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終章:不同的結果(二)

歷史謎團 | 2021-05-15 10:16:09 | 巴幣 1044 | 人氣 298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的更新頗慢的,因為我比較像在寫書,所以每個段落都要安排得很仔細。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終章:受苦,卻是不同的結果(二)

***


「給我住手!」

洪亮卻清脆的嗓音,如同一道光束射下來照亮我眼前的黑暗。

「奧絲......雅?」

我勉強動了動眼皮,強迫自己張開雙眼,沾染鮮血色澤的視野立即映入眼簾。眼前的一切變得極為模糊,陣陣劇痛幾乎要讓人尖叫起來,好像有物體刺入我的雙眼,連視野都被水沾濕而模糊起來――過了幾秒鐘我才發現,那其實是我的血。

「你們所有人都讓開,不要打了。殿下,您還好嗎?殿下!」

我看見奧絲雅從馬背上躍下,然後分奔到我身邊。剛才圍毆我的農夫都在見到奧絲雅後嚇傻了,全部有意或無意地往兩旁退後讓出一條道路。接著,我感覺到奧絲雅輕輕扶起我的上半身,讓我的後腦枕上她的腿。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的喉嚨裡發出一股從未聽過的虛弱又沙啞的嗓音,連我自己嚇了一跳。

「因為我看殿下一氣之下跑出去,心裡頭有點擔心才跟過來的。」她回答。

「妳擔心......我會強迫海倫娜......加入獅群......」我輕嘆一口氣。

「不單是這樣......」

由於奧絲雅低下頭的關係,陰影壟罩住她的面龐,讓我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我卻聽得出她的聲音在顫抖著。

「您幹嘛不反擊,呆呆的被打呢?」她問我。

「我有啊。」我苦笑一聲後回答:「只是不太用力罷了。」

這時奧絲雅轉向周圍的人類農夫,我聽見她厲聲質問他們:「你們究竟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咱......這都是為了您......為了奧絲雅閣下!」中年農夫道。

「為了我?」

「咱們想讓您重新統領〈白城〉和這片土地,就像您的父親和祖父輩一樣。無論是用多麼卑劣的方式,咱都願意犧牲任何事物達成這個目標。」

「你們這些笨蛋!」奧絲雅吼道:「你們以為殺掉獸族王子後,我就能輕易推翻獸族統治嗎?世界上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

「對,咱是笨蛋,咱沒讀過什麼書。但就算是低賤的農奴仍感覺得出誰對咱們比較好!」

「我們只是想要讓您和您的家族重新坐上大位。」

「對呀,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成功的話,〈白城〉與附近的土地就能夠脫離外人的掌控,您也就――」

幾名人類農民試圖辯解,卻被奧絲雅給打斷。

「夠了!你們以為我們在〈白城〉淪陷之後為什麼還能重回家園!你們以為是誰讓大家能夠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我看見農民們面面相覷,一時間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們得知殿下近日經常單獨來此,準備伏擊他,但你們知道他是為了讓你們能夠重回教堂,才想盡辦法希望在此隱修的修女到城裡的教堂操持教務,好讓大家能夠一如往常的沐浴在天主的恩典中嗎?既然你們口口聲聲說受過老領主,受過我們家族的恩惠,願意為我效勞,那就聽我的命令,停止一切這種行為!否則你們不但是在踐踏殿下的善意,也讓我一直以來為所有居民而做的努力毀於一旦!」

聽見奧絲雅的怒吼,農民們當場就低下頭閉上嘴巴。

「這是......怎麼一回事......奧絲雅?」我虛弱地問她。

「殿下,目前最優先的是照顧您的傷勢。」她伸手摸了摸我的下巴和臉頰,我覺得好舒服。

「我不管。」我道:「告訴我他們......你們的事情......」

奧絲雅緊抿著雙唇一會兒,最後終於開口了。

「我的父親、我的祖父,以及我的家族,他們過去曾都是聖瑪利亞王國中一片邊境領地的領主,而我則是領主之女。」她說。

「領主?等、等一下,痛痛痛痛......我知道你們家族曾是城堡勇士,代代保衛這個地方。可是,我以為妳只是埃爾多迪家族的法謬拉......」

奧絲雅搖了搖頭,說:「我們雖是低階貴族,但世世代代為了保護這片土地奮戰,不曾在戰場上戰敗過。他們的犧牲奉獻保住這片土地的和平與繁榮。也因為如此,聖瑪利亞王國的國王在很久以前將〈白城〉和附近的領土賜予給他們。那是兩、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所以......你是領主......的女兒.....以前......」我深呼吸一口氣,好不容易才說出這句話。

「我不敢說自己多偉大,畢竟我不曾真正統領過人民。但我以自己的家族為傲,他們也深受本地人民的愛戴。」

「可是桃樂絲......我以為她才是〈白城〉的領主?」

「她是後來才取代我父親的外來貴族,因為我的父親犯下了無可挽回的重罪。導致被當今的國王和眾純正貴族撤銷統治權,整個家族遭貶為法里米亞斯。」

「重罪......」

儘管我痛得快昏過去,這個詞就像是浮木般讓我緊抓著它不放,強撐著自己最後一絲意識。

「十年前,當我還是個九歲的小女孩的時候,人類眾王國曾組織過一場龐大的遠征,計畫攻打野獸人的土地。」

「攻打我們?」

奇怪,我怎麼從沒讀過這段歷史?人類攻打獸族可是大事啊!

「原本,聖瑪利亞王國的大主教,湯瑪士.埃爾多迪,他從聖城帶回來一旨教宗詔書,以教宗的明義發起遠征的準備。至此,各路人士開始在〈白城〉附近集結起來,其中不乏有傭兵以及低階騎士,不過絕大多數都是被徵招的農民......你從沒聽過說過,對吧?」

「完全沒有。」我搖頭說道:「過去十年間根本沒有任何人類入侵獸人王國的紀錄,如果有我一定會知道。而且埃爾多迪......這名字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啊,桃樂絲!」

「沒錯,那人正是桃樂絲閣下的舅公。她的父親是湯瑪士.埃爾多迪的外甥。」

「真是的,這個家族到底給人添了多少麻煩啊。」我不禁說道。

「我未婚夫也是埃爾多迪家族的長子喔。」奧絲雅補充。

「啊,不好意思......」

她大概是看見我微微皺起眉頭,苦笑一聲後繼續說下去。

「我爸爸......家父身為守護聖瑪利亞王國邊境的名將,一肩扛起訓練遠征軍的責任。畢竟我的家族以前曾帶領平民百姓與野獸人作戰過數次,因此在這方面特別有經驗。在國王陛下和純正貴族派人接管遠征軍之前,那些遠道而來的農民都在我們家族的支援和保護之下。然而......」

「然而怎麼了?」

「然而,負責統帥遠征軍的純正貴族從未到來。」

我眨了眨雙眼,想必自己正露出一臉不解的神情。

「不曉得是純正貴族從未認真看待此事,抑或是王國政權內有其他雜音。總之,發起者並沒有派人過來,更別說是一丁點補給了。當我們〈白城〉苦苦分享不多的糧食與衣物協助遠征軍度過一個冬天過後,位於權力核心的純正貴族們居然命令農民返鄉進行收成作業,想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看著為戰爭之需拼命擠出的錢財,卻被純正貴族在狩獵和比武大會中揮霍一空。又或者遭到匪徒從他們辛勤耕種的手中奪走小麥,甚至使用被害者自己的手推車運走劫掠品,但即使如此仍得支付領主沉重的稅金。貴族和騎士做了什麼解救他們?除了壓迫可悲的農民外,他們將國王和整個王國玩弄於股掌間,什麼都辦不到。」

「一開始,農民們對此表示不滿,結果那些領主竟以苦刑虐待遠征軍農民仍待在領地內的妻子和家人,或者開罰各種各樣的款項想逼迫他們回家工作。經歷過長久以來的壓榨,這舉動終於引爆了農民的不滿.....除了〈白城〉之外,從其他領地聚集過來的農民幾乎是立刻就發起暴動。農民的切膚之痛是其他階層對他們的輕蔑,殿下。他們渴望更多善意,可貴族給這些可憐之人的建議只能是忍耐、屈服和服從。」

我暗暗心想:我不像桃樂絲那樣子,卻也將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生產工具般對待。

「無須什麼革命計畫,僅僅是仇恨就足以讓聖聖瑪利亞王國內的農民怒火中燒。暴動立刻從〈白城〉往外擴散、傳遍各地。這些訓練還算精實的農民兵對莊園和城堡發動猛烈攻擊,殺死所有貴族、騎士和他們的隨從。剛開始,貴族們沒有形成齊心的防禦,而被嚇得魂飛魄散。至於我父親......他雖是訓練他們的貴族領袖,但極少有控制權,只能盡可能避免自己的領土被燒毀。」

「最後,究竟......」我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大概是過於沉浸於故事中,我連嘴裡難聞的鐵鏽味都忘得一乾二淨。

「最後嗎?」奧絲雅說:「當貴族們終於從驚駭中恢復過來後,他們派遣強而有力的鐵騎和專業將領應戰。農民們與貴族正面相遇,又怎麼可能是他們手?農民在兩次大敗後遭到屠戮。純正貴族就像在狩獵一樣,捕獵農民中的領袖並將他們吊死在樹上或農舍上。在平原上、田野上、葡萄園上追逐農民,將他們殘忍地殺死,還包括活活燒死三百名藏身於一座修道院中的農民百姓。」

一聽到這裡,我的內心深處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我想開口阻止奧絲雅說下去,卻因為渾身上下的疼痛......又可能是發自內心的恐懼而開不了口。

「當純正貴族逼近〈白城〉之際,家父出面和對方談和。他希望國王能阻止殺戮,不讓領地內的人民遭受無妄之災。桃樂絲的伯爵父親主動邀請父王進行交涉,由於此一邀請來自國王陛下之命,所以家父未帶一兵一卒過去談判。結果對方卻抓住了家父,給他戴上了鐐銬。緊接著,〈白城〉就在群龍無首下被純正貴族所攻破,所有反抗的人......無論平民或我的家族成員全都慘遭殺害。」

「奧絲雅......」

奧絲雅緊咬著下唇,幾乎都滲血了。

然而,這個悽慘的故事仍未結束......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這麼說很沒良心,不過多虧聖瑪利亞王國的貴族這麼垃圾,日後殲滅起來也沒這麼良心不安呢
2021-05-15 10:33:40
歷史謎團
正是如此!咕桑說得完全正確啊~當時的匈牙利純正貴族就是這樣爛到極點,導致後來鄂圖曼帝國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滅了他們w
2021-05-15 21:56:12
鴞吉
只要將領地人民的憤怒從野獸人轉移到真正的壓迫者身上之後,媽寶獅子的統治應該會更穩固吧
2021-05-15 10:35:56
歷史謎團
這個做法完全正確;雖然有個物種不同的大前提,但只要善加應付就能夠好好轉移恨意了!
2021-05-15 21:56:40
槭葉楓紅
日子能過好老百姓不見得那麼在意頭上老爺是誰,尤其中世紀那種邊境換地盤可能比現代政黨輪替還快的環境,小獅子你加油還是很有機會的,專心攻略老婆問題都能搞定
2021-05-16 18:14:57
歷史謎團
只要攻略老婆,就能攻略領地人民;一石二鳥,一舉數得啊!
2021-05-16 19:27:43
Sword
壓榨與懲罰,居高臨下去鄙視身為人類的同族,即使異族就在邊境,他們依然在剝削其他人,那麼這樣有什麼存在的必要,遲早烈焰會吞噬所有人,只是這火是自己點的還是異族點的而已
2021-05-16 19:40:17
歷史謎團
Sword桑這句話說得真好啊QwQ!!太令人動容了!
2021-05-16 19:43: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