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蓮揚】囍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1-05-18 23:19:09 | 巴幣 0 | 人氣 71

食篇
資料夾簡介
食物語CP相關 潔癖黨 【】←即是我吃的

BGM-長安姑娘/
大概BE(個人偏HE)
渣文筆流水帳
相關:
ooc

揚州篇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消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畫堂春》清·納蘭性德

前言
著喜衣,楊舟眉眼滿滿都是笑意。
「阿舟,娘問你。」楊母一邊用梳子梳髮一邊問著「不悔?」
「娘。」楊舟餘光看著楊母「妳該信華的。」
「你這孩子唷。」楊母嗔了聲,梳髮動作加快了些,「有了伴忘了娘。」
「娘──」楊舟低吼著,臉上的妃色淺而易顯。

沒多久,蓮華來迎接楊舟。
兩人相視互看著。
屏除繁複流程,蓮華偏要楊舟與共乘。
兩人在馬背上,楊舟背靠蓮華胸膛上,雙手都被大手給蓋著「為了我,捨得?」
蓮華低頭看著楊舟「捨得。」
「就算是無人祝賀的婚禮?」
「甘之如飴。」
彼此看著對方,讀出了情。

豈料一道旨意送來不算好的消息。
蓮華轉身對著楊舟:「我們還差最後一拜。」
抿抿唇,楊舟伸手抱住蓮華「待你歸來,我們在來拜最後一拜。」
穿著喜衣,楊舟埋在蓮華胸前將衣襟沾濕,無聲地哭說:「讓你有念想著,這樣就不會輕易受傷了。」
蓮華在摩娑著楊舟背肩,輕語「好,待我歸來,海晏河清之時在與你換青衫同遊。等我跟你的最後一拜。」
楊舟抬起頭望著蓮華那雙紅眸中的溫柔。
「好。」

望著遠去的背影,楊舟不知為何覺得他的華這次一去不復返。

01

昔我往矣, 楊柳依依。
轉眼間,雪雨紛紛,天寒地凍的邊疆塞外不知道蓮華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大氅裹著緊緊,手撐著油紙傘,獨自在城外的樹下看著那條道路,彷彿下一刻就能看到他歸來。
在蓮府的蓮父與蓮母也是憂心看著這麼天冷,不知道城外一邊的兒子是否有添禦寒衣物,蓮父問起了楊舟近況,蓮母蹙眉看著蓮父:「那孩子,天天都去城外等,怎麼勸都不聽。」
「苦了阿舟這孩子。」一想到自家孩子執意要娶男子為妻,就算被天下人笑話也不肯退讓,拗不過隨他。
可也沒想到楊舟也是這般固執,非要蓮華不可。
蓮父望著天,只能暗暗祈求,保佑蓮華能夠凱旋歸來。


伸出手,白雪點落在楊舟手掌心,化成冰水。
「華……」低語。冷風的呼嘯吹蓋過思念,楊舟撐著傘轉過身,背對道路回家。

自從蓮華寄來家書,楊舟便把每一封看完後收好,拿出新的白紙準備寫下,提筆、蘸墨,遲遲落不下第一筆、一字。
「咳咳…….」放下手中筆,摀著脣。明知蓮華不再這,可習慣摀著脣不敢聲洩一絲聲音,怕著他擔憂看著。

只有相思無盡處。

『不知他可安好?』一個抬頭看著月、一個低頭看著輿圖,內心卻是牽掛彼此。

02

轉眼的元夕,久未出門的楊舟在好友呂大跟蓮母勸說下,穿著淺碧色長衫,用著紅絲繩將那淺黃頭髮束起,再披著白大氅。
一步三回頭看著『蓮府』匾額離自己越來越遠,視線移到友人身上,語帶著調侃說著:「北殿肯讓你出來?」
企圖矇混的呂大,訕訕的說了實話,得到楊舟那『了然於心』眼神。
看著楊舟露出久違的笑顏,呂大覺得值得了。

熱鬧市集上,掛滿了燈籠,看著熙熙攘攘,楊舟隨著人潮走著,看到一盞蓮花形的燈籠,付了錢後開心地轉後說:「華,你看──」
只見他轉身後是呂大,而呂大手提著鴨子型的燈籠,嘿嘿兩聲「那個我不是你的華。」
臉上的笑沒了,喉間艱澀的說:「我知道……

驀然回首,那人不再。


逛過市集後,回到蓮府,呂大跟楊舟互相道別。
帶著蓮花燈回到房間後,解下大氅後,坐在椅上趴著桌上看著那盞燈內燭火跳動。
自己也趴桌上,假寐。

同一時,蓮華與各個將士討論決策佈署的方法。
成敗皆在一次,
箭矢穿進蓮華胸膛時候,心念滿滿都是楊舟
「舟」抱歉,食言了。


假寐中的楊舟驀然醒來,「華!」
急忙忙起身將房門推開,入眸的墨色星空以及冷風呼嘯。
跌坐在地。
是錯覺嗎?可,又過份真實的感覺。
攥緊拳頭壓著胸口,那疼痛感。

03

當『勝利』宣告堂朝、公布天下,傳進楊舟,微微笑著。
可,事實擺在眼前,令楊舟不得不接受,垂眸著;若無其事安慰著蓮父與蓮母,隨口說了想進宮一趟找呂大聊天。蓮父應允。

進了宮卻是找屠蘇,向他要兩種藥。

「憑什麼認為我會給你?」坐在輪椅上,屠蘇一手撐著頭,手肘靠再扶椅上,看著楊舟。
楊舟默默丟了呂大給他的令牌,原本是想給楊舟有個靠山,被楊舟拿來這事。「憑這塊。」
被堵啞口,屠蘇還是拿了一種給楊舟「你要兩種,我沒辦法,這藥只能給你。」手上那罐瓷瓶遞給楊舟,「那是給將軍用的,藥效只能維持七天。」
把那瓶收進去,楊舟轉身背對屠蘇「七天,夠了。謝謝。」
看著楊舟離去背影,屠蘇不知道該用何種表情面對接下來的事情,沒想到看似溫柔和煦的人也有傲然固執一面。

回到蓮府,看著門外高高掛起白燈籠,楊舟眉頭一皺,趁著晚上時候獨自來到門外,架起高高梯子把一些白燈籠染紅後掛起。

蓮家下人看到楊舟舉動,急忙跑向蓮父與蓮母告知。
得知楊舟舉動蓮母是第一個衝了出去,「阿舟,快下來。」
當紅燈籠掛好後,楊舟從梯子慢慢爬下來,蓮母伸手把楊舟扯進自己懷裡「你這孩子….
「娘。」
蓮母看了紅燈籠,明白楊舟心意「聽娘的話,拿下來好嗎?」
豈料,楊舟笑了「說什麼呢,娘,過幾天就是我跟華的婚禮啊!他答應過的。」
看著楊舟模樣,蓮母實在不忍再多說什麼了,只能隨著楊舟胡鬧。

走到廳堂,楊舟半趴跪,輕輕撥開蓮華額前頭髮「華,再等等不可以丟下我。」從懷中掏出屠蘇給的藥罐,倒出一粒,拉開蓮華嘴將藥丸給塞了進去。
低頭親吻那早已泛青白的雙唇。

那天開始,原本布置的靈堂擺設通通徹底成喜堂擺設。
唯獨門外高掛的紅白燈籠沒被撤下。

04

蓮府。
看著那高掛紅白燈籠,並沒有出現所謂的絡繹不絕現象,清冷地像是笑話般
廳堂前,楊舟站在一口雙棺旁,穿著喜衣,連同棺內人。
主堂前,大位上則是坐著蓮華父母,右側則是楊舟父母。與蓮華在世一樣,只是原本充當見證北璟跟呂大則是把棺內人的蓮華給抬起,一場清冷的婚禮。

倏地,呂大沒有預警直接開口:「一拜天地。」
朝的門外一拜後,呂大緊接著「二拜高堂。」
楊舟拜別大位上與右側,帶著笑。
「夫妻對拜。」呂大真覺得說出這句時候,楊舟都散發出滿滿喜悅,朝著蓮華輕輕低頭,摩額。
在眾人面前,呂大端起盤子,盤內擺著兩杯合巹酒,楊舟一手拿過來另一手則是勾過蓮華手肘,交互喝著。
過後,在北璟將蓮華躺回棺內後,楊舟隨之也跨了進棺內,在躺下去之前環視了眾人,輕輕點了頭「對不起。」
隨即躺在蓮華身側,手撫碰著臉龐「既然生無同衾那就死亦同穴。」
淺笑,一開始的藥效慢慢發作,眼皮漸沉的,在看了一眼蓮華側顏後,閉上。
蓮家父母撇過頭,北璟跟呂大則是將棺板往上一蓋,蓋上了他們的許下的一生一代一雙人。


後記
史記未記載的事。
『曾經,我親手見證了我都沒有勇氣去做的事……』北帝看著那歲月的痕跡,『一生一代一雙人,難得可貴。』
那個被蓮華將軍呵護相守溫潤的人啊,他的斷然決心,終究停在最好歲月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