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1

玥希縈 | 2021-05-19 15:00:58 | 巴幣 0 | 人氣 105


閻王廳位居龍座的那人,俊俏的容顏緊蹙著眉頭,手抵著唇細細思考著,不難看出此刻,他陷入了天人交戰的選擇,他微微抬起頭看著杜小花,素淨的小臉,秀氣的五官,和鬼靈精怪般的一雙大眼,他卻忍不住在心中咒罵。

潑婦!當真是潑婦!

本王怎麼會救了個這樣的女子?

罷了。看她身上毫無任何靈力,諒她也起不了任何風波

隨後閻王露出了一絲邪魅的微笑,語氣透出冰冷的寒意,低沉的嗓音緩緩說道:「倘若辦不到,那便是欺君之罪!」

大王,杜小花還不熟悉規矩所以瘋言瘋語,請大王不要怪罪於她,起因都是我辦事不周,我會辭去公關部部長一職。」林投姐拚命地替杜小花求情。

「犯了欺君之罪會怎樣?」杜小花嚇得跌坐在地上怯怯地問。

閻王像是勝利者的姿態,起身緩緩地走到杜小花的面前,用手托起杜小花的下巴,傲視群雄的氣勢瞥著她,寒冰刺骨如宣判死刑般的語氣:「打入阿鼻地獄,生生世世永不輪迴。」

杜小花透著白玉珠望著眼前的人,一樣是那樣好看的容顏,全身散發著不容任何人質疑的霸道,充滿誘惑人的低沉鼻息,每一樣都讓杜小花陷得越來越深……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淪陷的?

她盯著閻王的眼睛,看著倒映著自己的瞳孔,她突然感覺到閻王並不是個壞人。

一瞬間,從她的心中燃燒起一絲念頭……

帝王之愛,險中求

這算是這樣她也要轟轟烈烈愛一回,絕不妥協,哪怕全世界皆笑她瘋癲。

杜小花起身向前伸出手,抓著閻王的衣領,用堅定的態度、真誠的雙眼凝視著他說道:「我喜歡你,從第一次見面就很喜歡!所以你等著看,我一定完成任務,讓你乖乖地和我約會!」

閻王整齊的龍袍在杜小花的拉扯之下,掀起一陣波瀾。

那兩人相互對峙卻靠得很近,僅隔鼻尖他望著她的眼神,明白她是認真的。

那一刻……閻王感到胸口微微一顫。

「為什麼我有種被灑狗糧的感覺?」在一旁的多多在這氛圍下,忍不住說道。

「噓——」幾乎是閻王廳內的所有人,都比起了噓的手勢看向多多。

「現在正精彩。」林投姐抱起多多離那兩人遠一點。

片刻,空氣像是凍結了。

「大膽!」而最先出聲的是閻王,充滿怒氣的一聲斥責,他甩開杜小花的手,表情冷冽拂袖而去。
他是永生永世亙古不變的閻王。

他本是無波無瀾的一潭池水,不苟言笑不形於色,如今卻被投入一小石子,起了很淡很淡的波紋……

「哼。」閻王眼角餘光掃過杜小花一行人之後,便去閻王廳旁的暖閣稍作休息,實際上是不太想再看到杜小花。

「那就這樣下達判決了,杜小花命你在三個月內完成落下的業務,成功的話……公關部繼續運行而林投姐依舊是部長,還外加一次約會。但若妳失敗了……公關部就此解散,而妳便會被打入阿鼻地獄。」展判官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

「沒想到……我會這樣……」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杜小花,又再度陷入懊惱之中。

「喂、新人,你是認真的?」多多從杜小花的背後走來問道,隨後隨口一句,「嘛、妳後悔也來不及了。」

「小花,謝謝妳。妳放心!這不僅是妳的個人幸福,也攸關著整個公關部的存亡問題,大家也會努力的,妳不要有壓力。」林投姐拍了拍杜小花的肩膀。

「喂!應該是要擔心下地獄吧?現在最要緊的是……要趕快讓妳學會一兩個仙術才行!」多多說完深深嘆了一口氣,心想他是一名業務啊……

怎麼工作越來越多?

這難道就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他的後半犬生又該怎麼辦。

「在這之前我要提醒大家,快要清晨了,杜小花妳該趕快回去了。」展判官正收拾筆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隨後說道:「這樣吧,我送妳回人間比較快,因為我的退休生活也壓在妳身上了,我很看好妳。」

杜小花不明所以,不懂展判官話中的含意。

不過在展判官的眼裡……能讓閻王三番兩次救她,在閻王廳出奇招又放過她並未怪罪,這已經是奇蹟中的奇蹟了。

從剛剛閻王默認了對公關部判決的結果來看,他就決定壓這對CP了。

*********************************************************************
不知過了多久的白天,陽光照射在杜小花的臉上,曬到皮膚都有熱度的田地,那微微的刺痛感才讓她睜開眼,立馬就是耀眼的光線投射進來。

她花了一段時間讓眼睛慢慢習慣光線,她瞇著一隻眼看著病房牆上的時鐘,那指針顯示下午一點。

原來睡到下午啊……

此時發現動靜的護士,卻匆匆忙忙跑了進來說:「太好了……妳終於醒了!妳知道妳已經睡了三天嗎?」

「蛤?三天?」杜小花也是一臉不可置信,雖然她從地府返回醫院,一回到自己肉體的時候,她感到異常的疲累然後眼前就一片黑……

等醒來的時候卻是三天後。

但她這個病患讓醫院鬧得人仰馬翻,先是超強的自癒能力,再來疑是嗜睡症的毛病,一票醫生和護士帶著杜小花,做過一輪又一輪的檢查,抽血、驗尿、照X光這些基本檢查不用說,甚至還有醫生自費讓她做核磁共振,就是為了要看她的腦波,儼然就是醫學學術上的實驗體,直到一切數值都和正常人沒有兩樣,醫生們紛紛失望地,讓杜小花辦理出院。

眼看再過幾天就要結束假期,大學即將開始新的學期,杜小花悠閒地漫步在大學的校園內,走過每一個大專院校都要有的人工池塘,有天鵝在波光粼粼的池水裡玩耍,學校最為特色就屬漂亮的造景噴水池,不小的噴水池為中心點由環形道路包圍,而道路延伸出去分成不同的區域,幾乎是一個學院就一塊區域。

噴水池周圍的道路兩側,開滿了火紅的鳳凰花,乘載著對畢業生的祝福,還有迎接即將入學的學生們。

艷紅的花瓣把石磚道路鋪成紅地毯,杜小花走在紅毯上四周觀望,她總覺得腦海中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卻又始終想不起來。

爾後有人拍了拍杜小花肩膀,她轉過頭看。

「小花,妳什麼時候出院的?」鄭文風莞爾說道。

隨後搔了搔頭,左顧右盼小聲地說:「我去醫院找妳,才知道妳已經出院了……」

「學長,謝謝你。」杜小花露出微微一笑。

但她不知道她此時的笑容,卻讓鄭文風感到非常陌生。

陽光明媚的午後,鄭文風斯文的臉龐,配上眼鏡絲毫不感到突兀,帶著爽朗的笑容,一身簡單的淺色襯衫和長褲,走在積滿鳳凰花的道路上。

在杜小花仰望鄭文風的那一瞬間,她的腦海中似乎有什麼畫面滑過,卻僅有短短幾秒,她想要回想起來但頭卻越來越痛。

「小花?妳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鄭文風發覺到哪裡不對勁關心詢問。

「我沒事。可能休息一下就好了。」杜小花原本頭痛欲裂,但發現只要她放棄回想就不會有事。

兩人走到一處的校園長椅上休息,四周都是盛開的鳳凰花,可以遮蓋陽光又可以看到前方的噴水池。

「學長,今天怎麼在學校裡面閒晃?」杜小花好奇地詢問。

「我考上研究所了,今天是來學校報到,順便來找指導教授的。」鄭文風淡定又從容笑著。

「真的啊?恭喜你,學長。」杜小花轉為崇拜的眼光看著鄭文風。

「說好的,如果我考上你要請我吃飯。」

「應該是考上的人要請客吧?怎麼是我要請?」

「好啦,改天……我請妳吃飯。」鄭文風笑得燦爛。

但是他總覺得……坐在他身旁的人實際上離他很遠很遠

片刻,鄭文風正思索著該怎麼圓上一次的對話,感覺小花應該什麼都沒看到,卻又很陌生笑著祝福他和別人。

這樣他很難再解釋下去,問什麼、說什麼好像都不太對。

至少他還想和杜小花,這樣相安無事的相處下去,一種若即若離的距離,他想或許時間久了,他就會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小花……我……」鄭文風正努力地思考著,該怎麼解釋。

沒有等鄭文風說完話,杜小花則是興奮地指著前方:「學長,你看噴水池!」

圓形區域的水池有十二石柱環繞,在每天的整點時候會準時噴泉,每一根石柱都會灑水,而中心的水池會湧出滾滾的噴泉,高高揚起的水柱,替夏季的悶熱空氣帶來水氣,讓每一個路過的人有些許涼意。

此時鄭文風站起身大聲說道:「小花,我現在是單身!不管妳看到什麼或聽到什麼……總之我現在是單身!」

只見杜小花噗哧笑了一聲,隨後笑道:「學長,好華麗的單身宣言啊。」

鄭文風疑惑之際隨著杜小花的目光,看向背後的噴水池,才明白噴水池的上方出現了小小的彩虹,這要天氣非常好還有一點運氣的時候,才看得到的自然景象。

「我……我、唉,我該走了,我等等晚點還有約。」鄭文風哭笑不得,看著被噴水池奪走所有注意力的杜小花。

「嗯,學長掰掰。」杜小花還在注視著,不知何時會消失的彩虹。

鄭文風離開了幾步,看著散落滿地的艷紅花瓣,心裡想著……

每次只要走個三步,杜小花一定就會像往常一樣追上來,然後細問我何時可以吃飯,接著直接和我敲定時間。

一、二、三……咦?怎麼沒有任何反應?

等著鄭文風都快走到校門口的時候,都沒有人追上來也沒有聲音叫住他,他才不信邪地回過頭看,發現遠遠地那人影還坐在那。

他才感覺那個傻學妹,不再傻傻跟著他的後面,要不然他不會連她何時出院都不知道。

她也不再追尋著他的目光,今時今日……反而是他在追尋著她的目光。

此時他的內心深處,有股失望感慢慢地滿溢出來,和上次醫院杜小花祝他幸福的時候一樣,不過他每一次都選擇了忽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