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渾沌 - 痛楚】埃樂聖教裏章,墮落聖祭司(下)

汐羽夜 / 7ea | 2021-05-15 10:44:46 | 巴幣 2 | 人氣 96


  埃樂聖教地位最高、事蹟最廣的無上之神羅裴曾擁有一名與祂深深相愛的妻子,祂和妻子同為神其名為薙雅。
 
  「您不該這樣無止盡的包容人們!」兩人關係開始破裂全因薙雅說出這句話。
 
  一開始對於丈夫善待眾生,撫平傷痛的薙雅支持著羅裴,一心伴隨丈夫協助遭逢痛苦的生者,傾聽言語。
 
  直到那天薙雅憤怒地斥責羅裴:「這些屬於他們該遭到的痛苦,不該由祢獨自吸收!他們必須自己體悟那些傷痛!」
 
  困惑的羅裴不能理解薙雅龐大的自私,試圖阻攔、解釋失敗的兩人不歡而散。
 
  約爾翻開書本的手停下動作,他曾看過這本書,十歲剛進入中央教堂,突然無依無靠的約爾在不安下尋求依靠,當年的約爾對大主教唯命是從,只為讓對方善待自己獲得安心。
 
  十歲的約爾不曾對大主教產生過疑念,當時大主教所說的一切他順從地照單全收,大主教告訴他這則故事時,約爾拼命點頭認同大主教口中的薙雅,全是因為自私才會阻止羅裴。
 
  此刻的約爾卻冒出了個疑問「為什麼深愛羅裴的薙雅唯一不能接受的是羅裴抹煞人們的痛苦呢?」
 
  約爾按住剛剛滿是混亂的腦袋低語:「羅裴吸收了人們的痛苦,真的沒有代價嗎?」
 
  那些痛苦的主人又真的不必體悟傷痛,只要一昧的求神?
 
  憑什麼要由我來吸收一切?
 
  如同白天時的話語閃過約爾心口,他下意識扔開手邊的書本大口喘氣,即便如此故事的後續仍舊深植約爾內心。
 
  憤怒的薙雅做出選擇,祂將羅裴收回的傷痛以等值甚至兩倍以上的痛苦回饋人們,此舉惹怒了溫和的羅裴,兩夫妻從此形同陌路,成為完全對立的神。
 
  「回饋痛苦…」單人房內虛弱的聲音呢喃著。
 
 
 
  三天後,王城的大王子親臨教堂,正因為是王位第一繼承人,大主教立刻笑嘻嘻的迎賓入座,王子提出的要求,是拯救身患絕症的母親。
 
  約爾的處境毫無改變,他無權考量痛苦和意願,吸收了本該於近日死去的人所擁有的傷痛,導致他整整昏迷了三天。
 
  年幼的孩子試著想像這樣的自己,約爾彷彿充滿裂痕的冰塊滿身是傷,但這副身軀依然沒有碎裂,或許說他更加接近水,不論怎麼用利器穿刺都不會出現傷痕,儘管他覺得自己已然傷痕累累。
 
  恍惚的約爾在昏暗中又看到身穿黑色教服的人影,那人就站在他的房間,直白地盯著約爾。
 
  「明明就很痛苦。」
 
 
 
  整整三天的昏迷附帶拯救王家的功勞,大主教難得放約爾一周假期,他久違的離開閉鎖的教堂,來到戶外。
 
  身穿便服的約爾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少年,掩蓋面容的兜帽令人無從得知他奇蹟之子的身分。
 
  約爾心裡動搖著想逃,可是任何村莊都存有埃樂聖教的教堂,他能跑到哪?
 
  無助的少年走向杳無人煙的鄉間小近,微弱的哀鳴吸引了約爾。
 
  躲在暗處的黑色小貓受了傷不斷哀嚎,約爾出現後卻馬上發出低鳴。
 
  約爾試圖伸出口,焦躁的貓兒狠狠咬破他的雙手,但他沒有放棄,硬是用手碰觸貓兒半瘸的腿,難得有權決定了想幫助的對象。
 
  微光照耀,難受的小貓發現身上的傷口不再痛苦,牠緩緩鬆開緊咬約爾的牙齒,彷彿理解自己受到幫住般輕舔約爾的手臂。
 
  約爾許久沒有出現的自然笑容揚起,他俯身抱起小貓,決定照顧這隻類似於自己的小生物。
 
 
 
  「約爾閣下!你終於回來了!」教堂門口,大主教忽然語氣激昂的歡迎約爾。
 
  約爾隨即意識到休息的機會即將報銷,他無視大主教嫌惡看貓的表情問:「發生什麼事了?」
 
  「國王陛下的么子來訪了!」大主教振奮的說:「這可是非常珍貴的機會!」
 
  「似乎是被野獸抓咬傷,小王子好看的臉蛋滿是傷口,這留疤可是大事!」
 
  約爾沉默的聽完陳述,緊抱貓兒,一股不太妙的感覺湧現。
 
  雍容華貴的驕縱小王子皺著臉坐在教堂,身旁的隨從臉上腫著包不敢說話。
 
  「我還要等多久!」小王子一邊捶打隨從一邊說:「痛死了!」
 
  約爾望著年紀和自己接近的男孩卻有這般性格,心口涼了半晌。
 
  「您好,王子殿下。」
 
  「就是你?什麼奇蹟之子的?」小王子回過頭,鄙視的雙眼對上約爾:「什麼啊?真有這麼厲害?」
 
  「不敢當。」約爾點頭正要靠近,懷中安分的小生物忽然掙扎起來,探出頭對前方的男孩低吼。
 
  「啊!可惡!是那隻臭貓!」小王子伸手指著約爾懷裡活蹦亂跳的貓兒大罵:「你治好了這隻貓?!可惡!我要宰了牠!才給牠教訓到一半就給我跑掉!把牠交出來!」
 
  隨後跟上的大主教眼看局勢異常,趕忙介入:「王子殿下!您的臉蛋要緊啊!就別管這隻畜牲了!」
 
  「誰說可以放過牠了!」蠻橫的小王子無視大主教,一路衝到約爾面前:「把牠給我!我要把這越矩的生物給砸碎!」
 
  約爾的表情僵硬,對面的大主教一臉要他照做的暗示讓約爾湧現滿腔怒火,他抱緊懷中貓兒,咬牙切齒:「我還是先替您治療吧?」
 
  「哼!什麼奇蹟之子!你也太囂張了吧!看到王室先給我下跪!」
 
  幫這種人?消除傷痛?哈!
 
  笑話!
 
  不過是你應得的報應罷了!
 
  約爾無謂的伸手,單憑一隻手掌抓住面前少年,力氣突然大的無法抗拒。
 
  「約爾閣下!」
 
  約爾對著大主教嘲諷的笑:「這種傢伙!比起治好傷,不如讓他更痛苦!」
 
  小王子哀號的倒在地上,臉上的抓傷蔓延全身,隨即被約爾扔在地上拼命打滾。
 
  「怪物、是怪物!」
 
  教堂內的某人大喊怪叫,濃烈的火焰包覆約爾的衣物,轉眼間雪色的教袍化為黑色,懷裡的小貓躍落地面,身形膨脹得比獵豹還巨大。
 
  「我啊,早就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了。」約爾縱身跳到大貓身上,一貓一人如同煙霧般瞬間消失。
 
 
 
  那天,埃樂聖教因過度腐敗而失去了奇蹟之子,教章為了掩蓋異變抹除了所有關於約爾的文獻。
 
  那天,反對埃樂聖教的教派出現,打著背叛丈夫的薙雅為無上之神,主張扶弱濟貧打破失衡,不分貴賤懲罰罪過。
 
  據說新興教派「葛約教義」的年輕大主教擁有裁決惡人的殘酷與救贖弱小的溫柔,更有傳言主張那位大主教擁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讓傷痛消失也能讓傷痛增加,身邊還伴隨一隻如同貓一般的神獸,謠言喧囂,卻從沒有人親眼見過黑色兜帽下的年輕主教長什麼樣子。
 
  至於,埃樂聖教主張快速成長的葛約教義是邪教,兩方教派開始爭鬥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世人有所不知,羅裴的妻子薙雅在兩人鬧翻後瞞著羅裴偷偷生下兩人的孩子,為了保護孩子想盡辦法藏匿神子的存在,就怕丈夫發現後因私心要求孩子走向一模一樣的道路。
 
  羅裴變得和初次相識完全不同,追逐著無盡的崇尚不顧一切吞噬傷痛,倘若祂得知繼承自己能力的孩子誕生,必定會要求神子分擔傷痛,畢竟無窮無盡的痛楚即便是神也會超出負荷。
 
  為了守護神子,薙雅將祂隱藏在人世間的輪迴,祈禱唯一摯愛的孩子能不被發現,當個普通人類也無妨。
 
  然而事情終究違背了期望,某次輪迴中羅裴察覺到神子的存在,干預現世。
 
  轉世孩子真正的父母因為突發的經濟變故將孩子捨棄,遺留在某座教堂裡,遭到沒有子嗣的夫妻收養,宣稱是兩人的親生兒子。
 
 
 
  「……」躺臥在床的約爾在夢境中甦醒,祂感覺到母親的溫柔呵護而露出笑容。
 
  當能力出現時,父母驚恐的表情一直存在於約爾心中,父母一口回絕陪同祂前往中央教堂時,那種捨棄的決心貨真價實,就連身為前大主教的祖父都對約爾面露畏懼。
 
  身穿黑衣的少年起身,提筆一字一句撰寫紀錄:『畢竟,不是因為痛苦才笑,而是因為笑本身就很痛苦,但若這是得知真相的代價…』
 
  少年難堪的露出笑容,身邊縮小的貓兒蹭著手掌,無形的母親伴隨著祂。
 
  最後他還是決定寫下:『可是,真的,很痛苦。』



----------------------------------------
渾沌角色們都有各自的背景故事,不過其他的暫時還沒打算寫ˊowo
痛楚則是放置很久乾脆拿來貼XD
出沒地帶:【 Youtube       Facebook       Pixiv       IG       Twitter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