「 唯一?」

       小白看向維拉,疑惑的歪著頭。

       「 嗯,姐姐我以前有別的夥伴呦。可是該怎麼說呢……從村子離開後還是用村子的狹小觀念那樣?自以為打贏了附近的幾隻魔物就能攻略迷宮,然後踏進不該踏入的地方就……嘛,等妳長大後再說也不遲呢。」

       「 嗯嗯,既然維拉姐姐都這麼說呢…… 」

       注意到維拉眼神中流露的悲傷,小白就忍住不繼續追問下去了。

       而了解小白這份想法的維拉,卻露出變態的臉……

       「 呵呵,果然小白大人真是可愛呢,好想吃掉呦!」

      面對維拉伸出蠕動的十指,小白一臉驚恐的把上半身盡量遠離她。

       啪--

        「 嗚?! 」

       結果維拉被萊莎用一本厚重的字典敲頭……

       「 真是一分都不能安靜下來,真不知道是詛咒還是妳原本就這樣的關係呢。」

       「 對不起,萊莎大人…… 」

       維拉按住頭,眼角流下眼淚的向小白跟萊莎道歉。

       小白身上套有三個束縛靈魂的詛咒……

       其一,是使本人不幸,迎來厄運的詛咒,其影響甚至嚴重到會危及性命。

       其二,與本人有所關聯的他人。不論是血緣,還是靈魂上有所連結的,只要與之有關係的人都會受到影響。無一例外都會對本人產生交配方面的強大慾望。

       這種詛咒可說是惡趣味的極致,貝爾也只能想到只有像巴力這種人,才會幹出利用這種詛咒強行讓本人,也就是小白的靈魂墮落的事情。

       因為小白的前世與拜恩是兄妹。哥布與拜恩有某種連結,所以身為哥布眷族的維拉也會受到影響。

      不過幸運的是,拜恩當初在創造時,似乎沒有配給哥布那樣的慾望。導致哥布並不受作詛咒的影響。

       當貝爾發現到這件事後,也是苦笑的說著「 真不知是好還是不好啊…… 」。

       至於第三種詛咒,貝爾檢查後確定,雖然與巴力有關,但恐怕不是巴力所設的詛咒。

       其詛咒為……

       「 ……?」

       身為魔法師的克希里德感受到魔力的流動異樣,當他抬起頭看向流動聚集到小白時,他感到了困惑。

       然後,萊莎也發現到了。

       「 小白大人?」

       「 嗚…… 」

       小白臉變得鐵青,流下冷汗的渾身顫抖……

       漸漸得,她眼神中透漏出無比的恐懼,彷彿視線中看到了什麼。

       「 不、不要…… 」

       「 小白大人! 」

       突然的,小白的嘴角流下了鮮血。不僅如此,眼角因恐懼而流下的眼淚,不知不覺也變成了血紅沾染到桌上的紙上。

        龐大的魔力在小白身體中高漲,同時也將周圍的魔力貪婪的吞噬掉。

       「 不、不要!」

       小白從椅子上跌落倒地,蠕動的黑沼鑽進她的腦內,視野所及之處漸漸被黑色覆蓋,她對這樣的事情有所印象……

       「 為什麼…… 」

       神秘的貝爾、帥氣的哥布、有點不可靠的維拉、美麗的萊莎、冷酷的克希里德,以及從言語及舉止中透漏溫柔的金髮墨鏡大姐姐,跟之後出現與自己年紀相仿的朱莉安……雖然自己不太明白,但他們都是很好的好人。眼看伸出手,就能企及那份溫暖,感受到名為《幸福》的時候……

       「 為什麼……偏偏是現在……?」

       小白在吃到好吃到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世間之物的料理的那一天。她睡覺夢到了,大家和樂融融得聚在一起,貝爾拍拍哥布的肩膀,然後哥布就露出微笑得走過來,向自己伸出手……

       「 為什麼…… 」

      隨著意識漸漸陷入模糊,小白也知道那份夢,距離現實已經越漸越遠了……

       那一天,已經沒有實現的可能。

       「 走開!」

       克希里德迸出魔力的同時向其他人大喊。自身發動魔法,張開魔法陣,從中迸出強而有力的的石之手,將被黑沼吞噬的小白往窗外的天空遠遠一扔。

       那是毫不在乎小白身體是否能承受住這丟的力量,彷彿能輕易將幼女的脆弱身體給輕易粉碎的力道。

       但是,身為魔法師的克希里德比任何人都明白,要是自己有一絲猶豫的話……

       「 那是……什麼?」

        小白被扔到首都城牆外不遠處的天空……然後黑沼瞬間爆開,產生強力的爆炸,將隱藏在黑夜中的雲層給吹散。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紫色魔法陣在天空顯現,一道白色魔力光束從下而上連接那道魔法陣,同時降下巨大沉重的黑沼,將純白的魔力肆意玷污。

       克希里德從窗戶召喚石之手伸到半空,接著不斷的以石之手為媒介,趁石之手落下前張開魔法陣再召喚新的石手,藉此讓自己抵達城牆外。

       砰--

       萊莎在確認維拉與朱莉安的安全後原本也要跟上,但隨著城內突然發生數不盡的爆炸,一行人所在的旅館附近也發生同樣的事情。

       「 萊莎大人!」

       維拉大叫一聲,萊莎因此她。

       「 哥布大人傳話過來!說貝爾大人叫萊莎大人不要過去!去處理那些爆炸!」

       萊莎正想理解含義,便注意爆炸之中走出的黑影……

        「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彿是黑沼構成的巨大怪物,那蠕動的樣子並沒有特定的形狀,與世間的魔物不同,是不該在世界中出現之物。

       「 知道了…… 」

       隨著每一處的爆炸,隨之從中出現的是同樣的黑沼怪物……


       ……


       「 那是…… 」

       搭乘石之手抵達城牆的克希里德,睜大眼睛的看著眼前一幕。

       荒郊野外的地方,原本白色光束的地方出現一座佈滿黑刺的巨大細長黑塔。在那周圍也盛開無數黑刺構成的刺藤,組成像是玫瑰般盛開的花朵。

       「 那是……什麼……?」

       巨大的黑塔突然向下旋轉扭曲,隨之變成了由黑刺構成的巨大黑色玫瑰。然後漸漸得,玫瑰逐漸盛開……

       「 不是吧…… 」

        盛開的花朵中出現一個人,從身型來看,克希里德推測應該是小白。

      但是那雙手蓋住了臉,僅僅露出嘴巴的部分,並在那雙手的手背上睜開不祥的黑色雙眼,長著三顆連結的金色瞳孔,正上下左右的到處亂竄。

       然後像是看到遠處的克希里德。那雙眼看著他,臉的嘴巴張開蓄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分貝的刺耳聲音,伴隨著空氣的震動襲向克希里德。

       原本小白那純潔的白髮變成蠕動的長長污穢黑髮,雙手離開臉龐,小白的雙眼被黑沼所填滿,兩側流下漆黑的眼淚……

       「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

       克希里德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同時也注意到一條黑刺構成的巨大藤蔓襲向他……

      張開相對大小的石之手抵擋,但黑刺卻輕易的腐蝕並粉碎了石之手,直直的朝克希里德前進……

       來不及張開新的魔法陣的克希里德,眼看準備被黑刺碰到……

       「 --?!」

       伴隨眼前一道雷光掠過,熟悉的人影拔出【虛斷刀 · 闇無】,將黑刺構成的藤蔓連同空間一起無情得斬成兩斷。

       「 克希里德,沒事吧?!」

       貝爾看向他,而克希里德則擦掉臉上流下得冷汗,指著那某種異物……

        貝爾看了過去,一直以來保持愜意的眼神中,也顯露出了些微憤怒的情感。

       「 看樣子你有很多事情應該告訴我,貝利亞爾。」

       從無數的建築頂樓一路跳躍到城牆的《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將赤紅的長髮盤起,銳利的眼神盯著眼前的異物……

       「 怎麼會……小白……大人……?」

       慢了一步趕來的哥布,站上城牆上後就看到了眼前的景色。隨之從自己的眼神中流露無數複雜的情感,驚恐、悲傷、憤怒、自責等等……

        同時張開嘴巴,雙腳一軟的攤坐在地上……

       與小白有所連結的哥布非常明白。被第三種詛咒污染的小白,心靈、靈魂,已經都被徹底玷污至漆黑了。

        「 沒了……都沒了……拜恩大人的遺願,還是我存在的價值,即使是小白大人的幸福……在下都未能…… 」

       哥布對於自己無法拯救小白一事感到絕望……

        黑塔上盛開的巨大黑色玫瑰之中,長著相似小白的什麼,貝爾眼神緊盯著那個異物……

       「 不,還有辦法…… 」


       ……


       那是--某一天(143.)。

       貝爾利用蒼藍枷火套在小白身上時,同時也在感應束縛她的詛咒……

       然後貝爾留下哥布,倆人獨處是為了談論這件事。

       「 第三種詛咒是,變成魔神的詛咒。」

       「 ……?」

       哥布睜大眼睛,彷彿在消化貝爾所說的話中含義。

       「 就如字面意思那樣,是變成魔神的詛咒。」

       然而貝爾卻再次強調,確信這一事實。

       知曉魔神的哥布,在理解與消化這訊息後,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 但、但是……魔神是這麼好變的嗎? 」

       就哥布從《魔神》拜恩那所知的,《魔神》是以世界為養分,將其吸收後才能成為的存在。也因此才能被冠上《神》之名。
       
       貝爾靜靜的閉上眼睛,回答了哥布的問題。

       「 你的理解沒有錯。那個詛咒所變得是人造《魔神》,是相似之物。正因如此,才非常險惡。 」

       「 什、什麼意思?」

       貝爾看向窗外漸漸飄落的細雪,回答道……

       「 因為相似,所以只需要幾個步驟就能與真貨一樣。說實話,現在詛咒的開關按下去,她就會變成某種東西了吧。但是慶幸的是還不成熟,所以那些傢伙不會那麼做,但那終究是仿造的。既然不是由世界作為養分培養,那麼就必須用其他東西代替才行。」

       「 其他東西……莫、莫非是……?!」

       「 嗯,靈魂。」

       貝爾回答了哥布所想到的東西,使哥布睜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 這樣就能明白,恐怕小白這無數次的轉生、無數歲月的時光、套在她身上的前兩個詛咒,就是為了這個世界做的準備。既然《魔神》無法從外攻打,那麼就從裡面開始就好了,所以小白成了那個。」

      「 等等……之前發生的事情,還有跟這次調查的兇手……都有關嗎?」

      「 恐怕是。」

      「 既然如此,刺激那傢伙的話不是很不妙嗎?說不定一個不小心就按下那個開關…… 」

       「 不,那什麼傢伙遲早都會按下去的,而且很快。」

       「 …… 」

       「 競技場那個儀式,以及恐怕現在世界各地也是一樣,把我離開前所設下的《天體守界》給戳破幾個洞,即使小白那邊還不成熟,但也能做到相同的效果。之所以現在沒那麼做,恐怕是某人還有自己的打算吧。」

      「 不能把那詛咒解開嗎?依靠貝爾大人那火焰的力量…… 」

       「 嗯……蒼藍枷火可以淨化詛咒沒錯,但很可惜的是現在的我辦不到,火力太弱了。
       --而且我也不確定現在小白能否承受住淨化。那三個詛咒在某方面是有所連結的,一個弄不好說不定會互相影響到……不小心把小白的靈魂一同淨化掉。 」

       「 什麼?!」

       哥布不由得慘叫了出來。

       「 亞巴頓的力量雖然很萬用,但並不是那麼方便的東西。尤其是【蒼藍伽火】的使用難度更高,與其說是【淨化】不如說是【驅除】。要判定什麼才能驅除什麼不行是相當困難的。--而且即使我能辦到,也難保在淨化的過程中不會觸動對方的警戒,在還沒完成前就先行按下開關。」

       「 貝爾大人……有準備計畫吧?」

       面對哥布擔心的提問,貝爾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 放心,當然有。」

      「 對方手上的牌都不是以與巴力為對手的我們打的。恐怕對方並不知道我們知曉巴力以及《魔神》的事情。所以只要看起來像是符合他的計畫那樣,在趁他不注意時殺掉即可,這樣就能避免讓他按下詛咒的開關。」

       然而對此哥布卻仍是不放心的問道……

       「 那麼如果仍讓他按下的話…… 」

       「 嗯,那麼我就會死命的用【蒼藍枷火】幫她淨化詛咒的根源。」

       然後貝爾看著自己的左手……

        「 再怎樣,至少還有最後一張可以確保成功的牌可以打的,所以…… 」

       貝爾抬頭看向哥布……

       「 --放心吧。」

       「 …… 」


  ......


  作者的話:最近睡覺都會夢到新的小說題材。

       

創作回應

見朕騎姬の時刻
~
2021-05-23 10:51: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