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另類閒聊】R兵團第一集團軍駐軍島誕生了

蓋瑞特 | 2021-05-15 22:08:13 | 巴幣 112 | 人氣 70

其實這篇閒聊用一張圖就可以聊完了,先上圖,然後再開始這篇閒聊。

簡單來說就是我買了Switch lite跟《動物森友會》實體遊戲光碟,也許對許多朋友來說買遊戲主機跟實體光碟是件再普通不過的事,不過這事對我來說卻是經過多方面與多層次,即所謂三思不夠再三思,要再三思三思再三思,共計十五思後所作出的決定,所以想來聊聊這段思考過程以及「R兵團第一集團軍」這充滿中二氣息名稱的由來。

其實我玩的上一台遊戲家用主機得回到國小時期,那個還是PS2的時代,但是當時紅警2的遊戲魅力深深地把我吸在電腦前,使得PS2成為一台沒玩幾次就放在那生灰塵小方盒,隨後我便一直是PC遊戲的使用者。由於我自身沒有收集遊戲盒的習慣,因為覺得重點是遊戲軟體而非那個佔空間的盒子,所以自2010年自掏腰包開始買《星海2》開始便盡可能買數位版。而當我在撰寫這篇文章的這個橋段的這個時刻,我回憶起2017年6月17號於本小屋撰寫的這篇《狂賀!第一個200等》,當時的我試著談論為遊戲花錢究竟值不值得的話題,我覺得能趁這次機會再次聊這個話題。
四年前的我是站在時間成本的角度去思考金錢投入至遊戲的價值回報,但四年後的我會站在「體驗」的角度去思考遊戲的金錢花費。其思考角度是將娛樂放置在體驗經濟的位置上,而體驗經濟既然是形塑情感體驗與思維上的認同,便意味著它是高於食衣住行等生活實際需求的較高生活層次,因此可以進一步認定娛樂作為體驗經濟其實是一種奢侈品。故在其思維下,購買遊戲等虛擬物品與購買食物等實際物品是無法進行對等比較的,但這會延伸出另一個問題,那便是體驗娛樂該如何定價。
我覺得為體驗娛樂定價是非常受個人價值觀影響的,因為它脫離了工業產品製造的生產成本思維,畢竟若從該角度去評估文學小說等著作,其成本不過是影印文字的墨水與紙張,但這些文字背後所蘊涵的能量是無法從這些肉眼可見的成本裡去估算出來的,對於其他藝術領域亦是如此,當人們以畫「工」作為評斷一幅美術畫作的價格標準,而無視其畫作在思維領域的實驗、開拓以及對後世人們的影響時,便難以理解為何有些畫作的價值是天價。若從上述內容去進一步思考體驗娛樂的定價,並將該問題進一步整理後可提出一個疑問,便為我願意為一場娛樂帶給我的體驗及其後續的思維啟發付多少錢。
若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我會覺得為《楓之谷》以及《新楓之谷》累積花費數萬元是相當值得,因為這遊戲對八年級生來說已經是一代人的情懷,那組「133、221、333、123、111」已經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無法遺忘,而這樣的成長情懷與情感在我看來已經是無價的程度。綜上所述,我對於購買Switch lite的思考早已不是錢夠不夠的問題,而是這台掌機能在未來帶給我多少體驗,會不會其下場跟那台PS2一樣只是放著生灰塵而已。


然而真正讓我決定要購買的其實是因為聽到這首歌,其原因並非是因為這歌跟Switch有關,而是這歌是童年情懷。

想起國小時期在看《真珠美人魚》時還是把電視的聲音關掉,手握著遙控器隨時準備換台,深怕家人突然出現在客廳,然後問「啊你一個男生在看女生看的卡通哦?」然而記憶是連鎖的,這接著讓我想起在當時很羨慕同學有Game boy可以玩,隨後到國高中的PSP、PSV等等掌機機種我全部沒有體驗過,而Switch lite作為極有可能是最後的掌機,它的體驗突然變得非常純粹,那就是讓我體驗掌機,所以當我真的將Switch lite拿在手上時它帶給我的體驗已經完成了,至於隨後的遊玩都是附加價值,後續是不是放著生灰塵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體驗」這事雖然是很花錢的奢侈品,但它能為人們的生命開啟另一扇窗。對於習慣PC很久的我而言,雖然體驗掌機這事已經完成了,但它也將帶我進入陌生的Switch遊戲領域,雖然對該平台已計畫至少遊玩《魔物獵人:崛起》、《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牧場物語:橄欖鎮與希望的大地》與《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等四款遊戲,卻最先選擇入手《動森》,便是我接下來想聊的「向內社交的扮家家酒」。
「向內社交的扮家家酒」這一詞彙其實是出自「【Gamker攻殼-就是要玩遊戲96】《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鑒賞:為何猛男都愛撿樹枝?」這部影片,其主講人聶俊提到:「遊戲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遊戲的價值可以因為玩家的心態發生改變」,並認為《動森》的社交也可以是與自己的社交,那是屬於我自己的無人島,所以我決定搬出「R兵團第一集團軍」這個非常中二,但卻是充滿童心的名稱,所以這篇文章的最後打算來簡單介紹一下何為R兵團。


其實R兵團是我小時候想像的一間漫畫工作室的名稱,因為當時的我覺得與其投稿漫畫然後頂著隨時被腰斬的連載壓力,不如自己當老闆這樣就沒人敢腰斬我的作品了。至於「R」是取Revolution的字首,期望成員們能秉持著革命、變革的精神,運用創作去探尋各種創作上的可能性;至於「兵團」則是期望成員們自己能像當兵一樣高度自律,因為我認為創作是件細水長流的事,與其去期望不知道何時才會出現的靈感,不如每日自律地去鍛煉自己,讓自己即便再怎麼沒有狀態也能呈現出60分的及格水準。
雖然上述想像可能根本不會成真,但我覺得如果要當工作室的老闆就不能只是單純地站在創作者的角度,而是要從其他領域與其他行業學習,可能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就能派上用場了。

先聊到這,有時間再繼續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