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5 南邊的韋荷茲郡(下)

空想能手 | 2021-05-14 23:15:06 | 巴幣 16 | 人氣 20


  在雙方都一陣寒暄之後,所有人都再次回到了馬車上,以儀隊在前方步行來開路,給我們的排場的確是有了…但是我總覺得直接讓我們用馬車快速移動不就可以了嗎?這樣緩慢移動真的很沒有效率。

  不過換個方面想,或許單純是衛兵數量不足所導致的?

  畢竟在我們前方的道路及兩側阻擋人群的衛兵每隔一段距離就還要再次跟上我們,然後再次阻擋前方的群眾,如果真的是人力不足的關係的話,那用移動速度緩慢的儀隊來開路也可以理解了,畢竟既然人力不足以布滿必經之路的話,用這種權宜之計也是不得已的。

  突然,一個渾身污垢的孩子穿過了衛兵的防線,跑向了父親他們所在的馬車—不過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因為在發現自己被突破的同時,其中一名衛兵立刻就抽出了劍,不過就在他拔劍的瞬間,另一個衛兵就揮拳打了他的腦袋並說到:「白癡!你想讓貴族老爺們見血嗎?」

  而就在這名衛兵教訓拔劍衛兵的同時,兩個騎馬的衛兵就直接並排,向衝過防線的孩子衝了過去,把他撞倒在地,看他久久未起身的樣子,看起來是傷的不輕。

  「好,拖走。」步行的衛兵分出了兩人來抓捕那個突破防線的孩子,其中一名衛兵看到孩子似乎還打算掙扎,就直接拿起還套著劍鞘的長劍砸向那個孩子的頭部,很快的那個孩子就不再動彈,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死了。

  從那名孩子的身上還掉出了一個破碎的玻璃瓶,玻璃瓶外則有著大量的紅色液體,似乎是瓶內原本裝著的治療藥水,他或許就是為了趕時間去救受傷嚴重的家人或朋友,才會想直接闖過衛兵的防線吧…。

  而渾身癱軟的他就這樣被兩名衛兵一個抓著雙手,一個抓著雙腳的扛到了路邊,並且就這樣直接的把他丟在了路邊,他們自己則回到了護衛的隊伍之中。

  而那個孩子周圍的居民們也圍了上去,不過那並不是為了救助那個孩子,而是搶走他身上的所有東西,就連孩子口袋裡的一枚銅幣都讓他們把彼此打的鼻青臉腫。

  而在這些人身後,還站著幾個有著刺青的男人,他們正露出詭異的笑容看著那個男孩,不過並沒有施加救助,也沒有上前行搶,就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似乎在等著爭鬥落幕之時。

  我沒能看到更多的後續,那群人便被我們的車隊拋在了大後方,再也無法看見了。

  人性冷漠至此…的確就像是現代社會一樣呢,而且我也是沒有施以援手的其中一人…但是我也不是那種能隨便開口的地位,衝撞貴族坐駕又是無庸置疑的重罪…唉,只能看著悲劇發生還真是讓人煩悶。

  十幾分鐘後,我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斜坡,斜坡之上的是第二層的城牆,光是看到城牆的材質與整潔程度,就能立刻明白,這之後的是貴族以及富商的居住區域。

  也如我所想的,當我們通過第二道城門時,我們所看到的是繁榮的商業街與數十棟富麗堂皇的大宅,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一般。



  出乎意料的,我們最後抵達的宅邸卻不是這個城區中最大的一間,甚至連前五都排不上,但是這一間卻是迎接我們的本地領主古拜勒男爵的家宅。

  「在此向各位深表歉意,沒想到本地的領民差點衝撞了各位,這真的是本人的嚴重失職,不過還請各位無須擔憂,內城的警備嚴密,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衝撞各位的犯人一家,本人也會嚴加處置的。」古拜勒男爵向父親及薩蒂男爵深深低下頭並這樣說到。

  「嗯,無妨,百密一疏嘛。」父親並沒有多介意的回答到。

  「唉…我可沒辦法像斯托諾瓦子爵一樣的從容呢,畢竟斯托諾瓦家可能已經『習慣』了,但是我們薩蒂男爵家可不同,我們作為普通的貴族實在是不能輕視平民衝撞坐駕的問題啊。」薩蒂男爵用做作的語氣說著,並轉頭向古拜勒男爵說到:「該怎麼說呢?衛兵的人數也太少了,難道堂堂男爵家連封鎖一條道路都做不到嗎?」

  如果說對父親是酸言酸語,那對古拜勒男爵就是明言指責了,看起來是真的有些生氣的樣子。

  「真的非常抱歉,正如薩蒂男爵閣下所言,平時城內的衛兵數量遠不只如此,只是近期弗洛利雷城舉辦宴會而調走了城內一大部分的衛兵…。」古拜勒男爵頓了頓,接著說到:「所以還請薩蒂男爵閣下能多多包涵。」

  聽到這裡,薩蒂男爵似乎也會意過來自己現在不只是在指責古拜勒男爵,甚至是在批評古拜勒男爵後面的庫雷格斯時,他果斷的收起了自己的不滿,哈哈的乾笑著說到:「也是啊,倒是我糊塗了,差點都忘記自己是為了參加宴會才過來的,哈哈,反正也就是一個平民的孩子闖過防線嘛,能有什麼危害呢?哈哈,沒事沒事。」

  啊啊…又是這樣的風向雞類型的貴族啊…也難怪會背叛立場危險的我們家了。

  「感謝薩蒂男爵閣下的諒解。」古拜勒男爵接著說到:「另外,因為今日才剛『排風』過,所以各位可以暫時不用使用面罩也能在城市裡自由行動,只不過也正如我剛才所說的,現在城市中的衛兵數量不足以顧及整座城市,所以還請各位行動的範圍不要離開內城區內,以上就是所有需要注意的事項了。」

  古拜勒男爵拿起了自己身旁的桌面上放著的高腳杯,接著說到:「那麼…敬這個美好的夜晚。」

  「敬美好的夜晚。」所有的貴族都舉起了杯子,並複述到,我自然也是一樣,不過這次…我可不敢再往自己的杯子裡倒進任何一滴的酒精了。



  晚宴上並沒有任何有趣的事情發生,就只是正常的貴族間的交流而已,宴會上大吃特吃又會被認為是不禮貌的行為,所以只待了一下子我就準備回去房間了,用這些空閒時間繼續訓練自己的魔力,至於晚飯,當然就只能拜託貝琪和艾德琳幫我去廚房準備一點了。

  此時澤維爾哥哥被古拜勒男爵的女兒們所包圍,完全沒有離開的機會…一如往常的有女人緣呢。

  父親則是與兩個男爵持續交談著,不過或許是在意薩蒂男爵家的立場,所以有些重要的問題就只是不痛不癢的回答著。

  亞德里安哥哥和莉薇亞姊姊則和與會的富商子女們交談著;氣場超強的再生公爵則是抱著酒桶痛飲,並無視著任何打算和自己談話的人…大家都做著自己想做,或是符合身分的事情,我呢?我是真的想要在現在練習魔法嗎?

  疑問產生的瞬間,那個孩子被用劍鞘鈍擊頭部時露出的驚慌和絕望的表情完全無法忘記,但是我什麼都做不了…因為我什麼都不是,除了出身貴族以外,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所以我不能因為自己的任性,讓父親他們難辦…所以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對,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就算我不斷告訴著自己,低落的情緒也毫無起色,沒有使用任何技巧的隨意把魔力施放殆盡後,我就這樣躺到了床上…現在,我該做什麼才好呢?繼續思考自己無力挽回的事情嗎?後悔再多都是沒有意義的,但是現在腦中都是這樣的情緒,明明想要無視,想要忘記,那個孩子的臉孔卻越加清晰和猙獰。

  唉…還真是沒想到我會有這麼纖細的內心呢…也沒想到我不但身體脆弱,連心靈也不堪一擊啊…是因為我轉生到這個身體而被身體所影響嗎?還是最近我都一直接受家人的溫暖和溫柔,讓我對痛苦的忍受力下降了呢?

  把頭埋進枕頭裡,這樣思考著,不久,響起了敲門聲。

  看來應該是艾德琳她們回來了吧?

  打開門後,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莉薇亞姊姊。

  我於是趕緊擠出微笑來掩飾自己難受的表情,故作冷靜地問到:「原來是莉薇亞姊姊啊,有什麼事情嗎?」

  這樣問話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莉薇亞姊姊也有一點尷尬的樣子。

  「呃…妳在練習魔法嗎?我應該沒有打擾到妳吧。」莉薇亞姊姊好像有些彆扭的扭了扭身體,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這到底是要說什麼事情呢?真少看到莉薇亞姊姊這個樣子。

  我搖了搖頭,並回答到:「剛剛就已經用完魔力了,現在暫時沒有什麼事情,所以姊姊妳有什麼要說的話,可以進來房間慢慢說。」

  「呃…不用,我說個一兩句就要回晚宴上了—。」莉薇亞姊姊皺了皺眉,看起來有些掙扎,最後還是開口說到:「總之呢…那件事不是妳的錯,是不長眼的那小鬼自己的錯,不管在哪個領地這種事都會這麼處理的,妳阻止了父親他們反而可能會與古拜勒男爵和薩蒂男爵起衝突,所以別放在心上…我要說的就這些,晚安。」

  這是…在安慰我嗎?

  還沒等我會意過來,莉薇亞姊姊這樣說完後就這樣逃跑似地離開了。

  「不是我的錯,別放在心上嘛……。」這樣重複了莉薇亞姊姊的話後,感覺原本堵在胸口的什麼東西獲得了解放,讓有些受阻的呼吸通暢了不少。

  「莉薇亞姊姊居然來安慰我了…嘻嘻。」想著莉薇亞姊姊那有些窘迫的表情,胸口便流過一絲暖意,感覺自己已經恢復到可以正常露出笑容的程度了。

  莉薇亞姊姊果然很溫柔,並且很可愛。

  再次躺在床上,這次出現在腦袋裡的影像不再是那個遭遇不測的孩子,而是與莉薇亞姊姊一直以來相處的景象,輕笑了幾聲後,我便沉沉入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