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2

玥希縈 | 2021-05-22 18:31:25 | 巴幣 0 | 人氣 95


杜小花看著噴水池的上方,彩虹慢慢消失的時候,才發現對面的一排鳳凰木,似乎有什麼黑影在到處跑動,仔細一看,半邊的柴犬臉從樹木旁慢慢露出來,正用犀利的眼神朝她的方向注視著。

盯———

那眼神好像是她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杜小花才走到多多面前說道:「前輩,你幹嘛這樣看我?」

「剛剛那個男的是誰?」多多用非常嚴肅的表情盯著杜小花,隨後像似想到什麼一樣,一臉驚恐地說道:「妳該不會……白天撩一個,晚上撩另一個吧?」

然後其中一個還是閻王大人……

天吶,看她憨頭憨腦的……沒想到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

後生可畏啊後生可畏,嚇得他狗毛都要豎起來了。

「不是啦,他只是我的一個普通學長啦!」杜小花解釋道。

「真的嗎?」多多一臉懷疑地看著她。

「真的啦!」杜小花隨後說道:「對了,前輩怎麼在這裡?」

「喔,我來通知妳,晚上要去公關部一趟喔。我要教妳一些仙術,要不然妳無法做公關部的業務。」多多講著講著又陷入苦惱,他明白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答應了什麼不可能的任務。

「為了閻王大人,我會努力的。」杜小花雙手握拳。

「不是為了別下阿鼻地獄嗎?」多多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難道她以為閻王大人真不會對她怎樣嗎?這迷之自信啊……

夜晚,杜小花在宿舍洗完澡後,換上簡便的睡衣,就在床上等著多多的到來,想著多多會怎麼來到她的宿舍。

從三樓窗戶飄進來?

還是直接穿牆進來?

而時鐘到午夜十二點的時候,從門口傳來了「叮咚」的門鈴聲,正納悶著這個時候會有誰來找她,打開一看結果是多多在門口。

「沒想到是按門鈴啊。」杜小花讓多多進來。

「幹嘛?紳士可是會按鈴進來的,不會從窗戶來更不會穿牆。」多多說道。

「來,這個給妳。」多多不知從何處叼來一罐東西,緩緩說道:「上次妳回去,不是睡了三天嗎?那是因為妳的靈力真的太弱了,靈魂雖然可以長時間離開肉體,但是多少還是會有影響。」

「這是什麼?」杜小花看著那一罐東西,打開瓶蓋裡面是一顆顆黃色的藥丸。

「靈力B群。」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維他命。」

「不一樣好嗎?一般的B群只是增強免疫力,這罐靈力B群不只可以免疫力變好,還可以增加靈力、對陰間的朋友敏感度變更好,還沒有任何副作用。正常的人類只要吞入小小一顆,立馬變陰陽眼我跟妳講。」

多多說的天花亂墜,叼出目錄緩緩說道:「這罐原價399,同事一口價算妳199就好,三罐一起買享九折優惠,現在立馬訂購還給妳優惠卷。」

「我還要付錢嗎?」杜小花看著多多。

「廢話!錢拿來,不買妳就再繼續睡三天。」

杜小花思索了半刻,緩緩說道:「那我是用紙錢燒給你嗎?」

「我要台幣啦!北七!」多多一臉暴怒,露出鋒利的牙。

「好吧……」杜小花考慮到之後就是大學開學的日子,不能每次回來都狂睡,只好乖乖付錢。

杜小花和多多跟著上次的路線搭蜈蚣自強號,算她運氣好,在宿舍附近也等得到蜈蚣自強號甚至更近。
兩人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和二十分鐘的走路,終於來到公關部的辦公室,不得不說以上班的路線算是遙遠的。

杜小花小心翼翼拿出員工證要刷卡進門,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畢竟她一個新人,第一天就做出了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就算林投姐和多多對她不會怎樣,但是其他的部員卻很難說。

一開門,裡面就傳來歡呼聲。

這讓杜小花整整愣了三秒,裡面的人好像完全不受……部門可能被解散的影響。

「小花,你來了啦。告訴妳一個好消息,玉山小飛俠們這次也願意幫忙了。」林投姐手中還拿著可樂瓶,悄悄地和杜小花說:「我告訴妳……玉山小飛俠一個人可以抵十個人用,現在三個人都願意幫忙,等於三十個人的人力。
       杜小花看著辦公室的公用大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PIZZA、炸雞、薯條、漢堡、可樂、各式汽水等等,但仔細看看裡面還混入了奇怪的食物,那就是客家菜包和客家擂茶,不用想也知道出自誰之手。

此時眼角餘光才注意到,在辦公室的一處角落,有三個穿著顯眼且覆蓋全身的黃色雨衣,帽簷拉得極低,已經完全看不到臉的地步,三人都一手拿著客家菜包,一手拿著可樂一動也不動坐在那邊。

「那三人啊……就是玉山小飛俠,他們幾乎都不講話,卻超愛吃人面魚阿婆做的客家菜包,專長是在玉山給登山客指錯的方向。」多多看著杜小花的目光知道她在好奇什麼解釋道,「八成是……如果公關部解散,他們就吃不到人面魚阿婆做的菜包了,所以特地跑來幫忙吧。」

「嗯……既然都吃了客家菜包,為何是配可樂?」杜小花不禁感嘆,原來還有這種都市傳說。

「妳的重點是這個嗎?」多多答道,「總之……別小看他們三個,他們的靈力八成是這間辦公室最強的。」

杜小花東看西看,不小心和一個人對上了眼,對方露出了微微一笑,仔細一看便是公關部所有海報上,都會出現的那個女子—紅衣大女孩,喔、不是……

是紅衣小女孩,才對。

而人面魚阿婆就站在紅衣小女孩的背後,魚眼正死死瞪著那背影瞧,盯到魚眼都佈滿了血絲。

「我勸妳別靠近那邊……那邊是女人的戰爭。」多多說道。

「有……我感受那怨氣飄散過來了。」

整體來說部門現在很歡樂,絲毫沒有任何擔憂的樣子,杜小花心想可能這些都市傳說,本來就我行我素的吧。

「你們在聊什麼?趕快來這邊吃一吃吧。」林投姐很熱情招呼他們,看著杜小花片刻之後說道:「啊,小花妳放心。妳現在是半仙,吃這些東西不會怎樣的。」

杜小花和多多便享用起桌上的食物,她先是訝異原來多多是吃人類的食物,再來驚訝於沒想到那客家菜包這麼好吃,雖然她完全不想知道人面魚阿婆是怎麼做的。

眾人吃飽喝足之後,三個玉山小飛俠們是圍在一起,不發一語,不知道在幹嘛。
紅衣小女孩在練習走貓步,人面魚阿婆則是一邊清理桌上,吃剩的殘渣和垃圾,然後帶著羨慕忌妒恨的眼神,盯著紅衣小女孩看,而林投姐則是和其他辦公室跑來的獄卒們,玩起了桌遊。

「公關部還真悠閒吶……」杜小花忍不住感慨。

「妳可不行,來吧。開始進入學習仙術的環節。」多多說著說著,又不知從哪裡叼來一個盒子,裡面有精美的三副牌組。

只見多多屏氣凝神,那三副牌立馬自行洗牌、切牌、然後工整地排成三排在桌面上。

「哇……真厲害!前輩,真的是一隻有靈力的柴犬耶。」杜小花忍不住驚嘆道。

「開玩笑,這些都是小CASE。」多多得意地說道,「來!妳先從左至右用左手,各抽一張牌,我再慢慢解釋這些涵義。」

杜小花小心翼翼地照著多多的話,慢慢從三副牌組中各抽出一張卡,共抽出了三張。

第一張牌的背面花紋很像塔羅牌,第二張牌的背面很像是撲克牌,第三張背面只是單純黃色的牌。

多多一一翻開這些牌的牌面,然後每翻一張就搖頭一次。

但杜小花到滿喜歡這些牌的,第一張的圖案是一顆愛心長了翅膀,第二張圖案則是一條紅緞帶,第三張牌只有一個字『咒』。

「哎呀,小花適合學結緣的仙術啊?還只要唸咒語就可以了。」桌遊中場休息的林投姐好奇跑過來看。
「咦?真得嗎?」杜小花突然信心大增。

「難怪月老會和妳簽約。」林投姐菀爾一笑。

「這些牌呢……是告訴妳,妳適合學習怎樣子地仙術,第一副牌是告訴妳性質,第二副牌是告訴妳需要的道具,第三副牌則是使用仙術的方式。」多多緩緩地解釋道,「所以妳的性質是結緣,需要的道具有月老加持過的紅緞帶,使用方式念咒語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那如果我想學攻擊用的仙術該怎麼辦?」杜小花好奇詢問。

「只能等靈力提升之後再抽一次牌,反正不照牌組提示那樣做,是一定學不會的。」多多接著說道:「嘛、很多人都抽不到自己想學的仙術呢。」
「結緣吶。」杜小花若有所思,雖然這是她想要學的仙術,但不知道對公關部的業務有沒有幫助?
她便隨口問起,「部長,可以讓我看看公關部落下的業務文件嗎?」

「好啊。」林投姐便帶著杜小花來到一處小房間,裡面堆滿所有的文件,整個房間都被塞滿滿的。

「呃……」杜小花被這場景嚇到了,她突然覺得部長會被閻王大人換掉,好像不無道理。

「怎麼了嗎?」林投姐問。

「我想看看有沒有什麼……結緣仙術可以幫得上的案子。」杜小花便開始埋在文件山裡面,大部分都是幫忙勾魂來地府審判,要不追蹤受審人在地獄服刑的狀況,好宣傳地府的剛正不阿,等等之類的案件,或是在人間使用仙術,宣揚現世報以及地府審判觀念等等。

基本上林投姐只處理渣男勾魂,和假藉宣傳地府之名,與西方其他公家單位,舉辦聯誼活動等等,所以案件才堆積如山,不過渣男勾魂那塊的完成率倒是百分之一百。

「我也來幫忙找找吧。」林投姐是深受感動。

「妳們在忙什麼?」多多走了過來好奇詢問。

「找可以用結緣仙術解決的案件。」杜小花回道。

多多思索了片刻,也開始走進房間用狗耙子,挖著文件山直達深處,大概過去了二十分鐘之後,聽見多多高喊一聲:「有了。」

待多多鑽出來之後,眾人跟著端看那文件,上面幾行大字『現世報判定的相關適用名單』,多多則緩緩說道:「可以利用結緣的方式,讓那些人受到刑罰,還可以不知不覺向人間,宣揚現世報的概念,利用這種方式,比我們直接用仙術好得多。」

「比如說?」林投姐在一旁好奇地旁聽。

「例如……讓霸凌者愛上他當初的霸凌對象,或是讓玩世不恭的夜店咖,愛上恐龍妹等等之類的。」多多說道。

「等等……這樣那些受害者也太可憐了。」杜小花立馬投了反對票。

「不、妳放心,妳那個只是結緣並不是絕對的姻緣,那些受害者有十足的權利選擇要與不要,不是每個人都只能選擇原諒,現世報罰的是做錯事的人,而不是折磨受害的人。」多多用一種充滿智慧和老成的口氣說著:「是熬成孽緣還是新的姻緣,全看當事人是否意識到自己的過錯。」

「反正上面提供的名單,那些人是無法二次傷害受害者的。」多多說得斬釘截鐵。

「你怎麼這麼肯定啊?」杜小花問。

「小花,你有聽過『舉頭三尺有神明』嗎?」林投姐向杜小花解釋。

「有啊。」杜小花回答。

「那個神明,充當監督的角色,目前是人面魚一族幫忙的,還三位看一個人並且全天候監督。」林投姐笑著說道。

「我好像懂了……」杜小花光是想像那畫面,都不免臉色鐵青。

一位人面魚阿婆在自己的背後,看自己有沒有改過向善已經夠恐怖了,還一次來三位。

原來是舉頭三尺有人面魚阿婆,好一個現世報專案,真夠狠的。

「那……如果……受害人剛好是客家人的話……」杜小花好像想到什麼,好奇問了一句。

「那他死定了。」多多和林投姐同時異口同聲地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