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8 國之所向,英雄所往

空想能手 | 2021-05-19 21:40:04 | 巴幣 4 | 人氣 41


  在親眼看到第八大主教的身影走進海軍司令部後,一名本來在附近嘻嘻哈哈地和女性軍官搭訕的男性軍官眼睛微不可察的閃過一抹光芒,在之後又隨意的用『好漂亮』、『身材真好』、『下次再約』敷衍了幾句後,保持著有些輕浮的態度緩步的離開。

  繞了許多彎,並在路上適當的和遇到的女性搭訕幾句後,他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內,也因為他軍官的身分,他的房間就只有自己一名住客—

  因此這裡也是最不容易被人偷聽的地方。

  如往常一樣的隨意拉開領子、脫下外套,並用眼角餘光快速的瀏覽著自己房間內的地毯、窗戶、床底和天花板之類的地方有無異常,而這一系列動作都是在把外套掛上衣架前完成。

  好,毫無異常—心裡簡單的默念著,然後就做到自己的座位上,同時擠壓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把一顆有著蜘蛛網圖案的小石頭從喉嚨推上來,就這樣含在嘴巴裡。

  這裡是來自菲洛利斯王國海軍基地的報告,女神教第八大主教已與海軍總督進行接觸—他在心裡把這段消息默唸了三次後,就把小石頭吞回了肚子裡。

  「好啦,工作結束,來看些美女的寫真集吧。」他伸了伸懶腰後,把五六本的美女寫真集拿到了桌面上翻看起來。



  諾大的宮殿中,二十多歲的青年頭戴皇冠,端坐於王座之上,就算年紀還很年輕,也展現出了君王所該具備的威儀。

  不過宮殿中卻沒有半個大臣,只有大量負責保護安全青年人身安全的禁軍衛士,而且比較滑稽的是,這名君王就直接把一張巨大的辦公桌放在自己的王座前,他也就這樣處理著工作,彷彿把整個宮殿都當作了他的書房一般。

  突然,身邊的一名禁軍衛士臉色微動,馬上向青年的方向單膝跪下,並接著用雙手奉上像是單耳耳機一樣的魔法道具,說到:「皇帝陛下,是來自『蜘網』的定期通訊。」

  「喔。」青年君王有些隨意的應了聲後,頭都沒有轉,就熟練地伸出手,一把耳機掛在自己的耳朵上,然後繼續進行手邊的工作,對禁軍衛士和現在正在通訊的人都沒有回覆半句話。

  而通訊器另一端的那人似乎也習慣了這個情況,於是在聽見筆摩擦過紙張的聲音後,那人便用蒼老的聲音開口說到:「那麼,請容臣下由北向南,向您報告目前大陸各處的情報—。」

  「首先,在極北之境近期又發生了幾次不到小爆發基準內的極小爆發,不過損失人數並不大,只有兩萬人左右,高等戰力並未有損失,而且屍體多半都被後續部隊燒毀,屍變的可能性已經徹底消除;不過第一到第三防線的營地受到了相當程度的損害,近期內的運輸部隊最好增加一成左右的必要物資運輸量。」蒼老的聲音報告的同時也提出了建議,這也是這個人經常的報告方式,青年君王早已非常習慣了。

  「嗯,與戰略部報告給朕的內容相同,下一個。」青年君王

  「小的遵命。」蒼老的聲音接著說到:「北部、中部、南部、東南部近期都出現了『混沌使徒』,不過目前北部的『混沌使徒』已經被『不屈勇者』大人徹底消滅,南部的『混沌使徒』也已經由『黑炎之殲滅者』大人暗中消滅,請問陛下需要我們執行什麼計畫嗎?有需要『蛛絲』引導混沌使徒到不願服從的國家嗎?」

  「不必,交給國防部和戰略部處理就好,我不喜歡棄子戰術…下一個。」青年君王這樣說著,手上的文件也翻到了下一頁。

  「小的遵命。」蒼老的聲音接著說到:「那麼接下來是南部方面軍司令與南部貴族勾結的問題,目前的調查結果是—無法否認其可能性,敢問陛下是否需要收回南部方面軍司令獲得『蛛網』訊息的權力?」

  「無妨,維持原樣,監察軍人是否違紀不是你們的工作,這方面監察部比朕單方面的宣告還更有用處,交給監察部,他們會盯好他的,『黑炎之殲滅者』也還在那裡,力量絕對足夠,下一個。」青年君王仍舊不鹹不淡的回答到。

  「小的遵命。」蒼老的聲音接著報告到:「再來是菲洛利斯王國北部的報告,目前庫雷格斯侯爵家的領地內已經有各國的間諜在此盤據了…敢問陛下需要在不暴露『蛛絲』的情況下盡可能清除他們嗎?」

  青年君王難得停下筆來,用帶著威壓的語氣說到:「這由你自己來判斷,朕不會插手,你只需記得,每個混跡各勢力的『蛛絲』都是帝國寶貴的資產,無端的浪費人命朕是不會允許的,現在還不是他們需要犧牲的時刻,下一個。」

  「小的明白,必定遵照陛下的指示。」蒼老的聲音鄭重的同意之後,接著說到:「再來是有關菲洛利斯王國在迪薩郡展開的計畫,目前還是無法確定菲洛利斯國王的目的,但是各種跡象的確都顯示菲洛利斯國王打算消滅迪薩郡的意圖,其中大量雇用摩爾家族,調派首席宮廷魔法師與第四王子前往北方都是很明顯的意圖。」

  「嗯,所以目前他的目的還是暫定為剷除可能的異議分子嗎…雖然人在晚年的時候的確可能會變得愚蠢,不過朕實在是不太相信那個男人會突然就變成這種德性,他一定有別的理由,繼續調查下去,下一個。」

  「小的遵命,那麼迪薩郡內的工作就照常進行。」蒼老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到:「再來是卡力路奇王國的問題,因為他們有著司法自主權,所以近期造成包含我國在內的各個國家的逃犯大量湧入其中,現在那裡混雜著各式各樣的人,對卡力路奇王國國內有限的『蛛絲』搜查逃犯相當不利,小的合理推測那裡一定藏有會對帝國造成影響的危險人物,希望陛下能允許小的調派『蛛絲』混入他們—。」

  「駁回,『蛛絲』出色的地方就是歷經好幾代時間來融入各國的自然,如果把他們調派到其他地區最多也只能發揮跟一般情報員差不多的價值,而他們在其他的去的空缺卻是很難彌補的,你整理好資料給情報部,這方面交給他們去處理,被發現就動用外交部,反正用不到『蛛絲』…下一個。」或許是因為對方一直提出可能會犧牲『蛛絲』的提案,青年君王的口氣變差了不少。

  「……小的明白了,陛下。」蒼老的聲音似乎有些沮喪,不過還是接著報告到:「然後是菲洛利斯王國的王都近期的調查報告,目前新任的財政部長是以前屬於中立派的萊西汀伯爵,現在則歸屬於王室派;另外還爆發了襲擊事件,伊內爾傑楊家家主與親屬大量死亡,而目前繼任的家主也歸屬於王室派,由此可以推斷菲洛利斯國王乃至整個王室派,策動了這兩起事件。」

  「兩起事件都簡單粗暴,的確很像是那個男人的風格,但是要說他理解萊西汀伯爵的個性所以能設計一切還可以理解,但是他是怎麼確定博薩伯爵的長子一定會奔向王都而不是舊席諾斯王國領呢?他不可能會明白那種小輩是如何想的,所以必定有人協助他,或是根本不是他做的…給我查出那個幕後的人,下一個。」青年君王重新開始動筆。

  「小的遵命。」蒼老的聲音接著說到:「那麼接下來是關於女神教第八大主教的事情,目前她底下的部分教區在做著大規模遷移的準備,『蛛絲』也打探到了他們的目的地—是菲洛利斯王國南部,而第八大主教本人現在也剛好在菲洛利斯王國南部的海軍軍港與海軍總督見面了。」

  「南部…看來她又打算做什麼了。」年輕君王臉色有些沉重的接著說到:「讓『蛛絲』盯好她,如果會造成大量人口死傷的話,就立刻向我回報,然後就算可能會暴露身分也要阻止她,這片大陸已經沒有那麼多人可以經歷她的『整肅』了,不能讓『朱馬蘭比卡聯邦』的事件重演,如果各國人數大減,我們絕對沒辦法對抗之後的『混沌大潮』,我們需要保存人力資源,哪怕他們是敵國的人。」

  「小的遵命。」蒼老的聲音停頓了幾秒,似乎有些猶豫的樣子,不過很快的就接著說到:「陛下,那個…『時之勇者』又傳訊息過來了,需要小的先幫您審核其中情報的虛實嗎?」

  「不用,直接送到我手上就好,他想要拯救世界的意志是真切的,他就算騙我也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直接轉交給我就好了。」青年君王平靜的說著。

  「恕小的直言,您只見過時之勇者一次面,怎麼能如此相信他?」蒼老的聲音有些不滿的說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自己的提案總是被拒,結果『時之勇者』的就瞬間被接受這件事感到不滿。

  「他和朕很像,甚至比朕還堅定,他眼神中蘊含的意志就像是無盡的大海、無底的深谷,能包容和吞併萬物,就算如此的龐大,但是在這之中,卻不包含自己…簡單來說就是不看重自己的性命,這點和朕很像,朕覺得這正是成大事者該有的意志和決心—所以朕相信他。」青年君王略帶感性的慷慨陳詞後,又回歸了平穩,接著說到:「好,轉交過來吧,然後還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小的…報告完了。」蒼老的聲音似乎還是有點無法接受的樣子,不過一聽到他這樣回答後,青年君王就直接切斷了通訊,並把像是耳機一樣的魔法道具拿下來,放回了一直保持跪姿的那個禁軍衛士的手上。

  宮殿因此回歸了平靜—



  「…你還真是喜歡寫字呢,直接用通訊魔法不好嗎?」綠色長髮的少女『薇卡』一如往常的擺弄著自己的箭矢,並向提筆寫信的亞伯瑞斯搭話。

  「…我不喜歡被人看到臉和聽到聲音,會暴露我的身分。」亞伯瑞斯拿出了有著閃電符號的信封,把寫好的內容塞進了信封之中,然後就直接把信封收進空間袋裡了。

  「不去寄信嗎?」薇卡隨口問到。

  「這封是半年後才要寄的,只是先寫好罷了,否則之後會沒什麼時間寫這種長信。」亞伯瑞斯簡單的回答到。

  「你還真是嚴謹呢,不管是一分一秒都不浪費,也不露出一絲一毫的破綻,真的很讓人好奇你是怎麼成長到現在這樣的。」薇卡幫其中一隻箭矢替換了箭頭,並說到。

  「…只要慘痛的失敗幾千次、幾萬次,不管是多愚鈍的人都會有所成長的。」亞伯瑞斯語重心長的說著,並看著北邊的方向,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沒錯,讓我失敗了無數次的那個男人…我會變成如此都要拜他所賜呢,但是恨是沒有用的,為了拯救世界,他必須活著—幽怨的目光一閃即逝,亞伯瑞斯也在心中再次說服了自己。

  我絕對不會再讓錯誤發生—亞伯瑞斯這樣想到,並且又向北方看了一眼,便關上了窗子。



  極北之地的帝國軍第一防線,黑髮黑瞳的亞洲面孔三十多歲男子向前方不斷湧出的大量黑色濃稠液體隔空揮出了一劍,劍氣向著那片黑色的汪洋噴發而出,下一個瞬間,劍氣數十公里內的黑色濃稠液體一掃而空。

  後方各種種族的帝國士兵們也立刻高聲歡呼:「我們得救了!不屈勇者萬歲!」

  不過對這樣熱烈的場景男子並不覺喜悅,甚至還有些厭煩,於是他皺起眉頭,直接無視他們,用瞬步前往下一個需要幫忙的地方。

  不過他的這種態度並沒有引起士兵們絲毫的反感,他們把這種冷淡全當作這位英雄個性的一部份,他們尊敬著英雄,所以也會尊重他的一切,不管好的壞的。

  至於什麼人能被稱為英雄呢,在各地或許有各種不同的說法,但是在這個抵抗混沌的最前線的話—強者,即為英雄。



  確定暫時沒有戰線需要支援後,不屈勇者直接在混沌之地的邊界上坐了下來,絲毫不擔心混沌的瘴氣以及混沌之地裡的魔物襲向自己。

  覺得有些呼吸困難,他就用高階風魔法吹散,同時割開後方無數的混沌產物;如果是魔物,那他就用『黑炎』將周遭全數燒成灰燼,包含那些本來就一片黑的混沌之地的土壤。

  「啊,你果然在這裡啊,不屈勇者。」穿著高級的皮革鎧甲、外表看似十三、四歲的紫髮少女走到不屈勇者身旁微笑著說到。

  「…我應該跟妳說過了,在這裡我可不負責妳的安全,菲洛利斯的公主。」不屈勇者瞪了她一眼說到。

  「呼呼,我才不需要你保護呢,我現在可是帝國的英雄,女神教的聖女喔。」紫髮少女雙手叉腰接著說到:「而且誰叫你一有空就坐到這邊啊,這樣根本就是為了躲我吧。」

  「……知道的話就不要來煩我。」不屈勇者閉起眼睛,冷淡的回覆到。

  「呼呼,我可是公主喔,想讓公主聽話可沒那麼容易。」紫髮少女微笑著接著說到:「你也不想要因為之前的經歷就完全不交朋友吧。」

  「…我可是四百多歲了。」不屈勇者依舊閉著眼睛反駁到。

  「四百多歲也是需要朋友的啊。」紫髮少女微笑著回答到。

  「我沒有和你做朋友的理由。」不屈勇者再次冷淡的回答到。

  「做朋友還需要裡由嗎?」紫髮少女同樣笑著回答到。

  「你只是想利用我的力量吧,用我的力量幫妳登上王位。」不屈勇者終於睜開了眼睛,瞪著紫髮少女說到。

  「雖然也有點期待你的幫助,不過更重要的是之前你救了我,所以我想讓你活的高興一點。」紫髮少女和不屈勇者對視著,並認真的說到。

  不屈勇者重新閉上了眼睛說到:「這不就是有理由了嗎?還說朋友不需要理由。」

  「不需要不代表不能有啊。」紫髮少女微笑著接著說到:「我知道在經歷了許多痛苦後,並不是那麼好走出來的,但是痛苦的活著也無助改變過去,而且也會給現在的人帶來痛苦,那麼又何必折磨自己呢?」

  「我懂,但我不可能忘記那一切。」不屈勇者再次拒絕到。

  「我知道,所以不用忘記也沒關係,畢竟『不需要不代表不能有』嘛…你可以開心過活,同時抱持著痛苦啊。」紫髮少女接著說到:「就像你覺得不需要朋友,但是有了也沒差吧。」

  「…詭辯。」不屈勇者嘆了口氣,然後慎重的說到:「你確定要做我的朋友?我可是殺了不少自己的朋友,我就是這種陰沉又暴力的人,可不會因為你成為我的朋友就不殺你。」

  「我可不覺得你還會再做這種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呢,要來賭一把嗎?如果我變成了你的朋友,你到底還下不下得了手?」紫髮少女露出無畏的笑容,颯爽的說著。

  紫髮少女此時的表情,與不屈勇者腦海中的身影重合,讓他不禁伸出手來想要觸摸到對方來確認—

  只是伸出的手就直接被紫髮少女用雙手握住,紫髮少女也看似高興的說到:「好!那我們今天開始就是朋友了。」

  「噗—。」突如其來的宣告讓不屈勇者回想起了過去的場景,不小心笑了出來,在感到笑意的同時,心臟也傳來宛如被撕扯一般的劇痛。

  他流著淚笑著,然後回答到:「好吧,我就來做你的塑料友人吧。」

  「塑料是…?」紫髮少女有些疑惑的問到。

  「廉價或是不堅固,都可以當作塑料的意思,隨便你怎麼解釋,反正這世界也沒人做出塑膠。」不屈勇者解釋著,同時也回想起自己對過去的夥伴們解釋自己世界的那些用語的時光,感到一絲溫暖的同時,悲慘的回憶造成的絞痛也隨之而來。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想法,不過不屈勇者這時終於有了一點改變的動力,不為別的,就為了感受到心中那一絲的溫暖,也為了不讓那些夥伴白白的犧牲,他決定再努力看看。

  而他的第一步就是從交朋友開始。

  而邀請自己的這一個公主…就當作自己四百年後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吧...絕不會再讓那些錯誤發生—不屈勇者在心裡起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