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This Broken World》EP.18—流星雨

ReN | 2021-05-14 19:54:30 | 巴幣 12 | 人氣 46



<>

  「黑羽……你的身體沒有問題嗎?」

  眾人現在身處的早已不是那片荒蕪的舊時廢墟,而是具有明亮照明設施的小型航空母艦「斯沃魯茲」。除了跟外界截然相反的光亮白燈,艦上亦安裝了大功率的空調裝置,因此能夠隨意調節室內溫度,讓疲倦的身心獲得稍息。

  在那名神秘少年的建議之下,「無色」的各位順利地登上了母艦,逃離截至剛才仍處於混戰狀態的戰場。然而,這並非沒有任何代價。

  正如那名少年所提供的資料,「天蠍座」確實具有超遠距離的攻擊手段。依賴著自身卓越的感官,「天蠍座」準確地捕捉到黑羽等人的位置,並對他們發出了宛如流星雨般的耀眼光槍。

  那充其量也就只是儲存在「天蠍座」體內的生體能量所形成的一種能量形態,然而卻跟它的外形一樣極其鋒利尖銳,具有無法言喻的破壞力。

  幸好的是,其他人都沒有被這束不講道理的光槍所擊中,不然可能早已粉身碎骨,就殘骸也無法餘下。

  可是黑羽卻不怎麼走運了。在逃避光槍的時候,因為「天蠍座」的攻擊過於密集而不幸失去了左手的義肢,即使再怎樣奮力閃躲,還是被「天蠍座」的攻擊擦到。這也能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還好不是被擊中具有血肉的肢體。

  不過,義肢的運作終究還是需要人體的血液。

  生化士兵的義肢其設計本身就具有十足的威力,然而若要發揮義肢的全部能力則需要人體的血液。正確點說,是蘊含著納米機械的血紅細胞。

  就像汽車需要燃料才能驅動,義肢也需要液態的納米機械作能源供給才能發揮全力。換句話說,即使黑羽的左手為義肢,可是依然有類似於血管的管線讓血液流通。

  也就是說,現在黑羽正處於大量失血的危險情況。儘管接駁著義肢的接口已經閉上了血管,停止讓血液流失,可是一時之間失去了大量血液還是讓黑羽感到頭暈目眩。可能是大腦缺氧,也有機會是痛覺神經帶來的回饋。

  直至剛才,黑羽才竭盡全力將艾米莉亞以及洛德帶到艦船上,因此也有可能是體力過度消耗所導致。即使是現在,還能看見黑羽身後仍在張開青色的左翼。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那隻青色翅膀的羽翼只是單純由能量所構成,並不會真的將羽毛灑落到滿地都是。而且,即使真的會散落羽毛,也將會是青色而不可能是灰色的。

  從旁人的視角來看,這實在是極為詭異的事情,彷彿黑羽真的長出了具有肌肉以及羽毛的羽翼一樣。不過對於「無色」的同伴而言,這卻不是值得為之感到納悶的事。

  回到艦船後,賽恩為了洗去身上黏稠的血液而前往了浴室,萊拉則是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了床上。儘管洛德很是擔心黑羽的情況,可是為了讓艾米莉亞能跟黑羽獨處而選擇離去,也算是在打著些小算盤。從戰鬥中途便被命令待機的史黛娜則是關在了房間裡不願外出。

  換句話說,現在還身處在艦船尾部甲板的只有黑羽和艾米莉亞兩人。

  看見黑羽面露苦色坐到地上,艾米莉亞似是擔憂卻又帶點怒意的問道。可是,黑羽卻清楚明白她指的並非是自己失去了的左手,而是其他東西。

  「使用『那東西』對你的身體造成的負擔可是非同小可,為什麼要這樣勉強自己?」

  「因為只有這個辦法了」黑羽一臉苦笑地說:「那時候我的判斷出錯,才導致了這個局面。若是稍為勉強自己便能夠撥亂反正,倒算是十分值得。」

  「可是『那東西』甚至可能因此而奪去你的性命啊!」

  「也總比讓你們白白地犧牲要來得好。這可是我的失誤,不能夠讓你們也跟著一起犧牲。」

  「你總是這樣……將如此沉重的事物強加於自己身上。」

  艾米莉亞抱膝跪下,撿起灑落一地的灰色羽毛並難過地說。

  「……融合值上升到多少了?」

  這是一句對旁人而言毫無意義且無法理解的問題,可是黑羽及艾米莉亞卻清楚知道這句說話的含義。也正因如此,黑羽才在躊躇著應否如實告知,只是在艾米莉亞那不容逃避的目光之下,黑羽最後還是放棄了抵抗。

  「……18%。」黑羽吞吞吐吐地說:「經過了這次之後說不定還會再有所上升。」

  只是在得到黑羽的誠實回答後,艾米莉亞並沒有像黑羽預測一樣發怒,而是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從眼角隱約流出的淚水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總是在默默承受這一切的黑羽。

  「我知道你不會聽我的忠言。即使是其他人,想必你都不會理會吧。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說一句:請你不要再使用『那東西』了。」

  --再這樣下去,害死你只會是遲早的事。

<>

  時間回溯到黑羽從與時間隔絕的黑暗空間回過神來之後。

  在如此逼迫的局勢之下,黑羽卻居然猶如置身事外般發呆,這使洛德不禁感到納悶。

  按照他對黑羽的認識以及理解,在這種情況下黑羽絕不可能會愣神。以前不曾發生過,照理說也不可能會發生。然而這個不可能的事態卻出現在眼前。

  要不是因為黑羽因為精神上的緊繃,那就是發生了些意料之外的事態,使得黑羽需要沉思。

  「無色」的隊員全都在嚴苛的訓練之下練成了能夠連續三天不眠不休作戰的能力,所以前者的可能性自然而已便被洛德否決。那麼,剩下的可能性只有後者。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洛德決定向黑羽問個清楚。

  洛德雖然平常的態度輕佻,可是不論實力或者頭腦都十分出眾,假若不是那副整天掛在臉上的輕浮笑容,想必優等生這個詞彙十分適合形容他。

  「黑羽,」

  洛德謹慎地選擇詞彙,向黑羽搭話。

  「『斯沃魯茲』剛剛傳來了訊息,說是還有五分鐘便會到達。」

  「……」

  看著一言不發的黑羽,洛德繼續說下去。

  「明明應該是條令人高興的消息,可你的表情卻不這麽想呢。到底怎麽了?」

  「……現在馬上讓『斯沃魯茲』停下。」

  「--哈啊?」

  「我們不能讓『斯沃魯茲』駛到這裡來。現在馬上讓它在原地停下,跟她說我們會直接跑過去。」

  「等等,我開始搞不清楚了。起初是你讓母艦前來,現在卻要讓它停下來,到底是為什麼?」

  眼見洛德對於自己前後自相矛盾的指示感到焦躁不解,黑羽只好承認自己的失誤,向同伴們坦白。

  「『天蠍座』具有等級五之中最為傑出的感官細胞,剛才戰鬥時發出的聲響說不定被牠留意到了。」

  「你是在擔心『天蠍座』會向我們的方向趕過來嗎?這樣的話不用擔心,『斯沃魯茲』一直在監控著牠的行動。似乎牠並不想理會我們。」洛德一臉安心的說。

  「那是因為沒有移動的必要。」

  黑羽馬上反駁洛德的解釋。

  「『天蠍座』能夠作出遠距離攻擊,即使牠呆站在原地依然能夠攻擊我們。」

  此言一出,不僅是面前的兩名同伴,甚至耳機的另一端都傳來了感到驚愕的呼吸聲。

  「沒有時間了。洛德你現在馬上跟『斯沃魯茲』聯絡,艾米莉亞跟萊拉現在馬上趕到母艦停泊的位置登艦。我會和洛德一同趕過去,賽恩不用理會我們先行一步。」

  以你的速度很輕易便能趕回去。黑羽在句尾補充道。

  只見賽恩輕輕點頭,下一瞬間便揚起了無數在半空中飛揚的灰塵,失去了身影。即使能夠捕捉到那略為響亮的奔跑聲,肉眼已無法再追蹤到他。

  「黑羽,『斯沃魯茲』那邊說已經停下了艦船,而且傳來了座標。」

  洛德操作左手的手環,將座標傳送給各人。

  「這個位置……」

  很不妙。

  不論是誰,只要稍加觀察和思考都能不約而同地得出同樣的結論。

  母艦停泊的位置是一片空地,正確點來說是一片已成廢墟的空地。

  母艦的周圍被崩塌的建築物所包圍。儘管這些已成空樓的建築物因為失去了支柱而倒塌,可是其高度依然足夠阻礙『斯沃魯茲』升空。再者,對於黑羽等人而言,要突破這些建築物到達母艦的所在地也是一大難關。

  賽恩和萊拉能夠憑藉自己的駿足以及無人機獨力抵達母艦的位置,可是對洛德和艾米莉亞而言卻是沉重的阻礙。

  「艾米莉亞,從你的位置看過去,你能夠看見任何入侵點嗎?」

  不過多久,艾米莉亞便傳來了回應。

  『沒有。這些建築物的根基被徹底粉碎,上層的樓層彼此支撐著,導致它們沒有橫向倒塌,而是垂直的狀態』

  也就是說,要越過這些障礙物到達母艦的所在地是不可能的。可是,依照當下的狀況,已沒有足夠的時間再另外搜尋路線,唯一的選擇只有直接跨越建築物,以直線方向到達母艦。

  然而,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實現如此異想天開的想法?

  此時,黑羽想起了那名神秘少年說過的話。

  --讓「斯沃魯茲」在空中待命並開啟尾部倉門。

  --這是可行性最高的方法。

  難道說,自己的一切考量以及背道而馳的指示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嗎?黑羽心想。

  黑羽並不想完全遵照他提出的方法,因此才指示母艦停駛,讓同伴們都能夠安全地登上母艦。如此一來,便不必使用「那東西」。然而,這一切似乎都在神秘少年的計算之中,就連向黑羽提出的建議也是在將黑羽可能作出的行動納入計算因素才得出的結論。

  這一刻,黑羽從察覺到自己就猶如在掌心中跳舞的人偶一樣,無法逃脫他的掌控。

  真的……只有這個辦法了嗎?

  在心裡默默念道的同時,黑羽將手放在了掛在腰間後的一個皮革盒。

  黑羽遲疑了一會,才終於打開了盒子。收納在盒內的是三支大小相同、容量相同的針筒。從透明玻璃能夠看見裡面裝載了深藍色的液體,有如疫苗一樣。

  然而,那並非能夠拯救生命的藥物。相反,更偏向是奪去性命的毒物。黑羽對此有著深刻的體會。

  然而,就在黑羽還在猶豫是否應該將容器內的藥物注射到自己體內時,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一束耀眼的白光突如其來出現在黑夜的天空之中。宛如溫熱的太陽一樣,這道光芒照亮了昏暗的大地,卻不如太陽那般溫暖,光芒的色溫更是使人感到冰冷無比。
  
  「那是什麼……?」洛德目瞪口呆地說。

  像是要解答洛德的疑惑,白色的光束在半空自我解體,呯的一聲化為了無數道細小的光輝灑落到地面,就好比煙花一樣。

  可是跟煙花相反,這些光芒並沒有隨時間的流逝而消失,反而維持著本來的外形墜落到大地上。

  那一束束細小卻又尖利的光輝,就好比鋒利的銳槍一樣。墜落的速度之快,宛如騎兵緊握長槍進行突刺一般。

  此時,黑羽才察覺到那道光芒的真面目。

  那是神秘少年提及到的,「天蠍座」的遠距離攻擊手段。

  確實,沒有任何形容詞比起「光槍」更加適合形容這些墜落的光芒。它們就好比劃過大氣層的流星雨、彗星經過地球時尾巴留下的痕跡。

  儘管黑羽明白這些所謂的光芒,充其量只是「天蠍座」的生體能量所造成。然而眼前的這副光景,卻使黑羽不由得感到震撼。

  若是將此刻的風景以畫筆記下,毫無疑問會是一幅流傳後世的名作。

  可是,對於在場的所有人而言,卻無法打從心底為之讚嘆。

  就在眾人還為了這副光景而呆若木雞時,耀目的光槍已經逐漸向他們逼近。

  這時黑羽從終於回過神來,並迅速作出對應。

  黑羽熟練地舉起掛在胸前的步槍,精準地對準光槍並扣下板機。

  這些光槍並沒有實體,只是能量的一種形態。只要讓充滿動能的子彈與之相互碰撞,能量之間便能互相抵消。前提是子彈被賦予的動能需跟光槍蘊含的能量值相同。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儲存在「天蠍座」體內的能量無法以數值準確表示和計算。同樣地,由「天蠍座」生成的這些光槍所蘊含的能量自然無法以常理計算。

  簡單來說,就是單單一粒子彈不可能停下光槍的腳步。光槍只會將子彈以高溫熔解,並抹去它的存在。

  黑羽也理解這點,因此從一開始便沒有打算與之對抗。

  黑羽需要的,只是子彈與光槍碰撞時產生的那微小的時間差。子彈無法停住光槍,卻可以拖住它的腳步。儘管能夠得到的只是微不足道、以微秒為單位的時間,對於黑羽而言已經十分足夠。

  正如黑羽預想的一樣,子彈被光槍所吞噬。但是吞噬子彈時失去的能量導致了施加在光槍的能量減少,光是這一點便能夠令光槍的速率降低。

  這便是黑羽的目的。

  只見黑羽馬不停蹄地扣下板機並更換彈匣,同時對洛德下達指示。

  「洛德,現在馬上跟『斯沃魯茲』聯絡,叫他們突破廢墟的包圍並在空中待命,然後立即撤離此地!」

  「好的!」
  
  洛德沒有餘力多作思考,只能反射性地回應黑羽並提腿離去。

  洛德深知自己在那種情況下根本無能為力,再繼續留在那裡也只會成為黑羽的負累,因此只能老實聽從命令。

  儘管命令了洛德離開戰區,可是自己還無法離去。要是自己停下了射擊,眼前的光槍便會猶如暴雨般落到地上, 屆時不光是自己,甚至連正在撤退的洛德也會受到牽連。

  為此,黑羽無法停下扣在板機上的食指,只能開始這場對自己壓倒性不利的攻防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