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三章 判官槌和黑槌子

草士 | 2021-05-14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41


第二百二十三章 判官槌和黑槌子

判官槌和黑槌子,二者同為槌子道寶,又同樣出現在撫仙一帶,一者剛遺失不久,另一者就跑了出來,倘若讓見過判官槌的有心者得知,勢必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袁昊本來心知肚明,憂心忡忡,是以起初幾回想動用黑槌子,他都會仔細思慮,考量對方有沒有見過判官槌子,知不知道那日在撫仙派發生的事情云云,再做出槌打算。然而在鎮上待得時間一長,不見任何問題,警戒心便勘勘鬆懈下來。

袁昊這回當著台下眾人之面,動用黑槌子道寶,本非所願,姑且那文武兄弟不論手段,他們確實將自己逼入絕境,而諾言在前,迫不得已下,只好出槌退敵。想不到當初所料想的窘境,如今確確實實發生眼前,還是讓作為後盾的絕千閣,率先一步關入牢裡。

都爭先點點頭道:「我當時同樣覺得古怪,道寶就算再有靈,總不可能自己長腳,自撫仙派的人工小湖,跑到鎮旁的撫仙湖。何況小黑槌和判官槌外觀也大不相同,怎能說是有關聯?」

袁昊道:「李櫃主怎麼說?」

都爭先頓了一會,哼了一聲道:「還能怎麼說?我當時問:『櫃主高見如何,在下不敢妄自猜測,既然如此,可有證據?』,事事都求證據,若有證據,咱們也好信服。」

「李櫃主搖搖頭,道:『慚愧,這僅是李某依多年所見,判斷而來的結果。畢竟這世上除了判官槌以外,從未聽說還有第二柄槌子道寶的存在。』」

「我再問道:『櫃主既沒有證據,如何能說姓袁的手上便是判官槌?咱倆當初闖入撫仙派,只是島主老頭兒讬付咱們,出島之後,前去撫仙探看情況,若是槌子無事,那便安好。誰知道各路群豪打著「祝賀新婚」的名義,聚在撫仙,為的是判官槌一事,咱們見沒有辦法,這才出手扔槌入湖,絕無半點盜槌之意。』」

都爭先話說到這裡,忽聽有道聲響,自鐵門外頭傳來:「不錯,依二位少俠的人品,絕非如懸賞令所言,是竊取判官槌的賊兒。」

瀛海島二人聞得這話,不知外頭有人,警戒心大起,齊朝鐵門瞪去一眼,見鐵門外有道目光,透著幽幽火光,同樣打量牢內。只聽「喀啦」一聲,鐵門敞開,火光照入,他們這才發覺,卻原來門外佇候兩道身影。

來人是一男一女,男的站前,女的佇候。

那男子雙手負後,面如春風,笑著走入地牢,道:「都少俠,時候已到,敢問二位做好決定沒有?」這人自然是絕千櫃主李正志。

那女子低著頭,嚅聲道:「先哥,昊弟,你們……你們還是從了父親的話吧!不管是不是判官槌,那黑槌子都太過危險,為了你們好,聽我一次,好不好?」此人卻不是李若虛又是何人?

都爭先苦笑道:「李櫃主,能否再給咱們一點時間?」

李正志歎了口氣,道:「都少俠,李某是很想答允你這要求,但是時間緊迫,追兵馬上就來,已不得再緩。」

袁昊道:「甚麼追兵?」

李正志看了過來,目光往下一凝,停在黑槌子道寶,良久才道:「古撫仙三大派已在趕往撫仙鎮的路上,只要快馬加鞭,不出幾個時辰,就會趕到鎮上。二位作為瀛海島要犯,嫌疑重大,若是不趕緊離開撫仙鎮,後果不堪設想。」

袁昊聽到這話,神色大變,嚇得跳起身來,回頭道:「那可怎麼辦?姓都的!」心下則想,要是古撫仙三派皆來,察覺他們存在,屆時武律道盟定會傾巢而出,那可就不妙。

豈料都爭先卻是捧腹大笑,笑得甚是無禮,道:「原來如此,李櫃主就是李櫃主,這就是櫃主的好計?」

李正志愣了一會,笑而又問:「都少俠,這玩笑話可開不得,李某也是人,如何可能做到這等神通廣大的妙算?此事說來道去,還是二位的島民本色,惹出太多禍端,以致於事情敗漏,現出馬腳。」

都爭先搖搖頭,續道:「不對,多年不見,櫃主這恩威並施的手段,始終高妙絕倫,要不是有老爹的前車之鑑,在下差點兒就要看漏。櫃主,你今早讓若虛買通驛使,付了快五十萬武幣,又是為何?在下猜想,應該是想讓他們快馬加鞭,送信給古撫仙三大派,告知黑槌子和島民的下落。」

他接著道:「隨後招我相談槌子一事,見準時間,又讓我前去和姓袁的會和,帶他回來賭坊,又是為何?姓袁的,你昏迷之後,本來竹老先生要親自送你回賭坊,是我上了當,傻乎乎出了賭坊,正巧半途碰上他老人家,他才轉而託付予我。那時我就覺得事有蹊蹺,咱們談到中途,為何莫名其妙扯到姓袁的。嘿嘿,原來,櫃主是得到消息,知道姓袁的昏迷不醒,而竹老先生要來,怕事情會敗漏。其後,將咱們關入牢中,恩威並施,迫得咱們不得不交出黑槌子,好計,好計!」

此言一出,袁昊、李若虛都是「啊」了一聲,眼珠子瞪大,均大吃一驚。不由看向李櫃主,彷彿都想要問:此事是真是假?

李若虛吃驚難當,道:「父親你……你為甚麼要這麼做?」

李正志向她看了一眼,回過頭,臉上始終掛著笑容,沉默一會,靜靜問道:「都少俠,你這推論未免太過異想天開,李某又是為何要害你們二位?」

都爭先咧嘴一笑,道:「當年老爹說要多觀察觀察櫃主,他媽的,此話果真不假。櫃主並非是想害咱們,而是想給咱們一個教訓,是不是?」見李正志沒有回話,他接著道:「在下斗膽一猜,應該是為了趙元佑那件事。」

只見李正志和都爭先相視許久,突然哈哈朗笑,拍腿叫好,道:「猜得好,猜得好!都少俠,多年不見,見你兀自見精識精,悟性驚人,李某實覺感慨。除去些許天真,要是少俠並非島民,李某都想親自招攬入閣。」

都爭先臉上也笑,道:「哪裡,李櫃主教訓得極是,江湖偌大,險惡異常,唉!除了島民,在下確實不該輕信任何人。」聲音冰冷一片,更無半點感情。

袁昊見李正志、都爭先突然稱讚對方,各自話中卻是帶刺,聽得一頭霧水,道:「這……這是怎地回事?」


疫情日趨嚴重,諸位多多保重,袁昊的故事絕不會中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