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使用精準制導高爆穿甲嘴砲在乙女遊戲的世界裡生活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文組 | 2021-05-14 21:46:54 | 巴幣 18 | 人氣 43


  無論再怎麼邪惡的反派組織裡,都會有一些平凡人。他們做著一些不起眼、不重要但不可或缺的乏味工作,隱藏在污穢骯髒的表面下,扮演著平淡且忠實的角色。

  他們或許並不邪惡,但固化的立場早已決定了他們的未來,而生死也與他們的主人休戚與共。

  克羅米亞壓抑著怒火,怒氣沖沖地回了家族的宅邸。

  鋪著紅毯的半圓形迴旋梯上,有一位老人正拿著抹布仔細擦拭牆上的金屬徽章。

  克羅米亞快速衝了上去,一把拉住老人的袖口。

  「阿?少爺,您回來...」他驚訝地回頭。

  「伯,我有事找你想辦法。」克羅米亞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打斷老人的話。

  這位身穿管家服裝的老人,臉上其實沒有多少老態,只是沉穩的氣質與明顯的臉部皺紋讓他看起來有些蒼老。聞言,他只是沉默地用另一隻手揉了揉克羅米亞的頭,溫和地說:「我們找一間房間慢慢聊吧。」

  二人回到書房,克羅米亞坐在沙發上,看著老管家殷勤地去泡茶,耐心地等著沒有露出半點不耐煩的樣子。端來的時候喝了一口,原本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他們沒有說話,不只是因為身分的差距,還有多年的看顧情分。不須言語,僅是少少的面部表情就足以表達他們之間的長幼情感。

  每個人都是複雜的。

  「少爺遇到什麼困難?」管家面色沉穩平淡的問。

  「我想弄垮克里斯,他是個強勁且從未碰到過的對手,但是...哼,現在沒有頭緒,不知道從哪下手,他不是我能輕鬆擊敗的人。」克羅米亞知道管家肯定知道雷森背叛他的事情,但終究不好意思說出口。

  有錢是有錢,但克里斯的錢肯定比他更多。能下手,卻不知道從何著手。

  管家沉吟了一下:「你知道的,人與人之間有著連結。宛如點與線,固守且不動沉穩的點是最難擊破的,反而二者之間的連結更好下手。無論或緊或鬆,延展的線終究會有些許縫隙可抓。」

  克羅米亞想了想,就反駁道:「克里斯的勢力太強了,一明一暗配合得相當緊密,不只是我,有許多人都在那密不透風的防禦前折戟沉沙,那怕一絲情報都無緣得知。說來容易,實際上卻很難辦到。」

  他沒有說更多,因為管家雖然是他信任的長輩,卻不是專管這方面的人,沒有必要知道更多東西。

  反正泓海的防禦體系讓很多人都撞得頭破血流,如果他能解決也不會屈就於一個小小的管家位子了。

  管家並不氣餒,繼續循循誘導說道:「我是說學院裡。在那裡無論再不情願,交際關係總是比社會中高出許多。他為人高傲,朋友與手下屈指可數,動向容易掌握。而且,也不要想著一步就擊敗對方,應該要分成好幾個階段,分次進行。想想自己當前有什麼能做的,穩紮穩打才是正當。」

  「不能一步到位嗎...也罷,這時候不能沒有耐心。」克羅米亞也知道自己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毫無顧忌地動手了。

  如果戰略目標是扳倒克里斯,那麼分成幾個階段的話,就應該是找出可以打擊的點,然後逐步進攻,先打掉他的手下,與能夠幫到他的外部要素,最後擊潰他。在公平的情況下,假使克里斯動用泓海的援助,也是算做失敗的,不然大家都拚家底就好了。

  以前他也曾讓一個人寸步難行,但那是用錢全方位同時砸出來的結果,現在沒辦法。以克里斯的實力...即使雷森沒有背叛,也得階段性的進攻,還要是有出成果的前提才能繼續下一階段。

  要從哪裡開始?

  以克里斯的人際關係來說,在他外層的核心副手是艾希里克與柯尼爾,然後是他在魔法機械研究所的同學與教授導師。次之,則是他的助學計畫招來的一眾平民學生。

  此外,還有非人的助力──在泓海成立以前就存在的,一些給學院跟學生提供服務的店舖。

  如今想想,那些在克里斯剛進初等班時隨手建立的產業,該不會就是成立泓海前的練習吧?

  克羅米亞自己十二歲時也沒有那種縝密的心思,會把原本只是玩笑的經營遊戲當真的玩啊?更別提之後克里斯還下載了商業帝國DLC,建設泓海打遍天下無敵手。

  但想到這裡,他也有頭緒了。那些店鋪這幾年大概都處於放養的狀態,如果再蒐集多一點情報,說不定能找到一些下手的空間...

  「謝啦,阿爾!」克羅米亞立刻起身踏出房間,留下默默揮手的管家。他有些歲月痕跡的臉龐上還有欣慰的笑,但等腳步聲遠去後,便轉為一絲絲的擔憂。

  阿爾想起他名為巴玠的父親死前說過的話。

  人的一生會跌倒很多次,但有人只是被石子絆倒,有人卻會一頭栽進深淵。

  雖然此刻風光明媚,內外奢華榮耀依舊,但實際上暗潮湧動。

  開始改變的時代,逐漸緊張的國內局勢,是身處其中的大人才了解的。深處溫室的男孩女孩,能有多少人可見識到風雨欲來的前奏?

  大家或許還在嘲笑史東家這次因為國王的訓斥而灰頭土臉,然而阿爾與史東侯爵都知道,事件的本質在於緩慢前進的時代帶來的衝擊。搞錯重點的人會走錯路,然後死掉也無人問津。

  最危險的是,微笑著掀起這股暴風的就在學生其中...

  失敗不可恥,對貴族來說無比重要的榮譽於我也不值一提,唯獨少爺...才是我要拚死保護的對象。那年我對一個父親、而不是以貴族站在我面前的人如此發誓過了。

  阿爾握緊拳頭,現在這個平凡且飽經風霜的老人,知道接下來還有事情要做。

  回去學院的克羅米亞發下命令,自有專業的手下幫他把情報全部收集彙整過來。但在不知道誰可信任的情況下,他也只能親自分析。

  凱佛利爾固然是一個王室養廢貴族的陷阱,但也是個能讓天才脫穎而出的競技場。

  那只是個隱性目標,實際上作為匯集全國名門的菁英學所,培養能繼承家業的家主才是重中之重。幾百年前建校的國王,也只是想要中央集權,而從沒有過半點廢除貴族制度的想法。如果全國貴族全都爛到不學無術,那誰能扛起國家安全與政府的職能?平民嗎?

  過去還處於完全的封建思想的人們根本不會也無法想像那種情景。

  所以,凱佛利爾有許多有趣的玩意,與遊戲。

  比如,每個貴族學生在入學前,家裡會依照爵位高低與手中的資源,給予學生一些自由調度的支持,讓他們自行拚搏,甚至去賭。

  一百年前就有個只是子爵家出身的貧寒學生,用家裡給的區區一條產品的供應鏈,用計把一個伯爵學生手中的整間店騙到手,堪稱經典。

  他們是十五歲進入高等班的,資源也是今年才轉移到手中,但克里斯卻是從初等班就入學了,至今已有四年。

  但是,那些產業也沒有像泓海那樣大肆擴張,而是保持著不溫不火的狀態,穩定的在學生群體中佔有一定地位,卻沒有形成壟斷的格局。

  不像與學院完全分開的泓海,這些店是可以對學生與學院產生直接影響的。克里斯沒有給予這些產業過多的注意力,說來奇怪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怎麼會放一個別人可以抓的把柄在這裡,但如果說克里斯是根本不想在這種普通難度的遊戲上浪費心力,也說得通。如果是克羅米亞自己,在一秒賺幾千萬跟賺十幾萬之間也知道怎麼選擇。

  總之,一家服裝店、與一家開在校內的飲茶室、飾品鞋帽店,或許是可行的切入點。

  眼下為了贏,克羅米亞也不在意再狠一點。

  我以前花錢大手大腳還無所謂?很好,那我這次不僅要隱蔽的花錢,還要花對地方。克羅米亞暗暗下定決心。

  我認真起來連我自己都怕。

創作回應

雪芽
別被查水表就好,然後這次疫情很嚴重,多小心。
2021-05-14 21:52:08
文組
好 謝謝 
2021-05-14 21:53:59
白煌羽
辛苦妳啦(遞茶
2021-05-14 23:32: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