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再訪初光鎮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05-12 19:00:06 | 巴幣 222 | 人氣 184


  時光流逝,我們所熟悉的人事物可能都會改變,可能都將不復存在。那麼,在時光的洪流中,是否有什麼是能夠不改變的呢?
 
  我所能想到的答案是……過去所度過的時光和擁有的情誼,這是我個人的答案,也是我個人的期望。
 
  儘管物換星移,人事已非,我還是期盼過往的情誼能夠持續長存,永不改變……
 
 
第732章  再訪初光鎮
 
 
  我是雷卡!為了拯救堂姊的性命,我們一行出發尋找掌握生命神格的雷吉奇卡斯(雷源初)。
 
  在通過希望峰的傳送門扉後,我們一行來到了某座霧茫茫的樹林中。呃……這裡是哪裡?應該是亞盧米地區的某處吧?
 
  我嘗試用手機定位,但不知道是受到什麼干擾,定了半天也定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我決定打電話給小初。但不知道是他手機沒開還是我這邊訊號不良,試了半天也沒能聯絡上。沒辦法了,只能放棄仰賴科技,改靠夥伴們各顯神通了!
 
  我請夥伴們幫忙探測周圍環境的狀況,並詢問身旁的布拉德對此地的位置和狀況是否有頭緒。布拉德面無表情,冷冷地說:「這麼說好了,在你眼中,我是個會行走的知識庫?」
 
  我訕訕地笑著回應說:「嘿嘿!因為您老懂得多,見多識廣嘛!以前遇到疑問時,不也是靠你解惑的嗎?所以就習慣仰賴您了呢!」
 
  我只是說些玩笑話想化解一下尷尬的氣氛,但這小子卻擺出沉思的模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一會兒後他說:「這麼說好了,仰賴我不是個好習慣。過於仰賴我,最後只會和我走向一樣的道路,那意味著你先前的作為和承諾都是無意義的。」
 
  嗚哇!這小子還認真起來呀!看他似乎還要長篇大論說教,我趕緊打岔:「好!我明白了!我會試著戒掉這個壞習慣。那麼言歸正傳,對於這地方你有頭緒嗎?」
 
  「這麼說好了,你這就是在仰賴我。不是才剛說要戒?」
 
  「唉呦!戒除惡習也是需要時間,循序漸進的嘛!所以說……」我搓揉著雙手,用著期待的語氣說:「這裡到底是哪裡呀?亞盧米地區的邊境森林?」
 
  我期待這位「行走的知識庫」能給我解答,但最後只得到一句「不知道!」。呃……好吧!所以我剛才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搖了搖頭,苦笑著要布拉德先在原地待好,不要亂跑,然後向其他夥伴們確認狀況。
 
  首先找的,自然是年紀最大,感覺最靠得住的索莉。我問道:「索莉婆,關於這裡,妳有頭緒嗎?」
 
  索莉微微點了點頭道:「這片迷霧,並不是自然現象,而是某種強大的力量所造成的。根據迷霧的分布及流向,我推測迷霧應該是在進行守護。」
 
  「守護?守護什麼?」
 
  「那邊!」索莉手指了一個方向道:「那邊的霧氣更加濃郁,霧中蘊含著某種能量阻止入侵者前進。你看,黟弗正在嘗試,但是了半天也過不去。」
 
  我順著索莉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那邊霧氣更加濃郁,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而黟弗則是又叫又跳地衝入迷霧中,但沒幾秒鐘功夫就從霧中竄了出來。
 
  「哈哈!真好玩!怎麼衝都會回到原處,那這樣如何呢?」黟弗雙掌一拍,一顆黑色能量球就迅速在他掌間成形,然後他將光球往迷霧中一拋,數秒後……一模一樣的光球冷不防地從霧中飛竄出來,與黟弗插身而過!很明顯地,那霧中有某種扭曲空間的力量,強行改變了入侵物的行進方向或軌跡。
 
  「唉呦呦!好好玩喔!再來幾發試試!」黟弗一臉開心地從不同角度又丟了好幾顆黑球進去,然後那些黑球在數秒後就以不同角度射了回來,其中有幾顆還往我們這邊飛來,所幸碧水及時用「鏡面反射」將黑球彈開,不然我和索莉都要遭殃!
 
  若是放任黟弗再繼續瘋下去,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於是我趕緊叫喊:「那霧有古怪!先別玩了!快回來!」
 
  「啊?可是這好好玩呀!我還想再嘗試一些別的招式,拔拔,再一下下就好了嘛!」黟弗用著撒嬌語調童言童語地說,聽得我是心癢癢的,真想就這樣放任他繼續玩下去。但熾的呼喚聲卻及時將我的理智喚醒,他在上空喊道:「喂!我看到道路了,那邊還有車輛往來,要不要過去看看?」
 
  有句俗話說,「路是長在嘴巴上的」,所以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向人問路的好機會。於是我板起臉孔,冷冷地對黟弗那個貪玩的孩子說:「那你就在這裡慢慢玩,等我們辦完事之後再來接你喔!」
 
  說完後,我就將忙著到處尿尿劃地盤的雙光叫了回來,然後作勢要丟下黟弗離開。
 
  這樣的場景,像極了在百貨商場常看見的,父母對滾地吵著要買玩具的小孩的嚇唬方式。而這招對黟弗是效果卓絕,使他急急忙忙地結束「遊戲」,快步跟了上來,並摟著我的手臂撒嬌道:「拔拔,別丟下人家啦!我不玩就是了!」
 
  正當我覺得黟弗很乖巧,想誇獎他幾句時,他卻說了句讓我硬生生吞下誇獎話語的話。
 
  「因為跟著拔拔走,肯定會有更好玩的事情發生!」
 
  我的小黑狐呀!你別把我說的好像什麼災難吸引機好嗎?我們這次只是去找小初幫忙,一定可以一切順利,不會有什麼「更好玩」的事情發生啦!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喔!
 
 
----------------------------------------------------------------------------------
 
 
  跟著懸浮在上空的熾走了一陣子後,我們果然脫離滿滿迷霧的森林,來到車輛往來的公路旁。
 
  我想問路,更想搭便車!所以,我只能拋下偶包……呃!不是,是放下矜持,舉起大拇指攔車啦!
 
  為了避免讓駕駛人感到不安而不停車,我把夥伴們都收回球中,但黟弗不肯進球,還發動「幻覺」特性把自己變換十歲左右的黑膚小男孩,並嚷著什麼不會添麻煩、會乖乖的,想跟拔拔一起坐車車……之類的撒嬌話語。
 
  我想了想,帶著孩子攔車,或許能有效降低駕駛們的戒心,提高停車的機率,便答應了黟弗的請求,與他一起沿路攔車。
 
  或許是我們運氣不錯,又或許是亞盧米地區的居民都很友善,又或者真的是黟弗的「孩童攻勢」奏效,我們的大拇指才挺立了沒幾分鐘,就有一輛轎車停了下來。
 
  駕駛是一位外表看起來很粗曠的鬍子大叔,我向他詢問從這裡該怎麼去小初家所在的城鎮,在聽了我的提問後,鬍子大叔想了想,然後拍手喝道:「你說的那個地方是初光鎮吧!」
 
  咦?初光鎮?我記得上次去小初家時,那城鎮不叫這名字呀!會不會是搞錯了?就在我想進一步確認時,鬍子大叔又說:「那地方前陣子改名了!是為了紀念本地的風湧保育家-雷源初的功績,所以將他的故鄉改名叫初光鎮,紀念他為我們帶來脫離惡夢的曙光。」
 
  喔!原來如此呀!看來小初在亞盧米地區已經是名聲如此響亮的大英雄了!不過,以自己為名的城鎮,感覺好尷尬呀!希望道恩會長不會知道這件事,要不然,哪天常青市變成雷卡市或是什麼常雷市之類的多難為情呀!
 
  對了!說到曙光,道恩會長名字的由來,似乎就和曙光有關。嗯?這麼說起來,雙光的名字含意,一個是黃昏,另一個好像也是曙光!這是巧合嗎?還是暮小姐的命名品味很神奇地和道恩會長搭上線?嗯?等等!暮是黃昏的意思,而雙光同時有黃昏和曙光之意,而道恩又是曙光,這幾個名字之間……
 
  就在我腦中飛閃過一些亂七八糟的思緒時,鬍子大叔又問道:「那地方離這裡有點距離,我等一下還要工作,沒辦法載你們去那麼遠,要不然,我載你們去最近的公車站,你們再轉乘過去如何?」
 
  雖然不是直達車,但有總比沒沒有好,於是我立刻答應並道謝,然後和布拉德與黟弗上了車。
 
  鬍子大叔是個蠻健談的人,當我們自稱是兄弟,是來亞盧米地區觀光時,他立刻就向我們聊起亞盧米地區的時事。
 
  「你問惡夢事件對我們的後續影響呀?嗯……其他人我是不清楚,但我沒什麼太大感覺,日子還是照常過呀!至於那一天的事……老實說,當時的事情我也忘得差不多了,感覺真的就只是場惡夢而已!」
 
  「沒想到你們那麼崇拜雷源初大人呀!還特地從其他地區來這裡朝聖呀!身雅盧米人的我,也真是與有榮焉呀!不過,可能要潑你們冷水了!雷源初大人最近好像身體不適,說是什麼上次大戰時的舊傷復發,已經有一陣子沒出席公開活動了呢!你們遠渡重洋來這裡,可能是見不著他囉!」
 
  「雖然雷源初大人對我們亞盧米地區的貢獻很大,但老實說,初光鎮真的沒什麼好玩!就是個偏僻的鄉下小鎮!不用幾個小時就能走遍全村了!很多人都只是衝著雷源初大人的名氣而去的。」
 
  「等你們去初光鎮朝聖完後,可以到其他景點走走!我等一下傳張列表給你,那些都是來亞盧米地區必去的優質景點呀!」
 
  陪著熱心的鬍子大叔聊了一陣子後,我們就在公車站分別。在詢問站務員後,我、黟弗和布拉德搭上了前往初光鎮的車,預計車程大概是一個多小時。
 
  我本想趁機小憩一下,不過黟弗卻拉著我問東問西的,他似乎對於這個地區的英雄-雷源初與惡夢事件非常感興趣。經黟弗這麼一問,我才想到,黟弗對小初的事情並不熟悉呢!那他怎麼會吵著要跟我一起來找小初?
 
  我問出心中的提問,黟弗只是笑道:「唉呦!人家就想跟拔拔出來走走玩玩嘛!」然後又岔開話題,繼續詢問關於小初與惡夢事件的事。看來是方才與鬍子大叔的對談,勾起了這小傢伙的好奇心。
 
  就在我猶豫是要當個好爸爸為小傢伙解惑,還是無視小傢伙的疑問,愛惜身體倒頭就睡時,坐在我後方的布拉德忽道:「這麼說好了,我也想知道雷吉……那傢伙的容器是個什麼樣的傢伙,你和他不是很熟嗎?說來聽聽。」
 
  由於這一老一小都對小初的事情感興趣,我也只能犧牲睡眠,好好當一回解說員了!
 
 
-----------------------------------------------------------------------
 
 
  我向黟弗與布拉德述說關於小初的事情,小初他是一名寶可夢保育家,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而是在幫助許多人與寶可夢,完成許多任務後,才獲得保育家機構的認可,成為頂級保育家。後來,他為了追查盜獵集團黑風的事而來到成都地區,我與他才算正式相識。
 
  小初在追查黑風的過程中,中了黑風首領-Black的陷阱,雖然他能變身為路卡利歐逃出重圍,但依舊是傷得不輕,而我倆就是在那時候相識的。當時我幫助了他,而他因為還趕著去幫助受困的寶可夢們,而匆匆離去。本以為我倆之間的緣分僅此而已,卻沒想到不久後我們又再次相逢,而他依舊是帶著傷,陷入危機之中。
 
  仔細想想,我與小初兩次相逢都是因為Black,也就是雷雅堂姊的關係。雷雅姊兩次都差點將小初逼向死路,而我又兩次都助小初死裡逃生,或許……就是某種因果輪迴吧!
 
  我與小初,是在白銀山那次的遭遇後開始熟識起來,之後我們一齊行動,旅行了一段時間,那是一段充滿了歡笑與淚水、衝突與合作的冒險日子呢!
 
  我與小初一同經歷數場攸關生死的事件,建立了堅定的情感與羈絆!對我來說,小初既是我的好友,更是我的好兄弟。
 
  後來因為亞盧米地區的暗暗團頻繁鬧事,小初被要求返回亞盧米地區支援處理相關事件,所以我倆就分道揚鑣了。
 
  回到亞盧米地區的小初,後續被捲入了暗暗團與哈亞迪家策畫的多起陰謀中,但小初都以過人的膽識與實力撐過去了,直到暗暗團所主導的……最兇最惡的惡夢事件!
 
  惡夢事件,是暗暗團運用古代技術強行獲取惡夢神-達克萊伊的力量,並利用那份力量令整個亞盧米地區的生靈都陷入惡夢之中。保育家組織付出了極龐大的代價,才阻止了暗暗團的陰謀,而小初也在那場與暗暗團首腦的戰鬥中殉職……當時世人是這麼認為的。
 
  但我當時完全不相信、更不接受小初會就這樣死了!正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所以我那時透過一些方式趕來亞盧米地區,不死心地在大戰的遺址尋找小初,後來,透過光羽與雷源爸的協助,確認了小初還活著,於是我便踏上了尋找小初的旅程。
 
  我依循著零碎的線索,前往歐林匹亞地區,並在那裡遇見了夏也。夏也與小初之間的關係,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總之,在歐林匹亞地區的鉗獵團所引發的一連串事件結束後,我得知原來夏也就是小初的事實,並依循著線索一路追到阿羅拉地區。最後,好不容易才與小初重逢。
 
  在另一個阿羅拉消亡之後,我被捲入幻妖之界,而小初因為擔憂我的安危,所以在阿羅拉島嶼之神們的幫助下也闖入了幻妖之界。小初就是在那裡遇見了充滿怨念的哲爾尼亞斯!
 
  哲爾尼亞斯以壓倒性的實力襲擊小初、凌虐小初!即使另一名保育家-小南加入戰局,也無法改變戰況!而當時的我,正被布拉德給困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初被折磨凌虐!
 
  當時心如刀割、心急如焚的我,接受了雷吉奇卡斯的提議,將身軀掌控權讓給雷吉奇卡斯,使雷吉奇卡斯得以衝破布拉德設置的阻礙,趕往戰場壓制住發狂的哲爾尼亞斯,救下了小初!
 
  但是,雷吉奇卡斯的存在、雷吉奇卡斯的行為,惹怒了布拉德,於是布拉德……該說是趁人之危嗎?還是暗放冷箭呢?總之就是他趁著雷吉奇卡斯剛對付完哲爾尼亞斯,還沒緩過氣時就發動偷襲,成功重創了雷吉奇卡斯!但他自己也被雷吉奇卡斯那自爆式的反擊給傷到,使得他的情感封印被破除,人變得古古怪怪的,後來更被妖精王抓到機會趕出幻妖之界!
 
  經過幻妖之界的事件後,我一度以為雷吉奇卡斯已經消失了,誰知道,當我在阿羅拉的港口要與小初道別的瞬間,我赫然聽見雷吉奇卡斯的聲音從小初體內傳來,那時我才驚覺,雷吉奇卡斯那傢伙的意識是移轉到了小初體內了!
 
  當時的我,在震驚之餘,又覺得五味雜陳,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就選擇了順其自然。直到不久前綠之森發生的事件,我才後悔當時就應該把小初留住,就應該硬逼著雷吉奇卡斯這個策劃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到底該算是敵人還是朋友的傢伙離開小初體內!
 
  自綠之森事件後,我雖得知雷吉奇卡斯與小初都還活著,卻都聯繫不上他們。因為我很擔心小初的狀況,再加上堂姊現在急需雷吉奇卡斯救助,所以才有了此行。
 
 
---------------------------------------------------------------------------
 
 
  聽完了我的介紹後,黟弗拍著手開心地道:「原來是崇尚正義的狗叔叔呀!太棒了!我最喜歡那樣的傢伙!欺負起來特別有意思呢!」
 
  崇尚正義?狗叔叔?是指小初的價值觀和他能變身路卡利歐的事嗎?小傢伙你是不是抓錯重點了呀?而且,你還想欺負小初?你這種壞孩子可是嫉惡如仇的小初最不喜歡的喔!你敢去惹小初,小心被揍得屁股開花喔!
 
  就在我想嚇唬黟弗幾句,打消他的胡鬧念頭時,布拉德忽道:「這麼說好了,那傢伙的容器與你堂姊有舊怨,而那傢伙與我不對頭,再加上你帶著的那頭鹿,你是憑什麼認為此行能成功?」
 
  「你終於說到重點了呀!」我感動地說:「你終於能理解我有多辛苦了吧!
所以能不能考慮先回去,別來增加仇恨值了?」
 
  面對我打出的苦情牌,布拉德很不給面子地說:「不能理解也不考慮。你現在的做為完全只是自找麻煩。這麼說好了,你堂姊本就已經多活了很長一段時間,而她本人如今也無存活的意願,是你為了自身的情感,強行要留住她,替她續命。就算事成,也只是延長她的痛苦,她也不見得會感謝你。你所做的事情,不過是吃力不討好。」
 
  這臭小子!不體諒我就算,還教訓起我了呀!就算是自找麻煩又如何?是吃力不討好又怎樣?那可是我的家人呀!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去死!說我是私情也好,是自我滿足也罷,我就是不願意什麼都不做,眼睜睜看著堂姊去死!
 
  你能這麼說,是因為雷雅不是你的家人,所以你自然能那麼豁達呀!換作是你在意的人,那又如何呢?於是我回擊道:「假如有一個能救活麥莉的機會,你會眼睜睜地看著那個機會溜走嗎?」
 
  麥莉,是布拉德過去的戀人,也是少部分願意理解布拉德的人,所以我本以為打出「麥莉牌」可以讓布拉德理解我此刻的心情,誰知道他想也不想就說:「我不需要那樣的機會。這麼說好了,我一點也不希望麥莉復活。就算麥莉現在還活著,但快死了,我也不會勉強她的意願,強行讓她活下去。」
 
  布拉德的回應讓我感到驚愕與不解,而像是看出我的困惑,布拉德又補充道:「這個世界遲早會邁向毀滅的命運,就算復活了麥莉,她遲早也要消失的,又何必白費功夫?再說了,讓麥莉留在這個汙穢腐朽的世界,只是在污染她的身心,所以我不會強行把她留下。」
 
  布拉德的見解和看法,還是一如往常地陰暗呀!的確很有他的風格。但是……
 
  「我不會接受的!我會留住雷雅姊!我會改變這個世界滅亡的命運,更會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好!讓雷雅姊也變好!所以,我不會放棄的!」我堅定地說。
 
  「這麼說好了,要完成你的遠大理想,具體該怎麼做?」布拉德銳利地問道。
 
  「我還沒有頭緒!但我會努力的!就以救助雷雅姊為第一步!」
 
  「這麼說好了,你這聽起來就像充滿遠大理想的空話。」
 
  「就是要有理想,才有前進的動力!才有尋找新的可能性的力量!」
 
  「所以,這麼說好了,結論還是一樣,你可以繼續朝著與我不同的方向前進,但在你做出什麼成果前,別仰賴我,也別奢求我的理解與認同。」
 
  唉!說了老半天,結果還是一樣,你就是要跟去增加我此行的難度就對了嘛!虧我還試圖跟你長篇大論,這才真的是浪費時間!唯一的收穫也只有讓黟弗看得很開心,還拍手叫喊什麼「拔拔加油!」、「打嘴砲不要輸給冷淡叔!」、「把冷淡叔罵到體無完膚,再也淡定不起來!」……之類的話。
 
  唉!這一老一小到底是跟來做什麼的呀?在家裡安穩地休息不好嗎?非得要跟過來加大我此行的難度,硬生生地把此行的難度調整為困難模式!這難道就是雷雅姊造孽太多的報應?但也別報應到我身上呀!!!
 
 
----------------------------------------------------------------
 
 
  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終於抵達初光鎮……本來應該是這樣的,誰知道,公車根本不進鎮,而是在小鎮外數公里遠的地方就停下來了。
 
  我詢問司機原因,司機表示,由於最近去初光鎮朝聖的遊客太多,所以初光鎮早就開始進行交通管制。除非有當地居民的通行鎮,不然大眾運輸和私家車輛都只能停在這個數公里遠的地方,然後步行進入小鎮。
 
  司機解釋完後,就催促我們趕緊下車,他後續還要開往其他站呢!
 
  唉!花了三人份的車錢,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結果還是無法到達目的地,此行還真是困難重重呀!雷雅姊呀!我看妳以後真的要吃齋唸佛多積功德才好,妳那些罪孽的報應,小弟我實在快承受不了呀!
 
  我們一行下了車,徒步走往遠方的小鎮。一路上,布拉德露出一副像是在看傻子般的冷笑,一語不發地望著我,黟弗則是在搧風點火,不停用言語刺激我們,好似希望剛才的嘴砲大戰能進入白熱化的第二回合。至於我,則只能努力無視這兩個傢伙,並將心思放在如果見到了小初,該怎麼說服她幫助堂姊?該怎麼應對可能會發生的突發狀況?例如某鹿的爆走!背後那傢伙的背刺!還有小黑狐的挑撥!
 
  花了一段時間,我們好不容易才抵達鎮口,但腳還沒踏進鎮內,就被一名乘著姆克鷹從天而降的男性保育家給攔住。那名保育家看起來很年輕,目測年紀可能比小初還要小,他一臉警戒地看著我們,略為結巴地問:「你……你們……呃……幾位是……此地的居民嗎?」
 
  這位保育家看起來有些緊張耶!該不會是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吧!這樣的青澀保育家,在這裡攔下我們的用意是什麼呢?
 
  就算對方看起來很青澀,但他身穿保育家服飾,畢竟是保育家機構的正職人員,所以我也不能不理對方硬闖進去,讓小初難做人,於是我客氣地表明我們三人是兄弟,是因為崇拜雷源初,所以特意來他的家鄉朝聖,想看看這座地靈人傑的小鎮。
 
  「是遊客呀?這……很抱歉,還請幾位回去吧!初光鎮近日不對外開放!」年輕保育家一臉不安地說。
 
  我千里迢迢來此,你卻想用幾句話就打發我走?哪有那麼簡單!我耐著性子,追問道:「請問,為什麼不對外開放?是有觀光人數限制嗎?可是我沒聽說過這種事情呀!我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就是為了來這裡看一眼!能不能通融一下?」
 
  我一面說,一面發動同步之力慫恿黟弗配合演出,來騙騙這位年輕保育家。
 
  我若只是單純要黟弗幫忙說情,他可能還會作怪,但要他去騙人,那可是正中他喜好!於是他扮演起撒撥的熊孩子,開始大吵大鬧!一下子嚷著要非要進去不可!一下子說腳痛!一下子說肚子餓!一下子又說沒力氣走回頭路了!甚至還假哭起來!說來說去,就是要進去初光鎮!
 
  年輕保育家被我們這麼一鬧,似乎也沒了辦法!就在他態度似乎有所軟化時,另一名年長的男性保育家可能是聽到聲響趕了過來。在聽聞狀況後,他立刻道:「真的很抱歉!我們收到通報,有犯罪集團的殘黨為了傷害雷源初大人及其家人,已潛入了初光鎮!為了鎮民及遊客的安全,保育家機構已將此城鎮暫時封鎖,以便仔細盤查,將歹徒繩之以法。不便之處還請見諒!至於這位小弟弟,如果真的身體不適的話,我們可以送各位到鄰近的其他城鎮休憩。」
 
  喔!薑果然還是老的辣!應對得非常得體,給出的理由也十分有說服力。如果真有窮凶惡極的歹徒躲在鎮內,遊客也沒心情進去觀光吧!不過,既然有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為什麼那位年輕保育家不在一開始就說明呢?
 
  就在我考慮是否要點出這個小小破綻時,原本一直沉默不言的布拉德突然走到年長保育家面前,他雙眼直視著那位保育家的眼睛,然後用著如複讀機般毫無起伏的聲調說:「不安、擔憂、著急、卻又挾帶著一點點的自豪,這應該是在說謊時會有的情緒,這麼說好了,你剛才的說詞……是謊言?」
 
  布拉德的視線和話語,令年長保育家不禁後退了幾步,而布拉德此時又看向年輕保育家,然後他又道:「緊張、困擾、擔憂,還有崇拜的感情,你在慶幸有人幫你解圍吧。這麼說好了,這位年紀比較大的傢伙,是在幫你解圍,幫你解決難題。那難題是什麼?是我們要進去這件事嗎?為什麼我們要進去會讓你感到困擾?」
 
  嗚哇!布拉德你在做什麼呀?先不說你什麼時候也那麼會讀人情緒了,你這樣大刺刺地把人家心裡的情緒給說出來,肯定會讓人家警戒甚至是……因恐懼而動手呀!
 
  我心裡才剛閃過不妙的念頭,年長的保育家立刻就從他手腕上的儀器中喚出數隻寶可夢,並指著布拉德喝問道:「你絕對不是一般遊客!你是什麼人?」
 
  而年輕的保育家見狀,也有樣學樣從手腕上的儀器喚出寶可夢,如臨大敵地望著我們,使得氣氛充滿了火藥味,感覺衝突一觸即發!
 
  怎麼會這樣呢?我只是想進個鎮,只是想找個朋友,為什麼卻演變成這樣呢?誰快來給我一台模式調整器呀?我不要玩這困難模式啦!快還我輕鬆簡單的休閒模式啦!
 
 
-------------------------------------------------------------------------------------
附錄:模式變換?的下回預告
 
 
雷卡:找小初來救堂姊?簡單啦!憑我倆的交情,這根本就是簡單模式,小菜一碟!
 
(系統提示:布拉德、黟弗已強制加入您的隊伍)
 
雷卡:啊?那一老一小也要跟呀?那難度可能會提升一點,不過也還好,就普通程度吧!
 
(系統提示:黟弗發動調皮搗蛋、搧風點火能力)
 
雷卡:搞什麼呀!小傢伙你乖一點啦!這下難度變成困難模式了啦!
 
(系統提示:布拉德實行揭人短處行動,提升對方的仇恨值與警戒值,警告!即將進入交戰狀態)
 
雷卡:天呀!布拉德你不要多事讓難度飆升啦!
 
(系統提示:寶可夢保育家來挑戰了!請準備進行戰鬥!下回初光鎮的激戰)
 
雷卡:可惡!怎麼會這樣!既然這樣,就決定是你們了!上吧!黟弗!布拉德!
 
(系統提示:警告!您的夥伴並沒有戰勝保育家,失去同步。重新來過……)
 
雷卡:什麼?贏了反而任務失敗,這根本是劇情殺!那我這次故意認輸好了。
 
(系統提示:戰鬥失敗!勝敗乃兵家常事,大俠請重新來過……)
 
雷卡:贏也不是,輸也不是,那到底要我怎麼樣呀!這根本是地獄模式吧!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
小小雷一行面對保育家雙人組的戰鬥,會是.....苦戰吧!
2021-05-12 19:27:13
衝浪的寶石海星
下回要面對的,可不只「雙人」組喔[e24]
2021-05-13 21:08:39
E=mc^2
沒看清楚以為縮圖是什麼雙斧龍
2021-05-12 20:38:49
衝浪的寶石海星
雙斧龍的靈壓......[e20]
2021-05-13 21:08:56
E=mc^2
雷卡:我是小初的好朋友,不行嗎(亮出身分證
2021-05-12 20:45:26
衝浪的寶石海星
雷卡不願透漏身分,所以不行喔。
2021-05-13 21:10:11
杜洛斯
雷卡: 布拉德你沒聽過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嘛!? 我現在的身分跟和真沒兩樣了啦!!!!!!!!!!
2021-05-12 23:14:51
衝浪的寶石海星
布拉德:這麼說好了,你說的作品名應該改成「為虛偽醜陋的世界獻上顏藝扭曲崩壞」,這樣才會讓我想看。

雷卡:你一定有看過......
2021-05-13 21:11:57
千鳥比卡超
就算真是救了,雷雅不是坐監就是為了生存而一直痛苦下去(如躲避他人追殺),雷卡就是不放手弄到有些事情繞了一個大圈才解決
2021-05-13 09:18:12
衝浪的寶石海星
畢竟是自己的家人,雷卡不願意見死不救。
2021-05-13 21:13: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