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二章 為何又是地牢?

草士 | 2021-05-13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72


第二百二十二章 為何又是地牢?

袁昊能接連大敗霍家文武兄弟,一人右掌重傷,一人撞毀石牆,暈厥過去,雙雙當是出乎撫仙百姓預料之外,大快人心,痛快絕倫。眾人雖不知袁昊是哪方來人,本來聽說他是絕千閣李小姐朋友,還以為是名門望族之後,不過聽他說話方式,毫無架子,油嘴滑舌,倒如個尋常平民老百姓,其後見他處處和霍家對著來,便擅自認定他是向著撫仙百姓。

當霍本通聲音落下,那些聽說霍家不齒行徑的江湖群豪,歡呼雷動,頻頻叫好,極是放縱無禮。撫仙百姓不敢過度張揚,不少人忍辱負重多年,難得見霍家吃上這種悶虧,忍之不住,忙藏於群豪陣中,低聲喜叫,是以誰都沒有發覺,也就無人告狀到霍家頭上,去為就安不少。

霍本通很是不悅,霍家文武兄弟接連敗下陣,大失霍家顏面,不僅撫仙百姓意外,他更加萬萬料想不到,另一方面,要知道發動道寶需要耗費大量道氣,那柄槌子道寶,依袁昊執者二脈的境界,短時間竟能連發三回,果然是道寶中的奇門瑰寶。他莫名恍悟,先是瞪向一副搖搖欲墜的袁昊,接著朝霍嵐看去一眼,見他老人家臉色絲毫未變,反而露出一抹笑意,忖道:「莫非族長早知道文武兄弟對付不了袁昊,所以才事先備好後計?」

袁昊看了手中槌子一眼,剛想挪步輕移,只覺雙腿沉如鐵塊,渾身精疲力盡,頭暈眼花,心想第三回施槌,分明使得是最後的一成道氣,但砸將出去的槌威,分明是四成左右的道氣量。他怎地也想不到,黑槌子道寶為了補足威力,自行添足道氣,那不足之處,自然是黑槌子擅自抽取氣血,轉換成道氣而用。

他尋思起來:「這小破槌會自行抽人氣血使用,當真邪門無比,霍家人不知是看上它哪點,好是古怪。不過罷了,如今得勝就好,只需明日加緊努力,讓他霍家丟大顏面,對令謙姑娘死心下來,我和都爭先再遠走高飛,事情也就完好畢了。」

袁昊下了擂臺,每一步都行得緩慢,明明是康莊大路,卻是愈走愈覺寸步難行。眼見眾人簇擁在兩旁,前方不遠就是竹雲堂等人。他心安下來,走沒幾步,身子晃了晃,一跤摔倒。掙扎想起身,突然眼前一黑,一陣難受,便即沒了意識。

也不知過去多久時候,迷迷糊糊間聽得有人在叫自己,醒轉過來,睜開眼睹,發覺眼前黑漆漆一片,甚麼也見不著。眨了眨眼,剛想起身,就覺後腦沉重,眼見四面環壁,還有一扇有些眼熟的鐵門,自門上縫孔透出微微細光,緩緩灑入房內。

袁昊又困惑又生氣,道:「龜爺爺的,這不是絕千賭坊的地牢?我不是在少年小會,怎地會在這鬼地方?」他來撫仙不久,已是前後經歷過二回地牢之災,根本不覺心急,反而習慣不少。他往左臂一摸,發覺有人替自己包紮畢了,想了一會,突然「唉喲」一聲,道:「啊,是了,我好像暈了過去,哼!都是小破槌惹得禍,我記得清清楚楚,僅僅用了一成力,好個破槌子,擅作主張。現在是甚麼時候?我究竟昏迷多久,我可得遵守約定,參加少年小會才是。」

忽聽身後有人道:「住嘴,姓袁的。事到如今,參加不參加,那已沒有意義。」這聲音好似熟悉。

袁昊循聲回頭,瞇細眼睹,道:「姓都的,你怎地在這?是不是你又做了甚麼,連帶害我被捉入牢中?」

都爭先沒有回話,過得一會兒,才哼聲道:「誰知道,你閉上嘴就是。」他不似平常那般開玩笑回嘴,聲音中透著焦躁,以及隱隱發顫的怒意。

袁昊同樣察覺都爭先不對勁,眉宇微皺,問道:「發生甚麼事?」

只見都爭先橫臥在地,門外微光斜罩下來,清楚映出他臉上的巴掌印,他莫名歎了口氣,流露微微苦色,道:「計畫趕不上變化,不……他媽的,是你我都想得太天真,太美好啦。」

袁昊聞言,臉上不解道:「甚麼意思?」

都爭先又歎一口氣,似感疲倦道:「姓袁的,你是不是以為,只要打贏那霍風,咱們連夜逃出撫仙一帶,咱們就能平安無事,繼續隱姓埋名?嘿嘿,不只是你,其實我本也這麼認為,直到那群老狐狸出手,我這才知道,咱們自一開始便中了人家的緩兵之計。」

袁昊越聽愈覺事態不妙,接著問:「究竟發生甚麼事,你快先和我說。」

都爭先良久不語,道:「其實今早咱們到了衙門,李櫃主就派人過來,說要相談咱們去留問題。我見你一心要參加少年小會,自然沒去找你,自行回了絕千賭坊。李櫃主一見面,毫不含糊,開口要咱們今日打包離開撫仙,若是不離開,就要通報武律道盟,讓他們捉拿瀛海島要犯。」

「我早知道這事遲早會發生,本來不覺意外,問道:『李櫃主,這期限能否緩下一日?只待明日少年小會一結束,咱們絕不多說一句話,自行打包離開。』

「李櫃主卻回道:『不可,這一個多月以來,瀛海島二位惹出諸多事情,已連累咱們閣中聲譽。二位性子落磊,行俠義之舉,不去攀附權貴,李某好是敬佩,但在這中原江湖,只靠一片俠心傻氣,是無法生存下去。』

「我聽出他話中有話,又問道:『照李櫃主所說,咱們要怎麼做,櫃主才同意讓咱們緩得一日?』」

「李櫃主道:『都少俠是聰明人,李某就不繼續打誑語,直說便是,還請都少俠讓袁少俠交出那道寶。』

「我問道:『那道寶?你們要那黑槌子做甚麼?』

「李櫃主笑道:『實情緣由,恕李某無可奉告,還望都少俠見諒,但李某能說的是,那槌子應該和判官槌脫離不了關係。』

袁昊聽到「判官槌」三字,大感吃驚,道:「判、判官槌?」不由往腰間摸去,那黑槌子兀自在腰間,並未離身。他咕嚕一聲,吞下口沫,想起那日在撫仙派,雄霸各方的群豪相繼爭奪的模樣,急問:「姓都的,李櫃主當真這麼說?」


歡迎諸位朋友交流交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