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57.真正的兇手(2)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5-18 12:56:50 | 巴幣 22 | 人氣 82



       酷斯馬特公爵--

       亞歷山大王子--

       兩人互相瞪視,在那中間夾帶了濃厚的緊張氣氛。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更對此感到害怕。

       若是一個不小心,國家就會發生內戰。

       然而--

       「 對不起。」

       亞歷山大王子彎腰低頭,向酷斯馬特公爵道歉了。

       此舉讓在場所有人愕然,尤其酷斯馬特公爵更是驚訝到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沒過多久,亞歷山大王子抬起了頭,那雙眼中映出酷斯馬特公爵的樣子,同時也寄宿著討厭的情感。

       酷斯馬特公爵心中的驚訝逐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對此感到有趣。

       「 身為爬上王位的王子,居然對自己的敵人;尤其是政敵低頭致歉。簡直污辱了身上的王室血統;蒙羞了王家的面子,難道你對此完全沒有任何一點自尊心嗎?」

       酷斯馬特公爵的公然挑釁,眾人對此流下了冷汗。可只見亞歷山大王子輕輕一笑,絲毫沒有在意。

       「 如果是父親的話,他一定會這麼說--若犯錯卻不願面對與承擔,那這樣的人又有什麼肩膀能夠扛起整座國家?」

       聽聞後,酷斯馬特公爵也笑了。

        「 呵哈哈--!那麼我就誠心誠意得接受你的道歉吧,王子殿下。」

       「 謝謝。」

       周遭的人不知道王子道歉的原因,唯獨酷斯馬特公爵是為了拍賣會那件事。

       若是平常,酷斯馬特公爵肯定會抓著敵人的弱點狠狠的踩下去。

       但他看亞歷山大王子特意使用了王族非常召集,又在這樣的場合向自己道歉。那樣另類的勇氣也稍微讓自己對王子有了一點改觀。

       「 所以,亞歷山大王子你召集是為了何事?總不可能是只為了向我道歉而做出這樣的行徑。」

       「 我為了召集各位,是因為這裡有兇手,殺了我父親的兇手。」

       亞歷山大王子臉上的笑容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表情的面孔。環視眾人的同時,身上散發出無形的壓迫感。

       「 兒子,你在說什麼呢?在場的各位裡面會是有殺了斯坦農格的人嗎?」

       亞歷克的母親,王后黛麗芬妮溫和的說著這般話,同時上前想要撫摸亞歷克的臉頰,試圖緩和孩子緊張的心情。

       啪--

       然而,亞歷克卻拍掉了母親的手。

       「 欸?」

       亞歷克痛苦的流下眼淚,他看著母親疑惑的臉。

       亞歷克是知道的,自己的母親與酷斯馬特公爵有一腿,從"小時候"就知道這件事。

       即使父親不說、旁人不說,小時候的自己也能隱約察覺到母親做了什麼事。

       母親很漂亮,甚至是除了愛人潔拉之外最耀眼的女性,但是母親也很笨。

       母親出生在性相當開放的南方小國,具備了該國特有的熱情與奔放,但是同時也被作為溫室中的一朵花這般培養,雖具備對應王室的教養,但是也同時讓母親原有誘人的外表上,增加了優雅氣質的女性魅力,這使她無意間獲得了【魅惑】的被動能力。

       然後父親斯坦農格作為政治聯姻將母親迎進王室中,然而母親的每個舉止都會吸引周圍的男人的目光。而或許一半是出於報復,另一半是真的迷上了吧,酷斯馬特公爵橫插了一腳。即使這樣的行為會使自己陷於不利,對於搶奪王位也沒有任何幫助,但酷斯馬特公爵仍追求了母親,母親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亞歷克知道父親很愛母親。

       「 很愉悅,對吧?」

       「 嘖…… 」

       那是亞歷克小時候牽著父親得手,與酷斯馬特公爵擦身而過時聽到的,兩人的聲音也就耳邊才能聽到的程度。

       從丈夫那……還是自己的敵人身邊搶走了妻子,按照酷斯馬特公爵的個性,應該會感到愉悅才對……

       酷斯馬特公爵卻露出從未有過的掙扎表情。

       長大後的亞歷克現在才明白,這一切不過是父親的計劃。父親很愛母親,但是他也利用了母親的慾望與力量,陷害了酷斯馬特公爵。

       這是父親的錯嗎?--不對。

       父親愛著母親,所以願意將她迎進海洛德王室中。但同時父親也預料到母親會惹出的禍端,在她獲得【傾城傾國】的稱號時就註定了未來。

       若母親因為知道這件事而進行報復,亞歷克的心中至少還會有點舒坦,但是母親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

       「 為什麼……要殺害父親?」

       「 欸?」

       王后黛麗芬妮的臉色瞬間變青。


       ……


       「 孩子,你、你在說什麼呢……?」

       眾人將目光投向顫抖的王后黛麗芬妮,亞歷山大王子投來的悲傷眼神及那句話,讓眾人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殺害了斯坦農格國王的人,就是王后黛麗芬妮。

       酷斯馬特公爵坐在沙發上,銳利的眼神直視站著的亞歷山大王子,同時質問他--

       「 你有證據嗎?」

       亞歷山大王子閉上眼睛,彷彿在思考些什麼。而王后黛麗芬妮則是顫抖的說道……

       「 我、我……?這怎麼可能呢?!」

       看著黛麗芬妮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差點擄獲眾人的心。但是一想到她可能是兇手,就立刻回神過來……

       其中,宰相里卡維德進行思考與評估。

       王后黛麗芬妮雖然在愛情的觀點上可說是偏差到令人難以容忍的地步,但至少是相當善良的人。

       會幫助窮困的人,對下人也是相當友善,平常待著的後宮也是將其打理的很好,除了愛情觀以外各方面都有符合其王后的水準。

       可如果王子殿下所言屬實,那麼一直以來,包含現在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都是演的嗎……?

       然後閉上眼睛思考的亞歷山大王子睜開了眼睛,回答了酷斯馬特公爵的質問。

       「 有的。」

       彷彿早已準備好的那樣,在王子回答的同時,從門口走進來了以《劍姬》夏薇丹妮為首的騎士們。

       不僅如此,接著又是無數位宮廷魔導師的出現,他們鎮守在房間的角落,似乎是為了防止房間裡的誰逃跑似的。

       然後跟在那些人後面進來的是,貝利亞爾 · 沃坦及哥布。

       「 你是……?」

       在場除了情報部的克爾康格,其他人都與貝爾對話過……就連宰相里卡維德跟酷斯馬特公爵,甚至是王后黛麗芬妮也不例外。

       「 你們好。」

       貝爾僅僅只是進行簡單的招呼,簡單到甚至會被批評無禮的程度,但是現場沒有任何人這樣做。

       貝爾伸出手,讓躲在門外的人進來。而從門外出現的是服侍王后黛麗芬妮的專屬僕人蘿依。

       「 蘿依……?」

       王后黛麗芬妮的話中頭露出驚訝與困惑……

       而在場的人都對蘿依有印象,畢竟能夠服侍身份高貴的王后,還能持續數十年的,也就只有相當高水平的極少數僕人才能辦到。而只要遇到王后黛麗芬妮,她的身後也必定會帶著這個人。

        蘿依拿出手上的紙,戰戰兢兢的遞給亞歷山大王子。

       亞歷山大王子將紙張拿走後,將其攤開給眾人觀看。

       宰相里卡維德上前閱覽後,不由得震驚了。

        松帕科是被國家禁止的藥草,同時也是高價稀少的植物,在黑市中除了毒品製造者定額定期的收購外,也會有像暗殺者或研究員等等因複雜原因而需要購買的人存在。

       因為他們不像毒品製造者一樣具備定期交易的程度,所以基於信任問題,需要一份同意合約才能購買。

       然後亞歷山大手上的合約,除了黑市交易人得名字外,王后黛麗芬妮得簽名也在上面。

       簽名不可能是假的,筆跡毫無疑問是出自黛麗芬妮之手,尤其是蘊含在名字裡面的【印記】。

        為了防止不法分子偽造簽名,商會老闆或貴族會使用一種特殊的筆。

       就像名貴的裝備會刻印【符文】,綱筆也會編寫進不特定的魔力流動;刻印使用者名字的【符文】,產生獨一無二的「識別碼」。尤其是王族所用的筆更是複雜,要復刻到完全一模一樣是不可能的。

       宮廷魔導師、專業的鑑定師,再來是現在仔細查看的宰相里卡維德……

       「 毫無疑問……是真的。」

       蘿依交付由王后黛麗芬妮簽名的合約,收下松帕科後再到廚房內,作為香料加入國王的料理之中。

       正因為是常年服侍王族的高級女僕蘿依,正因為是常年在廚房中幫忙料理的高級女僕蘿依,所以在檢查上疏忽了。

       「 王后黛麗芬妮!」

       一向膽小謹慎的宰相里卡維德,罕見的大發怒火。

        里卡維德能夠站上如今這個位置,全靠斯坦農格國王這個恩人。然後他曾經看著斯坦農格默認了黛麗芬妮的出軌,自己雖然有所不滿,但還是尊重了國王的選擇。

       「 忘恩負義!忘了妳能這樣愜意的活到現在都是靠陛下的恩惠嘛?臭婊子--!」

       里卡維德那因憤怒而扭曲的面容,就連從小到大認識的亞歷山大王子都沒看過。

       里卡維德同時生氣身為宰相的自己,如果當時能夠阻止國王的默認,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然後被這樣斥責的王后黛麗芬妮,一臉混亂的解釋了起來。

       「 那、那個不是用來讓人提神的藥草嗎……?怎、怎麼會是讓斯坦農格死掉的原因呢?」

       「 妳說什麼?」

       里卡維德一臉不敢置信,事到如今王后還能像是什麼都不知道?

       然後一旁默默不語,擺出一臉沉重與嚴肅的約瑟芬上前開口。

       「 提神?是的,松帕科作為【狂化藥】的原料,或許能做到類似提神的效果。但是哪怕只多一丁點,都會輕易的使一名成人致命,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危險性,才會被諸國列入禁止名單內。」

       作為宮廷魔導士首席的約瑟芬 · 史坦尼克,有著研究鍊金術的興趣。所以他才能即時發現國王的死因,現在的發言也更具有說服力。

       然後王后黛麗芬妮被里卡維德的怒火嚇到了,也有可能是包含了前面兒子亞歷山大投來的眼神及提問,所以真的嚇到了……

       黛麗芬妮忍不住的流下眼淚,開始哭了起來。美人用出那樣的表情,甚至讓一些男人的心中開始軟化……

       「 還想用這種表情,還想矇混過關嗎?!」

       里卡維德搖醒自己,再次憤怒的看向早已哭泣不已的黛麗芬妮。

       「 不是的……不是啊!我跟斯坦農格都很傷心啊!兒子逝去的不幸,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呢!我只是……我只是想要讓斯坦農格打起精神啊--!是有人跟我說這樣就可以讓斯坦農格打起精神的呀!」

       「 有人……?是誰?」

       那時王子接連的逝去,即使是不懂人心的里卡維德也能看穿國王那藏不住的悲傷。

       「 我、我、我……?我不知道…… 」

       王后黛麗芬妮雙手抱著頭仔細回想,然而不管怎麼想,卻完全沒有一絲頭緒……

       「 別開玩笑了!妳以為我會相信這種事情?對了……該不會是……酷斯馬特?」


       里卡維德用憤怒的眼神瞪向酷斯馬特。

       如果借王后黛麗芬妮之手,將國王、王子都抹消掉,從中最能獲益的人,就屬最後最有資格成為國王的酷斯馬特公爵。

        酷斯馬特公爵嘆著意味深長的一口氣。接著用那彷彿要將人穿殺的眼神瞪回里卡維德。

       「 白痴,你以為我會這麼做嗎?」

       的確,曾經作為第三者的酷斯馬特公爵,很有可能是唆使王后黛麗芬妮的幕後黑手。不過沒有證據能夠證明是酷斯馬特公爵所為。但正因如此,就更像是擅長謀劃的酷斯馬特會做的事情。

       「 不然回答啊……不是都睡過好幾晚了?是誰唆使的啊?」

        「 哼!里卡維德,你仍舊是配不上那優秀能力的小人物個性。沒有斯坦農格的引導,就自亂陣腳了嗎?」

       「 你在給我迴避問題嗎?酷斯馬特。」

       里卡維德既是國家大臣的最高位--宰相。同時也是作為國王的左右手,在斯坦農格去世的當下就成為了國王勢力的主導者。

        亞歷山大王子能夠與酷斯馬特公爵抗衡競爭,也是因為有宰相里卡維德的支持。

       換句話說,若宰相與公爵之間的紛爭不小心擴大,也將會變成戰爭等級的程度。

       「 宰相大人,冷靜點吧。」

       這時--貝爾輕拍了宰相的肩膀。


       ……


       「 …… 」

       雖然貝爾是騎士爵,但那份過於輕浮的行為,讓眾人都頓時傻在原地。

       一旁的騎士們想要上前阻攔,可《劍姬》卻用眼神阻擋了他們。

       「 副團長大人……?」

       騎士們困惑的看著劍姬,再看著宰相的狀況。

       宰相在授勳儀式上看過貝爾,他先是無語,再來是想說「無禮!」這句話。不過當他看向貝爾的金色雙眼後恍然大悟了。

       「 你是…… 」

       那一夜的黑衣人,正是貝爾。

       「 王后黛麗芬妮大人雖然犯下滔天大罪,不過她只是傀儡呦。」

       「 你說什麼……?」

       「 喂!」

       情報部的老大--克爾康格,嚇阻了貝爾的發言。

       「 我知道你是誰,不過就是剛被封為士爵的傢伙,不要有點實力就在這大放厥詞!」

       「 閉上你的嘴,克爾康格。」

        原本克爾康格還想說點什麼,但是酷斯馬特公爵卻傳來了強烈的威壓。

       「 什麼…… 」

       酷斯馬特公爵看向貝爾,語調愉悅的提起疑問。

       「 幕後黑手找到了嗎?」

       貝爾微微一笑……

       「 是的。」

       「?!」

       宰相里卡維德馬上就明白了兩人的意思。

       「 這麼快?!我跟斯坦農格可是花了無數歲月才摸到一些痕跡啊…… 」

       「 嘛,畢竟方法很特殊,不管是對方還是我這邊…… 」

       「 說來聽聽吧,貝利亞爾。」

       酷斯馬特公爵知曉潛伏在王宮內的幕後黑手。事實上他也有在找尋著,但最終跟斯坦農格一樣都徒勞無功。

      「 嗯,首先呢……犯人有三名--王后黛麗芬妮、情報局克爾康格、酷斯馬特公爵。不過以上三人都是被利用了而已,真正在背後操控這一切的只有一人。 」

       「 齁喔?」

       酷斯馬特公爵挺起感興趣的眼神,看著貝爾舉起食指指向某人。

       「 而那個幕後黑手,就是你--約瑟芬 · 史坦尼克。你就是幕後黑手。」


       ……


       作者的話:157、158同時更新,請不要遺忘158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