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一擊會心‧加杜克!》#18 縱虎歸山之卷

化風 | 2021-05-16 19:00:06 | 巴幣 20 | 人氣 99

完結《一擊會心‧加杜克!》
資料夾簡介
傳統感覺的機械人游擊戰故事,登場! 某日,被召喚到異世界的少年‧林德,被迫駕駛名為「PM」的機械人、奔馳於戰場!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短短幾天,疫情就讓世界變了調。
  各位請好好注意自身的安全,絕對不要被疫情打倒了。
  我們一起加油。
  請各位收看今天的文章吧。這次是戰事後的回合。

  目錄

  上一回


  面對日益激化的戰局,身為戰事中心的「新生帝國軍」總帥,那名散發著沉穩氣息的中年男子,在自己的王座上思考著。
  敵方軍力崛起的速度、遠比之前預估的還要快得多;由於某個叛徒的通知,原本才剛處理完宮內亂事的上皇,得以迅速採取對策、以驚人的速度召集起諸王,讓討伐軍瞬間成立。
  而上皇急忙應付「新生帝國軍」的結果,便是諸王為了搶攻戰果、可以無視領地間的平衡,大量生產新型PM。
  這些意外疊加的事件,使得「新生帝國軍」很快就孤立無援;就連原先允諾幫助的諸王,此刻也叛離至討伐軍一側,讓「新生帝國軍」毫無其他援助。
  所謂的「大義名份」,剎那間成為了打倒奎恩帝的絕佳理由。
  如今,「新生帝國軍」腹背受敵、四面楚歌。
  可就算情勢如此惡劣,事態卻早就無法挽回;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打倒上皇、以及附庸著的諸王聯軍了。

  宛如結局早已注定般,局面不斷惡化。
  「……可惡。」
  當奎恩帝閉上眼時,浮現眼前的,則是那個跑去通報上皇的小夥子、和其他幾位叛離的「靈魂戰士」。
  他們加入的游擊隊,正是一切的起因;要是沒有這群人,本該可以在上皇焦頭爛額之際、以武力「說服」大量的諸王,並在之後征服全大陸。
  但現在,別說征服了,由於那群游擊隊、四處散布的新型PM設計圖,自己的政權、正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

  就於他因這些煩惱、開始感到頭暈腦脹之際,某名士兵從門外傳來要求:
  「報!門外、段扶長官求見。」
  「段扶……」
  那是少數、沒有離開自己身邊的「靈魂戰士」其中一人之名字。
  不僅初期的戰績十分出色,就連苦戰的現在、也盡力輔佐新來的「靈魂戰士」們,不斷拖延上皇軍的主力進擊。
  雖然之前沒有解決其他叛離的「靈魂戰士」、間接造成上皇軍崛起,可現在要是連他也失去、可就難以應付越來越難對付的敵軍了。

  「……讓他進來。」
  於是乎,在奎恩帝的口頭允許下,那名身高矮小的男子、走入了裝飾華麗的接待大廳,並跪於氣派的紅毯上。
  「陛下,感謝您的允見。非常抱歉,至回到戰場後、如此久才又來會面。」
  「是啊……你這番前來,想必對朕有所要求,是吧?」
  被奎恩帝看穿心思的段扶,嘴角稍微上揚:
  「不愧是陛下,如此英明。
的確,段扶我此次前來,正是希望能增派人手、前往後方,打倒那些想趁機攻擊我等後方的鼠輩。也就是原先的『游擊隊』。
就陛下所知,段扶我個人、也和那些鼠輩有私人恩怨;不知道陛下是否能恩准、讓我親自領軍前去打倒他們?」
  這番要求,讓奎恩帝皺起眉間。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
你自身的失敗,就是因為應付他們而失敗……現在,你居然想自告奮勇、再次應對他們?朕為何要冒這些風險?
再說了,你在前線表現如此得體,我實在沒必要分散戰力……對吧?」
  近似刁鑽的話語,讓段扶是頭低得難以抬起。
  「是這樣沒錯……陛下所言,皆屬事實。
但是,陛下!拜託了!要是那些鼠輩輕易穿過西方的戰線、對我軍絕對是損失!
現在我軍眼下、能阻止那群鼠輩的,恐怕也只有我和太玖了!但太玖又不可能脫離前線!
陛下,該做出決斷了!一定要阻止他們啊!」

  話畢,段扶將額頭緊貼於地面的紅毯,久久不願起身。
  「……」
  幾乎是以命相諫的「請求」,讓奎恩帝神情沉重。
  在經過短暫的沉默後,奎恩帝總算鬆了口:
  「──好吧。
你就帶著朕為你準備的新機體、去給那隻部隊一個教訓吧。只是,一旦推緩了對方的部隊前進,你就得回到東部戰場來。
太玖固然強力,卻是一人難以力挽狂瀾。你得好好記住……現在,去吧……」

  接到奎恩帝的許可後,段扶立刻起身。
  「是!非常感謝!」


  ※ ※ ※


  打倒了達茲後,「先行號」持續深入「新生帝國軍」的領地,打算依預定和上皇軍本隊會合。
  依照原先的計畫,本隊會和「先行號」、在敵方重要的礦坑其山腳下合流,並在之後一口氣攻下奎恩帝的城寨。
  可這樣的計畫、卻產生了另外的變數;主力隊被敵方的「靈魂戰士」持續騷擾、且難以推進,變成「先行號」反而要推遲行進速度,以等待本隊推進。
  為了在等待時、不被敵軍發現,「先行號」避開了開闊的平原,選擇在樹木高聳的林間、緩慢移動。

  「……」
  由於打倒達茲時、聽見了本不應該聽見的聲音,亞當勒現在坐在自己的座機「孤戰士」旁、於機庫內沉思著。
  而這樣不發一語的狀態,引來了林德的關心。
  「怎麼了,亞當勒?有煩惱就說吧。」
  「沒事……與其說是煩惱、不如說『困惑』,會比較恰當吧……」
  「蛤……?」
  無法理解其話中話的林德,還是坐在馬尾男子身邊、試圖聽他說完原委。
  「林德,聽著……我知道、我這樣說很奇怪,但是……
我似乎可以聽見、某些已逝者的聲音。這是身為『靈魂戰士』的關係嗎……?」

  此話一出,林德那雷鬼髮型下的臉色、瞬間變得嚴肅。
  「果然……!你也聽見了?」
  「什──你這話是──你也聽見過?」
  兩人間相互的訝異眼色,也吸引到隊上其他「靈魂戰士」加入話題。
  「那個……你們也有聽見過?」「搞什麼,老娘不是特例啊?」

  於是乎,「靈魂戰士」們齊聚一堂、開始討論這奇特的話題。
  「那是種很奇特的感覺……」林德回想起來時,渾身起雞皮疙瘩。「像是突然、變成了誰的郵差似的。只不過服務的對象、是眼前被自己做掉的人……真是不舒服。」
  「你那什麼鬼比喻啊。」
  伊姆沒好氣地吐槽,「老娘才不管那些。只是,瞬間有死人的聲音、灌到自己腦中,那種感覺實在很噁心……真是,干老娘屁事啊。」
  對於兩人敘述的狀況,米克斯則是試整理出脈絡: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是『靈體』狀態的關係?嘛,就理論上來說,我們算是半個『死人』……之類的?」
  此言一出,戴著鴨舌帽的金髮女、立刻發出咆嘯:
  「你在工三小啊!!!老娘還活得好好的!你這麼想當死人,老娘馬上讓你當!」
  「嗚啊啊啊──!」

  正當伊姆已經掄起拳頭、要對瘦弱青年飽以老拳之際,亞當勒擋在了兩者之間。
  「好了,伊姆。他沒有惡意。」
  「……哼。」
  經過勸阻,伊姆才放棄攻擊米克斯的意思。

  可面對亞當勒的疑問,林德也開始沉思:
  「這對我們,算是件好事嗎……?」

  「我不知道。」
  亞當勒嘆了口氣,「唉……或許,這是神刻意給我們的能力吧。要我們反思、奪去別人的性命這回事。」
  「反思……嗎。」

  過度沉重的話題、尚未得出結論的當下,被波特斯從艦橋傳來聲音所打斷。
  「各位,趁機好好放鬆、來飯廳吃飯吧。」

  這讓林德不禁笑出聲來。
  「……嘻。肚子餓了,也想不出什麼鬼吧。走吧,去吃飯。」
  其他人也隨即跟上。
  「說得也是。先吃飽比較重要。」
  「老娘也不擅長思考這種哲學問題。吃飯吃飯!」
  「啊、等等我!」

  於此同時,歌德賽卻沒打算前往飯廳,而是持續研究著有關PM的事項。
  「應該還可以再改良的……
照那些『四王』的機體來看,接下來就算有什麼牛鬼蛇神出現、我都不意外了……
我得盡力把PM照顧到好,以免他們無法發揮全力……!」


  ※ ※ ※


  「……就是這樣了。」
  聽聞了段扶與奎恩帝之間的交談後,在戰艦「狼級」的機庫內、稍作休憩的中年男子,情緒放鬆不少。
  「這樣啊。
果然,讓我自己回去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段扶長官您願意幫我回去復仇,我已經很感激了。
那麼就麻煩了。一定要讓那些同伴的死、讓他們償還……!」
  那名叫太玖的男子,臉上溢出驚人的殺意、讓段扶不禁冷汗直冒。
  「咳、咳……好啦,我會盡力,好嗎?別對我這麼惡狠狠的。
再說了,我個人也對那群鼠輩有新仇舊恨啊,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關於段扶的發言,太玖倒是起了興趣。
  「新仇我大概知道……是那名新人、『米克斯』的背叛,對吧?
那舊恨……可以冒昧請教、是怎樣的事情嗎?」

  對這樣的問題,段扶少見地客氣回應:
  「好啊。如果你不嫌棄、我浪費時間講古的話。」
  「怎麼會。能聆聽您的過去,算是我的榮幸。」「哼,你就是嘴巴甜。真不敢相信,你以前是那種背景。」
  「別提了……段扶長官。」太玖別過頭去,「現在是在說您的事,對吧?」
  「也是。那我就稍微提提好了……」

  在悠閒的午後,段扶回想起自己初來乍到之際、與某兩位曾經的「同伴」之相處事蹟。


  ※ ※ ※


  身為最初的被召喚者,巴、段扶、以及亞當勒三人,一覺醒來、就身處在奎恩王的城寨中。
  「你們是……?!」「喂、喂!放開我!」「……這是怎麼回事?!」
  三人完全搞不清狀況,就在空房間的床上、被一群士兵抓起身,帶到了奎恩王的接待大廳裡。

  在這名身穿華麗披風與服飾的老人面前,三名來自異界、呈「靈體」狀態的男子,一頭霧水。
  「……欸,現在是怎樣?這老頭是誰?」
  聽聞身旁矮小男子的抱怨,另位單馬尾的男子、也十足困惑。
  「我不知道……回過神來、就被抓到這裡來了。」
  「對呢。」
  還有一名同樣被押到大廳來的中年男子、神情相當無奈。「我也是同樣的情況……總之,先聽聽那人怎麼說吧。」

  見到三人情緒稍微安定下來,坐於前方大椅上的中年男子、才緩緩開口:
  「──諸位,如此粗暴對待各位、實屬非常之舉,望各位見諒。但眼前我國的狀態,實在是不得不如此為之。
諸位,我國正遭受前所未見的危機,必須要借助各位的力量;那群反動分子,正嘗試擾亂我國的安寧,我國卻難以應付。
尚且,一場無可避免的大戰、即將來襲……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子民受苦受難,卻毫無作為。
拜託諸位,將諸位的力量、借給我們的國吧……!」

  溫和又飽富情緒的言詞,卻沒讓段扶有好印象。
  「說得真是好聽。實際呢?
還不就是想讓我們做你的兵器,不是嗎?喔對了,我連威脅的方案、都幫你想好囉──不幫你,就不讓我們回原本的世界,對吧。」
  過激的回應,反而讓椅上的男子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傢伙!
既然你這麼說,我也就開門見山地表達意思、不用拐彎抹角了。」
  只見男子才說完,便有眾多士兵持長柄槍、以槍尖抵上三人的頭部。
  「當然,你們會合作的,對吧?
──把他們帶走!明天開始訓練!」


  ※ ※ ※


  不久後,三人被扔進一間破爛、以鐵做成門的陰暗小房間。
  房門很快就被重重鎖上,無法從內側打破。
  而這間石造的小房間,火把是唯一的光源;剩下的也只有一些乾草堆、可以充當臨時床鋪,然後就沒其他東西了。
  面對如此寒酸的待遇,矮小男子不禁抱怨。
  「這和囚犯有什麼兩樣?根本提不起勁啊……」

  「就算如此,我們也只能暫時撐下去。」
  綁起單馬尾的男子、此刻伸出手表示善意。
  「我是亞當勒,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對於其和藹的態度,矮小男子則是別過頭去。
  「……我叫段扶。」
  另名同時被綁入房的中年男,卻緊緊地握住了馬尾男的手。
  「請多指教。我是巴。大家一起先想辦法活下去吧?」

  這時,還不是很熟識的三人,仍不清楚、截然不同的命運正等待著他們。


  【待續】


  ※ ※ ※


  【下回預告】

  大家好,我是戰艦「先行號」的操舵手,名叫寶莉。
  太好了,王子!我們突破了另一位「四王」了……!
  這下子,距離打倒奎恩王、又更近一步了……!
  嗯?您說、人家已經不是「王」、而是「帝」了?而且,由於我們不承認,所以可以直呼本名?
  可是……寶莉我一時之間改不過來……可以請王子您、給寶莉我多一點時間改善嗎……?

  下回,「追憶!戰友之卷」……!
  啊,是要說亞當勒先生如何加入的事情嗎?那可真是令人懷念……!

  下一回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路過
2021-05-17 11:39:23
化風
感謝你的路過!
2021-05-17 18:33: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