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淚】

星翅 | 2021-05-15 02:12:36 | 巴幣 124 | 人氣 91

完結【淚】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淚】

幻想三國誌四 - 同人
CP: 樓澈 <-> 紫丞 <- 容仙
容仙視角
本同人大幅更改了容仙的設定,不能接受者請斟酌觀看。
作者其實不太記得原作劇情了,可是又不想要再哭一次,所以是根據記憶來寫的。

       時光如白駒過隙,曾經的輝煌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被遺棄在深海之中。斷岩殘壁,自水神仙逝以來,祂的宮殿便成了廢墟,石柱上的精緻雕刻仿似佇立於遠古的守護者,靜靜地等待下一位主人。
       而如今,那宮殿裡住著一隻怪物。
       少女有著一頭天藍色的長髮,因海水貼在了雪白紗裙上,白皙的皮膚和那寶石般的眼眸,如天上的謫仙,而此時束縛住她的金色鏈條卻顯得格外刺眼,在暗無天日的深海中成為唯一的光亮。
       容仙,河神冰夷一族後裔,生來體虛,無法言語,卻可使用心語術直接與人的意識交流,因此被族人囚於這被歷史遺忘的一角。
       周圍的水輕輕流動,只見另一名面貌姣好的女子游了過來,手中端著一盤吃食,那是容仙的姊姊,珂崎,也是冰夷族的族長,只有她願意為容仙送來飯食。
       但容仙知道,珂崎只是在履行著家族的義務,她眼中的懼怕是騙不了人的。
       可即便如此,容仙還是對那微不可察的關懷心存感激。
       「姊姊,一直以來謝謝你。」她不小心使用了心語術,聲音在珂崎的腦中迴盪,使珂崎眸中懼意更甚。
       珂崎顫抖著雙手,放下了餐食,一個字也沒說,離開了這詛咒之地。
       容仙藏起一閃而過的哀愁,將手伸向那盤食物,卻摸到一樣堅硬的物事,那是一根做工精細的髮簪。
       是姊姊遺落的嗎?
       她本應等到珂崎來時還給她,但想到珂崎的處境,她猶豫了。是的,自她出生以來,要將她處死的言論層出不窮,是珂崎以大公主之名將此事壓了下來,使她得以存活,即便她必須離開部族,被關在這一方天地。
       即使珂崎現已繼承族長之位,要將她殺掉的聲浪也從不停歇,甚至有人懷疑起珂崎袒護她背後的目的。
       姊姊從不和她說起這些刺耳的建言,可姊姊臉上的疲憊卻讓她萌生愧疚之意。
       如果她消失了,姊姊是不是就不用再承受此等痛苦了呢?
       思及此,她心一橫,以那髮簪開了鎖,逃跑了。
       她第一次離開居住了十幾年的深海,陸地上的陽光格外灼熱,前路迷茫,她亦無處可去,只得順著水流的方向走。
       水流的終點乃一處幽靜之地,令她不安的心緩和了些許,清澈的溪水使魚兒清晰可見,岸邊的綠意勾著雨後的彩虹,宛如仙境。
       輕微的腳步聲敲進了寂靜的思緒中,令容仙心裡浮起了警戒。
       有人來了!
       她趕緊藏身於樹林之中,只見一名玉樹臨風的男子走了過來,他似是在煩惱著什麼,而後他發現了地上的一件物事。
       那是珂崎的髮簪!她在找藏匿處時從衣袖裡掉出來的吧?
       必須拿回來才行!
       焦急的思緒漸漸蔓延到整個心,她一時未注意到她腳下的枝枒,從樹上跌落。
       「啊!」
       「嗯?」男子看見了她,快步走來,而她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絲絲魔氣。
       他是魔族中人。
       是冰夷族都為之懼怕的種族,傳言中他們生性殘暴、茹毛飲血。
       可她是最不能害怕的,因為她也是怪物。
       「你受傷了,可否到族裡治療呢?其他事物稍後再談。」他溫柔地伸出手,她從他眼中看到了屬於領袖的堅定與光明。
       「我……謝謝你。」
       「心語術?」
       「啊!」她的臉龐一瞬間失去了血色:「對……對不起!讓你害怕了!我……」
       她嚇到了第一個見到的人,這裡已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姑娘沒有嚇到我。」他蹲了下來,露出沉穩的笑:「心語術不過是一種與人溝通的方式,你不需要感到自卑。」
       她望著他,只覺得他的魔氣和這仙境是那麼的和諧。
       男子名叫紫丞,是第一個不把她當怪物的人。
       「這是你的吧?看你這麼焦急,必定是很重要的東西,要小心收好喔。」紫丞將那髮簪還給了她。
       「謝謝您。這是……」她頓了頓。
       這是珂崎不小心遺落的,而她用它逃跑,是她搶來的。
       可她心裡深處也十分清楚,即使姊姊調頭回來,她也不會歸還。
       那是她第一次擁有屬於光明的東西。
       她盯著紫丞,感覺說什麼都不對。
       他那麼光風霽月的一個人,又怎能沾染上她的污穢。
       「這是姊姊送給我的禮物。」她最終這麼說道。
       她和他一同旅行,盡可能幫他完成他的理想,她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也擁有了很多朋友。
       原來世界並不是只有那處陰暗的廢墟,每個人都為了守護重要的事物散發著耀眼的光。
       可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用謊言換來的。
       她戴起天真善良的面具,像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只為了待在他的身旁。
       他那樣雄才大略、聰明、自信、堅強、溫柔,仿似所有的話語都無法形容他的完美。
       他在黑暗中活得坦蕩,而她於光明中逃避。
       她總是笑著,在他眼裡都是那副乾淨的模樣。
       這樣就好,她也曾那麼想。
       直到她看見了,他望著樓澈時不同於他人的柔情。
       恨第一次在她體內蔓延,卻又飽含著深深的無力感。
       是啊,她愛他又如何呢?她那麼的骯髒下賤,一點都不如那位真誠的仙人。
       「喂!你怎麼了?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樓澈的嗓音將她拉回現實,原來她不知不覺將手搭在了他的脖頸。
       她看向樓澈,不同於紫丞的俊朗面容,來自天上真正的仙人,恣意瀟灑,和他多般配啊。
       站在他身邊的,就該是這般高貴之人,而不是像她這種怪物。
       「我沒事,只是樓大哥身上沾東西了。」她還是放手了,並撒了謊。
       城裡是那麼熱鬧,不同於廢墟的死寂和那溪邊的安寧,而她再遇珂崎。姊姊似乎又消瘦了不少,看向她的雙眸中帶有驚訝,卻沒有往常的畏懼。
       容仙跟隨在紫丞身後,看著他與珂崎討論要事,只覺手心上的冷汗猶如架在脖子上的利刃般令人呼吸困難。
       珂崎一定會同他說起她生活在廢墟的種種,而她會因此失去和他旅行的權利。
       「容仙?你還好嗎?怎麼臉色如此蒼白?」紫丞的話語使她僵硬地抬起頭,看向和平時無異的二人。
       「姊姊不是……」她欲言又止,而珂崎則上前一步。
       「我同魔族少主已經說完了,聽說你們仍有急事?那你們還是快些走吧。」
       「也好,容仙,我們走吧。」紫丞仍掛著那抹沉穩的笑,帶著她離開了。
       為何眾人皆與往常無異?
       是姊姊沒有揭穿她的謊言嗎?
       「對不起。」恍惚間似乎聽見了姊姊的道歉,但她完全沒有任何頭緒。
       她很快便迎來了一切的解答。
       那球發著光的靈體是冰夷族的祖先,美其名曰想要繼續守護冰夷一族,事實上只是個貪戀美人的色老頭。
       祖先告訴她,她之所以會心語術,是因為她是水神的繼承人,擁有最為純淨的水之靈力,可以中和任何黑暗。
       他道,他遊歷回來之後便將此事告知冰夷族長,族人們皆已知道真相,只要她回到族裡便可過上快樂的生活。
       她沉默著,眉宇間盡是痛苦之色。
       是啊,那可以歡笑的日子是她一直希望的。
       現今局勢動盪,繼續跟著紫丞只會傷得更深。
       可她辦不到,她無法離開他,即便他的心中從未有過她的位置。
       他們是戰友,僅止於戰友。
       「容仙不走。」她看向了勸她回去的紫丞:「紫丞大哥無需擔心我的安危,即使下一刻就要迎來死亡,容仙也絕不後悔。」
       她真傻,即便前方便是地獄,她也會毫不猶豫地踏進去,只因為她愛他。
       紫丞似是被她此刻的表情所震懾,久久不能言語。
       無論是紫丞的謀略、樓澈的瀟灑、蘇袖的豪爽、瓔珞的傲氣、琴瑚的古靈精怪、鷹涯的忠誠還是南宮毓少年的青澀,他們的笑容都是自信的,是突破困難後的歡喜。
       只有容仙的笑是絕望的,是愛而不得、面臨死亡的決絕。
       是的,對於他的一切,她從來不悔。
       雨蒼山一戰,紫丞重傷,一行人只得逃往那襄江殘道,她被眾人安排在那破舊的木屋,照看昏迷不醒的紫丞。
       今夜必定有人逝去,而那木屋裡卻有種令人安心的死寂。
       她的魔力再也無法跟上他傷口惡化的速度,但她仍不斷地將力量奉獻給她的神祇,直到她倒在了他的床邊。
       視線漸漸暗了下來,恍惚中似乎有什麼在維持著她的性命。
       「喂!不要這麼快就死啊!你是難得一見的小美人耶!」那團飄浮的球體仍然說著欠揍的話語,卻讓此時的她爆發一股破釜沉舟的狠戾。
       「等……等等!小美人!不要擠我啊啊啊!」可憐的冰夷祖先都快被捏扁了,拚命地給紫丞輸送靈力。
       他微弱的呼吸趕走了她對生的奢求。
       被淚水模糊了視線,她將所有的信仰寄託在了那虛幻的神話。
       傳說中,冰夷族人只要哭上七天七夜,便可落下治癒一切的冰夷之淚。
       傳說只是古老的謠言,就如同將她定罪為怪物的那些故事,可如今她卻毫不猶豫地相信這些不真實的東西。
       「紫丞大哥……拜託你……醒來吧……」
       「……容仙?」矇矓中,他似乎還是那抹溫和的笑:「怎麼哭了?」
       「紫丞大哥!」意識到這並非她的錯覺,他的甦醒令她哭得更兇了。
       是上天聽見了她卑微的願望嗎?
       「你不必為我而哭。」他吃力地撫上她浸滿淚水的臉頰:「即使沒有那枚髮簪,你的善良也不會減少半分。」
       她驚訝地望向他,那眉宇之間並無任何不悅,只有無盡的溫柔。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無論是她的謊言,還是那段陰暗的生活。
       「紫丞大哥,我……」
       「你無需道歉,需要道歉的,是我。」
       「對不起。」
       她一時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的臉上帶有一絲哀愁和憐憫,卻獨獨沒有愛。
       她不知道那句道歉的意涵,是對於無法安慰她的遺憾?亦或是對她情感的回絕?
       恐怕是兩者皆有吧。
       那巨大的混沌包含著千萬年的悲傷,旅行的終點似是將她帶回了那最初的宮殿。
       紫丞消失於混沌之中,確切來說,是回到了他誕生的地方——絕望幻化而成的魔,那是他最真實的樣貌。
       其餘眾人皆被這事實震驚不已,久久無法忘懷。
       只有她直直地盯著那道深淵,而後揚起一抹微笑。
       她繼承了水神之位,而後消失在世界的視線之中,只餘那宮殿的雕刻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時間之神,立足於歷史之上,只有祂認可的事物方可見到祂的面貌,而祂會賜予三個時光的碎片,可以一探任何的秘密。
       可若是想要改變時光的洪流,將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容仙知道,紫丞一定會去找尋那雲遊的神祇,那她要做的,便是搶先一步找到祂。
       於是乎,她獻祭了一切水神之力。
       「汝既然來了,那吾便授予三次時間之旅。」威嚴的嗓音迴盪在虛無之中,她知道她找到了。
       「敬愛的時間之主,容仙並非為了那三次旅行,而是有事相求。」
       「是為了那魔族少主嗎?」
       「是,若您不嫌棄,容仙欲成為代價。」
       妄自竄改時間的洪流將會受到宇宙的責罰,從而消失在未知的縫隙,所以他必定消逝,而她便是為此而來。
       「汝願以自身的存在為代價,填補那時空的裂痕?」
       「是,容仙願意。」
       她不後悔永遠身處黑暗,只為了讓他在陽光中笑著。
       「容……仙?」那令她魂牽夢縈的嗓音顫抖著傳進她的耳裡:「你……你為何在這?」
       「關於我的任何事都已不再重要了,我知道紫丞大哥有更為急迫的任務才是。」
       「從我消失於混沌的那刻起,你就決定要如此了嗎?」
       「是。」
       她望向他的眼神中帶有太多的情感,卻沒有一絲的後悔。
       「祝您餘生平安喜樂。」容仙的眼神異常溫柔,仿似對於他們的回憶感到幸福:「容仙走了,請保重……紫丞大哥。」
       她終究是喚了他「紫丞大哥」,而非她朝思暮想的「丞哥哥」。
       但就如她所言,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時光如白駒過隙,曾經的輝煌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被遺棄在深海之中。而水神的宮殿……
       水神的宮殿從頭到尾都只是廢墟。

[完]


紫丞
來源:Picrew
繪師: MECHURAGI
繪師twitter: enkkong0223


容仙
來源:Picrew
繪師:みーな
繪師twitter: 卯月 みな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一句違心言、多少辛酸淚!
2021-05-15 07:46:58
星翅
可是我們每天都在說違心言啊[e8] 這是不是代表我們其實都有治癒一切的眼淚呢[e7]
2021-05-15 21:05:43
小刀
容仙犧牲好大,這種愛叫人悲傷,至少向紫承索討一個吻。
2021-05-16 16:25:49
星翅
哈哈你確定一個吻就夠了嗎[e5]
2021-05-17 20:29: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