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六:集結

黑霧 | 2021-05-21 07:41:39 | 巴幣 6 | 人氣 39


  同一時間。

  千橘炮擊點東面地帶,淪陷區域外環。

  一直在這處待命,可謂閒得發慌的蝕蜂,在這個時候接到了總部的聯絡。

  「這裡是蝕蜂,沒有異常,報告完畢……」

  「那個,這不是定時聯絡。」支援人員有點無奈地回答,而他也不待蝕蜂詢問便立即說明:「作戰變更,請妳連同隨行的兵員盡速前往『第一城』,目標是解救目前受困於第四區的蒼藍。」

  「了……了解?」蝕蜂因為閒得太久實在沒反應過來,疑惑地應了一聲後才緊接著發出了一道驚呼,「什麼?蒼藍前輩受困於第四區?要由我去救援嗎?」

  「是的,負責救援的還有焰光以及黑刀,一路上會為妳詳細解釋作戰內容,總之現在請妳先爭取時間移動。」

  在支援人員如此提醒的時候,實際上在周遭的士兵也各自收到指示行動起來,簡單來說就是有兩名穿戴外骨骼強化裝備的士兵接近,在知會蝕蜂一聲「我們要幫忙般囉」之後,就左右合力把蝕蜂背後的「黑盒」抬了起來。

  蝕蜂曾經幻想過那條在海中被釣起來的魚,如今這成為了現實,「黑盒」與「甲冑少女」身體的連接主要是以保護衣背後軌道的咬合及合成纜綁定,所以力量的分佈還算平均而不是集中一點,不過被吊起來的感受想當然不怎麼好了。

  察覺到這一點的那兩名士兵隨即調整角度,讓蝕蜂至少算是「躺」在「黑盒」上,不過那種比金屬還要剛硬的物質,再加上外形根本不適合,自然不可能談得上舒適,只是至少算是比吊起來好了那麼一點點。

  確定蝕蜂這邊開始出發之後,支援人員便繼續跟蝕蜂說明作戰的部份:「接下來請妳們前往E4區域……詳細座標已經發送,請在那裡搭乘發射裝置。」

  「果然還是得坐那個嗎……」蝕蜂雖然不至於極度抗拒,但實在很難接受把人丟到飛彈裡,加上載人兩個字就當成移動工具來使用。

  「是的,妳身處的位置太遠,和本身安排在中部區域的焰光不同,他們搭乘的海鷗36—II型運輸直升機本身就是速度特化型,高功率時速能達到每小時五百公里,能夠在短時間趕達『第一城』。」雖然知道蝕蜂不會抗令,但支援人員考慮到還算有時間,便親切地解釋這種做法的必要性。

  「我知道我知道,這點事理我還是懂得……慢著,剛剛說會參與救援的人,好像沒有千橘的名字?啊,還有為什麼黑刀也有份?她不是有『未知』無法治療的內傷而不能參與作戰嗎?」蝕蜂直至這時才回想起當初通知的內容中有什麼問題。

  「關於千橘的問題,她承擔殲滅『警戒者』的任務,讓妳們的戰力能保留起來,集中應付『第一城』內的戰鬥。」

  「誒?所以說這次我們不會一起戰鬥嗎?只有我自己一個?」

  「不是只有妳,理論上妳屆時要配合焰光戰鬥,黑刀則是獨自行動。」

  「唉,我說的自己一個是指不能和千橘一起啦,你明明懂的就不要裝不懂了。」大概因為知道自己身邊即將缺少一直以來的同伴,蝕蜂說得有點不留情面,「那麼關於黑刀呢?為什麼她突然又能參與作戰了?這麼巧剛好康復?」







  同一時間。

  「第一城」西面淪陷區中部區域上空。

  一直在這空域中盤旋的海鷗36—II型運輸直升機與兩架護衛的雷擊22武裝直升機,此刻正瘋狂催動著油門以全速朝「第一城」的所在方向前進。

  一般來說只是全速飛行的話,對訓練有素的駕駛員來說實在稱不上什麼困難,更莫說對搭乘者——也就是焰光而言並不會造成什麼負擔,事實上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論是駕駛員還是搭乘者,在低空中前進的所有人,此刻都處於把精神繃緊到極致的狀態,導致這狀況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不知道敵人「防空者」會不會對他們作出反應發動攻擊。

  目前就「敵策局」所知「防空者」只會對高於二千公尺的目標作出反應,但這個標準是透過多番試驗後觀察所得,並不是瞭解「防空者」的運作機制又或者其能力限制所得出來的,別說「敵策局」能否承擔得起焰光等人的犧牲,直升機上的人可不想因為相信敵人不會行動而掉以輕心。

  負責支援焰光這一邊行動的人員絕大部份都全神貫注在所有監視儀器上,直升機上的人員也是死命地注視著雷達,一旦發現任何端倪,除了竭力迴避外,也得盡快通知焰光。

  被重達二百公尺且絕不會遭到破壞的物質以超越音速砸中是必死無疑,因此即使只有焰光也好,必須讓她們來得及變成「甲冑少女」,如此一來才有存活的可能。

  當然有人提出過既然以直升機運送,可以選擇貼地飛行來迴避來自「防空者」的投擲攻擊,畢竟直線上基本會受到大樓妨礙,即使不說大樓,光是「第一城」那超過二十公尺高的鋼鐵圍牆就足以令「防空者」基本上不可能命中貼地飛行的直升機。

  遺憾的是對於直升機而言,敵人不只是「防空者」,要是太貼近地面的話,「警戒者」一樣能造成一定的威脅,不論是那擁有超乎想像的彈跳能力,足以攀爬到大樓上的肢體,還有牠們很可能透過擊出石塊或者其他物質的間接攻擊,就算運輸型直升機的速度極高讓敵人難以命中,但還是不能不防備這方面的風險。

  結果低空飛行就是最佳的選擇,盡可能避免被「防空者」鎖定,也不會落入「警戒者」的攻擊範圍,換來的就是繃緊神經的戒備,站在利益與代價來說已經相當划算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