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同人】奶油泡芙 x 拿鐵:餘溫25

色之羊予沁 | 2021-05-12 17:58:10 | 巴幣 1474 | 人氣 341


羊\我說:


  她們的手一直牽著,少去外頭的風雨聲,剩下兩餅的腳步聲在心裡迴盪。她帶著她穿過大廳往電梯走去,停下腳步按電梯時,奶油泡芙餅乾小聲問著:「妳怎麼知道我在外面?」


  「保全打電話上來問,我一下去妳就溜了。」拿鐵餅乾仍笑著,讓她心裡微微不安。


  拿鐵餅乾沒有迴避見面,或許是因為颱風天的關係,等颱風天過了,她就不會再挽留,甚至會主動離開吧?奶油泡芙餅乾知道她絕對會遵守承諾,心頭一緊就不敢放開她的手。


  搭電梯上樓,這裡一層兩戶,她看著對面的門,下意識問著:「濃縮咖啡餅乾住那嗎?」


  「不是唷。」拿鐵餅乾笑出來,終於鬆開手拿鑰匙:「鄰居我不認識,或許沒住餅?至於濃縮咖啡則喜歡獨立一棟,所以跟我住不同地方,趕快進來吧!我開一下暖氣,等妳熱了再關就好。」


  「謝謝……」


  謝謝妳還願意關心我。


  進到屬於她的空間,聞見熟悉又懷念的拿鐵香味,奶油泡芙餅乾繃緊身體,忍不住四處張望,注意到有隻胖胖的奶泡貓正翻著肚皮睡覺,牠應該就是被當成頭貼的那隻,即使窗外風雨吹得凶猛,也睡得十分安逸。


  「要不要先洗澡呢?會比較舒服唷。」


  拿鐵餅乾忽然問一句,她回神、點頭答應,反正行李在這裡,有衣物可以替換。奶油泡芙餅乾解開行李上的保護魔法,拿衣服時看到那疊被保護好的文件,立刻放下手上的衣服,把資料拿出來。


  「拿鐵……」不太習慣喊她的名字,又覺得稱呼老師很彆扭;拿鐵餅乾似乎跟她的想法相同,被這樣稱呼不習慣,又想不到她能稱呼自己什麼,臉色呆滯幾秒才反應過來:「怎麼了?如果沒有洗面乳或沐浴乳,可以直接用我的沒關係。」


  「好,謝謝。」奶油泡芙餅乾一聽,下意識用腳遮住行李箱角落的小罐沐浴乳,將手上的資料遞過去:「妳還記得魔法師餅乾嗎?這是他意外發現的……我看完後有事情想問妳才跑過來,等等我洗澡的時候,妳可以看一下。」


  「啊,好。」拿鐵餅乾回過神,笑容似乎僵硬不少。


  她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奶油泡芙餅乾想說其他話時,肚子突然咕嚕叫了,她一愣之後臉紅。


  「看來得先填飽肚子。」


  「不必麻煩,我的行李還有麵包……」


  「或許是我想吃宵夜?如果用泡芙也餓肚子當理由,會吃得比較沒有罪惡感。」拿鐵餅乾愉快地說著,將資料放到沙發前的桌子上:「這個等等再看,妳先去洗澡吧,我去煮點東西——放鬆點,泡芙想待多久都可以,先洗個澡、吃個東西,好好放鬆一下。」


  「嗯。」


  她真的可以待很久嗎?奶油泡芙餅乾很高興,雖然把情緒好好地隱藏著,拿起衣服就往浴室走,關上門時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就這麼進入她家了。


  洗了舒服的澡,用了她的沐浴用品,奶油泡芙餅乾為身上的香氣略微陶醉,總覺得拿鐵餅乾正抱著她,又為自己的心態感到羞恥——到底憑什麼享受對方給予的溫柔?一句話就把她打發,然後又自己冒出來想毀約,奶油泡芙餅乾心情沉重,用魔法將全身變乾,就開門走出去。


  她聞到懷念的香氣,桌上已經有一鍋麵跟湯,奶油泡芙餅乾驚訝地張大眼,拿鐵餅乾注意到她的反應,歪頭。


  「怎麼了?」


  「原來那碗湯是妳煮的。」


  「嗯?喔。」拿鐵餅乾尷尬一笑,訝異她還記得:「那時候擔心妳沒胃口不想吃飯,至少可以喝點湯,可是太晚買不到清淡的湯了,就想說自己煮一下……」


  「我很喜歡。」奶油泡芙餅乾直接承認:「也因為懷念,所以……所以想說回去買碗湯喝,結果老闆說沒有賣。」說到這裡她停頓數秒,深呼吸後問著:「我在這裡會打擾到妳約會嗎?」


  這個才是重點,雖然感覺拿鐵家裡沒其他餅乾,可是剛約會回來就被她搗亂也太那個。


  「約會?」拿鐵餅乾一愣。


  「我是問濃縮咖啡餅乾才知道妳住這裡,他說妳今天有約會……」


  「啊……哈?」


  看到拿鐵餅乾奇怪的表情,奶油泡芙餅乾立刻意識到不對勁。


  「我被耍了?」


  「呃……我不確定他為什麼這樣跟妳說。」拿鐵餅乾苦笑一下,手指揮揮飄來碗筷跟籃子:「我今天雖然有外出,但是去找他看實驗成果,在快下雨前就回家了,所以……」


  「喔。」奶油泡芙餅乾一聽,心情好很多,然後點頭:「我明白了。」


  濃縮咖啡餅乾只是想整她而已。


  「希望妳不要放在心上。」她說完拿起籃子:「泡芙換下的衣服丟進來吧,我拿去洗。」


  「我可以自己手洗。」


  「多仰賴我嘛。」拿鐵餅乾笑一笑:「我家的洗衣機能洗完就脫水烘乾,非常方便唷,妳把要洗的衣服都丟進來吧,現在只要專心吃飯就好,妳看起來很累呢。」


  被她這麼一說,奶油泡芙餅乾下意識摸摸臉頰,累嗎?也是,她超過一天沒睡了。


  「那、那等我一下。」她走回行李前,將還沒有洗的髒衣服拿出來。原先是打算把租屋處處理好後,就找間有洗衣機的旅館住,她把衣服丟進去看到拿鐵餅乾還笑著,頓時結結巴巴:「剩、剩下的貼身衣物我自己手洗就好!」


  「好唷,但是妳如果真的太累……」


  「這個我可以啦!」奶油泡芙餅乾掙扎著,雖然事實是她早就洗乾淨了。


  「好嘛。」拿鐵餅乾掩嘴呵呵笑,帶著籃子往陽台走去:「妳先吃點東西,要是太累就去睡吧。」


  睡哪呢?奶油泡芙餅乾沒有問,因為她已經走進陽台,似乎怕會吵到就把門關上。


  看著拿鐵餅乾臉上的笑容,沉重的心情更是複雜。


  奶油泡芙餅乾舀碗熱湯,一口一口慢慢喝著,小心翼翼捕捉懷念的味道,細細地品嚐這股溫暖;當拿鐵餅乾進來看到她只有喝湯時擔心起來,原本想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但是動作僵硬地一拐,選擇走到客廳把還在睡的奶泡貓抱起來,放回牠的專屬紙箱裡。


  「對不起。」


  拿鐵餅乾動作一頓,回頭看,奶油泡芙餅乾依舊背對她,但是緊繃的身體透露出情緒。


  「我對妳提出那麼過份的要求,現在又裝作沒事跑來找妳……」


  拿鐵餅乾抿抿嘴唇——她也知道啊?


  但是比起責備,心裡更多的情緒是珍惜。


  「沒關係,而且當初的約定是我不可以去找妳,並沒有說妳不能主動找我呀。」拿鐵餅乾勾起笑容走過去,奶油泡芙餅乾聽到腳步聲,羞愧到把臉埋進碗裡,直到被她伸出手指輕戳一下,強制抬起臉。


  「妳不必放在心上。」


  她依舊溫柔,永遠是那位願意包容學生犯錯的老師。


  奶油泡芙餅乾強忍住淚水,伸手拉住她的衣角。


  「那個條件……我們作廢好不好?」


  她知道是自己開口提又毀約很沒水準,如果拿鐵餅乾拒絕也正常,她完全有權利生氣;拿鐵餅乾冷靜地注視她,看一眼桌上的資料,思考裡面寫了什麼才讓奶油泡芙餅乾突然改變想法?甚至害怕成這個樣子?


  忽然迎來的沉默,奶油泡芙餅乾小心翼翼看過去,拿鐵餅乾臉上沒有笑容,正托著下巴沉思。


  她大概是不原諒我了——有這想法,哭泣的衝動湧上來,奶油泡芙餅乾逼自己冷靜,不論如何都不可以用眼淚讓拿鐵餅乾心軟。


  當她想鬆開手指時被握住,拿鐵餅乾睜大眼:「天啊,妳的手怎麼這麼冰?不是剛洗完澡嗎!」


  「我……我……」


  她不在乎手冰不冰,只想知道答案,奶油泡芙餅乾笨拙地把手抽回,繼續埋頭喝湯;拿鐵餅乾注視掌中殘留的冰冷,拉開椅子站起來:「慢慢吃喔,我到沙發那裡看妳剛剛給的資料。」


  「嗯……」奶油泡芙餅乾點點頭,有氣無力地回應。


創作回應

姜月影
好緊張啊
2021-05-12 19:47:13
無殤
好像常提到手冰冰?
2021-05-12 21:42:05
mushroom
是不是想轉移注意力呀?那個手冰冰
2021-05-13 00:02:33
Eden
感覺拿鐵餅乾其實很開心奶油泡芙變回原本的樣子(?
2021-05-13 00:26: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