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二十四章

夜風196 | 2021-05-14 11:00:07 | 巴幣 246 | 人氣 115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尼泊爾・札姆朗山南側寺廟》
  他們又花了半天從馬卡魯巴倫國家公園走回了札姆朗山,喇嘛們雖然瘦弱但走路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走上斜坡如履平地,腳踩著輕便的休閒鞋也能順利的在深厚的積雪中行走,要不是聞不出來有影獸寄宿,高旭傑都要懷疑他們全都是影獸的宿主。
  喇嘛們的寺廟就在札姆朗山南側峭壁邊緣的懸崖上,刷成白色的厚重石牆跟冰封的白雪融為一體、鮮豔的佛寺有著就算被厚雪掩埋也無法忽視的鮮紅色彩,紅色的木門廊、檐口及牆面上大量的棕色橫向飾帶營造出的多樣層次,雖然不若平地佔地寬闊且巨大的寺廟,這樣的隱密小廟更加具有神秘的色彩。
  於此海拔已達三千多公尺,已經是普通人容易引發高山症的高度,但如同雪巴人一般長年生活於此的喇嘛並不因此所困。
  踏上近乎垂直、結滿薄冰的陡峭階梯,左邊的山壁上面有著豔麗的梵文彩繪、右邊則是沒有護欄的萬丈深淵,神秘動物部門一夥人跟著喇嘛們來到了寺廟前廊。年老的喇嘛推開暗沈斑駁的紅色木門,門扇不是由鐵製的門鉸鏈固定在門框上,而是由卡榫的方式插進門扇中來進行開閉,因此並不會發出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響。
  喇嘛們讓他們待在一個方型的廳室,底部的神桌上擺了巨大的轉經輪,每一面都刻了梵字,旁邊則是擺放了一尊有著六隻手的馬哈嘎拉神像;凍結的石質地板上鋪著藏族風格的氂牛毛手織地毯,上面放著數個紅色鑲金線的軟墊,中間是燒材的爐灶,橘紅色的火光把碩大的樹幹燒的劈啪作響,上面掛了一個黃銅水壺,可以聽見裡面的液體正因沸騰而發出波波波的聲音。
  其中四位喇嘛離開了廳室,只留下了最年老的喇嘛以及會說英文的年輕喇嘛,其他神秘動物探索部門的成員各自選了一個軟墊席地而坐。
  年輕的喇嘛把爐灶上的黃銅水壺取下,將內在的液體平均的分倒在七個碗中,那撲鼻而來的味道是氂牛的騷味,高旭傑接過年輕喇嘛遞過來的碗有些猶豫的看著裡面乳黃色的熱茶,表面上冒著油泡,。
  「這是酥油茶嗎?」法比歐・雷哈德問,他雖然在聞到酥油茶的味道之後微微蹙了一下眉頭,但並沒有別的情緒。
  「對的,是用氂牛的奶所做成的奶油,加入些許鹽巴跟濃茶攪拌在一起之後的奶茶。」年輕的喇嘛盯著他們看。
  年老的喇嘛先啜飲了一口也看著神秘動物部門的人們,其他人雖然對於那過於腥騷的茶有些不適,但在喇嘛們的注視之下還是乖乖地把酥油茶吞下肚。
  酥油茶入口之後,高旭傑的感想只有油、騷、鹹、苦,氂牛奶粗製的奶油有著濃重的油味跟氂牛的臭味,而鹽巴或許也是粗製的,所以除了鹹味之外還有一種礦石味,而另外一股濃茶味除了苦還是苦,這四種怪味融合在一起喝下肚,高旭傑覺得那液體下一瞬間就會重新回到嘴巴中。
  其他人對茶的感想跟高旭傑也差不了多少,但身為出社會的成年人,所有人都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茶通通喝光,穩重的把茶碗放回了地上。
  「我們還有很多,不要客氣。」年輕喇嘛的眼睛中充滿笑意,他晃了晃的手上還是沈甸甸的水壺。
  「謝謝。」特拉密丹・薩卡洛夫把感想吞到肚裡,不著聲色的笑著說:「但我們比較想要跟你們談談⋯⋯關於雪人的事。」
  年輕的喇嘛停下了倒茶的動作,他跟老喇嘛對話後才開口。
  「師父有些問題想要問你們。」年輕喇嘛的眼睛一一掃過在場的人,「你們是怎麼找到那個地方的?」
  「那個地方?」特拉密丹反問。
  「就是那個崩塌的神壇。」年輕的喇嘛嚴肅的問,老喇嘛盤腿打坐,眼睛卻炯炯有神的直盯著大家看。
  是因為影獸⋯⋯這種事高旭傑當然無法堂而皇之的說出口,他瞄向了特拉密丹,想知道這種情況正常應該要用什麼方法敷衍過去,但特拉密丹卻只是對著自己點頭示意。
  「我只是跟著恐怖組織的電子訊號而已。」高旭傑巧妙的把真相稍微錯置了一些,「然後就來到那個洞穴⋯⋯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年老的喇嘛聽了年輕喇嘛的口譯之後讓年輕喇嘛回答。
  「那裡是我們的神聖祭壇,只有少數的密宗內部保留著這項秘密。」年輕喇嘛說:「對大部分都市中的喇嘛們來說是已經失傳了的過去,關於雪人的秘密⋯⋯由我們札姆朗山上的密宗一代一代的流傳下來。」
  「你們不怕洩漏出去嗎?」法比歐好奇地問,「這裡的人雖不多但也不少吧。」
  「這裏的人每一位都是師父撿回來一手帶大的,我們絕對遵從教義保守秘密。」年輕喇嘛這一段話沒有問過他的師父,他真誠的說。
  「我們了解了。」特拉密丹點點頭,「關於你們所知的雪人的事以及那間神秘祭祀壇的事,請務必跟我們說。」
  年老的喇嘛只是年輕喇嘛從堆滿捲軸的書櫃中取出一份有三十公分長的彩色布織捲軸,攤開在地上足足有二公尺,上面的文字跟圖畫都是用鮮豔的氂牛毛線所組成,字是梵文,圖畫畫法則如同高旭傑在茶屋所看見的唐卡一樣,猶如圖騰一樣的形式通通用編織的方式流傳下來。
  「這個不就是——」高旭傑眼尖注意到在攤開的布捲軸最左邊的圖畫,左邊的瑪哈嘎拉神、中間的雪人怒吼相以及右邊的大象神。
  「這個的確是祭祀壇中的神像。」年輕喇嘛伸手阻擋一直想要傾身研究的法比歐,似乎是怕他狂熱的情緒把捲軸給燒了。
  「可是好像有點怪怪的⋯⋯」高旭傑把自己的畫拿出來細細的比對。
  「有哪裡奇怪?」凱瑪・加西亞好奇的湊過去看。
  「嗯——這個啦。」高旭傑找到了那份不協調,「雪人像的右手不一樣。」
  凱瑪看著高旭傑的手指,又比對了布捲軸上的畫,也發現了問題所在。
  「這個東西是?」凱瑪拉了拉法比歐的衣服問,她指著捲軸,捲軸上的雪人右手明顯是握緊的,上面握著的一個金色的尖銳法具。
  「這個是金剛杵。」法比歐看了一眼隨口說,然後就又把注意力放到捲軸上的其他部分去了。
  「金剛杵喔⋯⋯可是我到的時候,雪人的右手是張開的,什麼都沒有握耶。」高旭傑疑惑的說。
  「你說金剛杵不見了嗎?」年輕的喇嘛一把抓住了高旭傑的手問,看他點了頭之後,馬上告訴了年老的喇嘛,而老喇嘛在聽完翻譯之後也變了臉色,說了一長串的話。
  「我不知道有沒有被拿走,就只是雪人的右手上沒有而已。」高旭傑看著他們緊張的表情,不明所以的說。
  年輕的喇嘛在聽完老年喇嘛的話之後,沈下了臉,他輕聲的說:「關於祭祀壇跟雪人的秘密,師父讓我跟你們說。」
  年輕喇嘛手指著捲軸上的一段梵文說:「這大意是讓我們世世代代保存著雪人的傳說以及維持祭祀壇的原貌,詳細的原因並沒有留下來,但有一個關鍵字——鑰匙。」
  「你說鑰匙?」蕾拉・桑特雷德終於開口問:「什麼東西的鑰匙?」
  年輕喇嘛看著老喇嘛,老喇嘛沈重的搖搖頭。
  「我們不知道,但師父說我們就是身負保護鑰匙的責任,本來也包括保護雪人的。」年輕喇嘛的臉色黯淡了下來。
  「所以你們其實早就知道有雪人的存在嗎?」特拉密丹問。
  「應該說是半信半疑⋯⋯因為早在好幾世紀前就沒有更新過雪人的紀錄了,雖然捲軸上說雪人是鑰匙的一環,神廟也是鑰匙的一環,但也就只有這樣了。」年輕喇嘛有些慚愧的說。
  「也太簡短了。」高旭傑看著那明明很大捲,但內容卻意外短少的捲軸。
  「師父說前幾代的大師似乎認為寫得太詳細被偷走也不好。」年輕喇嘛苦笑著解釋。
  「⋯⋯你們的前人根本就不相信你們可以保護好耶。」法比歐小聲的吐槽。
  「鑰匙⋯⋯」特拉密丹的眉頭完全皺了起來,「是什麼東西的鑰匙?」
  兩個喇嘛不斷地搖著頭表示不知情。
  「我們也是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親眼見到雪人。」年輕的喇嘛坦承說。
  「那你們居然還有辦法跟雪人溝通?」高旭傑吃了一驚。
  「師父說是用靈魂溝通的。」年輕的喇嘛眼中綻放著光芒佩服不已的說,「真不愧是師父!」
  「靈魂?果然這世界上是有鬼的嗎!」高旭傑大大吃了一驚。
  「你為什麼得出了這個結論?」法比歐愣了一下。
  高旭傑並沒有回答法比歐的問題,只是呆呆地瞪著老喇嘛。
  「他臉都發青了。」凱瑪小聲地說。
  「真是幼稚呢⋯⋯」對於新人會怕鬼這件事,蕾拉不禁啞然失笑。


雖然沒有喝過酥油茶,但看查詢資料的描述就感覺不太好喝的樣子。
自己吃過最特別的東西應該就是鴨仔蛋了吧,跟一種用螞蟻調成的酸甜沾醬,要吃還真的需要一股無腦的衝勁⋯⋯

創作回應

熊毒
[e29] 上一個在小說中對怕鬼這件事感到很奇妙的人物,墳墓草已經長的比人還高了
2021-05-15 19:18:16
夜風196
什麼什麼!是哪位??
2021-05-15 20:27:53
東堂隼人
金剛杵是把鑰匙?突然感覺後面的鋪陳一定很精采![e12]
2021-05-15 20:44:00
夜風196
!!我會努力不辜負姐大的期待!
2021-05-15 21:25:56
夜梓的臨殃
師父感覺知道的秘密也好多!
2021-05-22 09:56:01
夜風196
密宗的高僧就算看外表也是感覺知道很多秘密
2021-05-22 11:41:02
夜梓的臨殃
這也太厲害了OAO
2021-05-22 11:43:28
夜風196
OO仁波切聽起來就很威
2021-05-22 13:35:27
二日夾
夜風的文字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莫非有實地取材過?XDD 但是阿傑會怕鬼,感覺好可愛喔[e12]
2021-05-23 16:32:20
夜風196
我沒有去過這啦,但有做點功課就是了~
他會怕鬼也是有原因的喔,以後有機會會提
2021-05-23 17:11: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