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75.弟弟

佐渡遼歌 | 2021-05-13 20:00:01 | 巴幣 266 | 人氣 39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期末考期間,只要交完當天最後一科的考卷就可以直接離校。
 
  基本上三點多就可以踏出校門了。
 
  李少鋒原本還在擔心楊千帆會自行先回去工房,不過早早就看見楊千帆站在九班教室外面,倚靠著走廊外牆單手捧著一本小說靜靜閱讀,只是如此就營造出拍攝雜誌封面的唯美氣場,令不少班上同學頻頻分心望向走廊。
 
  坐在講桌監考的地理老師很快就察覺到異狀,隨即露出趕人也不是、放著不管也不是的尷尬表情,最後繃緊臉喊了幾聲「專心考試」,繼續批改考卷。
 
  原本就已經寫得差不多的李少鋒加快速度,交卷之後就匆匆收拾好書包,離開教室快步走上前說:「師父,下午好!」
 
  「下午好?嗯……走吧。」楊千帆沒有追究那個奇妙的招呼語,轉身走向樓梯的時候淡然詢問:「今天考得如何?」
 
  「算是……普普通通吧。」李少鋒有些沒底地露出苦笑。
 
  「這次因為從花蓮趕著回來的關係,稍微失常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下學期再努力將成績拉起來吧。」楊千帆說。
 
  「師父的話,應該還是可以考出好成績吧。」李少鋒說。
 
  「怎麼樣也是會比期中考的時候差,畢竟發生了那麼多事情,考試的時候也難以專心。」楊千帆無奈地抿起嘴唇。
 
  「說得也是。」李少鋒對於這段相當正常的對話又感到疑惑,不禁思考既然如此為什麼自家師父今天一整天都沒有來找自己講話,不過直到並肩踏出校門仍然理不出一個頭緒,疑惑遲遲無法散去。
 
  兩人準備穿越校門前馬路的時候,李少鋒忽然注意到燕子站在旁邊公共電話的位置,低頭敲打著手機。
 
  「學姊,真是巧遇──」李少鋒才剛上前打招呼,小腿脛骨就被燕子狠狠踢了一下,當場痛到飆淚。
 
  咦?诶?為什麼?李少鋒半彎著腰摀住傷處,暗自回想自己在一個下午的時間內是否有做出什麼惹燕子生氣的事情,然而中午吃飯的氣氛也算輕鬆愉快,敲鐘之後就各自回教室準備考試了,實在心裡沒底。
 
  「少鋒,你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情嗎?」楊千帆低頭詢問。
 
  「為什麼要以失禮為前提,我什麼都沒有做啊……只是中午去找燕子學姊吃午餐而已。」李少鋒說。
 
  「為什麼沒有找我?」楊千帆立刻問。
 
  「咦?是這個問題嗎?」李少鋒愕然問。
 
  這個時候,繃著俏臉的燕子將手機收回運動服口袋,拉好書包揹帶,跟著零散踏出學校的學生們穿越馬路。
 
  見狀,李少鋒和楊千帆急忙追過去,不過燕子再度加快腳步,直到進入工房一樓大廳的時候才轉頭又瞪了李少鋒一眼。
 
  「不好意思,請問我有做出什麼事情嗎?」李少鋒掩上大門,遲疑地問。
 
  「……班上那群人以為你是人家的弟弟。」燕子低聲說。
 
  「……什麼意思?」李少鋒更加遲疑地問,暗自思考自己因為這個理由被踢究竟該展現出什麼樣的情緒才適合,然而想了好一會兒都無法得出結論,繼續問:「請問那樣有什麼問題嗎?」
 
  「班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猜測可能是男朋友,全部都是在問『原來妳有弟弟喔?』、『妳和弟弟讀同一所高中喔?』、『妳弟比妳高耶』之類的問題,人家可是忍著很辛苦才沒有發飆。」燕子咬牙說。
 
  「……因為真的不是男朋友啊。」李少鋒不解地說。
 
  「不管是不是,那樣豈不是間接表示人家缺乏姿色嗎?」燕子加重音量說。
 
  以前是不是也講過類似的話題啊?姿色云云之類的?李少鋒因為實際理由太過無所謂了,思緒不禁飄遠,片刻才意識到對話的空檔長得不太妙,急忙回神緩頰說:「學姊很有吸引力啦。」
 
  「講得這麼模糊根本缺乏誠意。」燕子立刻咬餌,湊上前昂起小臉質問:「究竟是哪裡吸引人,講清楚呀。」
 
  不妙,這個問題如果沒有回答到讓她滿意,自己的小腿脛骨大概會被踢到瘀青。李少鋒不敢敷衍了事,一邊露出深思的表情一邊搜索枯腸,緩緩地說:「學姊無論面對什麼情況都能夠堅持己見,將目標貫徹到底,而且總是帶著不屈不饒的表情。我相當佩服這種特質。」
 
  「……喔。」燕子哼了一聲就偏開視線,逕自走到大廳深處按電梯。
 
  看來是過關了。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
 
  客觀來看,燕子的五官端正、睫毛纖長、鼻樑也很高挺,不過因為身材嬌小的緣故,如果說可愛還算勉強可以說得過去,但是怎麼樣也不會和豔麗、美麗等等偏向姿色的詞彙扯上邊,本人似乎也沒有為此做出相關努力,畢竟她可是會盤腿坐在坐在交誼廳的沙發直接用手抓著洋芋片吃。
 
  雖然那樣也沒什麼不好就是了。李少鋒暗自苦笑,接著想到剛才的疑惑尚未釐清,當下乾脆地直接問:「師父,說起來,為什麼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看到妳?」
 
  「我想說不要去打擾你準備下午的科目。」楊千帆說。
 
  「……只有這樣嗎?」李少鋒問。
 
  「期中考的時候,我也沒有去找你吧。」楊千帆說。
 
  「這麼說起來……好像是這樣?」李少鋒回想著說。
 
  「為什麼這麼不肯定?」楊千帆問。
 
  「雖然期中考只是幾個月前的事情,然而最近一口氣接連經歷太多普通人不會遭遇的事件,總覺得已經經過非常久的時間了。講真的,我甚至偶爾會覺得已經加入瞭望塔好幾年了。」李少鋒苦笑暗忖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
 
  「這是生活充實的證明。」楊千帆說:「你在通關『詭譎叫聲』的時候算是掌握了護體變化,能夠長時間且全面性地持續散出護體真氣,依照那個驚人氣息總量,全力輸出的話短時間內無人可以奈你何。待在蒼瓖城的時候,你又掌握了感知變化,能夠提前得知周遭的真氣源位置。基礎七變當中已經掌握了兩項。這些也是你沒有浪費時間的證明。」
 
  防禦特化的護體、偵敵特化的感知,怎麼兩者加起來似乎變成一個不太名譽的結果,好像打起來只能夠顧自己逃跑而已。李少鋒無奈苦笑。
 
  「話雖如此,你的纏刃並未帶上任何勁道變化,流轉的技巧也有待加強,畢竟單純用大量氣息將對手的侵體真氣壓回去太過浪費了,輕身、斂氣和回氣也都沒有認真練過,雖然能夠保身,不過也只能夠勉強保身而已。」楊千帆說。
 
  「我再度深切理解到自己還有很多部分需要學習。」李少鋒說。
 
  「……我其實是打算誇獎你的,半年左右的時間就掌握了兩個基礎七變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楊千帆說:「距離獨當一面還有一段路,然而至少已經學會如何保命了。」
 
  「感誇師父誇獎。」李少鋒頷首說。
 
  「另外,下次和燕子學姊吃午餐的時候也要找我。」楊千帆正色說。
 
  真正怕寂寞的人應該是自家師父才對吧。李少鋒笑出聲音的同時也立刻做出保證,接著才注意到燕子不知何時已經搭乘電梯離開一樓大廳了,急忙走過去重新按了一次電梯。
 
  當李楊兩人抵達十一樓交誼廳的時候,意外發現其他人都尚未回來,只有燕子、張定緯和片桐總一郎的身影。
 
  「千帆小姐、少鋒先生,歡迎回來。」總一郎立即上前,用雙手接過剛脫掉的外套。
 
  「真是不好意思,一直以來麻煩了。」李少鋒說。
 
  「這是老朽的分內職責。」總一郎頷首說完,將兩件外套掛在門旁衣架,接著拿起三人的書包前往十三樓,準備分別歸入每個人的房間。
 
  「感謝。」李少鋒側身讓片桐總一郎通過,瞥了一眼盤腿坐在沙發、依然在玩手機的燕子,快步走到張定緯旁邊打招呼說:「定緯哥好,大學已經開始放寒假了嗎?」
 
  「通常都會比高中早一、兩個星期。」張定緯站在壓克力桌旁邊,將桌面好幾個粉紅色塑膠袋裡面的料理盛裝到盤子,笑著說:「期末考辛苦啦,我搭車回來的時候順便買了晚餐。這是學校附近一家很有名的滷味,平常用餐時間都要排個半個多小時的隊才買得到,今天回來的時候剛好趕上剛開門就包了人數份回來。」
 
  「你又跑了一趟台北嗎?」李少鋒一邊問一邊幫忙裝盤。
 
  「大學那邊有些事情要處理,也順便依照樓月的吩咐在台北市各大鬧區晃了晃,看看那起事件的餘波影響。也是剛剛才回到工房。」張定緯說。
 
  「……氣氛很緊張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不如說緊張過頭了,隊伍無論規模大小都進入最高度的警戒狀態,只要踏入鬧區就可以看到習武練氣的人組成兩、三人的小隊在巡邏或定點放哨,士林的冬花宮和內湖的港墘派甚至誇張地派成員攔守在主要道路,表示只要戴著玩家戒指的人都禁止通過,必須繞道而行。」張定緯說。
 
  「那樣不會有問題嗎?」李少鋒訝然問。
 
  「普通人不會注意到異狀,至於修練者也基本上抱持不干涉對方地盤內事務的共識……當然如果太超過的話,通常殲滅軍會出面處理,不過他們大概也有點自顧不暇吧,甚至一直聽到有傳言說殲滅軍會第一個封鎖地盤。雖然我覺得這點大概真的是傳言啦,楚久樘不可能會下這種決斷。」張定緯聳肩說。
 
  「隨著時間經過,越來越覺得那起事件遠比原本以為的更加嚴重。」李少鋒嘆了一口氣說。
 
  「確實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餘波擴及全球,而且那些大事件在現在看來還只是一個開端。」張定緯贊同地說。
 
  「我們該做的事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至於那些無法掌控的事情就只能夠臨機應變。」楊千帆淡然說,端著人數份的碗筷,從廚房走回沙發區域,將之擺放到桌面。
 
  「千帆真是沉穩啊。」張定緯笑著說。
 
  「所以等到寒假開始,訓練內容要翻倍了。」楊千帆說。
 
  「……師父,妳是不是少講了幾句話?這個結論有點突然耶。」李少鋒說。
 
  「由於不曉得教團聯合何時會做出下一波的動作,為了讓你擁有臨機應變的能力,必須盡快增進武藝與修為,因此寒假期間要進行比起以往更加緊湊的訓練過程。」楊千帆解釋說。
 
  「知道了……我會努力的。」李少鋒認命地說。
 
  「真青春啊,我寒假也找樓月認真切磋幾場吧。」張定緯說。
 
  這個時候,燕子忽然站起身子,皺眉說:「笨蛋學弟,陪人家出去一趟。」
 
  「現在嗎?」李少鋒疑惑地問。
 
  「因為玉閣祭那些事情的關係,人家還沒有去拿這個月的情報,剛才情報機關發簡訊來催了。趁現在去一趟。」燕子將手機塞回口袋,走到玄關拿起掛在衣架的羽絨外套,歪頭說:「正好你還沒有去現場買過情報吧,順便累積經驗。」
 
  「好的,那麼就麻煩學姊了。」李少鋒說。
 
  「路上小心喔。」張定緯笑著說。
 
  「明天還要考試,請學姊不要將時間拖得太久。」楊千帆立刻說。
 
  「就是到附近買買情報而已,晚上八點前就會帶回來還給妳了啦。」燕子揮揮手,喊說:「笨蛋學弟,走了。」
 
  「師父,那麼我去去就回。」李少鋒急忙說完,看著坐在沙發的楊千帆微微頷首之後才追著燕子踏入電梯。
 
 
 



創作回應

赤月狼
燕子立刻咬餌...原來燕子是魚?XD
2021-05-14 08:18:03
佐渡遼歌
被釣到惹ww
2021-05-14 11:11: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