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大山小迷路

月殼表面 | 2021-05-15 19:30:05 | 巴幣 12 | 人氣 70



【故事提要】

品瑄跟著社團前輩到山上拍攝微電影,因為脫隊而被作弄了一番。

【正文】

〈大山小迷路〉


全文字數:3700字。 閱讀時間預計:9分鐘。


  「Cut!好,休息三十分鐘。等一下直接到下一個點集合。」

  聽到負責導戲的學姐發出休息指示,品瑄鬆一口氣。她今天跟著影像創作社的前輩們到山上進行外景拍攝。身為一個剛加入社團一個學期的小萌新,就算只是幫忙搬道具、傳遞物品,她在拍攝現場也得全神貫注才跟得上大家的腳步。不過品瑄還是相當興奮。這幾個月她出席紮實的理論社課、參與繁雜的實務規劃實習、一口答應在假期替拍片的學長姐打雜,就是為了更接近「那個」。

  「學長。」品瑄悄悄地飄到了正在收「Boom桿」的人面前。她鼓鼓臉頰,有點遲疑地開口:「那個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

  學長順著品瑄手指的方向往上瞄,看到接在收音桿頂端的麥克風,他「喔」了一聲意會過來,將麥克風遞給品瑄。

  麥克風握在手中,品瑄原本疲憊的雙眼發出了興奮的光芒。她入神地看著麥克風。不知怎的,她伸出手指去摸套在麥克風上、毛茸茸的防風罩。指尖輕撫柔軟的兔毛,摸著摸著,她似乎意識到這麼做不太妥當,於是又驚慌地收手。

  學長因為品瑄表露無遺的心情變化笑出聲來,他說:「妳要不要試試看?」

  「可以嗎?」

  「來。」學長取下他將原本掛在脖子上的耳罩式監聽耳機,戴到品瑄頭上,並向品瑄說明錄音機的使用方法:「這個是電源,然後錄音鍵在這邊。妳錄一段之後可以按這裡回放。」

  「現在按錄音鍵沒問題嗎?」

  「沒關係,不要刪到檔案就沒事。」學長挑了挑眉毛,說:「妳會刪到嗎?」

  「不會、不會,我不會亂動其他東西!」

  確認了使用許可,品瑄興奮地打開錄音機的電源。耳罩式耳機隔出的寧靜空間中,出現了細細如絲的靜電聲,然後是腳步聲、談話聲、衣物摩擦聲⋯⋯各式各樣的聲音隨著品瑄擺動麥克風,接連迸出又消失。

  品瑄陀螺似地原地轉圈,比對各方的聲音。這時學長點了點她的肩膀,好像有話要說。品瑄調皮地把麥克風送到學長面前。學長又笑起來,他撥開麥克風。

  「妳先跟著他們到下一景。我去我機車那裡拿個東西,開拍之前會回來。」

  品瑄轉頭看向四周,這才發現大家已經收拾妥當,準備離開。品瑄對學長比了一個大大的「讚」,便跟著其他人往山上走。

  為什麼品瑄會這麼興奮呢?主要是因為她最喜歡的歌手曾經帶著耳機和麥克風,到全台各地「採集聲音」。品瑄常常看著那位歌手採集聲音的照片,想像那位歌手耳中聽見的聲音。從那時候開始,品瑄就下定決心,總有一天要戴上一樣的耳機。

  品瑄將麥克風往前移,便能聽見前面的人聊天的聲音;抬起麥克風,便能聽見風吹過樹冠、枝葉的摩擦聲;將麥克風擺向山谷,則能隱約聽見潺潺的流水聲。她走在隊伍的最後面,專心擺弄收音桿。她也不怕迷路,反正只要偶爾用眼角餘光跟著前面的人的背影就不會走丟了。

  「品瑄。」

  「是?」

  「進來吧。」

  突然有人叫了品瑄的名字,她應一聲抬頭,就看見眼前有一棟白色的一層樓小山屋。山屋內採光明亮,空間寬敞。房間的正中心擺了的膝蓋高的長方茶几,茶几後面是一套五人座人工皮沙發。

  「這裡也有房子喔?」

  品瑄打量屋內環境,隨性地將背包和錄音設備放在沙發上。感覺小屋中很暖和,她脫下桃紅色的羽絨外套,外套下是合身的素色T-shirt。

  品瑄一屁股坐上沙發,再彈跳兩下感受沙發彈性。沙發柔軟中依舊維持著能夠支撐使用者體重的勁度,坐在上面非常舒適。

  「這裡確實有一點偏遠呢。平常也沒什麼人,只能偶爾找人來玩。」

  「那不錯呀。市區就有點太吵了,晚上還有飆車族在那邊亂。」品瑄環顧四周。四面白牆上沒有窗戶,也沒有任何污漬或任何痕跡,非常乾淨。品瑄說:「這邊就比較好,我很喜歡。」

  「很喜歡的話,要不要住下來?」

  「沒有喜歡到要住下來啦。」品瑄聽到問題,向前彎身抱著膝蓋。她緩緩地嘆一口氣:「我也不能想離開就離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聽起來很忙呢。」

  「對呀。現在暑假是還好,可是平常每天白天要上課,晚上要寫作業,週末做報告;下學期加入社團,一週兩次社課,有時候週末也會有活動;對了,研習也很多。我上次還去參加全英文的進修訓練,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幹嘛,結果最後還拿了一張學校公務人員進修小卡!超誇張的!」

  品瑄一隻手指、一隻手指地細數這一年來發生的事。當她談到興奮的大學生活,整個人彈跳起來。不過她隨即停下,眼神放空。最後品瑄低下視線,說:「生活都很好,只是有點⋯⋯」

  「寂寞。」

  對方短短兩字便深深地觸動了品瑄的內心。她第一次感到她被他人全然理解。品瑄雙眼顫動,想抬頭和對方對視。不過對方一句話讓她愣在原地。

  「是說,妳要吃雞腿嗎?」

  「這麼突然?」

  長型茶几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擺了一盤傳統市場賣的那種脆皮炸雞腿。雞腿整整齊齊擺成一圈,大概有五、六隻。她擺擺手,說:「謝謝,感覺很好吃。可是早上吃雞腿有點⋯⋯」

  「咦?之前的人都很喜歡耶。現在不流行吃雞腿了嗎?那我再去拿其他東西。妳等我一下。」

  「嗯。」

  品瑄感覺到那人離開之後,雙手拍拍沙發讓自己打起精神。環視空無一物的房間,品瑄也不知道能幹什麼,就拿起錄音機繼續擺弄。

  品瑄回想學長的解說,試著播放之前錄到的聲音。她謹慎地按下播放鍵之後,腳步聲、談話聲、衣物摩擦聲依序從耳機中傳出來。接下來是她和學長的對話。

  即使當時學長將麥克風撥開,他的聲音在錄音裡還是很清晰、很飽滿,同時還很溫柔。品瑄的嘴角悄悄彎起笑容。

  在那之後是走路聲、風聲,和水聲……品瑄因為兩句飄過背景的輕靈鳥鳴感到驚喜。但錄音中自己突如其來的應答聲,還有陡升的背景雜音讓品瑄皺起眉頭。

  「這裡也有房子喔?」

  錄音中的她說完話,接著是充滿雜訊的靜默。

  「那不錯呀。市區就有點太吵了,晚上還有飆車族在那邊亂。這邊就比較好,我很喜歡。」

  品瑄對於無聲問題的回答結束之後,是一段單調的雜訊。

  「沒有喜歡到要住下來啦。我也不能想離開就離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品瑄的嘆氣聲後接著的,依舊是一片空白。

  「對呀。現在暑假是還好,可是平常每天白天要上課,晚上要寫作業,週末做報告;下學期加入社團,一週兩次社課,有時候週末也會有活動;對了,研習也很多。我上次還去參加全英文的進修訓練,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幹嘛,結果最後還拿了一張學校公務人員進修小卡!超誇張的!」

  「生活都很好,只是有點⋯⋯」

  喀嚓。品瑄切斷錄音,冷汗攀上背脊。她從頭到尾都在自言自語。品瑄抱著頭,努力回想帶她過來的人的樣貌。

  沒有畫面。

  記憶中只有一片模糊——一團沒有固定形體、湧動著的黑霧。品瑄抬頭,天花板上空無一物。她這才意識到這裡採光好得不可思議。她看向桌上的雞腿,想起了關於「魔神仔」的鄉土傳說——那些失蹤數天後被找到的人窩在樹洞裡面,邊嚼土塊邊說自己在吃雞腿便當。

  該不會那些雞腿都是樹枝和泥巴捏成的幻象?

  品瑄緩慢地舉起右手,手指有些顫抖,她用四指指腹點點臉頰瞄準兩下,然後用力揮動。第一次她下意識地避開臉頰;第二次只有指腹碰到顴骨,沒什麼感覺;第三次⋯⋯

  啪!

  「好痛!」

  「妳怎麼了?」

  品瑄原本摀著臉前後搖動身體,一聽到對方的聲音,便全身僵直。她小心翼翼地打開指縫偷窺。

  一團黑霧。

  「——!」

  品瑄用力閉上指縫和眼睛,在內心高聲尖叫。她什麼都不想看,但還是得聽對方說話。

  「我拿點心來了。」

  品瑄喘著氣,努力忍住不哭出來。抽抽鼻子,品瑄強迫自己揭開手掌。桌上銅板大的泡芙疊成一座小山,一樣是她不可能吃得完的熱情招待。

  「妳不吃嗎?」

  儘管品瑄沒有看著對方的臉——她也看不到——她還是能感覺到對方充滿期待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她勉為其難地伸手去拿泡芙,但右手抖得無法瞄準,只能用左手穩定右手手腕。來回兩趟,品瑄終於拿起泡芙。脆皮泡芙的表皮有些回軟,但皮很薄也很結實,一口咬下一定相當美味。

  但這一定不是泡芙。

  這是「魔神仔」為了捉弄人類造出的幻象。說不定這些金黃小球就是一顆顆裹著樹葉的爛泥。想到蚯蚓在手掌上蠕動,品瑄的上臂起了雞皮疙瘩。

  然後是一段長長的靜默。

  品瑄受到對方期待的逼迫,小小地咬一口泡芙邊緣。柔韌的泡芙皮在上下兩邊門牙之間變形、破裂,然後濃郁香甜的卡士達醬在口中爆開。一想到腥臭的泥水流下喉嚨,品瑄一陣反胃,她摀住嘴巴阻止自己吐出來。

  再拖下去跟凌遲沒兩樣,品瑄破罐子破摔,將整顆泡芙丟進嘴裡。但她又不敢咀嚼,只能用舌頭擠出餡料。當品瑄吞下最後的泡芙皮碎片,兩道淚水流過她的面頰。品瑄喘著粗氣,祈禱對方不會要她再吃一顆。

  還好,品瑄感覺到來自對方期盼的壓力消失了。但另一種情緒傳遞過來,她有預感對方將要開口。想像之中,對方的嘴唇緩慢張開。品瑄受不了壓力,就要崩潰大哭出來。

  「騙妳的啦。」

  對方輕笑一聲。接著強烈的光芒模糊品瑄的視線。在品瑄終於習慣光線之後,她發現自己蜷曲在窄小的樹洞裡面。陽光從樹洞口灑落進來,照亮地上零落地擺著的幾顆刺梅果實。

  品瑄覺得精神有些恍惚,她爬出樹洞。耳機線牽著錄音機扯動她的頭,她才想起自己戴著貴重的錄音器材。穿上從樹洞中掏出的外套和背包,品瑄搖搖晃晃地在山林間遊蕩,也不知道該往何處去。然後她看見一條人造步道,接著聽見一群人的嘻笑聲。

  那群人中,有一個人走到品瑄面前。品瑄花了很長時間才認出那人是誰。身為導演的學姐撐著膝蓋喘息,她前額的瀏海,不知道是因為汗水還是因為凝結的霧氣全黏在一起。學姐開口說道。

  「妳怎麼這麼快?」

  品瑄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剛剛的遭遇。她發出一段長長的遲疑哼聲。最後品瑄食指拇指在眼前框出一段短短的長度,嘟了嘟嘴回應。

  「就是一點小迷路。」

  〈大山小迷路〉全文完。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月殼表面。

  最近都在籌備長篇作品,有一陣子沒寫短篇故事了。之前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人討論如何準備錄音器材、製作Podcast。二月底的時候心裡突然想到這個關於錄音的故事,趕緊寫了下來。

  大學的時候獨自一人到異地念書。面對繁重的課業、參與精實的社團活動,每天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邁進。同學、朋友雖然不缺,但偶爾停下腳步,還是會感到寂寞。在這種時候,如果大家遇到能一口道出這樣的心情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珍惜人家。只是,來路不明的雞腿不要亂吃喔:P

  短短的故事希望大家看得愉快。這裡是月殼表面,我們下次再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有時候寂寞會在我們停下腳步時不請自來,慢慢學習習慣寂寞,如果有能夠說話的朋友就是最好的。
這樣的遭遇感覺有點可怕呀。
2021-05-15 19:53:54
月殼表面
真的,有能聊天的朋友很重要!
2021-05-15 21:47:5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