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使的儀式:7 奔馳的列車

山容 | 2021-05-14 11:00:16 | 巴幣 2 | 人氣 100

連載中天使的儀式
資料夾簡介
機械港工生銅居然戀上一個神祕女子?一票港工好友決心拔刀相助,幫助生銅前往大都會一見夢中情人,殊不知一切竟是公司媒體部製作直播節目的計畫......

7.奔馳的列車

       下定決心,就該有所行動。跛腳坐在生銅的床上,開始對另外三人詳述計畫,四人眼中閃動綠光。
       首先,跛腳拉開大腿上的拉鍊,露出工作服底下的電池。
       「要離開港口到大都市,第一件事就是電池。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顆,充到飽電量夠我們活動三天,想保持高電量維持活動力的話,每天都要去餐廳充電才行。這樣一顆電力太少,我們連下港都走不出去。」
       站在床頭的七逃仔立刻舉手。「維修站有備用電池可以拿。」
       「可是維修站的電池要申請。」生銅說。
       「我只說要拿,又沒有說要申請。」七逃仔露出笑容,看來他會怎麼拿到這些電池是不用懷疑了。
       「你如果有辦法,帶過來就對了。」跛腳繼續講解。「不過要出發也要有目的地。生銅仔,換你告訴我們該去哪裡。」
       「我查過了,她在永續能源公司總部當工程師。」
       「知道地方事情就好辦了。」跛腳立刻連上資料庫調出地圖。資料庫沒讓他失望,一下子就秀出完備的逃亡路線。「找到了。公司總部大樓目標明顯,路線也很簡單,資料庫裡都有地圖。麻煩的是速度,我們沿著舊鐵路走,至少要走一個月才到大都市。」
       「太久了,一顆電池只夠我們走三天,我們沒辦法一人揹十顆電池上路。」安哥說。
       「所以我們必須趕在三天內,從我們這個下港走到西港的回收站,搭上下一班向北的收貨車,再到轉運站換車。這班車一個月只開一次,錯過就沒機會了。」跛腳亮出他準備好的下一步。
       「可是我們沒辦法走出警戒線去西港,我們沒有授權。」生銅又說。
       「這個我會搞定。」安哥說:「我會去維修站的任務中心申請外出任務,取得授權讓我們這一組踏出警戒線。外出任務要每天回報,依我們的腳程會在第三天的時候超出許可範圍,到時候維修站就會派人出來找我們。」

       跛腳點點頭。「如果我們搭上貨車,就能把維修站的人甩在後面。」
       「要是沒搭上,我們就要被送到維修站後頭了。」七逃仔嘻嘻笑著補上一句。「要是維修站追來,就把我打壞,再說是要找維修零件才會跑進西港。你們覺得這招不好?」
       安哥和跛腳忽視七逃仔的蠢玩笑,嚴肅地看著生銅。
       「我們準備好要幫你到底。現在,就看你走不走了。」安哥說。
       生銅環顧三人,三人神情各自不同,卻又同樣堅定。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
       「最好是真的,等你變成活人,我們這幾個要靠你吃穿啦!」
       七逃仔這一次總算講對了笑話,四人哄堂大笑。

       說也奇怪,一旦下定決心,時間突然變得飛快。生銅、安哥、跛腳、七逃仔四個開始各自的計畫,並約好隨時聯繫。七逃仔利用他的好人緣,混進維修站裡光明正大推了一整個手推車的電池離開,好帶去幫別組的工人更換損壞的電力供給系統。整個過程中沒人搞清楚損壞的系統到底是什麼,究竟位在何方。

       安哥找了一樁搜索下港廢棄垃圾場的任務,讓四人能夠合法離開下港鎮,授權在三天後生效。跛腳和生銅負責工具和裝備,由於不知道路上會有哪些需求,他們兩人跑遍了機體裡的各項檢修程式,把可能發生的大小故障都清算一遍,列出輕重緩急,替四人準備好各種維修工具。算他們運氣好,銅鐵仔不用吃喝拉撒,有多餘的空間能多帶一些工具。

       「充電線也要嗎?」七逃仔拿到背包時問了一句。「我以為這種老古董沒人用了。」
       「要是到西港或是轉運站有舊型充電站,就能拿來用一下,省一點電池。」跛腳說。
       「哪有運氣那麼好?」七逃仔嘟噥道。
       安哥的瞪視比跛腳的苦勸更有說服力,他終究還是背上了充電線,還有其他沉甸甸的裝備和工具。出任務的時間終於到了,四人扛上背包,踏著淺藍色的晨光走出下港鎮。時間還早,還不到其他工人上工的時間,路上冷清清的沒半個人,只有來不及熄滅的路燈送四人上路。生銅的感溫配備接收到清晨的惡寒,趕緊加緊腳步上路。

       其他人想必也是同樣的心情,或是腦中的程式提醒他們同樣的結論。四人腳步飛快,抵達小鎮邊緣的閘門時,比原先預計的時間還早了一點。生銅、安哥、跛腳、七逃仔四人輪流彎腰鑽過閘門橫桿,橫桿上的綠色燈泡閃爍兩下,又回復平靜。
       生銅通過時抱著琴盒,感覺裡頭樂器的重量。他染上了人類的壞習慣,吉他當然還在盒子裡,用不著因為看不見就起疑心。最後通過的七逃仔回頭檢查燈泡,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

       「怎麼了?」跛腳問。
       「我以為會有警鈴還是什麼的。」七逃仔說。
       「那個感應器只有沒授權的銅鐵仔路過才會有反應啦。」跛腳說:「而且說不定壞很久了都沒人修。」
       「我還以為會更有氣氛一點哩!」
       「我們在跑路,是要有什麼氣勢啦?」跛腳反問。
       「我看那些電影都這樣演呀,主角走在路上,等一下就會有人跑出來追殺,開槍放炮之類的。」
       「你電影看太多了。」安哥下了結論,把話題帶到更有價值的方向。「生銅你還好嗎?」
       生銅點點頭,把琴盒推到背後。
       「你記得我說的話,要是之後出事,你不要管我們,就只管上車逃跑知道嗎?」安哥說。
       「你們不會有人出事。涼夏會喜歡上我,我會幫你們變成活人。」生銅試著說話時不發抖。討厭的情緒模擬,他應該要能夠冷靜說完這些話才對。
       「夠兄弟,我喜歡。」七逃仔說。
       「先等我們到大都市再說吧。」安哥帶隊往前走,其他三人邁步跟上。

       七逃仔還沒放棄他開的話題。「不要這麼嚴肅嘛!生銅你先說,要是你變成人,第一件事會和你女朋友做什麼?」
       「我、我不知道……」
       「唉唷,你這樣怎麼把妹妹?我先講一件,我要是有女朋友,第一件事就是帶她去吃大餐。像我們充電餐廳裡的烤雞烤牛吃到飽,紅酒白酒喝到吐!」
       跛腳嗤了一聲。「總歸一句就是想吃。」
       「阿不然你想做什麼說來聞香一下?」七逃仔立刻反擊。
       「當然是帶她去看漂亮的大房子。我跟你講,女生最愛漂亮的大房子。」
       「那種叫豪宅別野啦!」
       「沒水準,是叫別墅。」跛腳糾正七逃仔,犯錯的小子一副無所謂的傻樣子,實在叫人搖頭。
       「都可以啦。安哥你呢?」
       「我沒有女朋友。」
       「聽你這種口氣一輩子也不會有了。」
       安哥說出通用語作為回應。「幹。」
       「生銅你哩?」
       生銅想了一下。「我想想,應該是帶她去看花,種了整個山坡的花。」
       七逃仔哈哈大笑。「神經喔,大都市裡怎麼會有整個山坡的花?」
       「不然,我把我寫的詩唱給她聽。」
       「喔,這個有浪漫了!不錯、不錯。」
       「你知道怎麼唱歌?」跛腳問。
       「我也不知道。一開始有點模模糊糊的,可是這兩天好像愈來愈清楚。」話雖如此,但生銅心中對歌喉的把握不如他自述得多。
       「反正走也是走,不然你來唱唱看。」安哥說:「總比聽七逃仔廢話好。」
       「幹。」
       「今天我們還很安全,想唱就唱。」跛腳說:「試試看嘛。」
       「那我就……」
       生銅清清喉嚨,抱著琴盒假裝彈琴。跛腳和七逃仔挑起眉毛,但沒說話。
       「我比較習慣這樣。」
       兩人揮揮手要生銅繼續,低頭迴避視線接觸,生銅知道他們在偷笑。但是不管了,既然說要唱了,就要做到底才行。生銅鼓起勇氣開始發出聲音,一開始旋律斷斷續續,然後漸漸愈唱愈順。跛腳和七逃仔的竊笑不知什麼時候停了,安哥沉重的腳步似乎也變得輕快。生銅愈唱愈大聲,愈唱愈穩,好一陣子沒人說話,柔美的旋律隨四人腳步推進,白日的陽光漸漸消退,最後只剩鐵道旁閃爍的號誌燈。

       如果有觀眾的話,生銅心想,所有的觀眾一定會替這一幕落淚。就他們四個銅鐵仔,為了他一個夢想踏上旅程,徒步走上敗壞的老舊馬路,頂著烈日前往從未見過的大都市。這一幕帶給他力量,給他好預感面對未來。情緒模擬當然多少幫上一些忙,不過沒有正面的資訊,模擬程式也得不出正向的結論不是嗎?他會找到涼夏,生銅等不及把這一切所見所聞說給她聽,告訴他銅鐵仔的心裡也藏著黃金。沒有工作提醒催促的四人沿著舊鐵道一路向前,晨昏晝夜被四人拋在後頭,腳步沒有絲毫遲緩。

       到了第三天晚上,他們已經接近車站了,安哥決定就近在鐵道旁打地鋪紮營。生銅突然有了想法,請安哥拿著手電筒幫他照光。
       好奇的七逃仔湊上來。「我們不是銅鐵仔嗎?為什麼要生火呀?」
       「生銅說生火才有氣氛。」跛腳格格直笑。「終於找到一個比你瘋的銅鐵仔。」
       「你們這些銅鐵仔好奇怪。」嘴巴上這樣說,七逃仔依然看生銅生火生得興味昂然。好不容易,沒經驗的生銅終於成功把火生起來,火焰照亮他們興奮的笑容。安哥收起燈具,眼神迷茫看著愈燒愈旺的火堆。

       「我有好東西!」七逃仔突然彎下腰,拉開工作服的拉鍊,從肚子裡掏出好幾個小酒瓶。「來來來,每個都有一瓶。要說氣氛,怎麼可以少了這一味。」
       「呼呼,少年仔不怕死,要吃酒了。這罐吞下去不怕短路嗎?」跛腳說。
       「誰叫你喝下去?那些大戶都是當漱口水,咕嚕咕嚕呸啦!」
       氣氛正好,就連安哥也接過酒瓶,跟著其他人打開仰頭灌了一口,再各自轉頭吐掉,發出噁心的聲音。
       「操,這味真的有夠嗆,這真的是酒嗎?怎麼和我們在餐廳喝的都不一樣?」跛腳問。
       「你去哪裡拿的酒?」安哥也問。
       「就上次有鐵櫃那個島,裡面有一箱好的我就給他留下來了。」
       「這種味道叫好?」生銅皺眉看著灰褐色的飲料。
       「我也不知道,我只喝過餐廳裡的。」七逃仔聳聳肩。
       「餐廳裡的怎麼和這一味比?」跛腳嘆氣說道,和四人相視大笑。安哥帶頭把酒潑在火堆上,火堆爆出火焰。
       「真奇怪,以前的活人是怎麼了,怎麼會喜歡這一味?」七逃仔把酒瓶隨手往後一丟。難得一次能對這些垃圾態度隨便,其他三人也沒放過機會。

       「真奇怪,我有上線去查,資料庫裡都說酒是這樣喝。」七逃仔說。
       「資料庫裡的東西不能全信啦!」跛腳接腔道。
       「哈哈,半仙這下是在開示嗎?」
       「我敢講,就怕你不敢聽。」
       「這下是在下戰帖了。安哥、生銅仔快點坐好,講一題考死他。」七逃仔拉著眾人圍在營火旁,專心凝神看著跛腳。
       「我沒什麼好考的。」安哥說。
       「我想知道我們為什麼在這裡?」生銅想了一下說:「我想知道為什麼會有我們這些銅鐵仔。」
       「這題問得好怪。」跛腳抓了抓頭。「不過你要是忘記我可以幫你複習啦。上一代的活人把一手好牌全部玩掉,顧著做機器卻忘了顧一下生活的環境。我們這些銅鐵仔,本來都是他們用電、用重金屬搞出來的人工智慧。只是後來活人連自己的生活都過不下去了,才把我們裝到模型裡面,變成銅鐵仔出來挖垃圾。」
       七逃仔呵呵笑。「為什麼他們這麼笨呀?」
       「我要是知道,就不是半仙,是成仙了。」
       「自己褒都不會臉紅。生銅仔,跛腳仙這樣開示你喜歡聽嗎?」
       生銅苦笑。「所以這些活人還特別讓我們知道什麼是愛嗎?」
       「我查到的資料都說那時候很不一樣,為了訓練人工智慧,活人都很用心在設計,大大小小的事都有教我們。」跛腳耐心解釋。
       「然後我們學會做這些事,不但可以在下港撿垃圾,遇到事情還會隨機應變?」生銅又問。
       「這下你終於開竅了。」跛腳點點頭,四人間突然一陣沉默,然後七逃仔才緩緩開口。
       「我們應該是高級的智慧沒錯吧?」
       「對啦,會撿垃圾的高級智慧。」
       安哥嗤之以鼻。「我不信。」
       「不信什麼?」跛腳問。
       「學這個愛哪有什麼用,只不過讓生銅精神散亂而已。」安哥回答。
       「安哥你生氣囉?你不是一直很支持生銅去大都市嗎?」七逃仔說。
       「我是很支持他沒錯。」生銅放下手上的酒瓶。安哥眼中散發綠光,其他人暫時停止說話。

       綠光消失。

       「我剛剛和下港那邊回報任務。」安哥解釋說。
       「他們有說什麼嗎?」生銅問。
       「沒有,叫我們注意而已。」
       「所以現在呢?」
       安哥從口袋掏出螺絲起子,用嚴肅的目光掃過三人。「今天是第三天,要來動手術了。」
       七逃仔假裝嚇到。「玩這麼大?」
       「拆完發信器,明天他們就會發現我們四個失蹤。」
       「可以不拆嗎?」七逃仔還在玩他的發抖遊戲。
       「不拆他們明天就會知道我們跑到不該去的地方。」安哥看著生銅,這是最後後悔的機會了。
       「我先。」生銅伸長脖子,頭向後仰。安哥起身,撥開生銅左耳下方一塊皮膚,將藏在裏頭的發信器拆下收進口袋。
       「看起來很好玩,我要下一個。」

       安哥轉向七逃仔,同樣拆下發信器收進口袋。等他結束時,跛腳也伸長脖子,等著讓安哥拆除發信器。安哥完成後將螺絲起子交給跛腳,盤腿坐下坐在頭向後仰。跛腳將安哥的發信器拆除,七逃仔和生銅手摀著脖子看到最後。

       「然後呢?丟進火裡?」七逃仔問。
       「丟進火裡發信器會馬上爆掉,傳訊息給維修站說我們出事。到時候整個下港的警工就出來追我們了。」跛腳回答。
       「那要怎麼辦?」
       「都先給我,我明天出發前會拿去埋起來。」安哥將發信器集中放在鋪位旁,四人望著四塊小碟片發呆了好一會兒。首先清醒的是生銅,他清了清喉嚨,吸引所有人注意。
       「我知道這一趟可能沒有意義,可是還是要謝謝你們陪我走這一趟。如果只有我一個,我可能永遠都不會走出下港。」他說。跛腳笑而不語,搖頭揮手表示不用客氣。安哥沒有回答,坐在自己的舖位,眼睛還看著發信器的碟片。
       七逃仔跳上去環抱生銅的肩膀,用力搓他頭髮。「唉唷,換你電影看太多,噁心起來了。」
       「不要弄我!」
       「哈!放心,我這個兄弟不只會陪你到大都市,天涯海角也沒問題啦。跛腳的,你說對不對?」
       「我們都會支持你。就算這一趟最後什麼都沒有,至少我們走過了。」跛腳給出肯定的答案。生銅掙扎扭頭躲過七逃仔的惡作劇,視線轉向安哥。
       「安哥,特別謝謝你之前鼓勵我。我知道你不是那種談情說愛的人,不過你的心意我知道。」
       「早點休息,明天還要早起換電池上路,不要弄太晚。」安哥轉身躺下,用手臂蓋住眼睛。七逃仔推了生銅一下,指指安哥,扮出害羞的樣子。生銅苦笑,和七逃仔一起返回鋪位。跛腳用工具挖了一鏟土將火堆蓋掉,他們明天還有車要趕。
 
 
       涼夏從搖晃的樹影中走出,跨過七逃仔來到生銅的鋪位旁。生銅睜眼轉醒,先是訝異地看著涼夏,隨後激動地抱住她。赤裸的涼夏身姿酥軟得好像沒有骨頭一樣,任由生銅將她緊抱在懷中。

       「我要去找你了。」
       涼夏沒有說話,依偎在生銅懷中。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幻想,但是我就是知道我必須去找你。涼夏,你是涼夏對不對?」
       生銅懷中的涼夏微笑,將身體縮得更小,讓生銅抱得更緊。
       「我想像過妳的樣子,但是我從來不知道抱著你會是什麼感覺。你好溫暖,真正的你也是這個樣子嗎?」
       涼夏挺起身體,和生銅四目相交。她伸出手指,輕輕碰了一下生銅的嘴唇,生銅楞了一下,連上資料庫,眼中閃過綠光。
       「好奇怪,看著你,那些詩好像就會自動出現。你、你想聽聽看嗎?」
       涼夏微笑點頭。
       「好,那我就、我就念給你聽。這樣喔,來了——我是說,我要念了。」
       涼夏輕輕握住他的手掌,生銅深呼吸。
       「放、放下影子出走,承受驕陽,解離的雄心蛻、蛻下染塵的殼……」生銅愈念愈沒自信,垂下肩膀說:「抱歉,我後面記不清楚,只記得有講到風還是山。」
       涼夏微笑,略帶憐惜,又像在鼓勵他繼續回想。
       「去吧,去煙霧氤氳之地——」生銅又說出一句,卻像觸動了什麼開關一樣,讓涼夏眼中泛出綠光。
       「怎麼了?」

       沉重的引擎聲響起,轟隆隆震破寧靜的黑夜。涼夏消失在強光中,生銅自夢中驚醒,看見遠處有道白光貫穿黑夜。那個沉重、規律的引擎聲只代表一件事。

       「快起來!」生銅趕緊左右呼喚同伴,這沒花他太多功夫,列車行進的聲音連死人都能驚醒。
       「發生什麼事了?」七逃仔坐起身兩眼瞪視前方,像當機一樣愣在原地。
       「是火車嗎?」安哥瞇眼想看清楚。
       「幹!那是我們的貨車!」跛腳眼中閃過綠光,立刻確認了所有人最不堪的猜想。
       七逃仔從鋪位上跳起來大叫:「怎麼會現在就出現?不是說明天中午嗎?」
       「我怎麼知道!」跛腳吼了回去。
       「不要廢話!裝備背著,跳上去!」安哥接手指揮,一聲令下,嚇壞的同伴立刻分頭撈起背包和裝備,沿著鐵道狂奔。火車白光逼近,迅速追過四人。四人不斷呼喊、揮手,但是沒人注意到他們,轟隆引擎聲壓過四人的聲音。

       疾馳的列車沒有絲毫憐憫心,和其他機器一樣遵守誕生以來唯一的使命,滾動沉重的鐵輪向前。他們不可能追上這頭鋼鐵怪物,所有的擋在軌道上的阻礙物只會被它碾碎,像垃圾一樣拋在後頭。銅鐵仔的機會正迅速從指掌間溜走,跑在最後面的七逃仔眼神一閃,看了一下火車和鐵軌的接縫,又看了一下前方奔馳吶喊的生銅。這一切只發生在一秒之間,他的系統、記憶體、硬碟、程式、每一個令他擁有生命的線路和零件當下有了決心。七逃仔閉上眼睛,身體一橫滾上鐵道。

       疾馳的火車發出恐怖的哀號聲,車速頓時變慢。前方狂奔的三人腳步因驚惶而暫緩,恐懼的視線左右張望,終於發現七逃仔下半身捲進車輪中。

       「七逃仔!」三人轉身想跑向七逃仔,七逃仔揮手搖頭阻止他們,身體漸漸被車輪捲入。
       「等什麼?快點上去!」
       「可是你——」生銅往回邁步,卻被安哥攫住手臂。
       「快點上車!」有了決斷的安哥抓住生銅的手,硬是將他拖上車。
       「你做什麼?你沒看到他在那裡嗎?」生銅吼叫抵抗,想回到七逃仔身邊。但是跛腳也湊上來和安哥合作,硬是把他給推上貨櫃之間的連結處。生銅想逃跑,但是比他強壯、決心更足的安哥用手臂壓住他的胸口,將他壓在貨櫃的凹槽中。跛腳躲進另外一個凹槽中,不斷喘著大氣。

       後方傳來恐怖的輾壓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之後,火車漸漸恢復速度和轟隆隆的運轉聲。然而,生銅卻覺得世界突然變得安靜,好像有人阻斷了他的聽覺感應。

       「你怎麼可以?」
       安哥緊緊抿著嘴唇不說話。生銅一拳突出,猛擊安哥的腹部,一股詭異的晃動傳到他的拳頭上。生銅先是一楞,接著發狂一拳又一拳攻擊他的兄弟。安哥始終不為所動,恢復車速的火車沿著軌道飛馳,離開黑暗的鄉間,向著燈火通明的大都市前進。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天使的儀式也有出現在鏡文學喔
盆栽人粉絲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