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6 揭密者與其友人

空想能手 | 2021-05-16 20:57:28 | 巴幣 4 | 人氣 34


  或許是因為我早睡的關係,所以起來的時間也比往常要早,想到還有時間後,就請察覺到我請床時的動靜,而立刻起床的艾德琳幫我簡單梳洗一番後,陪同我在內城區裡散步。

  都還沒走出宅邸,我就看到了兩個男孩坐在中庭的涼亭內,在茶桌上談論著什麼,看起來聊的很投緣的樣子,不過仔細一看才發現我有點搞錯了,兩人實際上只有一人熱絡,另一人則是少少的回覆幾句罷了。

  說話熱絡的那一個因為是我們剛到宅邸時站在古拜勒男爵家人的位置來迎接我們的其中一個,所以應該是古拜勒男爵的孩子或是親戚的孩子,歲數上似乎和亞德里安哥哥相仿,大概是九、十歲左右,手上和腿上似乎都有著些許肌肉和曬痕,可能平常有習武或是經常運動的習慣。

  而另外一個沒說多少話的孩子,則是身材瘦小,臉色蒼白,看起來有體重過輕問題的男孩,之前看到他時,他似乎是在薩蒂男爵家的家人中,歲數似乎只比我大上一兩歲,所以可能是薩蒂男爵最小的幾個兒子或是薩蒂男爵的孫子之類的人物。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不過我既不打算加入,也不打算偷聽,畢竟莉薇亞姊姊也說了薩蒂男爵家跟我們家立場不同,那麼最好是不要有甚麼瓜葛—

  「喔,那邊那位小姐,你是斯托諾瓦子爵大人的四女兒—艾格妮絲•斯托諾瓦嗎?可以的話,跟我們一起來愉快地喝一杯早茶吧。」古拜勒男爵家的那個孩子滿面笑容的向我打起招呼…呃,不過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啊,我還以為自己能認出誰是哪家的親戚就夠厲害了,結果果然還是不夠嗎?貴族還真是怪物。

  就算還是孩子,畢竟也是貴族的邀約,所以我很快的就進到了涼亭裡,向他們拉起裙角、微微鞠躬,並說到:「感謝你的邀約,我是斯托諾瓦家的四女艾格妮絲•斯托諾瓦。」

  做出了貴族淑女所該做的基本禮儀後,坐到了古拜勒男爵家的那個孩子拉開的椅子上。

  至於在明知對方知道自己的姓名後,刻意報上自己的姓名則是為了讓他們也依照禮節報上他們自己的姓名,這樣應該算是用委婉的方式詢問他們的姓名了吧。

  「哈哈,艾格妮絲小姐太客氣了,有女性願意接受邀約該高興的是我們才對,是吧,札伊登。」古拜勒男爵家的那個孩子滿面笑容看向薩蒂男爵家的那個孩子說到。

  「……。」被叫做『札伊登』的那個薩蒂男爵家的孩子只是瞥了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當作回應,然後視線就放到了我的身上來,他的眼裡還流露出一絲好奇。

  「真是不好意思呢,這傢伙一直都有點奇怪,不是不說話,就是會突然說些奇怪的話,請你見諒。」古拜勒男爵家的那個孩子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接著說到:「那麼請讓我也來自我介紹吧—古拜勒男爵的第二個胞弟,是我的父親『金斯頓,古拜勒爵士』,我是家中排行第三的孩子,我的名字是『馬爾科姆•古拜勒』,請多指教。」

  說完後,『馬爾科姆』便重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向我伸出了手,我於是也站起身來回握。

  之後我們兩人都回到座位上,並且都把視線投向了似乎叫作『札伊登』的男孩身上。

  注意到我們兩人的視線,他才別開臉,有些不甘願的說到:「薩蒂男爵的第六子,『札伊登•薩蒂』。」

  因為他似乎沒有伸手的意思,所以只好由我先伸出手了,不過他在看到我的動作後,非但沒有伸手的意思,還說了一句:「妳好奇怪。」

  呃…只是要握手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剛才不也跟馬爾科姆握過手了嘛。

  如果說此時是百般的不解,那他的下一句話就可以說是在我心裡翻起了驚濤駭浪,他冷不防地說到:「妳為什麼還活著啊?」

  他的話語並沒有參雜絲毫挑釁的語氣,就真的只是一句好奇的疑問,這也幾乎可以確定,他用某種方法和能力知道了我身體的異常性。

  「喂,札伊登,就算是你,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艾格妮絲小姐怎麼看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怎麼可以這樣說。」馬爾科姆收起笑容,搖了搖頭,有些嚴厲地說到。

  結果札伊登卻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回話到:「啊,我又說出來了?」

  「對,你又說出來了,不然我難道是會讀心術不成?」馬爾科姆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後接著說到:「好了,快跟艾格妮絲小姐道歉,這樣真的太沒有禮貌了。」

  本以為會得到像是之前一樣的冷淡回應,哪知道札伊登居然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額上冒汗、眼神飄移,看起來相當驚慌害怕的低下頭,額頭甚至還直接撞在了桌面上,他也就這樣頭貼在桌面上,並用慌張的語氣說到:「真真真真真的是非非非非常抱歉!請你原諒我!」

  然後下一秒,他的椅子被他的腳勾到而翻倒,然後他就這樣在一個踉蹌後接著飛快地跑開了,也就是逃跑了…欸,不是啊,是我秘密差點被揭穿,該害怕的人是我才對吧?你在慌個什麼勁啊?簡直就是把我當成怪物一樣嘛…而且我也還沒說原諒他他就跑了…這都什麼事啊。

  「他對妳出言不遜,我代替他再向妳道歉,艾格妮絲小姐。」馬爾科姆接著說到:「他這個人的毛病就是在觀察一見新事物的時候會渾然忘我,完全無視周遭的一切,所以會讓他有時候看起來很冷硬,實際上他卻是一個相當膽小的人,連跟人說話都成問題,所以我才會想藉此機會擴展他的交友關係的…看來還是太勉強了呢。」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既然你也已經代替他來向我道歉了,那我就原諒他吧。」雖然我很想問馬爾科姆有關札伊登的能力的事情,但是又怕這樣子會讓馬爾科姆意識到我的異常性,所以也只能把這個疑問按在心裡了。

  「真是太感謝妳了,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妳在路上可以多加照顧他,不然我真的是很擔心他未來能不能交到朋友呢,再加上他那個控制不住的嘴巴,說不定他還會直接被人打死…唉,好擔心啊。」馬爾科姆搖頭嘆息到。

  「這樣啊…如果我有注意到的話就會給予幫助的。」

  「真的很感謝妳,這樣我也能安心了。」馬爾科姆滿面笑容地說到。

  「不過你為什麼要託付給我呢?難道你沒有打算去參加宴會嗎?」我問出了心裡的一大疑問。

  「這個嘛…畢竟我們家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屬臣,所以婚配大多是由庫雷格斯侯爵家所決定的,我現在已經有了侯爵大人所指定的未婚妻了,所以就不太適合去參加這種宴會了。」馬爾科姆臉上的笑容稍微變淡了些…看來太早就喪失了體驗各種活動的機會,讓他有了一些遺憾吧,又或是將來的妻子並不合他的喜好之類的。

  或許是注意到了我有些探究的目光,馬爾科姆連忙笑著擺手表示:「啊,不過請你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厭惡侯爵大人的決定,事實上我也很喜歡侯爵大人為我挑選的未婚妻,只是自己沒辦法參加這次舉辦在自己家族領地附近的大活動讓我有點遺憾而已。」

  「這的確是有點遺憾,不過反過來說,你也能更早的參加成年貴族才被允許參加的各種活動了,或許也不算壞事…也只能先這麼想了,抱歉,我的安慰方法好像有點差勁。」自己感覺說出來的話好像沒辦法安慰到對方後,我接著道歉。

  「哈哈,能得到艾格妮絲小姐的安慰是我的榮幸,不過沒關係的,我其實早就釋然了,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多少人是真正自由的,大家都只能在遵從自己的義務下追尋著有限的自由,而我也只是其中一人罷了。」馬爾科姆微笑著喝了一口茶。

  貴族就連孩子的思考都能這麼成熟啊…我做為一個成年人卻還經常在使用撒嬌,而不是用道理說服對方…這真的只能自愧不如啦…。

  在我思考之際,幾張同個女孩的照片被擺到了桌上,是馬爾科姆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來的,而且他的臉上還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這讓我瞬間就理解到接下來自己將面臨什麼—。

  還來不及委婉拒絕,馬爾科姆便指著一張自己牽著那個女孩的照片,開心的說到:「這張照片是我們在五年前訂婚時的照片,那時候我們兩個人都還很羞澀,才剛理解了牽手是親密的人才會做的事情的我們一直不願意牽起第一次見面的對方的手。」

  「最後還是彼此的貼身女僕把我們的手指一根根掰開,才讓我們勉強握在一起的,那時候梅莉雅她還委屈地哭了呢,雖然那時候我也不太服氣,不過在看到梅莉雅哭了之後我馬上丟開了不滿去安慰她,也就是她收起眼淚後露出的燦爛笑容讓我開始覺得自己的妻子也沒什麼不好,覺得她非常的可愛。」馬爾科姆有些羞澀的搔了搔臉頰。

  「她似乎也是在被我安慰之後,覺得我蠻溫柔的,才勉強接受了我作為她的丈夫的樣子呢,哈哈,雖然我們都是同個時間點接受了對方,不過從她的評語來看,我好像還要再更努力才行啊。」最後馬爾科姆傻笑著說出了結語。

  嗯,雖然是政治婚姻,不過意外的有酸酸甜甜的青春感呢,希望他們的感情能夠順利呢。

  「就是要這樣,有上進心才會更讓人喜歡呢。」我鼓勵到。

  「哈哈,我知道了,我會更努力的,對了—。」馬爾科姆露出誠懇的的表情接著說到:「其實我打算在宴會的期間邀請梅莉雅跟我一起去度假幾天的,只不過有幾個地點讓我一直猶豫不決,希望艾格妮絲小姐做為女性也能給我一些建議—。」

  就這樣,我們先是討論出去掉哪些選項,並甄選出幾個馬爾科姆的未婚妻『梅莉雅』可能會喜歡的地點後,馬爾科姆又開始講述起自己的未婚妻和自己一起經歷過的事情,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已經是吃早餐,然後準備出發的時間了。



  「已經這個時間啦,真的很感謝艾格妮絲小姐願意花費這麼多的時間聽我說話,本來的話我應該帶作為客人的妳逛一逛內城區的才是…。」馬爾科姆充滿歉意的說到。

  「沒關係啦,你們之間的故事真的很可愛,也很幸福,讓我聽得很起勁,希望你們之後也會順利,然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微笑著說到。

  「借妳吉言,真的非常感謝,也希望妳能找到適合妳的伴侶。」馬爾科姆微笑著伸出手。

  我也回握並說到:「謝謝你,我會的。」



  大約兩小時後,吃完早餐的我坐上了馬車,在領主古拜勒男爵一家的一路送別下,正式離開了庫寧斯塔城。

  與古拜勒男爵一家道別後,馬車駛向了下一座城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