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58.真正的兇手(3)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5-18 13:02:09 | 巴幣 1312 | 人氣 135



  157、158同時更新,別忘了上一篇的157呦!

  --------------------------

       「 …… 」

       眾人陷入了沉默。

       貝爾的一番話等於一次得罪了四個國家級人物。沒有退路的他若未能拿出相對應的證據,結果將會是被現場逮捕,成為誣陷貴族與王族的惡人。即使貝爾憑實力逃跑了,等待他的也是無止盡的逃亡。

       尤其是被指名為一切元凶的宮廷魔法師首席;擁有《魔導士》稱號的約瑟芬 · 史坦尼克,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年過半百,頭髮已有些許白髮,面貌上也帶著一些蒼老,歲月的打磨讓他散發著威嚴感,不過同時也是以和善為名的慈善貴族。

       而且與酷斯馬特或黛麗芬妮不同,約瑟芬與國王斯坦農格是交情數十年;打造如今國家生態的重臣兼友人。

       「 你說我是殺了斯坦農格的元凶?這……是天下最不可能的事情。」

       「 約瑟芬 · 史坦尼克,安靜。貝利亞爾,你解釋一下吧。」

       約瑟芬一臉生氣與茫然,反駁了貝爾荒謬的指名。但酷斯馬特公爵卻催促著貝爾繼續說下去。

       貝爾攤開雙手,帶著一副「勝利」的表情開始說著……

       卓斯克被公會通緝,指定為犯人的時候,貝爾等人出手保護卓斯克。

       雖然經過王子協調,證實了扣在卓斯克頭上的罪是假的,但在解除通緝前,貝爾等人多次遇到王家派來的刺客。

       那些刺客在經過調查後,都是由克爾康格派出的。其理由是克爾康格誤信了某條消息,把卓斯克錯當成邪教組織的間諜。

       「 …… 」

       這種欺騙般的發言,不管是誰都不會相信。但正因如此,也代表了克爾康格有著寧願用如此拙劣的謊言,也不願說出事實的決意。

       眼下正處於選舉,王子在經過一番思考後,決定延緩對克爾康格的處理。只因就像是宰相里卡維德是國王的雙手,克爾康格也是國王的雙眼,他所擁有的情報蒐集能力,的確讓亞歷克在情報戰上不弱於酷斯馬特公爵。

       「 然後經過檢查後發現到了,那些刺客的記憶都受到了竄改。我起初以為是王家所設的保護,但後來仔細想想卻發現似乎不是如此。」

       「 等等!」

       貝爾話說到一半,約瑟芬便插嘴阻止了。

       「 你"檢查發現"?檢查記憶的魔法與竄改記憶的魔法,都需要對此方面有著專業能力的魔法師,使用專有的工具細心的去執行,記憶的魔法可不像用說的那樣如此簡單。你或你的同伴,就我所知並沒有相對的專業能力及工具,那麼要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檢查記憶?」

       「 很抱歉,我不能透漏。」

       面對約瑟芬的質疑,貝爾僅僅是搖搖頭拒絕了。

       「 不願透漏代表什麼意思你清楚嗎?這可相當於你後面的話都沒有讓人相信的價值在。 」

       「 約瑟芬,就讓他把話說完,有這麼難嗎?」

       與批評和質疑的約瑟芬不同,在場的眾人不敢相信酷斯馬特公爵,居然帶著一副有趣的表情,不斷的包庇貝爾。

       貝爾有了酷斯馬特公爵的包庇後,無視約瑟芬的質疑繼續說下去。

       再到競技場一事,擁有士兵與警衛檢查的觀眾,在當時卻有不少的邪教組織混入其中,要不是選手們的抵抗,不然競技場的控制權將會落到邪教組織的手中。

       然後這一事的過錯,被推到出動最多兵力,卻仍讓首都一時陷入危險這樣如此嚴重事件的酷斯馬特公爵身上。

       「 而且,松帕科同時也是鍊金術的材料,而王宮內最了解鍊金術的人,除了約瑟芬 · 史坦尼克你之外,還有誰嗎?」

       「 什麼?不對吧……除了松帕科導致有嫌疑之外,你剛剛講得都與我完全無關啊?」

       「 只是乍看之下與你無關而已。約瑟芬先生,你不管怎麼辯解都無用呦?」

       然後貝爾就示意一旁的老女僕蘿依拿出某樣東西……

       「 那個是…… 」

       宰相里卡維德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那個東西很危險。

       黑色的羊皮紙散發某種深紫色的光芒,上面寫下了無數複雜、正在蠕動的神代文字,其中有像是徽章印記、血跡殘留在上面,而其中正在流動的魔力,也象徵了這張紙含有某種神秘的力量。

       「 這是惡魔用來訂下交易的契約。」

       貝爾淡淡的說出這張紙的存在,除了酷斯馬特公爵,其他人都驚訝到睜大眼睛。

       被視為不祥與禁忌的惡魔,而與惡魔交易的契約,就是那張紙?

       從未看過的里卡維德,不自禁上前仔細端詳……

       「 雖然神代文字很難解讀,但並不是無法解讀。我說的對吧?約瑟芬 · 史坦尼克。」

       「 …… 」

       眼看約瑟芬沒有回應,於是貝爾繼續說著。

       「 精進深淵的魔法師都知道,神代文字是從遠古就流傳下來的文字,有代表世界之意的含義。也因為如此,不存在偽照的可能。」

       「 …… 」

       「 然後這張黑色羊皮紙,同時也是惡魔用來締結靈魂契約的道具,上面的血跡即是證明,也因為是與靈魂的連結,所以不存在虛假的可能。很明顯得,上面都是指向你呦?」

       約瑟芬瞄向周圍其他的宮廷魔法師們。他們僅僅只是冷眼的看向自己,這份契約的神代文字,早已經被他們破解。

       「 即使如此…… 」(約瑟芬)

       「 我說過了辯解無用呦?貧民窟的惡魔被討伐是我的夥伴做的,而惡魔是否存在,王家騎士團的副團長大人可以向各位保證呦?」

       「 嗯,很臭呢。」

       《劍姬》夏薇丹妮輕描淡寫的說出了感想。

       「 …… 」

       約瑟芬仍舊想要說些什麼,但都被貝爾先行一步阻止了。

       「 明明利用調查貧民區的魔力異樣為由,親自去一趟將痕跡都抹消掉了,為什麼還是被發現?而且《劍姬》什麼時候去貧民區的?行動居然沒有掌握到?我都知道呦。」

       「 …… 」

       「 很簡單呢,眼線被我控制了,你得到的行蹤資訊都是假的。而你抹消掉的"痕跡"也是我故意留下來讓你大意。--什麼?被你找到並銷毀的那張黑色羊皮紙?那也是我特意留給你的山寨品呦。」

       「 …… 」

       「 而只要得知你與惡魔有所交易,那麼之前的事情就真相大白了呢。」

        在競技場內,觀眾席與底下戰鬥場地的中間設下了結界,而且是三重結界。

       第一層是防止選手戰鬥的餘波影響到觀眾的最內層。第二層是防止選手使用精神異常狀態的技能時,會牽連到觀眾的結界。例如石化、恐懼、幻視等。

       至於第三層也是最外層,是防止太過於強大的選手,不小心散發出的殺氣及威壓這種無形之物波及到觀眾,而設下絕緣氣息的結界。

       理所當然的,魔法結界是魔法師的工作,競技場的結界交由宮廷魔法師們處理。

       「 而歷屆所有結界的準備,都是由身為宮廷魔導士首席的你執行。仔細想想,即使那個邪教成員再怎麼會隱藏氣息與不散發殺氣,身為《SSS》級的《拳聖》亞柏 · 斯拉罕即便再怎麼大意,也會讓人如此輕易的接近背後嗎?」

       恰巧,主播台的位置是比觀眾席更前面一點的地方。

       「 只要把第三層結界的範圍稍微擴寬至覆蓋到主播台,身為笨蛋的《拳聖》亞柏就很難注意到靠近到身後的氣息。--不,應該說你為了這一刻,所以歷屆以來都把第三層結界的範圍拓寬到這個範圍才對吧?
       準備好結界魔法的術式後,流動魔力的工作讓其他魔法師們去執行就好,已經習以為常的他們,再怎樣也不會將《拳聖》遭到背刺這點聯想到第三層結界的緣故,所以其他人也不會注意到第三層結界的存在。而你本人只要坐鎮在王宮內,讓魔物進攻首都與對抗邪教的戰鬥這些事情成為焦點,就能很輕易的讓所有人都不會注意到那第三層結界的設置問題。
       同時,還能將大眾對酷斯馬特公爵產生不信任感,削弱酷斯馬特公爵在海洛德公國中的威望,一石二鳥呢!」

       「 …… 」

       「 從這張羊皮紙上來看,與你簽訂契約的惡魔有【暴食】、【貪婪】、【色慾】、【傲慢】,這樣的話也能說明王后黛麗芬妮大人的症狀。」

       「 欸?」(黛麗芬妮)

       「 與貧民區的惡魔有關聯是肯定的,然後與《劍姬》一起調查時發現到了很神奇的事情,經過對照後,王宮內一直以來保存的下水道分佈圖與實際不符這件事。」

       因魔力沉積的問題,越繁盛的城市的下水道越容易滋生出魔物,甚至古代有變成迷宮的例子,所以國家都把下水道的清潔視為一項重要工程。

       「 詳細知道下水道分佈的只有兩種,一個是負責蓋建的建築工人;一個是防止下水道迷宮化、滋生魔物,所以需要維持像是迷宮安全區那樣的結界力量。」

       這都是多虧了女僕萊莎,無意間發現到的事情。

       「 實際上有許多下水道通路以及意義不明的空曠區域,都被魔法隱藏起來。然後那些被隱藏的空間也同樣沒被記錄在分佈圖上,可卻沒人發現到這件事,恐怕是花費了大量時間一點一點的修改,甚至久到原本記得下水道的人都已經不在世上了呢。」

       「 …… 」

       「 然後其中下水道通往王宮的路線也是隱藏的,只要讓惡魔從下水道潛入王宮,並藉機控制想控制的人,整座王宮就歸你所有了呢。」

       「 …… 」

       「 暗中用其他方式將王子等人殺掉後,一直以來利用【色慾】控制精神;【暴食】抹消記憶來控制王后黛麗芬妮,因此達到催眠術的效果。然後再借她之手殺掉精神虛弱的國王,接著用王后黛麗芬妮的身體誘惑情報蒐集關鍵的克爾康格。」

       「 …… 」

       「 等等,你說用我的身體誘惑……?」

       一臉不敢相信的王后黛麗芬妮,來回看著一言不發的約瑟芬以克爾康格。

      然而,克爾康格卻對王后的反應也感到吃驚。

      「 王后大人,難不成妳忘記了嗎…… 」

      「 欸……?」

      「 我們不是許過願望了嗎?就那一天的晚上……在床上說好的……妳誘惑酷斯馬特公爵,然後用我的棋子打入再找機會翻倒…… 」

      「 等等,你在說什麼……?」

      王后用驚恐的眼神看著克爾康格,從彼此的反應可以得出,兩人的記憶與認知有著明顯的落差。

       「 原來如此,我也被利用了嗎?黛麗芬妮對我的愛也是被那個什麼【色慾】的力量偽造出來的嗎?」

       與那驚恐的兩人不同,酷斯馬特公爵很冷靜的訴說著,應該說冷靜到甚至變成了"冷酷"的地步。

       「 不對!酷斯馬特,我對你的愛是真的!」

      王后這一發言,讓貝爾無語了。他在心中吐槽著,在自己的兒子面前說愛著別的男人,這樣真的可以嗎?

      亞歷克雖然還在整理思緒,但是對母親的發言也感到一陣心痛。

      「 不管是真還是假,到如今都沒差了。約瑟芬 · 史坦尼克,恐怕這也不是你的本名吧?你究竟是什麼時候替換掉本尊的?」

      「 …… 」

       「 還想沉默嗎?我話先說在前,騎士團那邊已經確定惡魔的所作所為了。然後你是那些惡魔的契約者也已經被解讀出來了,如果還想要狡辯的話,契約上的血與你的魔力會產生反應,這就能證明出你是契約者這件事,想試試看嗎?」

       「 為什麼……知道是我?」

       「 嗯?」

       約瑟芬彷彿就像是老了好幾歲似的,臉上盡是顯露出疲倦。

       「 即使你找到證據,但是不該能夠這麼快鎖定我才對,要不是事先知道兇手是我,不然不可能可以這麼快找到證據才對…… 」

      「 啊啊?那個啊,就是資訊的落差吧?既然你在拍賣會想搶那個白髮女孩,我就自然鎖定你了。而且……第一次我遇到你時就察覺到異樣了。」

       約瑟芬擺出驚訝,看向貝爾……

       「 異樣?」

       「 嘛,知道這件事的也只有我的夥伴而已,你身上的靈魂跟外貌年紀差太多了。而且鍊金術的使用也是一樣,恰巧我對鍊金術略知一二,能夠很敏銳的察覺到一些使用鍊金術的痕跡。」

      「 略知一二?」

      「 嗯,真的只是略知一二的程度而已呦。」

       貝爾揚起淡淡的微笑,而周圍的騎士團與魔法師們也開始動作,準備將身為宮廷魔導士首席的約瑟芬逮捕起來。

       「 哈哈哈哈--!」

      約瑟芬沒有任何一絲反抗,反倒是大聲笑了出來。然後貝爾敏銳的捕捉到了約瑟芬的眼神……那不是認為失敗的眼神。

      一剎那,約瑟芬全身湧起魔力,就像是要做些什麼似的。

      如果慢了半拍,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但貝爾等人也早有防備,約瑟芬身為魔法師,被引導至室內本身就陷入了不利,更何況在他身後的《劍姬》早已準備好了。

       瞬間的殘影掠過,約瑟芬的頭顱就這麼掉到地上並緩緩滾動著。

       「 …… 」

       亞歷山大王子與酷斯馬特公爵等人,看著父親好友的約瑟芬就這麼唐突的死了。要消化這消息的同時,也在消化約瑟芬是敵人的這件消息……

       《劍姬》夏薇丹妮將細劍收起後看向貝爾……

       「 謝了,幫王子代替我找尋線索的麻煩事。」

       「 不會,我才要謝……?! 」

       夏薇丹妮盯著貝爾的雙眼,然而貝爾卻露出吃驚的表情,眼神瞄向她的身後。當《劍姬》立即做出反應時,僅只花0.2秒便再次拔出細劍並轉向身後突刺……

       但是在細劍的突刺完全加速前,便撞到了某種透明的堅硬牆壁。而透明牆壁的另一邊,是只有豎起食指與中指的手。

      不僅是貝爾,夏薇丹妮與在場的其他人也因看到那幅景象而愣住了幾秒。

       無頭的約瑟芬屍體,擅自動了起來並展開了結界。

      「 斬!」

      貝爾毫不猶豫的踏出瞬步,同時揮出長劍襲向約瑟芬的手臂,但就彷彿屍體早有所察覺似的,整片地板以更快的速度被結界覆蓋了。

       轟隆--

       結界形成的重力將地板壓至崩壞,房間內的所有人都隨著引力向下掉落。

      夏薇丹妮優先保護最近的王子與其他人,而騎士與魔法師們也以最快的速度保護酷斯馬特公爵等人,但是也有少部分的人慢了一拍導致被崩落的巨石擊中,當場失去了生命。

       而貝爾揮出的長劍同樣被透明的牆壁擋住了。貝爾用力的向前施力,試圖破壞這道不可視的透明牆壁,但同時也眼睜睜的看著約瑟芬迅速的長出了新的頭顱……

      「【水月神舞】」

      用常人看不見的極快劍速,給予無數次密密麻麻的斬擊,透明的牆壁上流動的魔力產生了作為破洞的弱點,再被接下來接二連三的斬擊吞噬,最終結界破碎了。

       貝爾毫不猶豫揮出看似一擊的連斬,向約瑟芬的頭顱、雙手、腰部各自切開。

      然而--約瑟芬的身體還未倒下,不僅如此……甚至以更快的速度復原了。

       從新的頭顱完全長出僅不到0.1秒的時間,而那展現出來的並不是曾經那年過半百的蒼老臉,某名男子揚起微笑,眼神中充滿自信與傲氣,直直盯著貝爾……

       「 嗚?!」

      貝爾瞬間被沉重的不可視牆壁推走,強大的力道仍使他繼續向遠處推動著……

       幾乎同時間,墜落到地面的眾人中,《劍姬》保護好王子等人安危的瞬間,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那名曾是約瑟芬 · 史坦尼克的男子。

       但神速的一擊仍被看不見的結界阻擋住,而那名男子卻是愜意的在《劍姬》面前,抬起手將蓋住眼睛的頭髮向後梳理。同時身上殘留的法師衣袍化成碎片,取而代之的是由金色線條點綴的白色西裝。

      「 妳好,該說是第一次見嗎?」

      漆黑頭髮的不明男子,紅色的雙眼中散發紅色的微微光芒。外貌約落在17~19歲的年紀,臉上早已沒有一絲曾經的滄老痕跡。

       將身上的衣服打理好後,便稍微彎腰將頭向前傾,剛好落在結界前;細劍擋住的位置上。

       夏薇丹妮使出力量,然而阻擋的結界卻聞風不動……但這並不是《劍姬》的全力。

      《劍姬》一腳用力向後踩踏,向前的力道得到了加速,瞬間貫穿了強硬的結界之牆,把不明男子的身軀給戳破一道大洞。

      然而被打穿的同時,那副身軀也只在眨眼間便恢復完畢。

      夏薇丹妮轉身,試圖對敵人使出連擊,但男子已經伸出手,千層疊加的不可視結界,以遠勝之前的硬度配合對方攻擊的同時上前壓制,徹底封鎖了《劍姬》的全力攻擊。

       然後不明男子眼睛一瞄,貝爾就在他的眼前揮出一擊,男子的手臂離開了身體,但也幾乎同時的黏回去恢復原狀。

      「 啥?」

      貝爾驚訝對方身體異樣的同時,另一道上千層的不可視牆壁疊加在一起,也朝貝爾開始壓進。

      周圍倖存的騎士們整理好狀態後,有得開始上前想要攻擊男子……

       「 停下來!」

       夏薇丹妮抵抗壓迫過來的不可視牆壁,一臉嚴肅的嚇阻衝上去的部下。

       正當騎士想要遵從命令並露出疑惑時,自己的頭便像是被什麼堅硬問題給撞到,頭顱的一邊徹底凹了進去。

      「 嘖…… 」

       巨大的騷動引來了其他地方的騎士與警備們,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逐漸變成一片人海。國家的軍隊抵達後,他們看著王宮騎士團的副團長時,便明白了那名沒見過的不明男子是敵人的這件事。

       然而不名男子面對上百名的騎士與警備士兵混合的軍隊面前,絲毫沒感到一點害怕。

       他輕彈響指,首都的各個角落便開始陸續產生爆炸……

      然後……

      「?!」

       某處異樣的魔力迸發高漲,可見魔力的貝爾,看著那道魔力化成了光柱甚至突破天際、穿破雲霄……

       然後不知不覺的,光柱的頂端像是被什麼沾染,黑色沼澤從那開始向下侵蝕……

       「 什麼……?」

       貝爾無語了,因為光柱的那個方向他是知道的……

      不明男子同樣與貝爾看著那道光柱,接著擺出一副惋惜的樣子……

       「 原本是打算讓那個待在王宮裡觸發的。結果沒想到你接二連三的阻止我呢,貝利亞爾 · 沃坦。」

       貝爾聽到對方呼喊自己得名字後,便用不悅的眼神看向對方,同時用【幻波】與【止水】的上位技--【幻波止水】,流利的轉身繞開壓迫的不可視牆壁,直直衝向不明男子。

       男子伸出手,構築出的牆壁再次輕鬆的擋住了貝爾的攻擊。

       「 你是誰?」

       貝爾向對方提出了疑問,而對方聽到後,不自禁得感到高興。

       「 角色扮演太久,好久沒報上名號了啊。」

      男子自顧自的說著,接著露出帶有狂氣的傲慢笑容,攤開雙手,不僅向貝爾,同時也是向周圍的人說著。

     「 事到如今也不用在隱瞞了,真正的約瑟芬 · 史坦尼克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我為了取代為目的而殺掉,至於原因嗎……以神之名…… 」

       「 果然是邪教組織嘛…… 」

       被貝爾打斷話的不明男子,仍舊帶著那副充滿自信的狂妄笑容,同時搖搖頭說著……

       「 到現在也終於沒必要繼續忍下去了,我們可不是什麼邪教組織這種不入流的東西呦?」

       不明的黑髮男子擺出具備教養與禮儀的彎腰動作,充滿自信的向眾人介紹自己--

       「 聖皇國裏典機動部隊【混沌淵棺】首席&領導者--《未死之限裏典》修柏特 · 萊爾斯。」

       「 聖皇國…… 」

       從混亂中走出來的酷斯馬特公爵,不悅的瞪著自稱修柏特 · 萊爾斯的男子。

      「 果然是一如往常的狗屎國家,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修柏特毫不猶豫的說出了答案……

      「 以神之名,若神要毀滅世界,我等信徒便是安心的將一切交上即可。」

       「 講白點就是毀滅世界嗎……難怪要消除【天體守界】。你們這群傢伙還真是給我為所欲為啊…… 」

       貝爾不爽的瞪著修柏特,而修
柏特對貝爾的這一番話感起興趣。

       「 貝利亞爾 · 沃坦……還是應該叫你坂藤桂二?原本以為你只是勇者召喚儀式下的可憐贈品,但看來你理解的比我預料的很多呢?--你究竟是怎麼知道的呢?」

       修柏特伸出手,朝貝爾的臉伸了過去……

      瞬間,不知何時避開結界的夏薇丹妮,在與貝爾聯手合作下,以不計其數的斬擊擊中修柏特……

       雖然擊中了,但是接下來卻有將近九成的攻擊都被修柏特四周的結界擋下來了。

      劈開的身軀也在眨眼間恢復原狀,修柏特臉上的表情仍舊是不變的狂妄笑容,象徵了他的餘裕與愜意。

      「 啊呀,我可沒有自信到能孤身一人,與你們和軍隊為對手還能贏呢。」

      「 既然如此,就趕快去死吧!」

      「 啊呀?這樣好嗎?」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悽慘的哀叫聲從天空中降下,將整座公國都市人民的耳朵給滿滿佔據。那是不該存在於世間的聲音,同時也是世界不允許存在的力量。

      貝爾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感受著……

       「 其實我人很好的,如果要打下去我很樂意奉陪,但是這樣的話,那個怪物就會將整座都市摧毀殆盡呦?」

        「 混帳…… 」

       即使隔著很長一段距離,也能從那感受到混沌的不祥之力。夏薇丹妮知道即使一秒也不能讓那種東西活下去,所以她才對此感到憤怒。

       「 真不愧是《劍姬》, 很清楚現在的狀況呀。這樣的話……我就先走囉?」

       「 混帳!」

       貝爾與夏薇丹妮被不可視的牆壁擋著,修柏特愜意的開啟傳送門,轉身準備離去……

       在踏入傳送門前,仍舊在笑的修柏特 · 萊爾斯向眾人揮手告別……

       「 希望你們能滿意我留下的禮物。後會有期……不過也有可能無緣再見了呢,畢竟那頭怪物很棘手的呦?」

       修柏特說完後準備離去……

       「 原來如此,你有《巴力的加護》啊,真是可憐又倒楣的傢伙。 」

       「 ……?」

       聽到巴力二字,修柏特回過頭看向貝爾……

       「 你怎麼知道……?」

       「 我怎麼知道?你果然不知道我的事情啊。可憐的棋子,充當那渾蛋巴力的玩具高興嗎?」

       聽完貝爾的話,原本保持愜意的修柏特現在臉色變得難看,逐漸因怒氣而猙獰……

       「 哼哼,污辱至高神的你,也只能趁現在得意了。我很期待呦?你被那頭怪物殺掉的當下,會露出怎麼樣的表情呢?」

       「 啊啊,可惜你看不到呢,畢竟無緣再見了嘛。」

       「 看起來一點也不怕呢?」

       「 那當然囉,畢竟…… 」

       貝爾豎起大拇指,在自己的脖子上示意的做出劃開動作……

      「 畢竟像你這種淪為垃圾的玩具,遲早都會被《勇者》幹掉呢。」

       「《勇者》?那我很期待呦?哈哈哈哈--!」

       掌握資訊的修柏特,深知那群《勇者》的弱小,所以他才會覺得這是在開玩笑的哈哈笑著,無視了貝爾認真無表情的面貌,在踏進傳送門後便消失了蹤影……


       ……


       作者的話:疫情越來越嚴重......勤洗手、戴口罩。

創作回應

雪芽
疫情好嚴重
2021-05-18 13:11:05
見朕騎姬の時刻
一次出2集 我直接給100
2021-05-18 17:29: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