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雛 第一章 相妓如賓

懵夢 | 2021-05-13 08:00:04 | 巴幣 20 | 人氣 121




第一章 相妓如賓

  一名好的妓女,並不單純只是出賣自己的身體。

  如果僅能從客人身上詐取自己肉體的價格,那肯定是個不專業的妓女。

  當夜晚幃幕降臨,不想回家、無家可回的,在特定的時間聚集到了一個地方,可能是一條街、可能是一間店、也可能是一個人。

  白天的辛勞,需要在晚上得到休養;白天的不愉快,需要在晚上發洩一頓。

  到了夜晚,才是怡紅院開始忙碌的時候。

  觥籌交際的聲響、此起彼落的歡笑聲。各式各樣的客人,有一個人來的、有三五好友一同前來的,甚至還帶著女人前來的都有。其中有個共通點,都有長相漂亮的女孩子替他們服務。

  雛走過長長的長廊,躡手躡腳地走過一間又一間的包廂,尋找著二姊的身影。

  時間剛過酉時,這時間點客人還不是很多,很多人都是來吃飯的。

  來青樓吃飯這點說來可笑,但雛看來這類的客人還真是不少。大多都是家裡有著兇惡的黃臉婆在,趁著下班時間想要好好放縱,但又不敢放肆的類型。

  同時,這個時間點大多都是交給那些沒甚麼名氣或是還在實習中的妓女去服務。在青樓本就是越晚越熱鬧,若是早早就讓受歡迎的紅牌上場那可就沒有新鮮感了,總是要先釋出一點甜頭吊吊胃口。

  身為紅牌的二姊這時間點應該會待在房內休息,但雛剛剛去看過卻沒見到人,這才讓這名小女孩在整棟青樓漫無目的地尋找碰碰運氣。

  運氣很差的,見到二姊前卻先見到一名成熟的女性迎面走來。看起來年紀至少半百,身著的衣服以妓女來說略顯保守,給人的感覺也有著威嚴以及尊貴,簡單的推論便知道那位便是怡紅院的老闆娘。

  明顯是來找她,臉色有些許難看。雛一眼就看出對方是因為自己時間到了還沒上工而在生氣……不對這並非主因,她沒去工作並不是生氣的主要原因,應該是有難搞的客人蒞臨導致心情不好引發的骨牌效應。

  雖然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從老闆娘的眼神看的出來,絕對是很莫名其妙的人,不知道為什麼要來青樓的客人。

  不只是目的不明甚至還直接指明店裡的頭牌,而且是一點都不闊氣的只給予最低限度的指明費,完全掐準了老闆娘能接受的最低限度──這種宛如被人看穿的感覺,或許比起賺的錢少還要更令人心情煩悶。

  觀察出老闆娘的心情,雛認命乖巧的盡可能順從對方的話。這個策略只能減少傷害,還是免不了被訓了一頓。

  內容與她所看到的完全雷同。果真是有個難搞的客人來到店內,還指明了身為頭牌的二姊──這些自然對方沒有很直白的透露出來,但字裡行間還是能抓出幾句關鍵詞。

  最後拋下一句「別偷懶趕快去幹活」後,便結束了這場小小的意外。雛整段都認命地聽了,只是左耳進右耳出,沒有聽進心裡。

  在談話前就已經知道要說甚麼,或許會讓人有種同樣對話必須聽上兩遍的煩悶感,但雛可一點都沒有這樣的情緒,因為早已習以為常了。

  確認人走遠後,雛才繼續邁開步伐。雖然覺得很麻煩但也只能先把行動順序稍做調整,先去招呼客人,剩下的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就是看能藏多深。

  尤其是男人,只會用下半生思考的生物,內心的欲望很好猜想。

  飽暖思淫慾,現在還沒有進展到後面的階段,幾杯烈酒以及幾道下酒的小菜便能讓他們盡興而歸。
不過老闆娘顯然不會接受如此保守的作風,能夠痛宰的肥羊怎麼能不好好剝削一筆?就算那隻羊骨瘦如柴至少也要把羊毛剪乾淨。

  這個任務放在其他人手中無非是燙手山芋,任誰都不想接。因為這其實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要如何讓客人多點杯酒可不是那麼容易,酒的品質與價錢都是需要考量的項目。

  而且這個時間還沒到喝到酣暢淋漓、還不到喝醉酒的時刻,很多人都會有所保留,顯然是個艱難的任務。

  要如何勸、如何讓他們願意乖乖花錢,同時又必需知道他們錢包有多深,這些都是很難跨過的難關。

  但對雛而言卻只是稍微用心便能辦到的小事。

  最關鍵也是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客人來的目的。

  有些人是來吃飯、有些人是來喝酒。但無論目的是甚麼,人心都有漏洞可鑽。

  引領客人來到包廂,第一組客人是單獨前來的年輕男性,畏畏縮縮好似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待在房間的主位,但給人感覺宛如想待在角落。眼神不斷飄移不是很自在的樣子,手不時緊握著自己衣服下襬,視線盡可能的不與雛對上。

  身上的衣服帶著墨香,應該是剛從私塾下課的學生。年紀約落在十五歲左右,看上去懦弱不大可靠,但人很好是個老實人。

  純粹來吃飯的──以結果論來說是如此。從警戒以及生疏看來是第一次造訪,契機估計是被朋友硬推進來這類充滿惡趣味的無聊小事,不過這般惡作劇的行為充其量只不過是點燃導火線的火種,有真正的原因藏在後頭。

  生日或者遇到值得慶祝的事情……從外表以及獨自一人這點顯示出家境不是官二代或是富二代,窮學生一枚。

  估計是幾名好朋友湊了錢要讓他「轉大人」,但沒脫處的小處男終究放不開,才只單純來吃飯,身上荷包肯定不夠餘裕。

  這可非誤闖狼窩的羊,而是誤闖的是兔子才對,連皮剝也剝不了多少,窮得可憐。

  偶然的對上眼睛,年輕男子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又隨即不好意思的閃開了眼神。那感覺像是混合了感觸與傷感,映照出雛模樣的瞳孔顯然不是比他年紀還小的女孩子就當妓女這般無聊小事,那個不捨是想到了自己所親近的人。

  妹妹。這個可能性佔了多數,眼神透露出她的壞消息。並非被賣掉,而是出了意外而死。

  病死又或者是……?應該是病死,若非病死表現出來的情感絕對不會是傷感。

  疼愛妹妹的人、好哥哥。這幾個詞彙出現在雛的腦中,但是要運用有些許難度。面對想起已故妹妹的哥哥,臉上的神色實在無法讓人運用這層同情,良心有些過意不去。

  雛看出了對方的心情,但是又覺得內心還在掙扎著。他明顯不是對方的妹妹,但是若是可以他似乎很想再見上一面。

  生於怡紅院的雛知道甚麼樣的酒菜最適合現在這個情況,對方錢包的深淺也掌握了大概,但是對方的情況或許讓他早點回家才是對的。

  兩難的問題,無論何者選項都無法知道是對是錯,但是雛不能一整個晚上都耗在這裡,是該下定決心去做選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