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當再張開眼睛時 第一章

小寒 | 2021-05-23 00:36:49 | 巴幣 2000 | 人氣 204

連載中忽然來到這無知的世界,我該怎麼辦?!
資料夾簡介
全名:忽然來到這毫無所知的世界,人生地不熟的我到底該怎麼辦?!

源自於之前的某篇廢文,結果真的被在山上網路超爛的地方坐在公車上的我實行了。
內容真的很白日夢。
名子的話我也想不到多好的
封面圖我會改天再找
_______________★更新紀錄★_______________

5/23更新危險程度和機率的內容,增加最後一段的內容和選擇。

____________________★基礎設定___________________
★機率★
必定>超高(非常常見)>高(大部分)>中(可能)>低(小部分)>超低(微乎其微)>從不

★危險程度★
≤10絕對安全,根本沒有生命危險的樂園,在這滿是危險的世界是極其稀有的存在。
異空間、自己擁有的可進出小空間之類的,但是都是非常昂貴的。
≤20安全,可能會有一些小野味出現。
像是發狂的兔子之類的。
≤35警惕,有威脅性的怪物會開始出現,輕傷的微乎其微,無傷的非常常見
像是零散的殭屍、流氓之類的。
≥50為險境,重傷的微乎其微,但小部分都是輕傷的份,但大部分都是沒事的。
遇到的基本上都是有能力的殭屍或是10人以上20人以下的流氓群之類的。
≥100為危機,最大只可能會受重傷,但是必定受輕傷。
有小Boss的敵方人物出場的可能,但是大部分都是強大的高級殭屍或是一個掠奪隊。
≥200災難,可能死亡大部分都會重傷,輕傷的微乎其微
可能是大Boss的出場,但是大部分是強大的小Boss或是殭屍王手下的幹部。
≥500死結,因間距過大,故調整為大部分的死亡非常常見的重傷,依數值將會調整為非常常見的死亡。
最後Boss在眼前,大型天災在身邊,讀者手握三根香,煙霧散去人不見。

★身心話★
「」嘴巴說的
""是心中的自言自語



第一章,降臨(林)

「欸?!!!!!」
驚嘆的喊聲從一個浩大無際的綠林中有一片湖泊傳了出來,湖泊的寬闊佔據了森林一部分的景觀。
叫聲來自跪坐在湖泊邊上的人影,而那個人影正面對著水面觀察著自己嶄新的模樣。
紅色如紅寶石閃耀的眼睛,藍色如海洋的頭髮,和全身灰色如銀的毛髮。
還有一副眼鏡?
「騙…騙人的吧?!!」
長著灰色毛髮的大手摸上自己毛毛的臉龐,手上傳來刺刺的觸感。
"刺刺的…這不可能!"
想完便隨即打了自己一巴掌。
"好的沒錯,身心不騙。"
熱熱辣辣地刺痛感帶來的真實感反而讓灰狼的心情愉悅了起來。
「這居然是真的!這還是不幸中的大幸呢!這身體強健的讓我羨慕啊!」
坐在湖邊的灰狼,狂喜的聲音迴盪在森林深處,感覺很空虛,就像整個世界只剩下自己般。
緊接著繼續打量著水中倒映的自己。
*大概幾個小時後*
"好了,瘋也瘋夠了,該辦點正事了。"
視線向周圍掃了一圈,發覺自己正在森林中的湖泊邊,便把視線轉向了湖泊中。
"水下會有東西忽然出來...嗎?真糟,深不見底。"
看不清底部,湖泊似乎像海一般得深不見底。
讓灰狼忍不住開始警惕起來。
"我居然在這湖邊跪了這麼久,我必須趕快離開。"
「一個人在這裡感覺就超危險的,我得在天黑之前找到一個藏身地點才行。」
說完之後,灰狼便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試圖在周圍尋找著自己當初失去意識前背著的書包,然後發現了書包正高掛在離湖泊不遠處的樹上。
"這…太過分了吧…"
灰狼看著樹上的書包,目不斜視得思考著對策,忽然注意到天邊正在西落的太陽。
灰狼的臉色漸漸變了,因為眼中映著的太陽正向著西方落下。
"我..我的正事啊啊啊啊!"
—————————————————
世界時鐘:距離日落大概還剩4小時。
灰狼周圍危險程度:20
—————————————————
我們的藍毛灰狼該怎麼辦呢?
A.在湖邊晃一圈看有沒有自己的可用物再去找地方過夜。(危險程度*2)
B.爬上樹拿書包再找地方過夜。(可能有未知事件)
C.往森林邊緣查看。(危險程度+10)
—————————————————
B.爬上樹拿書包再找地方過夜。
—————————————————
「嗚哇...」灰狼傻眼得看著掛在樹上的書包,稍微往後退到湖邊。
"希望可以行得通..."心中默念完,就直直得衝向掛著書包的書的樹幹,奮力一跳。
「騙人的吧?!!!」"騙人的吧?!!!!"
看著自己跳出了不尋常的高度,連的身心一起吶喊,連忙伸手想要抱緊面前越來越近的樹幹。
「嗚呼…」身體貼上去的重擊和身體傳出來的悶聲,都讓灰狼一顫,不由得痛苦的呻吟。
"痛..好震,全身都要散架了。"
確定抱緊了樹幹之後,連忙看向書包的位置。
「太好了!近在咫尺!我的勝利啦!」
說完便用著充滿力量的四肢往高處爬。
爬到掛著書包的樹枝上的時候,灰狼聞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
灰狼順著味道的軌跡往下看,他看到樹下附近有了一個看起來與他有些相似卻又不相似的毛茸茸。
"嗯...看起來是人形...有是毛茸茸,但是太遠了,沒辦法便辨識種族。"
"總之,先拿到書包再想想辦法吧。"
灰狼坐在樹枝根部,用手試著將不遠處的書包往回勾,但失敗了。
他手一伸就將頭上的其他樹枝折下,但折下的一刻變發現了不對勁。
"等等,我怎麼能折下如此粗的樹枝?!!"
灰狼驚愕片刻便回過神來,伸手便用有點粗的樹枝將書包順利得勾回手中。
"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不認識樹下的人,這下只能祈禱他快走了。"
—————————————
世界時鐘:距離日落還有一小時
灰狼周圍危險程度:20+20
—————————————
A.冒險去交涉,如果無法便擊殺(高機率獲勝並獲得物資,高機率失手殺死。)
(低機率交涉成功,並可能加入他們的部落)
B.偷襲陌生毛茸茸(擊殺,能獲得物資)
C.掛在樹上整夜(可能被敵人發現,可能掉下樹)
—————————————
A.冒險去交涉,如果無法便擊殺(高機率獲勝並獲得物資,高機率失手殺死。)
—————————————
「嗯…看這樣他是要在附近過夜了,如果可以上前交涉的話,就可能有一些資訊。」
看著不遠處的陌生毛茸茸,灰狼暗自下定了決心。
「但是能不能順利下樹也是一個問題。」
說完便開始翻動書包查看有沒有能用的東西。

★書包裡★ 用小寒視角描述並附帶心裡話
餅乾一盒,大部分都是完整的,為了應付在學校可能有的飢餓問題,而且想辦法讓自己瘦弱的身體變胖,所以在某時候就開始帶點心去學校了。

鉛筆盒一個,內涵各種顏色的原子筆來畫記重點,也有一隻自動鉛筆和一塊用了一陣子的橡皮擦,可以配合紙張或是筆記本進行畫圖交涉。

厚厚的筆記本兩本,大部分是空白的,顯然是剛買不久,可以配合鉛筆盒做使用。

藍牙耳機一對和手機一隻,電量還有,但在這個世界不知還能不能用。

薄荷棒一小隻,原先用來提神,因為曾經摔到地上,棒身已經跟底座分離,但是現在對嗅覺變好的我只有傷害吧…

雨傘一隻,塞在書包左側的空位裡,但是我這樣應該也沒辦法完全罩住我了。

小說兩本,消遣萬用,一本是描述一個野外生存專家穿越到古世界的小說,另一本則是描述一位alpha重生復仇的故事。

「好像就只有這些東西…」
伸手向另一個夾層,但灰狼貌似想到了什麼,默默地把手往回收。
灰狼將書包關好,往身上一背就跳向附近較低的樹枝,再跳,跳到感覺自己可以接受的高度就站在樹幹附近徑直跳向地面,而一邊的手腳在途中貼在了樹幹上來緩衝。
「真好,終於可以好好的得意忘形了。」
想著自己剛剛的作為就像瘋子一樣笑了起來,但想到陌生的毛茸茸在附近就默默收了聲,然後帶著友善的(?)笑顏默默地往陌生毛茸茸靠近。
「咻!」
不遠處破空聲響起,灰狼微微側身將被投向自己原先面部所在的長槍握在手中。
"這個材質沒見過啊...雖然看得出來是金屬但裡面感覺就有混著一些有很強大的東西。"
灰狼不知不覺中就用著敬畏的目光打量著手中的長槍。
「你是誰?!」
灰狼剛順著聲音抬頭就看到一個影子往自己衝來,灰狼便向後跳出了一段距離。
"啊!這世界的毛茸茸看起來真棒!符合我的觀感真是太好了!"
打量著帶著敵意的目光看著自己的陌生毛茸茸,灰狼默默地握緊了長槍,張口回應道。
「我才要問你,你是誰?」
灰狼下意識用質問的口氣回答。
「你說什麼?」
毛茸茸不放警惕,甚至把警惕「握」的更緊。
"果然聽不懂,算了。"
灰狼指了指自己剛來的方向,又做了個類似睡覺的姿勢。
「你從…那邊來的…你在那邊睡覺?!!」
"這裡是很危險的地方啊!這樣的話,我是不是誤闖了一個野獸的家了?!!!"
毛茸茸臉色劇變,慢慢的向後退,拿起地上的包裹就急忙得跑走了。
"欸?這個劇情是不是歪了?"
"但是我感覺得到那個包裹裡面有點東西…好想要!"
想完便將長槍擲出,將還沒跑遠的毛茸茸的腿刺穿並釘在地上。
「啊!!!!!」
慘叫聲在這個空曠的森林晃蕩著,毛茸茸因為恐懼而失態得大叫,一點也不顯剛剛警惕的模樣。
灰狼默默地走近一看,毛茸茸正在試著將長槍拔出繼續逃跑,毛茸茸看清覆蓋在身上的影子握著長槍的手開始害怕的發抖。
"明明就只是出來做個試煉而已,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對了!翻譯機!"
毛茸茸急忙地從包裹裡掏出一個耳麥,戴到了頭上。
「說說..幾句話好嗎?」
毛茸茸強忍著恐懼和疼痛,咬著牙開口。
灰狼大概意識到他話中的意思,面帶和善的笑容說了幾句話。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這是什麼森林?」
「這裡有聚落之類的嗎?」
毛茸茸看著手腕上一個影像發射器上面顯示的字又陷入了一次恐慌。
"古代地球.....華語?!地球?!我這是什麼垃圾運氣居然還能碰上這檔事?!"
「怎麼不回話?」
灰狼的話,迴盪在震驚過度的毛茸茸的耳中。
「不要殺你?前面要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嗎?」
灰狼困惑地回應將毛茸茸拉回了現實。
毛茸茸聽過連忙點頭,但抬頭就看見那個惡劣的眼光就感覺沒有什麼好事。
灰狼快速俐落得拔出毛茸茸腿上的長槍並丟在一旁。
並伸手就翻起毛茸茸的包裹。
毛茸茸在他20歲的獸生第一次體驗了心情起起落落的感覺,以為一開始會殺了灰狼,但被對方的實力碾壓不得不逃跑,躲不過追擊正在絕望的時候,灰狼也沒有殺他,卻是直接拔出刺穿腿的長槍,痛得他都沒時間想灰狼的想法就直直縮在地上又不敢發聲。
"這樣是不是得送他去醫院了…人生地不熟的真討厭。"
想著躺在一旁的毛茸茸,灰狼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陣懊惱。
"玩脫了啊!"
————————————
世界時鐘:距離日落剩下10分鐘
兩人周圍危險程度:40+15
————————————
A.殺了毛茸茸。(得到毛茸茸的包裹和他的翻譯耳機,暫時失去去人口聚集地的選擇)
B.幫可憐的毛茸茸包紮,跟他在外面過夜並照顧他,說明事情經過再順便打聽部落等等的消息,然後送他去能夠治療的地方。
(提高毛茸茸對灰狼的好感,並解除仇恨關係)
C.拿走包裹就把毛茸茸丟在那邊。
(高機率讓毛茸茸死在野獸手下)
(毛茸茸低機率會活下並與灰狼成為無法化解的仇恨關係)
———————————
B.幫可憐的毛茸茸包紮,跟他在外面過夜並照顧他,說明事情經過再順便打聽部落等等的消息,然後送他去能夠治療的地方。
(提高毛茸茸對灰狼的好感,並解除仇恨關係)
———————————
「嗚…嗯!」
「喔?你沒有叫成那樣了…這代表這裡面真的有很強的傢伙嗎?」
「………」
被包紮的毛茸茸,聽著從耳機反應過來的話,不敢置信又傻眼的盯著灰狼。
"這個獸...是外獸嗎?!!"
「所以這裡是哪裡?」
灰狼的話讓毛茸茸飄出去的神拉回身體,稍微回想一下便說出了情報。
「嗯…這裡是這個星球最危險的地方,雖然說是座森林嗚…但…但是有很多危險的怪物和喪失理智和一切的屍獸。」
「星球?難道這裡不是地球了?怎麼會是用星球當單位?!!」
「你說古地球?它被人類玩壞了,我們是不同種族的,不敵對,可是我們也救不了人類。他們製造的災難太大了。」
一來一回的聊天,讓毛茸茸成功轉移注意力的灰狼幫毛茸茸包紮完了傷口,把毛茸茸抱回當初和他相遇的地方。
「天黑了…你需要睡覺嗎?」
毛茸茸對著坐在對面正在整理書包的灰狼有點擔心的問道。
「怎麼了?擔心我?還是想觀察我」
灰狼一臉玩味的看向毛茸茸反問道。
「對啊!不然我怎麼死的都可能不知道。」
灰狼被這個正直到無法反駁的理由打斷了玩弄的想法。
"哼!真掃興…"
「不用啦!你先休息讓傷口回復啦!」
「是是是~」
毛茸茸直接走到灰狼附近躺下,用包裹裡的大衣墊在身下,
聽著毛茸茸漸漸平穩的呼吸聲,灰狼默默的拿出書包內的小說開始看。
「啊啊…真想回家,我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我身體裡的血脈覺醒?或是我的基因被培養,然後重製時添加了這樣的基因和記憶…
我開始不記得我家人是什麼名字了…記…記憶在流失…!不能忘記!就是那傢伙不能忘記!」
灰狼忽然面色猙獰的抱著頭,整個人蜷縮在營火旁,手上的小說被匆匆塞入書籤丟到一旁。
灰狼忍著痛苦,推開書包上的小說,匆忙拿出書包中其中一本筆記本和鉛筆盒,嘗試把現在所擁有的記憶一一紀錄,保存完將東西通通收好的時候,已經日出了,身旁營火熄了,自己則坐在地上寫了一整夜。
腦內原先的疼痛像是不存在一樣,灰狼查看自己的記憶,發覺大部分都存在,但是一些回憶是昨天記得的,現在卻...。
想到自己的記憶即將一點一滴流失,灰狼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胸口蔓延開來的悶痛往四肢漸漸施加壓力,眼前片刻間就被淚水模糊一片,現在的狀態讓灰狼不得不去細想未來自己這個情況的發展,灰狼試著止住淚水,但是停不下來,忍著口中的嗚咽聲,看了眼還在睡夢中的毛茸茸,默默的起身走到之前的大湖邊。
憑著還有的記憶來到了大湖邊,灰狼打算在這待上一小段時間,無力的跪坐在湖邊,被淚水模糊的眼睛望著湖面映著的自己,眼淚在水上濺起陣陣漣漪。
*約莫20分鐘後*
灰狼確認心中的悲傷不在,也沒感覺到壓力留著了。
「想哭的時候就哭吧...不要這樣特別壓抑自己喔!」
灰狼站起身回到了昨晚的營地,到營地時又看了眼毛茸茸,走到了書包邊就躺下了。
"瞇一下吧..."
為了警惕,灰狼是抱著書包坐著瞇的,畢竟躺著容易睡著。
像是確定灰狼已經閉上眼般,毛茸茸偷偷張開了眼睛看向了灰狼,灰狼因為過於疲憊,所以沒有理會就便無視了。
"他...看起來感覺比我想的還神秘。"
"忘記....難道是重生者嗎?但是不會有重生者有記憶吧?"
"特殊案例也不是不會有,我的運氣真的是..."

★小灰狼小科普★(灰狼目前並沒有詢問下列的意思,之後他就會知道了)
外獸:沒有進入過安全區域內的工會的獸人,工會內經常用此名詞區分百姓和同伴。

工會:在安全區內由政府支持下推動的秘密組織,主要拉攏擁有十足戰鬥力的獸,加入的獸可以擁有排名等級,是可以做任務提升上去的。
也有直接提升的特殊方法,就只有跳級破任務就可以,只要能活著回去繳交成果,就能縮短晉升所需的同級任務數量。

安全區:跟城鎮類似,但是相比起來還是有差,算是一個星球的中心人口區域,住著各個勢力,同時也不免地伴隨著大家族間的明爭暗鬥,但同時也是資訊的發達密集處,出入安全區需要繳費,住在裡面更是需要繳稅。
如果一個星球上沒有安全區,就相當於未被探索過,未知往往都會伴隨著各式各樣的危險。

排名等級:由F到S+
F要求5個F級
E要求15個E級
D要求30個D級
依此類推,跨級任務則以遞增形式。
為了保護那些貪心的獸,會內規定最多做到比自己以上兩個階級。

F破E=2個F級任務
F破D=3個F級任務
但B之後的難易度的相差懸殊,各以特殊方式計算。

例如:
B破A=85B
B破S=150B
B破S+=325B

屍獸:體內毒素堆積到一定程度發生變異的獸人,會漸漸喪失理智和帶來各種的虛弱,擁有技能者可能於屍化後身體和技能突變而提升。
反之,技能足夠強大就可以突破變異毒素製造的「屏障」,唯一的缺點就是會失去記憶,但是會變強,各方面的,通稱「重生者」。
———————————
世界時鐘:離中午還有4小時
灰狼周圍的危險程度:40
———————————
特殊滯留事件,是毛茸茸的回合
A.嘗試問問灰狼他的名子。
B.閉口不談。
C.提醒灰狼要啟程了。
———————————
(骰子)C.提醒灰狼要啟程了。
———————————
「嗯…你醒著嗎?」
毛茸茸疑惑地看著坐著閉眼的灰狼,伸手搖了搖他的身體。
「哈!既然是我傷害的,那我就要對你負責呀!怎麼可能把你叫起來守夜呢?」
灰狼帶著爽朗的笑容用快樂的口氣對著毛茸茸說道,話語中暴露一絲愧疚和勉強。
「那要快點去安全區裡了。」
毛茸茸面露難色,用催促的口氣讓灰狼趕緊帶牠回家。
「為什麼?真的很危險嗎?」
灰狼裝著懵懂無知的表情對著毛茸茸嘲諷。
「拜託了…」
「這才對嘛!這才是一個拜託人的態度!」
灰狼擺著笑臉拍了一下毛茸茸的肩膀。
「對了,我們還不知道雙方的名字吧?」
「說到這…好像是呢?」
兩人對視一眼,眼神接觸的瞬間,灰狼的腦中像是閃過了什麼回憶,讓灰狼覺得抓也抓不住,他最後只記得裡面浮現的一個名字,因為浮現的時候給予灰狼極大的熟悉感,所以被灰狼判斷為自己的名字。
「我叫斯伯瑟·蓋夫特。你呢?」
「我叫艾爾·寒翔。」
寒翔心卻不在焉得想著他在回憶裡所聽到的名字與帶給他的感受,怕出什麼事而直接省去兩個字。
「艾爾?真是不常見的姓氏呢…?不是貴族吧?」
「貴族?你在說什麼?」
「因為有姓氏的通常都是被認可的貴族或是有德之人阿!」
「有德之人?可是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事啊?」
「沒做事?你失憶喔?捏造姓氏可是很危險的喔!」
「我是真的失憶了…要不然就趁這時候取一個新的名字吧?」
「好吧…既然你已經忘記的話,你就叫小寒?」
「小寒?好像不錯!我就叫做小寒了!」
定下名字的這一刻,小寒的腦中某種東西固定下來的感覺讓小寒不自覺的感到疑惑。

在這之後,兩人一起踏上了回去安全區的路程。一路上小寒都被這個星球的大自然震撼了,雖然形狀跟自己以前看的植物還顯得奇形怪狀,但是看得出是植物。
中途小寒注意到一個參天大樹下有一株富含力量的植物,小寒趁蓋夫特不注意的時候,之前喜歡珍稀寶物的心情促使小寒偷偷採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放入蓋夫特的包裹中的玻璃罐裡。
小寒一路上只要看到一個稀奇的植物就會轉頭問蓋夫特,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小寒一邊抓住一些特徵和重點把植物在筆記本上記下來,這時蓋夫特卻提到了…。
「你…有什麼能力嗎?我是指技能。」
「我?我其實並不清楚的說。」
「不清楚?那你昨天的那個是怎麼回事?!!」
「嗯…我正想提到那個。」
「…」
「不要這樣啦!我也是醒來為了拿東西才知道我的身體能力的。」
「嗯。」
「我當初追你也只是想試試看與當地的人比看看差異才那樣追的。」
「你以前肯定很強呢!」
「是…是啊…」
這時的小寒想的是他其實就只是從他們所說的古地球來的,不知道上了誰的身就是了。
"等等…要是我以前的記憶是前世的,而我現在則是因為沉睡什麼的理由,醒來之後那些記憶解放而流入腦海裡,才會...。"
小寒把自己的思緒打斷,他害怕自己發現什麼端倪,進而開始疑神疑鬼,他比較喜歡當一個無知的人,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起在池邊甦醒之後發生的事情。

兩人在連續的露宿之後,終於走到了森林邊,期間因為蓋夫特自身優越的恢復能力,小寒聽他說沒事就放下他自己走了。
"話說...那天樹上的書包到底是我的還是誰的?"
"但是我卻對裡面的東西如此了解...,我可能是被轉移過來的時候,環境把我的身體改造了,從而導致我陷入了沉睡?但我沒受傷真是了不起呢!"
"可能真相就在之前消失的記憶裡吧..."
從現在的記憶裡翻不出任何事實的小寒放棄思考了,他沒有線索可以找出自己的來頭。
"只能先跟著蓋夫特了,看能不能在一些地方得到蛛絲馬跡。"
「在想什麼呢?就快出森林了喔!」
蓋夫特牽起小寒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他們相見的地方。
———————————
世界時鐘:離日落還有2個小時
灰狼周圍的危險程度:30
———————————
重要事件,這次只能留下或是離開。
A.聽從蓋夫特的建議,前往蓋夫特曾經居住的安全區。
B.拿出放入蓋夫特包裹中____(目前不知用途)的其中一個玻璃罐裡,拿出之前放入的植物。
(可能會是蓋爾特能夠留下的治療藥草,也可能是蓋夫特這次歷練的重要道具)
———————————
選擇請等下章揭曉^_^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