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五章 離別之後

草士 | 2021-05-16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6


第二百二十五章 離別之後

瀛海島二人彼此看了一眼,各自從對方臉上看見無奈之色,齊聲歎氣,誰都沒有發話。他倆儘管性命無憂,以黑槌子換得自由之身,離開地牢,但從今爾後,卻不知該何去何從。

袁昊愣愣望月,稍稍感懷一陣,一吸一吐後,便不再細想,過了不久,轉頭道:「姓都的,咱們離開之前,能不能去個地方?」

都爭先失魂落魄一會,輕輕點頭,沒有回答。

他方和李若虛道別不久,離情別緒,一時全湧上心頭,想到從今往後,彼此身分有別,今後又敵我二分,只要李櫃主不改心意,若再相見,當真只得刀劍相向。饒是素來沉幾觀變的他,苦愁交集,哽在咽喉,兀自難以自己。他想著想著,不禁泛淚不止。

都爭先深深吸了口氣,忙抹掉眼淚,硬是運起「逍遙定心訣」,想壓下悲傷之情,不願讓袁昊看見自己模樣。豈料越是運起心訣,內心苦楚愈是深邃顯著,壓也壓不住,忘更忘不了。他此時心中所想,全是李若虛的一顰一笑,相處以來的點點滴滴。每當涼風拂過,嘴邊都有一陣淡淡的女子溫香,擅自竄入鼻腔,自是李若虛遺下的最後回憶。

袁昊行在前頭,都爭先緊隨在後,二人走了不久,便即來到目的地。

都爭先緩和情緒,抬眼一看,月光照落之下,可見眼前是個群林道口。他道:「這是哪裡?」

袁昊道:「竹爺爺的家。我不得幫他的忙,總該告知一聲,說完話,咱們就走。」

都爭先吃了一驚,仔細近看那些林木,確實是一株株林立的白楊林。心中想道:「這就是那位竹老先生的家?」

只聽袁昊道:「雖、雖然咱們被李正志趕出鎮外,不過這塊白楊林地可不算撫仙鎮,待上一會,應該並無不妥。」他面有難安,這話說得甚急,就怕都爭先會出言反對。


果然都爭先瞪來一眼,隨後歎氣道:「說來,我也沒有正式向竹老先生道過謝,人家有恩于咱們,謝過一聲,也是好的。」

二人走入白楊林居,到兩竹屋前,闃然一片,不知是不是皆有所感,袁、都二人將腳步放得極緩極緩,躡手躡足,大氣不敢多喘。

袁昊心中尋思道:「這大半夜的,令謙姑娘和顧傻妞定已睡下,我和姓都的說甚麼都不得鬧出聲音,吵醒她們。」當下右手指往小竹屋,輕點幾下,都爭先點頭會意。走沒幾步,袁昊不由瞟了大竹屋一眼,憶起竹令謙待自己的好,心有難安,又是想:「我這般不守信用,說走就走,當真有臉見竹爺爺?江湖好漢兒,說一不二,說到就要做到,我本以為那是再簡單也不過的事。」

袁昊輕輕敲門,半晌沒有回應,接著再敲第二回,道:「竹爺爺,是我!袁昊。」

過了一會,只聽竹門「吱呀」一聲,緩緩敞開,竹雲堂面有疑色,行出竹門,見門外二人,頗覺訝然,又朝大竹屋看去一眼,旋即放低聲音,問道:「小子,這大半夜的,你怎地來啦?傷勢如何?你突然昏倒,老夫還覺得莫名其妙,本打算直接帶你回絕千賭坊,幸好碰上你這位朋友,也就犯不著闖入賭坊。不過老夫聽謙兒說了,你那古怪槌子,當真、當真……只有古怪,它可惹出不少禍端。」

袁昊聽聞此話,心想果然如都爭先所說,本來是竹爺爺要送自己回賭坊,卻是讓李正志的計策擋了下來。他見竹雲堂聲音愈來愈低,顯是不願吵醒竹令謙和顧希顏,同樣低聲道:「竹爺爺,我沒事,但是……但是……」這「但是」二字說了幾次,想到自己違約在前,大感愧疚,實在說不下口。

竹雲堂愣愣道:「你怎麼啦?」向一旁都爭先打量一眼,發覺他眉頭深鎖,亦是臉有苦愁,神態有異,倒不似昨日碰面時的模樣。仔細再觀察二人,心下恍悟,忙讓二人進屋,泡茶招呼。

瀛海道二人連連稱謝,彼此又看一眼,頭一低,不知如何啟齒才是。竹雲堂喝完一杯茶水,那二人始終一語未發,明白這般下去不是辦法,自行提問幾句。然而袁、都二人面對問題,要不回「是」,要不回「不是」,不肯多說一句,直讓竹雲堂好是無奈。

竹雲堂忽然輕笑幾聲,道:「小子,你我甚麼關係,何必這般唯唯諾諾?你想說甚麼,直說便是,老夫雖然會打你屁股,可卻從未因你之言,大發脾氣。」

袁昊咬緊牙根,想著霍家一直以來的不齒行徑,雙拳緊攥,道:「竹爺爺,你趕緊帶著令謙姑娘和顧妹妹逃離撫仙!」

竹雲堂驚道:「甚麼?為甚麼?」

袁昊激動起身,道:「竹爺爺,明日少年小會,我、我已不克前去。你……你們快走,在這般下去,令謙姑娘勢必要嫁給那霍風。」

竹雲堂更是吃驚,臉色微板,問道:「小子你莫非是怕了?你膽子何時變得恁地膽小?」

袁昊一心掛念著令謙姑娘的安危,心中愈發急切,一時難以言表,可是聽了竹雲堂的話,莫名有氣,跳腳一陣,朗聲道:「誰怕啦?誰怕啦?我怎地會怕霍風那王八羔子?」

那無地自容的愧疚感,以及遭人耍得團團轉的無力感,令他愈說愈是氣憤難忍,胸臆沉悶,接著道:「龜爺爺的,都怪那李櫃……呸!甚麼櫃主,我稱他櫃主有何用?哼!若不是李正志這第二個王八羔子,我豈會成了落荒而逃的違信之人?若不是他早已謀劃計策,咱們又怎地成了甕中之鱉?」

眼見袁昊又罵又跳,確實不像畏懼霍風的模樣,還有那「李正志」三字,不就是絕千櫃主的大名?竹雲堂更感古怪,問道:「小子,究竟發生甚麼事?」

都爭先歎了口氣,道:「竹老先生,還是由我來說吧。」當下將如何被關入地牢,又如何察覺事情異樣,最後如何以黑槌子換取自由,讓李正志放走二人,通信道了清清楚楚。不過一切攸關瀛海島的事情,一概未提,自然也就沒說,古撫仙三派是為了甚麼而來。

聽完說明,竹雲堂臉色沉下,陰沉沉道:「這麼說來,老夫和你們,都被李櫃主騙啦?」

都爭先、袁昊不由低頭,齊聲道:「是。」

竹雲堂起身渡步,走了二回,想道:「怪不得,怪不得!我正覺得奇怪,小子天生膽大妄為,處處惹禍,怎地可能會怕得逃跑?」心中微感歉疚,轉念又想:「話說回來,這撫仙並非絕千閣總舵,李正志身為堂堂櫃主,怎地會跑來這塊偏地?卻原來是為了小子手中的黑槌子。李櫃主趕著讓小子離開撫仙,定和少年小會拖不了關係,這麼說來,此事和霍家也就脫離不了關聯。哼!老霍那家夥,見自己族中子弟丟大顏面,就想以這等方式,回敬一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