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的達人們,真的很棒(29)

一真-咪啪我婆 | 2021-05-15 15:57:30 | 巴幣 1146 | 人氣 172


本集字數:2500

  我把舖在語柔房間地板上的報紙收到一旁,慢慢把她未完成的作品抬到牆邊,再從床底下拉出折疊床墊。
 
  「需要幫忙嗎?」
 
  替女生們打理好今晚的住所後,洗完澡的徐書妍正好踏進房間。
 
  第一次看到運動短褲版本的徐書妍,感覺有點新鮮。
 
  但是盯著別人的腿看很失禮,於是我連忙抬起頭正視她的雙眼,把話題帶到別的地方。
 
  「我們把那兩個醉鬼搬來樓上吧。」
 
  我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像是在搬屍體一樣各抓住兩人的手腳,腦中突然然閃過「荒郊野嶺雙屍命案」這種詭異的標題。
 
  好不容易安頓好醉鬼兩名與小樹懶一隻後,我回到自己那變成倉庫的房間,不禁唉聲嘆氣。
 
  一坐上床,床墊下就傳來奇怪的感覺,我這才想起下午藏的筆記本。
 
  我把筆記本整疊抽出,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它。緩緩冒出的手汗濕潤著早已泛黃的封面,留下拇指大小的橢圓形皺褶。
 
  這是小說。
 
  比《那女孩的精湛演技》更早,連優芙都不知道的作品。
 
  在《演技》完成之後,我原本想把這個「真。黑歷史」處理掉,但想起從前逼優芙把比賽畫作留下的行為,就覺得自己沒資格幹這種事。
 
  嗨,好久不見。我的黑歷史──我不禁在心底如此自嘲。
 
  我捏緊筆記本,想打開它,回味過去,發麻的背脊卻箝制著肌肉,使身體僵在原地,如同蠟像。
 
  「…………」
 
  猶豫好一陣子後,我慢慢把筆記本放在腿上,思考新的藏寶地點。
 
  輕小說角色的煩惱都是A書該藏在哪,為什麼我的煩惱是小說該藏在哪啊?
 
  不過也不全然算是小說,因為──
 
  「政一,優芙大人搶了我的棉被──」
 
  「嗚啊!」
 
  我猛然轉頭,嚇得把筆記本全撒在地上,他們很欠扁的遵守莫非定律,把寫滿文字的頁面朝向上方,攤在日光燈底下。
 
  「徐、徐書妍……」
 
  「那個是……」
 
  咪太郎的眼球咕嚕咕嚕轉,將眼前所見烙印在瞳孔中。
 
  快點,努力思考,發揮作家的專長,編造合情合理的謊言,創造逆轉之境──輕小說男主角這時都是怎麼做的?
 
  「抱歉,這是A書啦!我馬上收起來──」
 
  決定了。我現在就從窗邊跳下去,成為「荒郊野嶺三屍命案」的最後一名受害者。
 
  「原來是早上的筆記本啊,我還以為是A書呢。」
 
  她一說完,輕輕發出「啊」的驚呼,為剛才的發言悔不當初。妳幹嘛跟著我一起口誤啊?
 
  沒想到我的筆記本還具有卸下空調咪太郎面具的附加功能,莫非我該感到榮幸嗎?
 
  不小心說錯話的兩人凝視著對方的雙眼,一秒、兩秒……十秒過去了,我們意識的速差不停縮短……最後,精神達到同步一致。
 
  「我找找看棉被在哪裡,我家人竟敢把我房間當成倉庫,太可惡了。」
 
  「真是辛苦你了,我也幫忙找吧。」
 
  「不用不用,妳是客人,我來處理就好。」
 
  我把地上的筆記本撿起,整疊放在床上。咪太郎把視線黏在堆在房間中央的箱子,揮著手打哈哈。
 
  不失禮的對話替我們包裝秘密,稀釋口不擇言而造成的尷尬場面。
 
  我打開第一個箱子,電風扇。第二箱,水管。第三箱,毛巾香皂……
 
  仔細想想,一般不會把棉被放在紙箱裡吧?感覺會生蟑螂欸?
 
  「政一。」
 
  我順著聲音回頭,卻看到咪太郎在床邊彎下腰,對我的筆記本虎視眈眈。
 
  「卑鄙小人!」我一個反身,張開雙手朝她飛撲。
 
  居然設計騙局調虎離山,真是不能小看這傢伙──
 
  結果──啪!我們的額頭不偏不倚撞在一起,雙雙跪倒在地,發出痛苦哀嚎。
 
  幸好這不是奇幻小說,否則我們的靈魂就要互換了。
 
  一邊想著十分作家腦的展開,一邊忍耐額頭的震盪,當然,嘴巴也沒閒著興師問罪。
 
  「沒想到妳居然會幹這種優芙之輩的勾當,我真是看錯妳了!」
 
  「嗚……謝謝誇獎……」
 
  徐書妍的眼睛瞇成><的形狀,用交疊的雙手按摩額頭。聽到自己被跟偶像相提並論,她也不管是稱讚還是侮辱,就先開口道謝。
 
  不過她馬上回過神,脹紅著臉表達抗議。
 
  「才、才不是呢!我是想說棉被應該會在床底下,才走到床邊的……再說如果要偷看,哪還會出聲叫你啊!」
 
  「呃、有道理……」
 
  原來是我誤會她了,我真是個爛東東。
 
  幸好今天撞到的是天真純粹的小樹懶,如果是優芙的話,一定會拿這點緊要著我不放,直到把我想藏起來的筆記本生吞活剝,再拍下照片上傳雲端永遠保存,做為威脅我的籌碼──
 
  「太過分了……居然這樣誣賴我……嗚嗚……」
 
  是我的錯覺嗎?她這台詞跟做作的擦淚,簡直跟某個卑鄙小熊貓一模一樣欸?
 
  「你一定要補償我……不然我要跟優芙大人打小報告……嗚嗚嗚……」
 
  不是錯覺呢,真該死。
 
  她的演技比優芙更到位,不用十秒就擠出好幾滴淚,像極了十幾年前那種請童星上綜藝節目,要她在時限內哭出來的環節。
 
  女友睡在隔壁房間,與此同時,一名女同學在我房內淚如雨下,不管怎麼想,都找不出合乎倫理的解釋。
 
  「唉……」最後,我低下頭。
 
  徐書妍看我舉手投降,淚水又靈活地縮回去。我已經不想吐槽了。
 
  「這個……是小說。」
 
  「只是小說的話,你的反應也太過頭了吧?」
 
  她說的沒錯,對於作者而言,創作小說的意義就是供人觀賞。
 
  撰寫完畢卻不把作品公諸於世,就像明明有增加曝光度的素材,卻把它藏在鎖上的珠寶盒內……說難聽點,這樣很浪費作品的價值。
 
  我怎麼會說出這種優芙之輩的妄言呢?新型優芙病毒已經擴散到我身上了嗎?
 
  但是,優芙之輩的妄言,是在極端理想的情形下,才能實踐的主義。
 
  若是把我寫在筆記本裡的小說拿出來供人閱讀,那我還不如咬舌自盡算了。
 
  「這是、我的第一部小說。」
 
  「拿去比賽的那個?」
 
  徐書妍居然連《演技》都知道,我還以為她除了對粉絲自吹自擂以外,就不會說其他事情了。
 
  「不……是更早的作品。」
 
  我搔了搔腦袋稍作思考,深深吸了一口氣。
 
  「其實以品質來講,這部作品根本稱不上小說,頂多算是自慰文,所以──《演技》是我的第一部作品──這成為我一直以來的對外說法。」
 
  「那麼,這部作品是?」
 
  「……與青梅竹馬的女主角,一路從幼稚園到結婚禮堂,充滿粉色幻想的成長史。」
 
  「噁……嗯。」
 
  她原本一定是想說噁心吧?一定是!
 
  雖然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但心臟還是承受不住重擊呢。
 
  如果被優芙知道的話,嚇到跟我分手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幹出這種事情的我,噁心程度幾乎跟小青梅不相上下──
 
  啪──像是被吐槽紙扇直擊,我的腦袋頓時想通一件事。
 
  「其實,還不只是這樣。」
 
  「嗯?」
 
  「關於這部作品,還有一件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的秘密。」
 
  「不想被人知道,為什麼要特別提起呢?」
 
  徐書妍的眼神一閃而過疑惑與好奇,這就是我要的反應。
 
  「因為,我想跟妳進行一場等價交換──」
 

創作回應

David
很棒的閱讀體驗!謝謝你。
2021-05-16 01:31:56
一真-咪啪我婆
謝謝><
2021-05-16 16:54:01
oVo巴爾坦星人
被標題騙...
2021-05-16 16:10:47
一真-咪啪我婆
真抱歉(?
2021-05-16 16:54: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