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二集第二十一回。

樂子喵 | 2021-05-14 11:11:11 | 巴幣 100 | 人氣 95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音回到村口,天色全黑。
  密村壟罩於陰暗幽深的氣氛中,配合烏鴉陰森的鳴聲,火光點點緩緩前來,在夜風的吹動下,如鬼火讓人心驚。
  魔族們眼睛發直,不致如閨女尖叫,但臉色發青;李叔吞了一大口口水,想辦法不要軟腳。
  祈音相信鬼的存在,但她不覺得鬼特別恐怖--遑論不是鬼。
  隨著火光的逼近,照映到白芍的臉龐,她笑道:「妳果然在裡面。」
  「是妳將仙士引走了嗎?」祈音問。
  白芍看著身旁的人,心虛地說:「也算吧。」
  祈音不解白芍的意思,仙士寡欲也持著火把而來,嚴肅地問:「外面的人都救好了,裡面還有人嗎?」
  仙士寡欲身後還有一些仙士,都持著火把。
  「你是……」祈音雙眼微微睜大。
  「他是我師弟,因為他收信時被另一人發現了,他只好裝作是要取信於我所為。」白芍解釋。
  「……原來如此。」祈音大概明白情況。
  「我們要趕緊處理,不能讓他們向鄴城內的仙士求援。」仙士寡欲必須把握時間。
  祈音回身看著魔族們,「裡面應該只剩仙士了。」
  魔族們看到仙士寡欲,即身上的天若宮服裝,都露出憤恨的神情,但祈音眼神一斂,暫且壓抑了恨意。
  李叔止不住顫抖,雙手摀嘴。
  「我們要燒了這裡,那些仙士會自己逃出來的。」白芍手上的火把不僅是照明,也是攻擊的利器。
  「好啊!」聽到白芍的話語,魔族們歡聲雷動,姑且認定白芍不是敵人。
  仙士寡欲默默移動火把,其他同行仙士也跟著移動,表示跟白芍是同一陣線。
  祈音見情況穩定,向白芍說:「這些無辜的魔族給妳處理。」
  魔族醫師拉著祈音的衣襬,擔憂地說:「他們……也是仙士啊。」他不如魔族青年們勇健,萬一真打起來,第一個就倒地。
  「我跟天若宮不一樣。」白芍堅定地說。
  「我的妻子和孩子……」另一名魔族醫師喃喃著。
  「等情況穩定,我再幫你問去哪裡了。」祈音說。
  魔族醫師搖了頭,道出憂慮:「他們身上有毒,我……」
  「……李叔,你解得掉嗎?」祈音看向李叔。
  李叔連忙否認:「身上有毒?我沒有做毒藥啊。」直率的反應顯示他沒有說謊。
  白芍盯著李叔,問了:「他就是妳說的,為天若宮製藥的人?」
  「妳、妳想要做什麼?!」李叔狼狽後退。
  李叔今日學乖一件事:女人未必柔弱,尤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女人絕對有問題。
  白芍雙手插腰,喝斥:「當然是要問居心啊,我看你沒病沒痛,不像被挾持的。」
  「妳……」李叔的自尊心哪容得了白芍的逼問,但他不敢再說。
  祈音感受到魔族們對李叔的不滿,下達指示:「我有事情要問你,到附近去談。白芍,這裡交給妳處理。」
  白芍也感受到魔族們的奇妙氛圍,出言提醒:「這附近可能還有仙士……」
  「我去無林空地,距離這邊不算遠。」祈音說。
  「好吧……」白芍無奈點了頭,開始思考怎麼處理魔族們。

分隔線
 
  無林空地附近無樹,冷風吹來刺骨難熬。
  李叔渾身發抖,已分不清是恐懼還是寒冷。
  「在這種地方……妳是要殺了我嗎?」李叔驚慌地問。
  「要殺你,把你留在剛才那裡就好。」祈音相信只要道出訊息,李叔的下場就會非常淒慘。
  李叔瞬間如洩了氣的氣球,他怎會沒感受魔族們長期累積的怨恨引發的殺意雙眸?他一路上都不敢說話,就怕不小心說錯話,同那些仙士的下場。
  因此,李叔終於確定祈音是要救他的。
  「妳為什麼要救我?剛才妳也聽到了,是我洩密的……」李叔回想不久前的那些惡行惡狀,越發慚愧。
  「我說過了,是霍老要我救你的。」祈音重申原因。
  「他怎麼會找妳,而不是找祈律?」李叔始終不相信此事。
  以霍老對祈律的期許,應當找祈律處理這件棘手事,而非交給「多病」的祈音。而且,李叔對祈音的複雜情緒,祈音對李叔的敵意,更不適合處理。祈音自然猜想霍老早就知道她不是原本的祈音,欲以俐落果決的手段澈底了結此事。
  「我不管你對祈律的心結有多深,我有事情要問你。」祈音把握珍貴的時間,不想和李叔說明其中的曲折。
  「……」李叔沉默,多少推知祈音欲問何事。
  「你為天若宮研究什麼藥丸?」祈音直截了當地問。
  「他們將藥草給我,我拿去研究有何新用途……就跟在村中是一樣的。」李叔道。
  「那些藥草是什麼?有什麼用途嗎?」祈音不錯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很多我都沒看過,純粹記錄而已。」李叔搖了頭。
  「我換個說法。外面的魔族被迫為仙士勞役,除了家人被挾持以外,是否有用藥物控制?」祈音發現李叔瞭解的出乎意料地少。
  「仙士說過要我做些讓魔族安定心神的東西……然後他們就拿了一株植物給我研究,要我想辦法掩去那股怪味。我聞那株植物聞得很不舒服,一度難以研究,但最後我還是突破了……就將提煉好的藥水給了仙士。」經祈音提示,李叔想起此事。
  「藥水……你剛才有用嗎?」祈音想起李叔的桌上放置各種藥水,只是都沒潑到她。
  「那種藥水我已經給了仙士。」李叔再度搖頭。
  「那種藥水……除了你以外,還有人會做嗎?」祈音直覺情況不妙,語氣略沉。
  李叔遲疑了數秒後,緩緩道出:「那種藥水不難做,但是藥效不強,頂多讓人有些無力,但我承認部分有使用醉仙草催化過……」他最後一句說得有如蚊子飛過的聲音。
  祈音眼神一斂,「加強讓人無力的藥效……你說那種植物有怪味道,其藥水本身也會有怪味嗎?」她必須提前掌握這則重要情報。
  「沒有怪味,外觀是無色無味,聞起來不會讓人無力,喝進去才會。」研發這種藥水原是李叔的驕傲,但他不敢在祈音面前表現。
  「……如果不慎喝進去,多久可以解除這種無力感?或是有什麼藥草可以緩和或治療的?」祈音問。
  「這……我沒有試過,只要不喝到……」李叔不會以自己做實驗品,無法回答祈音的疑問。
  「我如果知道當然不會喝,但放到水裡的話誰會知道?沒有辦法解決嗎?」祈音厲聲,非要李叔想出個解決辦法。
  李叔眼神漂移,猶疑地說:「一般的放到水裡效果不好……但有用醉仙草催化的就不太影響了。」
  祈音聽到這句話,內心的憂慮越擴越大,但她不能在李叔面前失措。
  祈音提出幾種辦法:「……你說聞到沒關係,只要不喝進去就好,燒乾它有用嗎?」
  「妳為什麼這麼緊張?」李叔不解地問。
  祈音驚愕於李叔的天真,怒斥:「你覺得司馬懿要你研發這種藥水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拿來做事的!」
  「司馬懿說過會給我一塊土地,讓我升官封侯,所以我才……」李叔被祈音嚇著,趕緊說出所知。
  祈音嚴肅地說:「你被他騙了,一般人類都很難從他手中獲得好處,魔族更不用說。」她與司馬懿有周旋過,對其性格還算認識。
  李叔慌忙地說:「他、他說他未來會統一天下,根本不將那些土地放在眼裡,所以我才想可以讓村民……」
  祈音打碎李叔的美夢,僅需一句話:「從今天發生之事,你也知道他是騙你了。」
  「……」李叔面色沉重。
  無林空地因密村燃起的大火有間接的照明,兩人已在此地交談有些時間。
  火光映照於兩人,祈音已經不再是李叔所想倨傲的臉龐,李叔也非平日逞強的面容。
  李叔感受到祈音的心情,即使他不完全知道原因。
  「拜託你,快點想一種可以解決這種藥水的方法。」祈音對藥水一無所知,只能求助李叔。
  李叔反覆吸氣吐氣的動作,思考解決辦法。過了些時間,他提出想法:「燒乾它……可能是有用的。因為我研究的時候,放在火爐旁的藥水效果比較差,但可能要完全煮滾,並放置個幾分鐘比較安全。」
  「那如果服到,可以吃什麼藥草緩解嗎?」祈音再問。
  「不知道,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藥草。」李叔只能搖頭。
  祈音確認李叔已經告知所有事實,吐了一口氣,「……好,我知道了。」
  「妳為什麼這麼緊張?」李叔的思緒跟不上祈音,或說他不瞭解司馬懿。
  「村民已經移居到鹿鳴村,那邊與鉅鹿城不遠。」祈音說。
  「……妳不回去嗎?」李叔疑惑地問。
  「我要去找哥哥。」祈音正色道。
  「……」李叔望著祈音,神情哀傷。
  祈音不管李叔的眼神,直白說了:「李叔,以司馬懿之智,應該會認為魔族少女尚在鄴城附近,派遣仙士捕捉,他卻將主力都放到許都。證明你的研究幫他不少忙,使他暫時不用執著於行蹤縹緲的魔族少女上。」李叔眼睛微睜,聽她繼續說:「但是,你知道嗎?哥哥就在許都,若讓司馬懿發覺哥哥的存在,他可能會去調查哥哥曾經短暫入宮擔任藥師,你騙他魔族少女之事就曝光了。」
  李叔聽後,終於明白祈音的緊張。
  「我……當時……也擔心他的力量會被發覺,所以我才……」李叔含著淚哭訴:「但是……我不說,他們就要打死我了……」他不想死,但不說些情報無從取得仙士的信任。
  「你說是我無所謂,但若仙士使用你的藥水,很多人都會危險。」祈音感謝李叔第一時間選擇犧牲她,而非供出祈律。
  「怎麼會……我……」李叔難以置信盯著祈音。
  「我走了,你自己決定下一步。」祈音已知司馬懿的目的,必須早點行動。
  祈音匆匆離去,留下李叔在無林空地吹夜風。

分隔線
 
  祈音甫走出無林空地,看著持著火把的白芍一臉擔憂望著她。
  「……妳聽到我們說的話了?」祈音再做確認。
  「嗯……本來是想提醒妳們要離開了。」白芍點了頭。
  「沒差。」祈音不讓白芍有罪惡感,而且白芍知情此事,她可以少些時間解釋。
  「妳說你哥哥會很危險,是真的嗎?」白芍問。
  「我想是吧。」祈音只能祈禱司馬懿還不知道祈律。
  「……我的師父很厲害,我會請他保護妳哥哥的。」白芍想鼓勵祈音,但語氣不免沉重。
  「……」祈音沉默,但她不想讓白芍染上憂愁,硬是擠出一句話:「謝謝妳。」
  白芍受到鼓舞,再說:「妳就留在這裡,等司馬懿離開再說。」
  「我在許都有朋友,不用擔心。」祈音勉強給予微笑。
  「……朋友?」白芍疑惑地問。
  「給我護身符的朋友。」祈音比著紫玉項鍊。
  「是嗎……那妳還是可以去找師父看看。」白芍洩了一點氣,還是希望幫上棉薄之力。
  祈音暗自嘆了一口氣,對白芍總對自己缺乏信心感到悲傷。「謝謝妳,我知道了。」
  如李叔所言,祈音非常緊張。連外人李叔都能察覺到她的心情,是她的大忌,所以她快步離去,避免情緒失控。不意又遇到白芍,更難以維持一貫的優遊態度。
  「(當時,我以為許都安全,才讓祈律到許都,沒想到司馬懿這麼快就去了。如果讓他因此遭遇危險,我就罪過了。)
  她本來以為的安全,竟然變成危險,甚至可能危害祈律。
  「(祈律……請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她撫著銅雀,像是安定心神,給予她繼續的力量。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