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P同人(BG)【如果哈莉波特是羅曼史 】Ch2.霍格沃茲特快車

夏小靈Youko | 2021-05-22 19:14:11 | 巴幣 16 | 人氣 235


近全員性轉的子世代《哈利波特》 魔法世界將會變得如何呢?
重頭開始閱讀本書→港口鑰

卷一第二章、霍格沃茲特快車
週四早上,哈莉先是寫完給海格的信之後,立刻著手也寫了一封給斯內普的信:

親愛的斯內普教授:

非常感謝您陪伴我渡過十一歲生日,我們在對角巷度過了愉快的一天,那天的所有一切都像是一場美妙的夢境。這是我最人生中最美好的生日,我將會永遠地記住這一天。
以及來自您的禮物--一個巧克力布丁生日蛋糕,這是我收過最棒的其中一個生日蛋糕。事實上,這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二塊生日蛋糕。(第一塊蛋糕是海格帶給我的,他為我自製了一塊巧克力蛋糕,但不幸地是達妮把它吃光了。)
我昨天獨自享用了蛋糕,不騙人,我吃掉了那一整個蛋糕!它非常美味,我真心希望您也能嚐到。
或許明年我們能一起吃我的生日蛋糕。
如果可以,我希望知道您的生日是在什麼時候?那樣我就能做一個生日蛋糕給您。

我現在很期待開學日,期待在霍格沃茲學院見到您。
並且我讀了《魔法藥劑與藥水》,我認為這本書十分有趣,像是食譜。
魔藥學是我在所有一年級科目中最喜歡的。
我希望能快點開始上課。您是否也希望呢?

誠摯地
哈莉耶塔.波特

哈莉放下沾水筆,將信件仔細地放到信封裡,接著起身放出海德薇──她幫雪鴞取的名字,出自《魔法史》。
哈莉讓她把兩封信給海格送去。海德薇隨即飛出窗外。
然而當海德薇帶著一封信件飛回來時,不巧地被弗農姨丈發現了,他要哈莉把海德薇關好,並不讓她再給哈莉送信。然而德思禮一家對於海格對達妮做的事仍心有餘悸,這使他不敢再沒收哈莉的信。
海德薇帶回來的是海格的回信──上面是非常潦草凌亂的字跡,甚至有些錯別字。

親愛的小哈莉:
你並不需要這麼客氣,能夠見到小哈莉,陪她到對角巷買課本和佩備,我也非常地高興。
對於生日蛋糕,我感到很抱歉,我沒有注意到你那貪吃的堂姐,如果我留意到了,一定會施魔法在蛋糕上讓她沒辦法吃掉它……呃,或許使用堅硬咒(Duro)如何?那麼蛋糕就會化為堅硬的石頭。
並且,很高興你這麼問我,我的生日是12月6日,我已經開始期待你會做什麼樣的蛋糕給我了!或許一條龍形狀的蛋糕你覺得如何呢?這是不是有點太為難你?
那些麻瓜是否有再欺負你?如果他們這麼做了,寫信告訴我。
我們在霍格沃茲見。
噢……差點忘了,你寫給斯內普教授的信我已經轉交給他了,如果他回信了,我會讓貓頭鷹給你送過去的。
你的朋友
海格

然而一直到開學日,哈莉都沒有再收到任何信件了。
在開學日前,德思禮一家彷彿把她當作空氣,這或許是他們對她出氣的一種方式。然而在哈莉詢問弗農是否可以在9月1日那天載她到王十字車站時,弗農只是哼了一聲沒有拒絕,哈莉知道他答應了。
在此期間,她一直都窩在房間裡翻看著所有的課本。(即使她已經全部看完,也把內容全都記下來了。)但她還是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再次細讀,每天都不小心就讀到深夜。她甚至練習了《標準咒語:初級》裡頭幾乎所有的咒語──當然,除了一些會發出太大聲響的咒語,她可不能讓弗農姨丈他們發現她在房間裡搗鼓魔法。
當她沉浸於浩瀚無盡的魔法世界之中,時間很快地便過去,來到了開學日。這天哈莉起了個大早──她興奮地幾乎睡不著!
這一天,她為自己仔細地穿上了制服……哦,除了黑色巫師袍,她可不敢直接穿著巫師袍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尋找著9又4分之3月台。在她嚇壞車站的人之前,她很確信弗農姨丈和佩妮姨媽會先被她嚇得驚聲尖叫,他們最討厭這些跟魔法有關的一切!
而當哈莉一切準備就緒,她足足等了兩個小時才等到弗農姨丈載她。在他把她送到車站後,立刻匆匆忙忙離去,他和佩妮還必須帶長了條豬尾巴的達妮去醫院呢!看起來海格上次施的魔法似乎還沒失效。哈莉心想:他們只能祈禱著能趕在達妮上斯梅廷私立中學前讓那條尾巴消失了。
然而到了車站,哈莉便遇到了她的第一個難題……要怎麼到9又4分之3月台?
很明顯地她不應該去詢問警衛,她可沒忘記當弗農姨丈詢問她要到哪個月台搭車,她說出9又4分之3月台時,他和佩妮姨媽驚愕的表情。
但現在她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哈莉盯著在車站中到處巡視的警衛,正想硬著頭皮上前去詢問,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從她眼前掠過……
黑髮、一身漆黑的頎長身影……
「斯內普教授!」她朝那人喊道。
然而那人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仍頭也不撇一下地疾步前走。哈莉推著沉甸甸的行李皮箱與海德薇,一路小跑步跟著他,直到她看見他穿進一道牆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倏地愣然站在原地,接著抬頭看了看柱子上寫著的月台號碼,看起來這裡是第9月台和第10月台中間。
當哈莉看著那面牆感到疑惑時,聽到身後一個女人聒噪地嚷嚷著,她的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像是正朝著她走過來:「噢,當然了,每年都塞滿了麻瓜……」
捕捉到了熟悉的關鍵字,哈莉在她說完的同時分秒不差地轉過頭去察看──那是一個胖墩墩的矮女人,她正和一群紅色頭髮的孩子們說話,共有四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全都頂著顯眼的一頭紅髮。而除了年紀最小的一個男孩,其他人全都和她一樣推著皮箱和大小包的行囊,甚至他們也有一隻貓頭鷹。
當他們在第9和第10站台中間停下,那女人也看見了哈莉,她朝著哈莉微笑說道:「噢,親愛的,別介意,你可以先走。」
哈莉愣愣地瞅著她,開口:「抱歉,可是我……」她還不太確定該怎麼做。
那女人很快地反應過來,善解人意地說:「噢,親愛的,你也是頭一回吧?蘿妮也是今年的新生。」她指著裡頭唯一的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纖瘦而高挑,看上去稍微高出她一些。她一臉雀斑,頂著火紅色的一頭長鬈髮。而在她身旁是一個稍小的男孩,他是裡頭唯一沒有帶行李的。他一看見哈莉,就刷地紅著臉躲到胖女人身後。
哈莉朝著蘿妮點頭示意,接著那女人又說:「別擔心,親愛的,你先看看我們怎麼做的。」她邊說著轉身朝著男孩們喊道:「好了,珀西,你先過去。」
哈莉盯著他們看,只見一名瘦長的男孩應聲出列,推著行李往第9與第10月台中間的那面牆壁走去,接著他整個人消失了。這次她就站在這麼靠近的位置看,錯不了的。
哈莉張著口,眨了眨眼睛……
接著那女人又朝著一對雙胞胎男孩的其中一位說道:「好了,弗雷,該你了。」
那個高大的男孩一邊走上前,一邊以抱怨的口吻道:「我不是弗雷,我是喬治。你總是認不出來我們,你可是我們的母親。」
女人連忙一臉歉意:「抱歉了,喬治,親愛的,你先過去。」
「開玩笑的,我是弗雷。」男孩朝女人賊賊地笑,一邊推著行李跑向那面牆,在消失前他還朝哈莉俏皮地眨了下右眼。
另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男孩隨即跟了上,雙雙隱沒入那片牆…
好的,已經有四個人從她眼前憑空消失了……哈莉可以完全確信這絕不是她的眼花。
女人接著轉過身來看向她,溫柔地說道:「噢,親愛的,就像他們剛才做的那樣,來,現在輪到你了。」
她微笑著向哈莉耐心地叮嚀:「看到這面牆了嗎?你只需要直直地走過去,別停下來,要是你害怕,可以先小跑步一段,你先過去吧!我讓蘿妮跟在你後頭。」
哈莉點點頭,有些緊張。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推著皮箱朝那面牆穿過去,在她以為要撞上牆壁的當下,她發現自己居然沒有阻礙地直接穿透牆面來到了另一個空間--一個車站,顯然她已經不在王十字車站了。現在她眼前的站台正停靠著一輛深紅色的蒸汽列車,標示牌上寫著:霍格沃茲特快車。
她又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下月台站牌,上面真的寫著9又4分之3……車票並沒有寫錯,她笑了。
這裡非常熱鬧,擠滿了人。各種嘈雜的人聲,混雜著推拉行李以及貓頭鷹鳴叫的聲響。
哈莉延車尋找空的車廂。前頭的幾個車廂早已全部擠滿了人。並且她想起了斯內普教授……他是不是也在這輛車上呢?
終於在接近車尾時,她好不容易找到一節空的車廂。
……她仍然沒有看到斯內普教授。
正當她探頭探腦地想察看更後面的車廂是否有斯內普教授的身影,一道輕快開朗的男嗓在她背後響起:「需要幫忙嗎?」
哈莉旋即回頭,搭話的是剛才的紅髮雙胞胎男孩其中一個。
「噢……抱歉,我只是在找人。……我是不是擋到你的路了?」哈莉問道,挪了挪身子。
他笑著回應:「你沒有。你在找誰?」
「斯內普教授,你知道他嗎?」哈莉說道,她看見在他聽聞「斯內普」三個字後倏然瞪大了眼睛。
「我當然知道。你怎麼會認為他會在這裡呢?他從來不搭霍格沃茲特快車的。……感謝梅林。」他表情極其生動地仰首一呼。
「我剛才在車站看到了他,就在王十字車站。」哈莉顯然還是不太相信他說的,往更後面的車廂探了探頭。
「呃,反正我沒看見他……弗雷!過來!」他蹙起眉,接著朝著身後大喊,另一個雙胞胎男孩也過來了。
「你有看到斯內普嗎?」
弗雷露出奇怪的表情:「沒有。怎麼?」
喬治聳聳肩,解釋:「她正在找他,說是在車站看見他。」
就在這時,後邊傳來叫喊聲,哈莉認出那是剛才的女人:「弗雷、喬治,你們在嗎?」
「就來了,媽媽。」雙胞胎大叫回應,接著他們幫哈莉把行李抬上車門的踏板,隨即跳下了車。
哈莉向他們道完謝便進入車廂,她在靠窗邊的位置坐下來,隨後從皮箱中拿出《百種神奇藥草與蕈類》,開始閱讀。
過了不知道多久,火車啟動了,這讓她的注意力從書本中拉回現實。火車開始行進,車窗外的景色也開始飛速變換,她感到非常興奮。
這時,車廂門突然被拉開,哈莉認出那是剛才的紅髮女孩蘿妮,她朝自己訕訕地開口問道:「這裡有人坐嗎?」她看著哈莉對面的空位。
哈莉搖搖頭:「沒有。」
她又露出訕訕然的表情:「抱歉,因為其他車廂都滿了……」
哈莉朝她笑笑:「別介意,你坐吧。」
在她把行李都安頓好,坐下來之後,她說道:「我是蘿妮.衛斯理,你呢?」她朝哈莉伸出手。
「我是哈莉耶塔.波特,你可以叫我哈莉。很高興認識你,蘿妮。」哈莉也朝她伸出手。
蘿妮瞪大眼盯著哈莉的臉直瞧著:「哈莉耶塔.波特!?你真的是哈莉耶塔.波特嗎!?」蘿妮失神地握著哈莉的手忘了放開,一臉著迷地說道:「還有,當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說了……你就像是一幅畫,哈莉……我是指你的臉,你漂亮得像是畫像。」
哈莉聞言失笑:「謝謝你,我認為你也很可愛,還有我喜歡你的頭髮,非常獨特。」
蘿妮笑了。接著她又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哈莉,不曉得這會不會太冒犯,但……你真的有那個嗎?」
哈莉不太確定地問:「什麼?」
蘿妮小心翼翼地說道:「……那道疤痕。」
「哦,是的。」哈莉說著不以為意地伸手撂起瀏海,露出前額:「就在這裡。」
蘿妮瞪大了眼:「……那會痛嗎?」
哈莉搖搖頭:「不會。」
「我父母說,你們一家都是英雄,而你阻止了那個人……你是怎麼辦到的?你當時應該只是個嬰兒。」
「我也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有許多綠光。」
蘿妮還是一臉驚奇地看著她。
「告訴我關於你的事呢?你們全家都是巫師嗎?」哈莉問。
蘿妮轉動眼珠子:「唔……我想是的。」
「你有好多兄弟,四個,對嗎?」哈莉露出欣羨的表情,眨了眨眼。
「六個,查理和比爾已經畢業了。」蘿妮補充,「珀西,他是級長。弗雷和喬治,他們是魁地奇球隊隊員。還有金,我最小的弟弟金尼希斯……他明年才能入學。」
接著她們互相分享了自己的事,從彼此的家庭、成長過程,聊到了霍格沃茲,蘿妮還告訴她四個學院的事。
「我們全家都是葛來芬多。我希望自己不會成為例外,如果不幸,那麼我希望至少不要是史萊哲林。」
哈莉不明白地問:「為什麼?」
「所有變壞的巫師都是從史萊哲林出身的,包括……」蘿妮停下來,吞了吞口水,看著哈莉。
哈莉隨即會意,顯得不太在意地接下話頭說道:「伏地魔?」
蘿妮驚恐地低呼:「別說出來!……我們從不敢直接稱呼那個名字。」
哈莉一臉不解:「為什麼?他已經死了,不可能聽得到的。」
蘿妮轉了轉動眼珠子思考著:「呃……你說的有道理,但其他人從來不直接稱呼他的,他們還是很害怕。」
乏味冗長的車程裡,哈莉除了與蘿妮天南地北地談話,還向售貨員買了所有推車上有的零食──每一個品項!柏蒂全口味豆子、吹寶超級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餡餅、坩堝蛋糕、甘草魔杖……等,全都是一些哈莉聞所未聞的零嘴。
「哇……」蘿妮簡直看呆了,她不知道是該驚歎於哈莉的富有大手筆,還是驚歎於眼前這座所有孩子夢寐以求的零食小山……
「你一定餓壞了。」最後蘿妮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
哈莉朝她微笑:「我從沒見過這些零食,所以想要全部試試……你要一些嗎?」哈莉隨手遞給她一袋糖果,她剛才看見上面寫著「柏蒂全口味豆子」。
蘿妮十分慎重其事地警告哈莉,這些豆子的驚喜就在於真的有著各種豐富多樣的口味,所有你能想像的、和不能想像的口味……包括菠菜、牛肚、鼻屎口味,「在吃下去之前你完全不會知道它是哪一種……」蘿妮說。
哈莉試吃了幾個。她嚐到有奶油、沙丁魚、火腿、吐司、玉米、咖喱、火雞等各種口味,這讓她感到驚奇又期待。
「我喜歡這些豆子!」哈莉說道,她剛才吃下了一個椰子口味。
「呃,那是因為你不知道它們的可怕……我吃過鼻屎口味,弗雷和喬治說他們吃過臭烘烘的奶酪和嘔吐物口味……」說著蘿妮露出嘔吐的表情:「噁……我剛才吃下了一個榴槤口味……」
哈莉聳聳肩:「目前為止我覺得都很好。」才說完,哈莉便嚐到了一顆沾有泥巴土的青草味豆子。
接下來,她們一顆又一顆地嘗試,過程喜憂參半。終於,袋子裡只剩下最後的一顆灰色的和一顆暗紅色的豆子。
「好了,你想要哪個?」哈莉問。
「肯定不是灰色那個。」蘿妮皺著臉說:「或許那是死老鼠口味……」
哈莉一臉嫌棄地拿了灰色的豆子,把暗紅色的那顆讓給蘿妮:「我們來看看它們會是什麼口味。」
蘿妮一口氣把紅色豆子塞進嘴裡,哈莉則是小心地舔了一下灰色豆子……還好,不是死老鼠口味。接著她瞧見蘿妮漲紅了臉,拿起水壺大口灌飲……
「怎麼回事?」哈莉問。
「它是辣椒口味。我要被嗆死了……你還好嗎?」蘿妮擔憂地看著她,彷彿已經確信那顆灰色豆子百分之百是死老鼠口味。
「噢!還好,我的是胡椒口味。」
蘿妮嘆了口氣:「那比我的好……我運氣真背。」
接著哈莉試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巧克力蛙,這個她買了特別多盒,因為巧克力是她的最愛。
在她拆開包裝盒時,被往外跳出的巧克力蛙嚇了很大一跳:「它是活的!」
蘿妮被哈莉的反應逗得咯咯笑著:「不,它們只會跳這一下。」
哈莉還是心有餘悸地盯著巧克力蛙,仔細觀察著它。
「嘿,你介意跟我交換卡片嗎?就是在巧克力蛙盒子裡附的那個。」蘿妮說道。
哈莉從盒子拿出一張卡片,上面是一幅會動的肖像畫,她驚訝地張著口注視著。蘿妮湊頭過來看:「噢,是鄧不利多……我拿了好幾張。」
蘿妮瞧見哈莉認真地盯著鄧不利多畫像,便問道:「千萬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鄧不利多?」
哈莉搖搖頭:「他是霍格沃茲的校長,入學通知書上有寫。」
「他也是最強大的魔法師之一。我爸說,他是那個人畏懼的唯一的巫師。」蘿妮補充,她發現哈莉還是在看著畫像:「怎麼了嗎?」她問。
哈莉好奇地觀察畫像:「它在動……上面施了什麼魔法嗎?」
「所有照片都是這樣的。」蘿妮解釋。
「你是指在巫師的世界,照片都是這樣嗎?那麼報紙呢?」哈莉又問。
蘿妮一臉理所當然:「上面的照片嗎?當然也會動了。」
「在麻瓜的世界,照片從來不動的。」
蘿妮很訝異:「那真是奇怪。」
她們又接著分享著哈莉買到的那堆零食,像是零食鑑賞大會。直到哈莉覺得飽得不能再吃下其他東西了。
「我注意到你把課本拿出來了,你剛才正在讀,對嗎?」
「哦,是的,我從拿到的時候就一直在讀它了,我很感興趣。」
蘿妮顯然對課本不是很有興趣,哈莉轉移話題:「你生長在巫師家庭,那麼一定會施很多咒語吧?」
「不,」蘿妮搖頭說:「孩子們要到十一歲才能開始學習。……不過喬治教了我一個咒語,他說能把斑斑變成黃色,你要看嗎?」
哈莉一聽,興致滿滿地點頭。
蘿妮從腿上一把攫起她那隻大灰老鼠斑斑,把它放到椅子上──牠此時正睡得香甜。隨即她又掏出自己的舊魔杖,將它對準了斑斑。
這時車廂門被拉開了……
一個棕髮大眼的男孩站立在車廂門口,他的五官端正,纖瘦身板,正高高地仰著臉,用不可一世的口吻朝她們問:「你們有看到一隻蟾蜍嗎?奈威弄丟了他的蟾蜍。」
「沒有。」哈莉說。
蘿妮也搖搖頭。
他似乎不在意她們的回答,哈莉發現他的視線從進門起,便一直饒富興味地落在蘿妮的魔杖上,明顯比提問時更加有興致:「哦,這是要施魔法嗎?讓我們開開眼界吧?」他邊說著昂首跨入車廂,就捱著哈莉邊上站著,盯著蘿妮的魔杖看。
蘿妮頓時有些羞窘,清了清喉嚨說:「好吧……」
雛菊、甜奶油、陽光,把這隻傻呼呼的老鼠變黃……
在她唸完後,什麼也沒發生,斑斑依舊睡得老熟。
那男孩突然出聲:「你確定那是真的咒語嗎?」他挑起眉:「這個夏天我試了許多咒語,它們都很有效。像是這個……」他掏出自己的魔杖,指著斑斑輕揮又彈了一下,唸道:「Wingardium Leviosa……
哈莉認出他施的是一個漂浮咒,在《標準咒語:初級》裡頭有收錄。接著斑斑飄浮了起來,甚至到達半空中後,牠依然沒有醒來……哈莉懷疑牠已經死了。
蘿妮著急地跳起來抱住飛到空中的斑斑,作勢保護地往自己懷裡塞。
男孩見狀收回魔杖,對上蘿妮不怎麼開心的瞪視。不過他顯然並不在意,逕自對著她說:「看到了嗎?這才是真正的咒語。就在我們的課本上有,而顯然地,你沒有翻過它們。」
男孩說完轉身要走出車廂,正要離去前又想起什麼似地回過頭說:「你們最好穿上長袍,我剛到火車頭問過司機,他說我們快到了。」
在他離開後,蘿妮大叫:「我真不敢相信,他真惹人厭!希望我不會和他分到同一個學院。」蘿妮簡直氣急敗壞了,「不過我應該不需要擔心,像他那樣的人一定是雷文克勞。」
「雷文克勞?」哈莉問。
「聰明的人都會去那。」蘿妮沒好氣地解釋。
哈莉一雙杏眼瞪得老大,輕輕眨了眨──噢,糟了!看來她很有可能也會去雷文克勞,和剛才那男孩一起。



對了,讓大家看看性轉的榮恩(蘿妮)和妙麗(赫敏尼奧)
起初高傲自大的赫敏尼奧讓哈莉也不是很喜歡(她不希望自己和他去同個學院(笑))不過他們之後會成為好朋友的!


粉專:夏小靈Youko
有點雜草的ig:winterlove.00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