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7 南方與神諭

空想能手 | 2021-05-18 22:44:43 | 巴幣 4 | 人氣 41


    離庫雷格斯家的宴會只剩兩天的晚上,南方的近海防衛軍團營地中的一處辦公室—
 
  「開什麼玩笑!居然否決了我所有的請求!」金髮的年輕男子一把將手上的書信捏爛,憤怒地接著罵到:「不但沒有追究杰拉爾德那傢伙的責任,還隨便的讓那混蛋繼承了家主!這樣就算了,我連要求追究海軍那些人中把游擊隊帶上空艇的人都做不到!?」
 
  「您的確是做不到,畢竟當初大張旗鼓的追捕博薩家長子的人就是您,當您鬧到人盡皆知後,博薩家長子卻出現在那艘空艇上,您應該能理解其中的涵義才是—。」坐在一旁副官的小桌前的同樣有著金髮並綁著短馬尾的年輕女性,拿下了為了看報表而戴上的眼鏡,用自己沉靜的目光看像金髮的年輕男子,接著說到:「一旦真的追究起責任,您也不可能會平安無事的,師團長,現在要是您再失去這個官職,恐怕將會完全無法與杰拉爾德抗衡,會立刻身首異處吧。」
 
  「他媽的,還不是切薩雷那混蛋扯後腿,不然我的部下怎麼可能會逮不住那個幾乎沒有戰鬥力的垃圾。」金髮的年輕男子眉頭緊皺的扶額說到:「雖然我從不覺得自己能當繼承人,但是絕對不能讓那傢伙來當繼承人啊…大家全部都會死的。」
 
  「是啊,這就是我現在還在您身邊,而不是砍下您的頭去找杰拉爾德領賞的理由,畢竟我沒有自殺的打算。」金髮的年輕女性換了個口吻接著說到:「現在伊內爾傑楊公爵家裡只剩下我哥哥的騎士團和您的近海防衛軍團第一師團這些武裝力量能與杰拉爾德對抗了。」
 
  「但是他現在因為投向王室派而受到陛下重視,如果他向陛下進讒言,剝奪我和表哥的軍權的話…就真的無計可施了,我得盡快行動才行,哪怕要—。」金髮的年輕男子咬緊牙沒說出剩下的句子。
 
  「那是不可行的,您手裡的第一軍團都是由貴族子弟所組成的,他們並沒有加入您那種『自殺計畫』的必要性,再來他們實戰經驗也不足,就算加入您也對您毫無幫助,而您手裡唯一的戰鬥力量現在又還在海軍基地的監牢裡,就算想行動也很困難吧,何況您頭上還有個軍團長以及其他與您同職階的其他三個師團長,軍團隔壁又還有立場不明的海軍基地,您的力量還太弱小了。」金髮的年輕女性說到。
 
  「但是我還能怎麼辦?再這樣下去的話,我會毫無抵抗之力的被杰拉爾德殺死的,所有有繼承權的家人都會被他殺死的!我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哪怕要向席諾斯王國領內的叛軍們求援,哪怕要向切薩雷那個無恥的混蛋低頭,甚至是信仰什麼奇怪的神明也沒關係,我現在急需力量,至少要是能和成為公爵的杰拉爾德達到平衡的力量啊!」金髮的年輕男子怒吼著說到,而此時的他眼角餘光卻似乎瞥見了自己的表妹臉上露出了幾乎微不可察的微笑。
 
  「是這樣嗎?您能這麼想真是太好了,我的手上正好有可以執行您所說那三項的方案,而且是可以一起進行的—為此,我需要向您介紹一個人物」金髮的年輕女性臉上那微不可察的笑容被亦如往常的沉靜表情所覆蓋,這幾乎一瞬間的變化讓金髮的年輕男子甚至以為自己看錯了。
 
  而自己的表妹接下來所說出的話更是讓他心中一跳。
 
  「您知道女神教的第八大主教現在已經到達此地了嗎?只要您和那位大人見面,一定能夠順利地推進計畫的。」
 
  極為篤定的語氣,這是平常常用機率來說服自己的表妹很少說過的話,不知是不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他感覺到了自己表妹的眼神深處流露出『瘋狂』,而在那瘋狂之中的,似乎是有如空洞般的『空虛』。
 
  該死的…這都跟那封信上說的一樣—金髮的年輕男子想起之前自己的抽屜裡突然出現的那封信,心頭猛然一緊。
 
  那封有著閃電符號的信…看來說的不假啊…—金髮的年輕男子雖然還是不太願意承認,但是還是決定先按照信上所說的行動。
 
  首先,就是先去見那個女神教的大主教一面。
 
  於是,他在裝作深思熟慮並隨意問了幾個大主教相關的話題後,同意了自己表妹的建議。
 
 
 
  另一方面,作為兩人話題的第八大主教,正掛著看似慈愛的溫暖笑容,在兩個聖騎士直接陪同在自己身邊,以及十多個聖騎士的暗中護衛下在街道上緩慢的前行。
 
  「嗯,好香呢,海鮮這種東西果然還是來海邊最好了。」第八大主教一隻手優雅的把自己被海風吹動的水藍色長髮向後一拂,另一支手則拿著竹籤,把不算大的烤魚拉到了自己的嘴巴前,小嘴一張,把魚頭直接咬了下來。
 
  她就這樣把剛才撥動頭髮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臉頰上,歪著頭,細細地咀嚼著那些烤到焦脆而可以直接咬碎的魚骨,並露出看似享受的笑容。
 
  「…您似乎很高興,這種市井小民的飲食真的有那麼好吃嗎?」年輕的聖騎士好奇的問到,也立刻被另一名不苟言笑的聖騎士瞪了一眼,似乎是在警告他過於踰矩。
 
  「這個嘛…雖然我吃過不少名貴的東西,不過可不是只有貴的東西才好吃喔,所以,這個很好吃並沒有錯喔。」第八大主教微笑著,把竹籤和剩下的魚都遞給了年輕的聖騎士並說到:「剩下的都給你吧,吃吃看吧。」
 
  「欸!?這…這這這恐怕不太好吧。」這次根本不需要旁人的提醒,年輕的聖騎士就自發的感覺不妥,不過他並不是因為對方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而是因為對方是一名年輕漂亮的女性,自己能吃到這名女性吃過的東西,並因此接觸到這名女性的一點口水,這讓他不禁紅了臉頰—
 
  當然,年輕的聖騎士這一連串的行為,不苟言笑的聖騎士把這一切都認為是年輕的聖騎士踰矩的行為,只要一到換班時間,第八大主教的視線不再看著他們時,就是他教訓年輕的聖騎士的時候。
 
  「拿去,然後吃掉它,這樣我會很高興的。」第八大主教把竹籤伸得更近,這讓年輕的聖騎士只能有些靦腆地低下頭用雙手接下了它,就像是得到了領主名貴賞賜的騎士一樣。
 
  「那…恭敬不如從命,感謝您的好意。」他這樣感謝到,同時看著手上缺了頭的烤魚,不知該如何下口。
 
  是該從尾巴嗎?還是魚腹呢?又或者這位大人就是故意調戲自己,所以其實直接咬魚頭的連接處她會更高興呢?
 
  就在年輕的聖騎士煩惱之際,第八大主教突然說到:「不過我的喜悅可不是因為吃到美食喔,我的喜悅是來自於—。」
 
  第八大主教轉頭看著整座海港的街道與周邊的海軍設施,張開雙手露出往如聖女一般的神聖微笑,接著說到:「我正在逐步的履行神諭的內容,目前卻都十分順利,就像是絲毫沒有受到干擾一樣,我很高興呢。」
 
  「女神大人是萬能的,所以女神大人給您的指示當然也一定是正確的,大陸南邊惡魔和邪教的影響力也較小,所以很順利也很正常吧?」年輕的聖騎士有些不解地問到,看起來不是很明白這哪裡值得高興。
 
  「嗯,真是教徒該有的滿分回答呢。」第八大主教保持笑容,把視線投向遠方並說到:「不過我可不會這麼樂觀呢,事實上一直有人在破壞女神大人神諭中的規劃呢。」
 
  「什麼!?居然有這種人的存在!居然敢破壞女神大人神聖的計畫,這樣的惡徒到底是什麼人?」年輕的聖騎士不敢置信的問到。
 
  「是『英雄』喔,殺人無數的『英雄』。」第八大主教的嘴角微微上揚,這樣回答到。
 
  「英…雄…?破壞女神大人的計畫,而且還殺人無數,這種人難道不該稱為『惡魔』嗎?」年輕的聖騎士依舊不解地問到。
 
  「以我們的立場來說的確也能稱呼他為『惡魔』呢,嗯,就隨你喜歡的叫他吧。」第八大主教笑著回答到。
 
  年輕的聖騎士感覺自己越聽越糊塗了,最後還是勉強地把剛才的話拼在一起,擠出了一個疑問:「呃…好的,不過…既然有這麼一個『惡魔』存在,那您為什麼會覺得高興呢?」
 
  「因為這樣更有為女神大人奉獻的充實感,執行上的困難能給成功之後帶來更大的喜悅啊。」
 
  第八大主教張著手臂這樣說著,虔誠、瘋狂且神聖的說著。
 
  就在此時,數名海軍士兵走近了他們,為首的士兵隊長恭敬的說到:「願您發揚女神的慈愛,第八大主教大人,海軍總督大人說現在可以見您了。」
 
  「願女神大人的慈愛常伴於您,請您帶路吧。」第八大主教緩緩地收起雙手,雙手合十,微笑著回應到。
 
  「是,請隨我來。」士兵隊長再次恭敬的說著,並打算讓士兵圍著第八大主教來護衛。
 
  「不必,第八大主教身邊有我們兩個,你們看好前面就是了。」不苟言笑的聖騎士這樣說到,強硬的話語讓士兵隊長也只能作罷。
 
  士兵隊長感受得出來對方不信任他們,並且也看不上他們,而他自己也深以為然,畢竟他以前有讀過書,因此而知道八大主教身旁的貼身護衛至少都是A+級以上的大人物,對他們來說自己和自己的部下就只是一群砲灰,太靠近他們甚至還會妨礙他們揮劍。
 
  正因為士兵隊長知道他們的強大,所以他並不會反駁什麼,只能重整隊列,並有些尷尬的再次說到:「好的,那麼請隨我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