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使的儀式:8 有所取捨

山容 | 2021-05-16 08:00:09 | 巴幣 0 | 人氣 66

連載中天使的儀式
資料夾簡介
機械港工生銅居然戀上一個神祕女子?一票港工好友決心拔刀相助,幫助生銅前往大都會一見夢中情人,殊不知一切竟是公司媒體部製作直播節目的計畫......

8.有所取捨

       當夏涼走進辦公室時,跟在後頭的三個的年輕女生穿上制服的時間還不夠久,沒把驚嚇的神情給及時隱藏。興奮的恬恬坐在電腦前,手把鍵盤耍敲得震天響,整間辦公室像瘋人院一樣,不斷傳出直播觀眾尖叫的怪聲。夏涼忍住脾氣,告訴自己這就像有個腦子不正常的姊妹,再難過也要為了長遠之道忍著。

       她轉身看著三個新人。「這樣懂了嗎?事情分工不能出錯,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的項目完成。只要一個環節弄錯,之後就要花加倍的工才能修復。」
       「是的……主任……」
       「今天先到這裡,你們先去把我剛才說的完成。」
       「是的。」三個小女生離開辦公室,腳步聲聽得出來有些倉皇。夏涼深吸一口氣,就算裝也要裝出樣子,她得忍耐。
       「怎麼了?」夏涼走到恬恬身後,螢幕上的畫面比聽到的尖叫聲還要精采百倍。
       「喔?小涼?沒事,不要吵我。」恬恬飛快操作電腦,一一回覆熱情的觀眾。
       「你怪怪的。」她的熱情比平時還要嚇人,夏涼腦中警鈴大作,卻又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有問題嗎?」
       「沒什麼,觀眾上升四千,還在往上飆。」恬恬匆忙地說,手指沒離開鍵盤。
       「很好呀……」
       「唐部長也跟我這樣說,目標是下個禮拜成長一萬。」
       「聽起來你有新挑戰了。」夏涼注意到她桌上的消夜吃到一半。「今天胃口不好?」
       「沒事,有點飽,不想吃。」
       「你壓力不要太大。唐部長本來就習慣訂一些很難的目標,你盡力就好。」
       「不是那樣,是別的事情。」
       「別的事情?是你男朋友?」夏涼佯裝閒聊,好撐過這段社交互動。
       「都不是,那個港工,他跳進去了,現在我的觀眾一路往上飆!」

       螢幕上跳出七逃仔最後的身影,直播程式將收視最高峰的精彩片段傳播在夏涼眼前。
       「你做了什麼?」嚇壞的夏涼擠到電腦前,但恬恬反應更快,迅速用身體擋住了電腦。
       「嘿!你做什麼,我的觀眾在等我!」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夏涼質問道。
       「你快點走開,我要回觀眾的問題!」
       「是你把我的港工輾成廢鐵嗎?」
       「那是意外,我才不會這樣寫劇本。我只是給他一點暗示,叫他一定要幫忙他們上車——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快點讓開。」焦急的恬恬蠻橫地推開夏涼。
       「你播這種畫面,不怕資安機關來查我們公司嗎?」夏涼往後退,說話時聲音顫抖,努力保持冷靜。
       「他們才不會管控我們這種節目。我們是大眾頻道,是為了大眾服務。」恬恬說。
       「我們的服務不是謀殺港工。」
       「服務都是要錢的,所以我才要想辦法完成唐部長的目標。」恬恬說得理所當然,事情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我要你終止測試。」夏涼說。
       「測試?」恬恬轉頭,故作疑問的樣子看著夏涼。「什麼測試?」
       「你說讓他們離開下港只是要測試二十九號港工,我現在要你停止測試。」夏涼堅決地回答。
       「你說那個喔。」恬恬竊笑,回頭面向螢幕。「不要傻了,我們觀眾才剛開始成長耶。」
       「可是——」
       「而且唐部長已經批准企畫,我們現在已經正式上路,測試早就測完了。你和我同一組,應該幫忙我才對不是嗎?」

       什麼?察覺受騙的夏涼一陣暈眩,趕緊將手往工作檯上一撐,誰知道居然碰到恬恬買給她的奶茶。她低頭看見自己碰到的是什麼東西,立刻抓起奶茶丟進一旁的垃圾桶。
       恬恬皺眉回頭。「那是我特別幫你買的耶!」
       「辦公室守則有寫,工作檯上不准出現飲料和食物。」
       「你不會是因為那個港工跟我生氣吧?」
       恬恬張開嘴巴,大概是打算再說些苛薄話,夏涼搶在她發出聲音前衝出辦公室。心煩意亂的她在走廊上快步疾走,顧不得會引來側目。她只管快步往前走,走進逃生梯一路向下,想找個地方緩和情緒,那些路人的目光對她來說像幽靈一樣,她沒有心思去顧及這些目光,她要快點逃跑。她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不必正視自己放出來的怪獸……

       在樓梯間抽菸的唐部長,冷淡的目光向上,將慌亂的夏涼給震懾住。
       「夏涼?怎麼了?這時間沒值班,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唐部長發現是她,態度放鬆不少。
       夏涼偷偷在心裡快速數到十才開口說:「沒事。」
       唐部長端詳了夏涼一會兒,又吸了一口菸。「這句話我聽多了,沒有一次是真的。」
       困窘的夏涼只能搓著手,想辦法轉移話題。「我不知道部長會抽菸。」
       「喔,這個,沒什麼,只是溜出辦公室總要有個藉口。有時候我也不是真的在抽,只是點著用來計時而已。小事情就別提了,說說你吧,你到底怎麼了?又是那些港工嗎?」
       「只是有點心煩想出去透透氣。」夏涼說。
       「沒搭電梯?」
       「我想走路運動一下。」
       「運動是好習慣,記得好好保持。你平常和機器人相處太久,只顧著工作都沒兼顧人際社交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
       唐部長看著夏涼好一陣子,才又開口說話。「不要太沉迷和機器人互動,照我來看,當初我們根本就不應該教這些AI那麼多東西。」
       「部長,我不懂你的意思。」
       「以前的機器人只會做簡單的東西,沒有什麼智慧還不是一樣開啟工業革命。可是你看看現在,我們變得太貪心又太懶惰,想把所有的東西都交給機器人代勞,連要怎麼思考和隨機應變都交給它們。結果是什麼?結果是我們的新世代遇到事情都不會處理了。」

       夏涼再遲鈍,也聽得出來唐部長說的是別的事情,絕對和機器人無關。唐部長揮揮手把飄在眼前的煙霧驅散。
       「我在講什麼呀?像個老姑婆一樣講老掉牙的幹話。不說這些了,恬恬給你看過人數了嗎?」
       「有。」
       「這個月表現不錯,特別是她的新計畫,讓點閱數提高不少。」
       「要謝謝你的支持。」夏涼低下頭說。
       唐部長仔細打量了夏涼一陣子。
       「原來是這樣。」
       「部長?」
       「信不信由你,這種情況我看多了。本來一起往上爬的搭檔,突然到了一個點開始鬧不合。我也是過來人,我可以告訴你想成功沒什麼秘訣,想要就得拿東西去換。這種事情一體兩面,怕弄髒就不要下海,這句話聽過嗎?」
       「聽過。」唐部長問話,夏涼只能點頭應是。
       「聽過就在這裡待一下,心情平復了再回去辦公室。我很看好你和恬恬搭檔,你比較理性,她比較敢衝。她衝過頭的時候我需要你幫忙擋一下。學會處理衝突,解決問題,以後公司大好前程就是你的。」
       「是的,部長。」
       唐部長走上前輕輕摟了夏涼的肩膀一下。「別這樣愁眉苦臉的。我認識的小涼是不怕挑戰的好女孩,那些港工還需要你,知道嗎?真奇怪,你是我教過最好的學生,我怎樣就是想不通為什麼你進展最慢。」
       「我會繼續努力。」
       「知道就好。回去吧,不要離開太久,沒有你恬恬一定很慌。」

       夏涼沒有選擇,只能走上階梯。唐部長站在原地看著夏涼走上樓,她的視線夏涼不會形容。是期待嗎?夏涼能背負她的期待,撐到完成恬恬直播秀成功那天嗎?
 
 
       列車車速漸漸放慢,緩緩進入車站。車站上方的大型吊臂感應到火車進站之後開始運作,將新的貨櫃連接到火車後方。生銅一行人搭乘的火車一變慢,三人跳下火車走上鐵軌。生銅不發一語向前疾走,不顧危險快步走過錯綜複雜的鐵路,安哥與跛腳在後頭追趕。

       「等一下。」
       生銅不理會安哥呼喚,繼續向前走。
       「你他媽給我等一下!」氣憤的安哥快跑追上生銅,生銅回頭就是一拳。拳頭正中安哥臉頰,一下子將人給打倒在地。安哥先是一楞,接著怒氣接手控管機體,和生銅扭打成一團。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不要打了。」跛腳終於趕上兩人,手忙腳亂試圖勸架。只是兩個給情緒模擬沖昏頭的港工根本接受不了新資訊,不聽勸阻持續扭打,四周不斷有火車駛過,發出引擎聲蓋過兩人的爭吵。
       「好了,不要打了!是不是我也要死給你們看,你們兩個才會住手?」跛腳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擠進兩人之間,用身體隔開兩架暴走的機器港工。這一招奏效了,有跛腳當肉墊,生銅與安哥終於慢慢停手分開,但是雙眼依然像瞪著仇家一樣看著對方。
       「你的肚子裡裝了什麼?你肚子裡裝什麼給我說清楚!」生銅吼道。
       「沒有你的事。」
       「既然這樣,那好。」生銅起身,推開想攙扶他的跛腳,往車站大步前進。
       「你想去哪裡?幹你祖媽現在想去哪裡?」安哥立刻追上生銅。
       「我要回去。」
       「你不准回去!」
       「我想去哪裡用不著你管。」
       「你他媽的現在回去,那七逃仔的死算什麼?」

       生銅停下腳步,語帶怨恨轉身說:「我一開始就不應該來的,我會回下港,去維修站報到。」
       「不准。」
       「我不用你批准。」
       「我說不准你沒聽到嗎?」安哥撲上前去抓住生銅。生銅沒掙脫,只是怒目瞪視安哥咆哮。「我說不准,我不准你半途放棄!」
       「不然你想怎樣?和七逃仔一樣,為我的春夢去死嗎?」生銅聲音隱隱顫抖,七逃仔的名字在他腦中引起一陣錯亂的訊號。
       「沒錯!我就是要這樣做,在你見到那個女人,證明你愛她之前不准回去!」
       「為什麼?為什麼你突然又這麼堅持?甚至連命都不要了?」
       「因為你可以證明你不一樣!你聽懂嗎?你可以證明你不一樣,證明給那些垃圾看,證明我們不是撿垃圾的機器,我們、我們是銅鐵仔,我們、我們……」發狂的安哥聲淚俱下,抓著生銅的領口大哭。局勢急轉直下,錯愕的生銅僵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有機會你知道嗎?你有一個目標,那個女人就在大都市等你,七逃仔幫你幫到連命都不要了你還不懂嗎?你可以證明自己和那些腦袋故障的廢鐵不一樣,證明我們銅鐵仔可以不一樣!」
       面對安哥的告白,生銅除了發呆之外什麼也做不了。這就是他的心聲嗎?為什麼生銅從來沒見過這一面?跛腳走上前拉開安哥的手,拍拍生銅的肩膀。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兄弟,有事講清楚就好了,何必動手?我們先找地方躲,再慢慢講接下來怎麼辦。」
       跛腳搭著兩人肩膀,帶著兩人躲開疾馳而過的火車,離開錯縱來回的鐵軌。一路上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只有安哥的啜泣聲隱隱約約傳出來,搖搖擺擺的腳步踩在碎石地上,聽在傷心的銅鐵仔耳中像踩在碎玻璃上一樣,逼剝響好不刺耳。這時通常都有個愛開玩笑的聲音,嘲笑他們的拖沓的腳步。

       車站監視器的鏡頭映出三人離開的身影。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天使的儀式也有出現在鏡文學喔
盆栽人粉絲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