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56.真正的兇手(1)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5-12 23:47:04 | 巴幣 24 | 人氣 145



       「 --找到貧民區騷動的原因了?」

       低沉有力的聲音,來自猶如老鷹般銳利眼神的男子。這名男子是海洛德公國王位候選人--酷斯馬特公爵。

       被他俯視的部下單膝跪地,低下頭用顫抖的聲音回應。

       「 報告大人,屬、屬下未能查清…… 」

       聽到這樣不理想的回答,酷斯馬特的眼皮伴隨著太陽穴上的青筋抽動了一下。

       「 回答我,我養你們做什麼?」

       部下謹慎挑選自己的用詞,回答自家主人的問題。

       「 蒐集情報、政敵弱點,以及打擊對手要害。」

       「 既然如此,操控貧民區的幕後黑手你們沒能找到,剿滅地下組織的勢力也沒能查清,就連調查逃家王子帶來的那群冒險者的背景,這樣簡單的事情都未能有個結果。告訴我--我要你們何用? 」

       面對散發威壓的酷斯馬特公爵,部下吞了吞口水……

       「 恐怕--對方擁有我們所不知道的能力…… 」

       「 你認為這樣的回答能讓我滿意嗎?」

       「 --這中間有王家騎士團的干涉以及希嘉卡爾王國的阻擾。」

       「 齁哦?」

       酷斯馬特乍看之下挺著圓滾滾的肚子,可雙手手臂粗壯的發達程度卻展現出經過嚴格鍛鍊的痕跡,十指戴著樣式不一的高貴戒指,以及穿著講究符合其地位;堪稱手工藝品的名牌衣服。

        而一向嚴肅兇狠的他,如今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王家騎士團雖未表明立場,但根據動作可以猜想出是選擇站在亞歷山大王子那。所以他們的干涉是酷斯馬特預料內的問題。

       但希嘉卡爾王國的出現卻是意料之外。在他的認知中,希嘉卡爾王國是依靠勇者與神威,最多就是擁有強一點的棋子,早已是跟不上時代這樣程度的落後國家。

       雖因背後有艾爾托芙帝國的撐腰,因此有著一定的話語權,但實際上希嘉卡爾王國身上沒有什麼利益可圖。既然如此,恐怕是某種談判而使得他們出手,使用神力來解決潛伏在貧民區中的幕後組織。

       而能讓希嘉卡爾王國獲取最大利益的對象,也只有亞歷山大王子一人了。

       亞歷山大王子的手腕雖不如他父親,但也不至於到無能。能夠很好的將斯坦農格的國家發展計劃繼續保持下去吧。

       與致力於發展海軍艦隊的酷斯馬特公爵不同,斯坦農格發展商業艦隊,推進一直受兇惡深海魔物的干擾而停滯發展的海洋貿易。

       假設海洋貿易活動變得頻繁與發達,身為內陸國家的希嘉卡爾王國,會因國際地位及其他諸多原因,也想要分一杯羹吧。

       雖有眾議會與部份工商業撐腰的第三位候選人可洛洛 · 尼西亞,那傢伙雖然擁有相當高超的手腕。可王選在這個時間上還太早了。不論是"天"還是"地",甚至"人"都未能站在可洛洛 · 尼西亞那。

       現在他帶來的威脅,不過就只是在酷斯馬特面前旋轉的小丑這樣的程度罷了。

       而且,那也不過是斯坦農格為了以防現在這個局面,用來壓制自己,好讓身為王子的兒子能夠與酷斯馬特公爵達成平衡的手段。

       「 斯坦農格,即便你死了也還是這麼糾纏不清嗎?」

       當年,佔據"人和"的斯坦農格及擁有"地利"的酷斯馬特,在謀劃上略勝一籌的酷斯馬特距離王位近乎到達觸手可及的地步。

       但是,"天時"最終卻傾向於斯坦農格。喜愛斯坦農格的祖父去世、貧民區爆發的經濟問題,以及貴族的貪污事件,種種經濟問題在短時間內接連發生。而這讓掌握"人和"的斯坦農格有機會動用人脈先行一步的解決問題。

       但那些都是往事了。

       「 你那兒子把墨汁打翻了啊。髒污傾瀉而出,隨即而來的治安問題,只會讓握有軍隊力量的我更有獲勝的機會。除非……有本事抓到黑手。」

       叩叩--

       「 公爵老爺-- 」

       長年服侍自己的老管家,一臉不安的敲門走了進來。

       「 怎麼了,這麼不安?」

       「 王家騎士團的人來,他們想讓老爺您去王宮一趟…… 」

       「 …… 」

       正常來說,王家騎士團沒有權力要求身為公爵還是王家血統的酷斯馬特去哪裡,尤其是沒有國王當靠山的現在……

       就在酷斯馬特思考的這時,老管家身後來了一群由《劍姬》夏薇丹妮帶領的騎士。

       老管家注意到後,他急忙上前阻止……

       「 等等!你們這是在幹什麼?護衛呢!」

       「 通通打暈了。」

       「 什…… 」

       夏薇丹妮短短的一句話讓老管家無語了,即便是在宅邸裡保護酷斯馬特公爵的精銳護衛,也未能阻止《劍姬》的前行。

       「 我就長話短說吧,《王家非常召集》。懂了吧?」

       夏薇丹妮推開老管家,不耐煩的盯向酷斯馬特公爵。

       「 果然如此。」

       酷斯馬特公爵冷笑了一下。《王家非常召集》,顧名思義就是讓王家聚在一起的召集令,召集的目的通常是因有什麼迫不得已的王家相關大事才會使用。但是召集人僅限於王家中的最大負責人。

       原本身為這負責人的斯坦農格去世,召集令的權力就由兒子亞歷山大王子接手。

       但王位未能選出的當下,亞歷山大王子此舉行為相當於告訴所有人「我就是國王」,若在攸關禮儀與王位選擇的貴族眼裡,如果拿不出相對應……甚至之上的東西出來,亞歷山大的評價便會大大減少。

       簡單說,亞歷山大若沒能拿出讓人信服的東西的話,王位就保證會落到酷斯馬特手上。

       「 可以,我就直接走吧,你們帶路。」

        「 老、老爺……?」

       老管家投來了擔心的視線,而酷斯馬特瞄了一會。

       「 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酷斯馬特公爵被《劍姬》帶領的騎士包圍下離開了房間。


       ……


        王宮--酷斯馬特公爵在騎士們的護衛與引領下,踏向高樓層,進到典雅又大氣;被稱作大廳也不奇怪的寬敞房間。

       酷斯馬特公爵坐在單人沙發上靜靜等待,直到之後其他人陸續也被騎士們帶進來。

       「 酷斯馬特公爵!」

       呼喊名字的聲音帶著一些嬌羞,而酷斯馬特伯爵即使不去看一眼,一聽也能辨認出對方。

       「 王后,妳的美麗聲調還是如此的動人心弦啊。」

       淡紅色的波浪捲髮上戴著髮飾,潔白的皮膚被身穿的高貴紅色禮裙所襯托,眼神中透漏出的柔和目光令凝視的人嚮往,一手一足所表現得教養也非常符合其地位……

       最重要的是,胸前那形狀堪稱完美的雙峰,每一次都會吸引周圍男性的目光。

       王后黛麗芬妮手向前伸去,酷斯馬特公爵行個禮,便將其輕輕握住後朝手背親下。

       接著兩人對視些許時間,之間散發的曖昧氣氛讓周圍的人感到不知所措。

       「 好了……酷斯馬特公爵大人握的太久了。然後黛麗芬妮王后大人妳也是,怎麼能做出這種有辱國王之妻的舉止呢?」

       前來阻止的,是宮廷魔導士首席約瑟芬 · 始坦尼克。也是斯坦農格國王生前最要好的人。

       酷斯馬特公爵冷笑的看著約瑟芬。

       「 斯坦農格的狗也在嗎?難怪這裡會散發一陣狗臭味。」

       「 …… 」

       酷斯馬特環視周圍,不僅王后黛麗芬妮,就連不是王族的宮廷魔導士約瑟芬,以及宰相里卡維德和可洛洛 · 尼西亞都在。

       「 所以,為什麼不是王族的你們會在這裡?」

       「 不……我們也是很莫名的被帶過來了呢。哈哈…… 」

       回答的人是可洛洛 · 尼西亞,穿著代表商業人士的正統白色西裝,向後梳理的金色頭髮使五官給人一種瀟灑俐落的鮮明感。簡單來說,這個人就是任何女生看了都會覺得是個帥哥的傢伙。

       「 --真帥…… 」

       而一向以多情為聞名的王后黛麗芬妮,也在酷斯馬特公爵身旁,為可洛洛的顏值陶醉著。

       「 這到底是……?」

       從門口走進來了一人,在場的所有人望了過去。

       站在門口的是情報部的管理者--克爾康格,也就是相當於情報局局長職位的男人。

      看似不相干的幾人被召集到了這座房間,酷斯馬特公爵正當感到疑惑時,發起召集的人此時也從克爾康格的身後出現了。

       「 啊啦?心肝寶貝呀!」

       王后黛麗芬妮立刻衝了上去,抱住了出現的亞歷山大王子。而亞歷山大也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試圖把緊貼的母親從身上移開。

       「 母親大人,請放手吧…… 」

       「 嗚嗚……我可是母親呦?好歹也是王后,怎麼不能抱許久未見的兒子呢!」

       事實上,這是亞歷克回來後,第一次與母親的衝鋒。

       以及有可能是幕後黑手的王后黛麗芬妮,以本人不知情的軟禁方式住在後宮中。

       在王宮內傾向於亞歷山大王子的勢力以及王子本人,也不知道在相遇時,該抱持什麼樣的想法,所以亞歷克一直畏縮的刻意不見。

       「 你這傢伙,回來了都沒找媽媽我,真是過份!」

       「 對不起,母親。--但是…… 」

       亞歷克瞪向酷斯馬特公爵。

       「 從拍賣會之後,時隔多日不見了啊,酷斯馬特叔叔。」

       「 哼!小鬼,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酷斯馬特)

       兩人互相對視,雙方敵意的視線毫不留情的展現出來。

       「 我知道。--知道的非常清楚。」

       「 哼哼!果然還是太年輕了,過於衝動了啊。」

       「 看來叔叔你也老了啊,既然年輕,就該毫不猶豫的向前進。--尤其是在面對敵人的時候。」

       「 在拍賣會上時說過了吧,我不是兇手。而且從時間點來看,你可是有很大的嫌疑不是嗎?」

       將王位的野心展露無疑的酷斯馬特公爵。以及在兄弟與父親接連去世後,才重返王宮的亞歷山大王子。兩人都有著被懷疑的合理性。


       ……


       拍賣會當天--

       「 王、王子殿下?」

       在派別克、卓斯克與哥布三人的護衛下,舉起牌子將約瑟芬想要的競標商品買了下來。

       約瑟芬吃驚的看著,同時一臉不敢相信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 抱歉了,史坦尼克先生。」

        「 啊……不……王子殿下想要的話,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約瑟芬露出失落的神情,勉強擠出笑容……

       「 在這種時候還買一些不必要的東西,沒想到亞歷山大你不僅沒出息,還如此敗家。」

        在特等席中的,除了亞歷克、約瑟芬、護衛外,可洛洛與酷斯瑪特公爵也在。

       之所以會聚在一起,就是為了讓三位王位候選者用來談事。
       
       不過立場相對較低的可洛洛,則是一語不發的盯著拍賣會的狀況,而亞歷山大王子與酷斯馬特公爵之間則是一直處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下。

       「 我動用的都是自己存下來的錢,所以怎麼用都沒關係吧?」

       「 所以我才說,用錢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情,你也不過如此嗎?亞歷山大王子。」

       「 請別搞錯了,有沒有意義可不是叔叔能單方面認定的。」

       亞歷山大王子雖然看似在笑著,但實際上任何人都清楚他沒在笑。

       「 叔叔,你認為父親的死,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 你想說什麼?」

       「 我恨不得現在馬上抓到兇手。--但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想知道……父親為什麼會被人暗算?」

       亞歷克看向酷斯馬特公爵,然而那投過來的眼神深處,帶著彷彿泥沼般緩緩流動的恨意。

       一旁的卓斯克與派別克看著這樣的王子,一臉非常擔心著。

       承擔王宮的事務與王位競選,同時用自己的力量調查父親的死。這不斷奔波造成的疲累與精神壓力,給亞歷克帶來了意想之外的影響。

       一想到自己以來尊敬的父親去世,然後自己的母親還有可能是兇手。亞歷克不斷的在心中掙扎……

       然後,直視亞歷克那份恨意的酷斯馬特公爵,用鼻子哼了一聲的同時說出他的看法。

       「 追根究底,斯坦農格那傢伙太過溫柔了。」

       「 溫柔?」

       「 既然身為國王,就要有相應的態度與舉止,即便那傢伙再怎麼有才能,一昧的溫柔最終也只會被人爬上頭來。」

       「 叔叔你意思是……父親就是這樣才會死的嗎?--只是因為溫柔?」

       「 這有很難理解嗎?」

       「 叔叔,你在開玩笑嗎?」

       兩人迎來默不吭聲的對視……

       「 你可別搞錯了…… 」

       許久過後,將視線看向拍賣會的酷斯馬特公爵有了回應。

       「 一般人這樣或許會顯得荒唐。但斯坦農格身居國王之位,其一行一舉都會被放大檢視,即便是看似毫不起眼的細小缺失,都會看成為巨大的漏洞。」

       「 那種事我都懂啊--!」

       突然大吼的亞歷克,讓周遭的人都嚇到了。然而最靠近王子的酷斯馬特公爵卻仍淡定的看著底下的拍賣會。

       「 你還不行阿,這樣的行為可是會影響你身為王子的評價。」

       只見酷斯馬特冷冷的說著,亞歷克也靜下思緒,說出了隱藏在心裡的話。

       「 叔叔,是你殺了父親嗎?」

       「 嗯,是又如何?」

        聽到後便一時愣住的亞歷克,突然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但是遲來的怒火隨之湧上心頭。

       「 請住手!」

        酷斯馬特公爵的護衛察覺到了王子身上的殺意,在王子準備出手的前一刻上前進行護衛的工作。

       「 王子,請冷靜吧…… 」

       卓斯克與派別克一同阻止了王子,而王子則是繼續瞪視著酷斯馬特公爵。

       然而酷斯馬特公爵只是露出厭煩的表情看著拍賣會,不耐煩的說著。

       「 這麼簡單就上鉤,果然你還太稚嫩了。嘛--臨陣從王宮脫逃的廢柴王子我也不期望回來能有什麼改變。」

       接著酷斯馬特公爵摸了摸自己下巴的鬍子。思考了些什麼後,看向亞歷山大王子。

      「 別搞錯了。若能得到王位,我會不會殺掉斯坦農格?答案是會,我會毫不猶豫的執行,徹底將你父親給殺掉。--但是,你真認為現在這種情況就能讓我得到王位嗎?--你真認為你父親不過是死了就能讓我如願登位的這種程度的對手而已嗎?別搞錯了。」

       被護衛們阻止並拉開的王子,即使被壓住的方式坐在單人沙發上,仍舊繼續瞪視酷斯馬特公爵。而酷斯馬特也站起來走向王子,在他身前停了下來。

        「 啊啊啊啊!」

       面對王子的怒吼,酷斯馬特毫無畏懼得靠近並彎下腰,用一如往常那如老鷹般銳利的眼神看著王子。

       「 小鬼,我跟你父親的棋局已經持續了數十年,在你還沒出生時就已經開始了,如果你父親僅是這種程度的對手,那打從一開始他就不會登上王位。」

       酷斯馬特公爵對王位的野心世人皆知。他本人也從未喜歡過斯坦農格國王……不過--即使風格徹底不同的兩人,他們對彼此都是給予"能成為優秀的國王"這樣的評價。

       「 如果這種程度的判斷都無法達到,那代表你也不過就這種程度而已。我真心可憐斯坦農格,他僅存的唯一兒子未能繼承他的才智啊。」

        「 閉嘴!」

       「 好好冷靜吧,小鬼。」

       酷斯馬特公爵冷淡的走了出去,身旁的護衛們也一同離去。只剩王子一行人……

       還有冒著冷汗的可洛洛 · 尼西亞。

創作回應

空空
要開始正面對決了
2021-05-12 23:57: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