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三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5-17 12:00:05 | 巴幣 100 | 人氣 32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三話(二)
離經叛道

雪露輕輕的打開通往走廊的房門,但意外地發現這裡什麼人都沒有。

德理斯拉姆作為城中最大型的商會,每日接待的客人和進行的商談活動數量可謂全城之冠。即使這刻市內正亂作一團,公會也被逼暫時休業,可是最起碼也應該有幾個人留在總部這裡,看守著商會的財物和文件吧?

然而雪露三人逐個房間查看,卻發現整座建築物之內竟然真的一個人都沒有,現在的德理斯拉姆商會總部簡直就猶如鬼域一樣!

「沒道理!難道他們不怕有人趁機進來偷竊嗎?」坎迪絲道。

「又或者是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這種程度的損失。」
埃里克一邊說,一邊撿起書桌上的紙張。一如他所料,這些文件只不過是普通的貨物清單,稍微比較重要的文件大概早就被轉移到別處。

一種異樣的不協調感瀰漫在房間之中,三人絞盡腦汁也想不通為什麼德理斯拉姆商會要這麼大費周章。

「你們過來一下。」挨着窗邊的雪露突然向埃里克和坎迪絲招手。

二人來到窗邊,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外面趾高氣揚的說:「海恩茲先生,這次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羅杰會長十分滿意。」

「能幫助羅杰會長成功獲得【爆炎箭】是我的榮幸。」

「哈哈哈,說得好,說得好……」

海恩茲先生?

雪露呆了一呆。

她探頭往外一看,看到自己的父親正站在一輛馬車前面,畢恭畢敬地跟着穿著紫色外套的庫拉博 · 科比對話。

「呃……科比先生,那麼……有關申請特許經營的事……」

即使隔著窗戶,雪露還是一眼便看穿父親用力捏着手中帽子的小動作,足以理解他向庫拉博提出的問題是何等重視。

「舉手之勞而已,你放心好了,哈哈哈。」

庫拉博爽朗地回應着,然後靠近雪露父親耳邊聲說了一句話。雪露的父親聽罷如遭雷擊,但他還是擠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恭恭敬敬的道:「這個當然!科比先生不用擔心,禮金方面一定會準時送達科比先生府上。」

雖然雪露沒聽到庫拉博的說話內容,但光憑父親的回覆和反應,也已經足夠讓她了解到父親和庫拉博之間正在進行着某種齷齪的檯低交易。

庫拉博笑着輕拍雪露父親的肩膊,然後打開馬車的車門。

咦————!!

在房間裡的三人從馬車的門縫處看到一雙屬於男性的腿!

「這傢伙跟他老爸一樣頑固,還是趁他醒來之前盡快送到大宅那邊比較妥當。」

庫拉博這番話無疑證實了車廂中的正是卡特!

坎迪絲見狀正想破窗而出,但埃里克察覺到她的舉動,並馬上阻止了她。

「別衝動,我們已經知道馬車要去那裡,先不要打草驚蛇,偷偷跟上去再說。」

「不,埃里克,你和坎迪絲先到羅杰先生的大宅那邊吧。我這裡有些事情要辦。」雪露一臉複雜的神情,腳步沉重地往商會的大門走過去。

她明白到,父親是在知道【爆炎箭】的情況下協助羅杰會長綁架卡特的。

究竟是什麼特許經營權值得父親去做這種違法的事?

過往即使性格比較霸道,但父親從來沒做過一件侮辱海恩茲家族名聲的事。

為什麼父親現在要做這種有辱家門的勾當!

雪露一手推開商會總部側門,滿臉怒氣的徑自走到父親面前。

「好久不見呢,父親大人。」

她的聲音冷若冰霜,儘管過往二人父女關係並不密切,但氣氛卻從未試過如此惡劣。
「是……是雪露嗎?你…你怎會從商會裡面走出來?」雪露父親顯然有點心虛,但還是若無其事地擺着父親架子道:「現在外面很亂,沒事的話快回家去!」

「敢問父親大人知不知道,剛才競技場發生了爆炸事件?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在那邊差點丟掉性命?」

這番話讓雪露父親愣住,他一臉煞白的道:「我不……,你……為什麼會在競技場……?」

「父親大人,爆炸的事情你究竟知道多少?羅杰會長是不是炸毀競技場的幕後黑手?你究竟有沒有參與這次的爆炸事件?」

雪露一直將父親逼到牆邊,一雙怒目將父親逼到無處可逃。

她必須知道真相,可是她沒想到這個真相是否她所能夠承受得住。

也許是因為被女兒看到不光彩一面的關係,雪露父親竟然慌亂中自辯道:「我只是按羅杰會長要求派人擄走那對兄妹,但爆炸…那……那是領主府……」

雪露一愣,「你是說競技場的爆炸跟領主府有關嗎?」

這句提問就似是啟動了雪露父親體內某個應變機制。他突然臉色鐵青,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對着雪露咆哮起來:「你這是對父親說話應有的態度嗎!我生你下來是讓你用這種態度來跟我說話的嗎!我現在是接受盤問的罪犯嗎?」

雪露對父親這種怒不可遏的樣子再熟悉不過了。每當父親理虧得無話可說的時候,他就會老羞成怒搬出這套台詞,將話題拉扯到態度和輩份之上。

「你少跟我來這套了,父親大人。現在毀壞海恩茲家族聲譽的人可不是我。你知不知道現在多少人因為領主的法案上街示威抗議,你知不知道領主府和衛兵隊借着這種惡法,把多少無辜的人抓去坐牢,造成一生難以復原的傷害!」

「我不知!我不管!我沒看到!」雪露父親冷冷的道:「這些事情關我屁事!那些賤民上街抗議就該想到會被打被抓!惡法不合理又怎樣了?只要法例通過了,違反法例的人就要逮捕,天公地道!」

雪露聞言冷哼一聲。

好一句天公地道。

她沒想到父親會竟然如此是非不分、麻木不仁。眼前這個人雖然有着一副熟悉的皮囊,可是這刻卻給予她一種異常陌生的感覺。

「對啊,什麼都不關你的事,就算出賣靈魂給惡魔也要確保你得到什麼特許經營權,讓你繼續財源滾滾嘛。」

「我要賺錢重振海恩茲家族有什麼不對!」

雪露心中一陣揪痛,眼中泛起淚水。

「對啊,就像是奪走親生女兒一生的幸福,強行將她嫁給其他貴族也是天經地義的嘛。」她乏力地搖着頭苦笑,轉身離開這個從出生至今一直替她付生活費,可是卻在今天讓她完全死心的男人。

「再見了,亨利·海恩茲先生。」

「你給我回來!雪露·海恩茲!我養你到這麼大,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不孝女!」

儘管咆哮聲在街上繼續迴響着,但破裂了的親情卻再也追不回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