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與親愛的泠音(暫)》 序章-怪盜

夜神黓 | 2021-05-14 22:46:14 | 巴幣 2 | 人氣 94


序章 怪盜

 挑釁
【不再昏沉的夜/席爾巴特邸】

  「——喂!南區發生什麼事情了!」刺耳的警鈴聲劃破了沉寂的夜晚,在宅邸中不斷迴響著。身著厚重盔甲、手持長槍或是腰側配著軍刀的警備隊隊員們,也隨著鈴響開始鼓譟,在迴廊中四處奔竄、交換情報。

  「大概是哪裡被賊人闖入了。」資歷較為年老的衛兵說著,一邊喊住剛從面前跑過、慌亂不知所措的新進人員們,條理分明地下達指示,要大家靜下心來,分頭搜索宅邸各個區域。這批新人真的有被好好教育過嗎?老衛兵在人群散去後,倚靠上潔白的大理石牆面,看著透過落地窗灑落一地的皎潔月光如此感嘆。

  長久以來的閒暇與安逸或許讓這群警備員有些怠忽職守,誰都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冒險闖進地方最大豪門的貴族宅邸中,據說被抓到不僅僅是流放或重刑了事,公爵的惡趣味會讓歹徒過得生不如死。貴族們有多橫行霸道、不把下等階層的人放在眼中,在這國家裡應是眾所皆知的事,如果這樣還有盜賊願意嘗試,那不是急於尋死的蠢蛋就是有勇無謀的狂徒吧。

  「不行,哪裡都找不到,說不定是新來的僕人誤觸警報系統了吧?」

  「該死,給我們沒事找事,正夢到贏了老闆的一整缸酒能喝個過癮的!」鬆散的指揮體系下,遲遲無法找到破口,且打心底根本不相信有人敢做出這種傻事的警備員們怨聲連連。但這樣抱怨著的人們,一看見裡頭住著公爵兒子的房門緩緩打開,便立馬閉上了嘴,深怕剛剛講出的怠慢言論會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項鍊。是我的寶物被偷走了。」房門內走出的是個年紀看似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他面無表情的緩緩道出了自己就是本次事件受害者的事實,同時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平時一直掛著的精緻金屬工藝品顯然已不在原處。偷走具有代表貴族地位的家徽的飾品,顯擺著是極其針對的挑釁。

  就算只穿著睡衣,金髮碧眼的大貴族之子身上仍產生了足以讓衛兵們的眼光立即匯聚,並原地臣服跪拜的壓倒性莊嚴氣場。

  儘管從那張只是微微笑著的貴族教科書般的臉上看不出情緒起伏,還是能從他有些顫抖著的語句感受出強烈的憤怒。衛兵們被嚇得冷汗直流,這還是他們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公子的情緒波動。

  「賊人極有可能已經離開宅邸了!雖然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手段,但防備出現漏洞是鐵釘釘的事實!還想保住工作,不對,想保住家人的性命的話就趕快給我行動起來!項鍊!找到公子的項鍊前誰都別想休息!」

  在衛兵們維持跪姿原地打顫的時候,身著亮晃晃的黃金盔甲的中年男人站起身來,用中氣十足的聲音吼著,如雷的言語頓時蓋過了嘈雜的警鈴聲,直直把愣住的衛兵打醒。隨後,衛兵們重整旗鼓拿好軍備,順著指示往宅邸外衝去。


 疑惑
【涼夜/未熄燈的逃亡路】

  吹著涼爽的夜風,我一路在住宅區的屋頂上向市中心奔馳,最後在抵達中央廣場時一躍而下,跳進人造樹林與灌木叢間,翻滾分散落地的衝擊力後繼續朝廣場另一側、那座地標性的鐘塔跑著。

  遠方不時隨風傳來微弱的警報聲與氣憤的吆喝,這是王都深夜鮮少出現的景象,在廣場內,夜間散步的情侶們也開始議論著這不平常的情景,而我則是趁他們被支開注意力的一小段時間,從陰影處竄出,闖入被列為管制地區、觀光客勿入的鐘塔周圍。

  並非撬開門鎖闖入鐘塔內部,而是在接近鐘塔牆面的時候伸手彈了響指,布料快速摩擦累積的靜電瞬間閃過靛藍色光芒,須臾間,變成肉眼可清楚看見的電流離開指間,逕自順著鐘塔外牆的金屬管線向上竄去。一個跳躍後,手輕輕搭上管線,便被一股強大的吸引力直接往塔頂拉去,這便是我一直以來前往私藏景點的獨特方式。

  一邊上升,一邊看著廣場上的人影逐漸縮小,甚至整個街道、房區都慢慢變成棋盤般的小世界,盡收眼底,心情總能跟著這樣拓展的視野一起舒展開來,暢快無比。從鐘塔正面直接攀爬實在是有些大膽過頭,保險起見,我會選擇從月光陰影處的東側牆面攀登,直接站上鐘塔最上端的圓頂,俯瞰著這個過於渺小的「王都」。

  除了王城、一些貴族的豪華宅邸與國家級學院等大型建設外,在這樣的高度下,絕大多數的人造建物都只剩下方糖般的大小。遠望的話,在天氣好、沒有重重霧氣阻撓的時候,視野可以望穿山岳,看見另一頭的森林與湖泊,同時在腦海中勾勒著對城外另一側世界的美好想像,這是住在王都的我唯一能得到的短暫「自由」。

  或許會被說是大不敬,但看著這樣狹隘的王都、彷彿可用一手掌握的王城,甚至是看似伸手可及的明月,我好像能稍微理解兒時故事中,怪盜們總愛在犯案後登高俯視整個城市的理由了——那種自傲、狂氣,或者是孤獨,甚至是想翻轉一切不平等的使命感。
  
  「……咪……啦啦……。」

  近處微微傳來了模糊的歌聲。

  是因為風向嗎?聽不清楚是在哼些什麼,只能勉強聽出來應該是年輕女性的聲線。不對,重點不是這個,問題是為什麼會有人在這個地方——在這個理應受到管制的鐘塔頂層?

  順著圓弧狀的塔頂滑下,跳到或許曾作為觀景台,或是方便維修鐘面而建造,環繞鐘塔一圈的平台後,我貼著牆壁躡手躡腳地靠近聲音來源。

  嗯,確定是女性的聲音,不過明明都已經靠這麼近了還是聽不清楚,是魔法的應用嗎?控制聲音的魔法……,雖然沒見過,但好像聽人說過有些情報販子為了自保會用這種特殊技能。

  於轉角陰影處稍微探出頭後,能看見一個披著深色斗篷與兜帽的可疑人物。她坐在觀景台邊,看似心情很好的晃著腳,一邊俯視著下方的城鎮。從兜帽邊緣能瞥見一點她,或是他的側臉,嘴角略微上揚,淺淺的笑著。

  在這種地方,用這樣的打扮出現,簡直可以說是可疑的代名詞……,雖然我也沒資格說人就是了。

  「從這裡能看見很美的夜空對吧,你覺得呢?」

  女子忽然開口搭話,是對我嗎?應該是吧,這裡也沒感覺到其他人的氣息。

  稍微混亂了一下,腦內的燈號亮起最高警戒。因為對她充滿疑問,剛剛應該一直是抱著高度戒心、小心翼翼地消除氣息在靠近的,而且也沒有跨進會被輕易發現的距離。

  現在該怎麼對應?先試探一下,還是……?

  「不用那麼緊張也沒關係的,先收起你的殺意吧。」

  「也對,畢竟你還不知道我是誰。我是KCNS,只是個普通的情報商人,而且就像你現在看到的一樣,我既沒有武器,也沒有護衛,就算你想要殺我那也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但妳怎麼看都是個魔法師,就算把雙手都舉到我能看見的位置,也無法保證這座塔會不會在下一秒就倒塌。

  「今天很熱鬧呢,街上感覺像在舉行祭典一樣,R先生要跟我一起去慶祝一下嗎?我們可以手牽手去看看,這次又是哪個貴族家的孩子在鬧脾氣了。」

  報上奇怪代號的女子仍目不轉睛地看著底下的城鎮,並沒有轉頭看我半眼。只是自顧自地接續話題,一邊輕拍她左側的地板,似乎是要我也坐到她旁邊跟她一起欣賞。

  連身分也被掌握了,這應該是會大幅提高不信任感的情況,但不知為何,看到她的動作卻有種熟悉感在心中竄升。

  這個人的話,應該沒問題。

  就算身分被拆穿了,也不能隨便讓她知道長相。我謹慎地戴上白面具、拉下帽緣,緩緩地移動到她身邊就座。而這位……K小姐,只是稍微側過臉,用眼睛餘光確認我的行動。就這樣開始了兩個可疑人物的賞夜時間。

  「為什麼會自己跑來這種地方?」耐不住異常尷尬的沉默空氣,我率先對她拋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誰沒事會跑來這裡?看夜景的好地方多的是,自稱是普通人卻待在這未免也太奇怪了。

  「因為,總覺得今天來這裡會有好事發生!例如……,遇見你……。」

  就算我們只隔了一條手臂的距離,她的聲音聽起來仍是模糊不清,就像是穿過流水,被攪亂拍散了一樣,看來是用了某種魔法干擾過吧。

  「另一個原因是,我很喜歡這裡,很常來這裡看看星空,或是欣賞這座城鎮平時安靜的夜色。……曾經有人告訴過我,這裡是一個特別的地方。」

  她用平靜的口吻繼續說著,語句中像是在緬懷著誰,一邊抬頭指著星群與高掛的月亮,另一手則不忘按住兜帽。沒辦法分辨這樣開朗的性格是在演戲,為了讓我對她放鬆才裝成自來熟,還是本性如此,不過,並不討厭這樣。

  沒有根據,但莫名地對她有種親近感,緊繃的神經也慢慢鬆懈下來。

  「哈、那希望我的出現沒有讓你失望。」

  「我是你的頭號粉絲喔!大名鼎鼎、行俠仗義的怪盜R!沒有人能掌握你的行蹤,也沒有人知道你下一次會光顧哪間宅邸;弄得那些腐敗的貴族膽顫心驚,讓活在陰影中的人們為你拍手叫好。」

  KCNS翻找著腰包,隨後遞給我一份報紙,上面斗大的標題寫著「怪盜R橫行,伯爵誓言將繩之以法」,內文用誇張的詞藻包裝著語句,講述著五天前發生在某名門貴族宅邸的竊案,試圖將輿論導往對伯爵有利的方向。

  瞥了一眼,實在看不下去,便把報紙還給KCNS。儘管看不清月影下的表情,仍能感受到她正一臉興味盎然地觀察著我的反應,不過,隔著面具看不透我的面容,最後便垂下肩,能明顯看出她的情緒變得低落。

  拍了拍臉,似乎是在重新振作。她端正坐姿,再次對我開口。

  「但我還是遇見你了,這一定是命運的相會。」

  「妳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商人都是一個樣,肯定是有利可圖才會行動,不會做毫無意義的事,儘管眼前這個女子給我的感覺有些不同,但她自稱情報商人,那應該也是帶著什麼目的才會來積極接近我。

  「親眼見證你改變這歪曲動盪的社會。」

  她以相當認真的語氣說了這段話。

  「我們有著相同的目的,我希望能成為你的夥伴。」

  發言中仍有許多模糊不清、故意帶過的部分,但聽得出來蘊含的誠意不假,她是抱持著一定的覺悟這樣懇求著的。

  忽然出現的可疑人物、身分不明、有著諸多謎團,這樣的人要求要成為夥伴,讓我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直覺告訴我接受也無妨,她並不是壞人,但……好歹多告訴我一些資訊啊!商人都是這樣的嗎?利益一致所以相信我吧,我不會背叛你的?理性上能理解,但情感上還是很困惑。

  「有點突然的要求呢……,讓我再多想想看。」逃避了,搞不明白的事就選擇推遲,真是個壞習慣。

  「嗯,期待你的好消息。」KCNS流露出的沮喪心情,讓我看了有點過意不去……。

  此時,城鎮傳來的喧鬧聲逐漸放大,星星燈火不知不覺間離廣場已相距不遠。繼續待在鐘塔正面這樣顯眼的地方,會被發現也說不定,雖然逃走是沒有問題,但我可不想害塔的管制變得更加嚴謹,壞了得來不易的私藏景點。KCNS似乎也發現了這點,視線從我身上移開,觀察著底下衛兵的動向。

  「還是先離開這裡吧,會被那些煩人的衛兵打亂興致。同伴的事,下次見面會給妳答覆。」說完,我便去反側跳下鐘塔,用與來時一樣的方式,透過魔法的輔助離去。

  跟情報商結夥……聽起來真的很有吸引力,能快速掌握各種資訊的話,今後行動也會更加順利吧,但是……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說是目標一致,就願意冒著極高的風險來協助我嗎?與全王都內的貴族派系為敵的我?

  不行,實在想不透,粉絲什麼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靜夜/KCNS獨留的鐘塔頂】

  終於見上一面了,也不枉我做那麼多準備。

  接下來就是想辦法讓他——讓怪盜R為「我們」而戰。

  ……雖然他就這樣跑了,就這樣直接跳下去了。說是下次見面再給我答覆,但只有我找得到他,他沒辦法直接找到我的吧。

  不過我也該走了,連星夜也幾乎要被地上的燈火淹沒,所剩無幾。

  嗯……?

  是不是閃了一下?

  我往剛才瞥見金色閃光的地方望去,鐘塔外側欄杆的尖刺上好像勾住了什麼。拍拍斗篷上的灰塵後,便站起身子走過去仔細瞧瞧。

  是一條金色項墜,上面刻著席爾巴特家的家徽。我默默將其收進自己的小包裡,或許怪盜R意外是個冒失的人,又多了一項情報。

  不過,怪盜R有關外貌的情報幾乎是零,原本還以為會是長得更高挑一些、全身散發難以靠近的氣場,讓人猜不透想法的奇特人物。看來似乎不是這樣,雖然沒說上幾句話,還是能感受得出來,他並不是那麼難相處的人。

  身材感覺跟「他」差不多。長相倒是完全沒看到,會是怎麼樣的呢?搞不好長得兇神惡煞也說不定,不過今天整個人的氣質還算溫柔,總之不是壞人。

  還有……,有機會的話也想聽聽看他的聲音,只可惜被面具遮擋著,加上風聲不斷刮過耳邊,沒辦法好好聽清楚。不過我也沒有資格要求就是了,一開口就立刻使用水魔法折射,最後所傳出的聲音已經完全失真,在我這樣隱藏自己真實身份的情況下,完全沒辦法期待怪盜R會願意告訴我些什麼。

  但我能查出來的!只要是為了「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也想問清楚,怪盜R究竟是為了什麼才開始行動的呢?他心中的正義是什麼?雖然所有線索都指向同一個答案,那也正是我所期望的結果,但凡不確定的事情就仍有風險。

  一邊離開鐘塔,一邊在腦中整理情報,轉身沒入火光燃餘的陰影下。

  ——神出鬼沒的怪盜。

  ——目標是地方大貴族或豪商。

  犯案手法俐落,儘管貴族們都頭痛不已,卻始終抓不到他,或者說——王國軍也沒有認真在追查。怪盜R所犯下的案件不少,現在只要是抓不到犯人的懸案,也高機率會被當成是怪盜R的傑作,某方面來說也是惡名昭彰了。

  一直到今日,在王國舉足輕重的大貴族、席爾巴特家遭竊前,完全沒有其他權貴採取會浮上檯面的報復、緝查手段,這點也不太尋常。心胸狹隘、貪財出名的貴族們會拿一個小偷沒輒嗎?不只「受害者們」的行為很詭異,他們會變成怪盜R的目標,肯定也有著某種關聯性。

  回去後,就以席爾巴特家為中心開始蒐集線索,找出目標間的共通點,這樣應該能有效預測怪盜R接下來的行蹤。

  我願相信怪盜R有個明確的目的……有著與我相同的理想。

  至少,我已經開始期待與你再會。

  獨自走在漫著冷風的小徑,我不禁胡思亂想了起來。剛才應該沒有不小心讓人看到什麼特徵吧?畢竟我的外表相對顯眼一點,是家族特有的外在遺傳,如果洩漏出去的話很快就會惹上麻煩的。

  不過,說到底家族就算了,唯一讓我在意的,就是不能讓「他」知道,只有這個是絕對、絕對不能發生的!

  ……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我是像這樣活在黑暗中的人、做著這樣見不得光的事。

  被街燈拉長的影子已然搆不到喧囂,城鎮與人們都被拋在身後,靜止在此刻的畫框中。

【待續】


後記(7/15補更):
  一直更到第四章才回來補最開頭的後記真的很不好意思,感謝各位蒞臨本作。可能讀完會滿頭問號,覺得這跟標籤tag的到底有什麼關係,不過就如標題所述,故事在這之後才正準備開始,這裡出現的兩人究竟是誰呢?這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呢?都將在後面的故事中陸續為讀者們解答。
  第一次在網路上創作故事,本來想為了讓讀者能適度休息與提升更新頻率,把文章拆成一篇篇小篇章來發文,不過最終還是選擇保留文章的完整性,整章撰寫、校正完才會發出,所以更新速度緩慢、一次篇幅也較長,還請見諒
  如果喜歡我們的作品,歡迎留言傳達支持與建議,這會成為我們莫大的創作動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