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四

黑霧 | 2021-05-14 10:04:55 | 巴幣 2 | 人氣 39


  「我想說什麼嗎?」巴頓儘管沒想到美妮會做出這樣的事,但他此刻的態度不慌不忙,看起來就是完全消化完這個狀況並決定好要如何應對,「我反過來問,妳知道自己的行為意味著什麼嗎?」

  「我甘願接受任何懲罰……」

  「懲罰、懲罰啊……那種事情怎樣都沒所謂吧。」

  「嗯?」發出類似聲音的不只美妮一人,就連一些軍官都對巴頓這樣的發言感到詫異。

  「看來是我教導不善吶。」巴頓微曲的嘴角流露出絲絲的苦澀,「黑刀,妳一直都很有自己的想法,難道就沒想過自己『甲冑少女』的身分,做出這樣的行為會給人怎樣的觀感嗎?」

  美妮默言不語。

  「妳有想過,然後有什麼苦衷,不惜做到這個份上?」巴頓凝視著美妮,那雙眼睛強而有力,就像想要看穿美妮內心的想法,以解他心中的困惑。

  「我……不能說,總之蒼藍必須救回來,我的理據在之前說得夠清晰了。」美妮好不容易才沒有退後,忍耐著顫抖給出明確的回應。

  「不能說,也就是有嗎?」巴頓這句話僅是藏在心底裡,要怎樣處理當前這個狀況他確實已有決定,不過在公佈之前他還是得確認美妮對這事態有多少認知,因此他維持著那張小朋友看到大概會嚇哭的表情:「那我就直說了,『甲冑少女』在未與『未知』連接之前仍然是普通的人類,就像妳現在要脅我就非得用手槍,所以不會叫人感到恐懼,可是當連接之後成為真正的『甲冑少女』呢?」

  「我曾經破壞過『甲冑少女』的象徵——項圈。」美妮準確說出了答案。

  站在相關作戰人員的角度,又或者站在作戰指揮官巴頓的立場上,能夠理解當時美妮需要超越限制的深度連接來換取力量對付「擬態者」,甚至從結果論來說,美妮當時的判斷絕對稱得上當機立斷,亦是她勇於犧牲才阻止了一場大災難,要說成讓「敵策局」存活下來順利在一個月後的現在發動「雷光作戰」也毫不誇張。

  只是,身為軍人違反了軍令是事實,而且美妮還不只是普通的軍人,而是擁有超人力量的「甲冑少女」,如今巴頓指責的正是這一點。

  「沒錯,失控的『甲冑少女』,近乎不怕人類大部份兵器,而且不會像敵人那樣受限於威脅度判斷邏輯,擁有近乎『無敵』的力量整整三十分鐘,完全失控的『甲冑少女』到底能夠做到什麼地步,光是想像就叫人不寒而慄。妳們擁有力量,同時亦具有智慧,瞭解『敵策局』的妳們,要剿滅核心成員,甚至破壞所有『未知』的庫存都輕而易舉。」巴頓赤裸裸地指出了現實。

  美妮無從辯駁。

  要說美妮在當時決定粉碎項圈來避免自己的舉動被阻止便已經想到這些,那就實在是過於抬舉她,不過在這幾天裡,她多多少少也有想過這一部份,亦是這個緣故剛才才會如此順暢地接到巴頓的話。

  只是知道這些事並不代表有辦法辯解,畢竟道理確實在巴頓那一邊,換言之她是抱著這樣的自覺而做出當前的行為——必須要親身到現場解救蒼藍。

  美妮並不是單憑某種預感來做出這麼重大的決定,當然叫她拿出證據她也拿不出來,只是根據現狀推斷,她得出了必須如此行動的結論。

  蒼藍不是會坐以待斃的人,她們深入敵陣調查卻誤中圈套,肯定會想盡辦法逃離困境,按照地面敵人出現的數量,不難想像地底的狀況有多嚴苛,為了突破那個「不可能」,美妮相信二人會試圖採取她過往使用過的方法,也就是與「未知」進行超常規的深度連接,而恰恰身處地底的蒼藍不受支援人員的監控,可謂剛好達成了不會受到妨礙的條件。

  美妮作為經驗者,她切身體會過那是怎樣的狀況,而且更與「未知」有過一番交流,最重要的是透過昨天的測試,她瞭解到更多的狀況,只是這一切實在無法與其他人明言。

  如今,美妮只能期待巴頓相信她,相信她過往的表現,也相信她如今的行動。

  「就算是這樣,妳仍然決定採取了現在這樣的行動。」巴頓等了一會都沒有等到美妮任何的答覆,他唯有這樣跟她確認,而換來的只是一個輕咬著嘴唇的點頭。

  「這樣啊……」巴頓輕吟了一聲,既然美妮不願再多說,而他也覺得這樣就足夠了,便重新面向一直在支援各戰線同時也把注意力分到他身上的軍官們:「我判斷蒼藍已經成功收集足夠情報,雖然重啟系統的部份尚未有進展,但已經達到進入作戰第五階段的門檻,有沒有人反對?」

  沒有人開口回答就意味著抱著相同的意見,有默契地確認這一點之後其中一名軍官提出了新的疑問:「不過依據敵人目前的異常狀況,要展開計劃上的救援行動很困難,要做到哪種程度的修正?」那人說話的時候眼尾瞟了美妮一眼,這已經是十足的暗示了。

  「當前的狀況是敵人數量為預估中的最高層級,行動模式屬於異常,以第六應對方案作為主幹,另外還要全力投入……」

  接下來巴頓發出了一連串指示,但這些並非通報全軍的軍令,而是這群軍官內部互相確認內容與問題點的討論,此時仍然拿著手槍指著巴頓的美妮,只能整個人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沒想到自己居然就這樣被擱在原地了。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理論上握有主導權的美妮,只能提出這個在所有人聽起來都有點蠢的問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