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黎明戰記》第2回:龍興聯盟

玉龍文 | 2021-05-12 15:20:11 | 巴幣 30 | 人氣 113

連載中黎明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建立在作者對未來幻想的故事。

註一:由於覺得陳曙琅這個名字太難念了,所以重新取名為陳世郎。


「不可能?」陳玉葉堅定地否絕。「我國才加入以『天龍國』為首的龍興聯盟,成為九小龍之一,怎麼可能重啟『獸人計畫』?」

陳玉葉說完之後,特地將馬思強前方的窗簾拉上,隨後更刻意打開門探出頭,直到確認沒有不明人士出沒後,才將門重新關上。

「所以,才只有我一個人過來,不能正大光明地招聘妳回去。」
馬思強言詞懇切,態度真誠懇,加上手上的復職令,確實有政府的官印,如此一來,陳玉葉一度相信政府打算重新啟動獸人計畫。

「可是,天龍國明定的國策,是禁止跨物種的基因改造,尤其是人類和其他物種。」
「我知道。」
「然後呢?」
「說一套、做一套嘍。」
「呵呵呵。」陳玉葉連呵三聲,接著緩緩往大門走去。「當年你也是這樣講……。」

「這次不一樣。」馬思強似乎猜到陳玉葉接下來要說的話,所以急忙地插話表達立場。「這次真得不一樣,這次有政府當靠山。」

「政府當靠山,那如果到時候是『天龍國』的特使來呢?」
玉葉打開大門後,轉過身來,伸手示意馬思強該離開這個房子了。只是馬思強仍不願放棄,「葉子……。」
「夠了。」

陳玉葉斷然拒絕,不給馬思強任何的機會,同時高舉手掌示意馬思強不要再說下去了。
Get Out, Now。」
眼看陳玉葉這道逐客令下得如此堅絕,馬思強也不好意思再次麻煩眼前這個前部下。
「我知道過去是我對不起妳,所以這次我才決定補妳。」

馬思強緩緩地從西裝內袋裡,抽出一個信封,並且放在牆邊簡單的木櫃上,同時還不忘輕敲木櫃以提醒玉葉。
「如果那天妳回心轉意,或是認同這個計畫,這個信封裡有我的連絡方式。」
明知可能徒勞,但馬思強仍然決定留下連絡方式,為得就是希望眼前這位昔日的首席科學家能重回團隊。

「對了,如果當年沒被發現,我們的獸人計畫應該成功了吧?」馬思強甫步出大門,竟然停了下來,莫名感傷起過去的未完之志。「有時候,我都會幻想,當年的妳沒有毀了那個胚胎。」馬思強回頭看了陳玉葉一眼,不待陳玉葉回應,反而自顧自地笑了。「不過,這應該不會發生的。」

望著馬思強的背影,陳玉葉的思緒開始回到20年前。那時的陳玉葉剛從中央理工大學畢業,還是一個充滿抱負的年輕女性,特別報考國家研究院,期望能藉由所學的智識,改善人類,好讓人類適應末日戰爭後的核子粉塵和核輻射。

只是陳玉葉沒想到的是,自己認真工作卻讓自己遇到大冤家馬思強。出身軍工科學院的馬思強,一直偷偷地在研究引爆末日戰爭的獸人計畫,更力主這是小國的翻身之計,結合人類的智慧和動物的力量,最終創造出一個全新物種的戰士,好保護這個弱小的國家,不然時不時遭受到卡米共和國的騷擾和威脅。

「只怪自己當年太年輕、太單純了,只是……。」
陳玉葉喝著剛泡好的熱茶,享受著這難得的平靜,也在氤氳茶香的薰陶下,轉變了心境,臉上不再是剛剛的恕目仇視,反而多了一股少女特有的嬌羞。

戶外教學。美其名是戶外,但實情也只是坐在封閉的汽車裡,從完全封閉的學校,移轉到另一個完全封閉的區域或是景點而已。雖然四面環海的摩薩共和國在末日戰爭時,並非主戰場,但在風雨、洋流的帶動之下,摩薩共和國也如所有國家一樣,逃不了核粉塵和核輻射的污染,更意外的是,隨著核日冬天的到來,摩薩共和國竟然和宿敵卡米共和國相接連了,連帶著,讓原本亞洲大陸上,慘遭人類拋棄,並被冠上「怪獸」之名的獸人也成為摩薩共和國的威脅之一。

在經過漫長又無聊的校車之旅,陳世郎終於來到這次的戶外教學的地點-自然生態館,經過一連串的空氣吹淋、換下防護衣、再次吹淋之後,所有人終於可以進入自然生態館了,也終於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活動了,雖然只限於這座自然生態館。只是乎,陳世郎對於這些不存在這個時代的動植物,一點興趣都沒有。對於這次的戶外教學,陳世郎的重點就放在隔壁班的班花楊希爾。

「希爾小姐姐,我們可以一起逛逛嗎?」
「你說誰是小姐姐啊?」
「好的,我們重來一次。」
陳世郎清清喉嚨,同時整理衣容,再來個紳士禮,「希爾小妹妹,我們可以一起逛逛嗎?」

眼看著楊希爾露出微微一笑的容顏,陳世郎的內心也是無比雀躍,再加上楊希爾的淨白的玉手也漸漸靠近,直到產生直接的接觸。陳世郎早已隱忍難耐的興奮情緒,立刻外露。
「今天就不了。」
楊希爾輕輕牽起陳世郎的手,但卻是口頭回絕,瞬間將陳世郎打入冰宮。
「今天有約了,拜。」

看著楊希爾的背影,陳世郎開始忌妒楊希爾身旁的女性了,尤其她們還是一路有說有笑的樣子,更加反襯出陳世郎內心的灰暗。
「怎麼了?被拋棄了?」
陳世郎回頭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好友兼死黨兼同學的藍世杰,陳世郎立刻給世杰一個苦瓜臉,就只差沒哭出聲來而已。
「人家也是有朋友的嘛。」

陳世郎想想也是,加上既然已成事實,再傷心難過也無濟於事,於是立刻跟上藍世杰的腳步,重新加入班上的行動,開始聽著班導師講述末日戰爭爆發之前,地球的生態環境,從花香鳥鳴、飛禽走獸,接著講述原本的青綠的大地,湛藍的海水等等,現在只能在影視中才看到的畫面。講完了大環境之後,才進入生物方舟館,觀看同樣是末日戰爭之後的倖存動物。

啊。」
甫進入生物方舟館,陳世郎就覺得不對勁,同時雙手抱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阿郎,你怎麼了?」
「小杰,你沒聽到嗎?」
「聽到什麼?」

不同於大廳的講解,在生物方舟館內是採取靜態觀賞的模式,除了生物的吼叫、尖叫之外,並沒有其他的聲音,以致於藍世杰一臉問號地望著陳世郎,更伸手觸摸世郎的額頭。

「沒發燒啊,你怎麼了?」
「我的腦中有好幾個聲音。」陳世郎強忍不適,勉強回應藍世杰的問題。
「希爾,希爾有危險了。」
陳世郎莫名丟下這句話後,就衝著離開,身為死黨兼好友的藍世杰雖然很想繼續戶外教學,但掙扎之後,還是跟著陳世郎離開。


編註:
二、因為不想掰得太鬼扯,所以更新的速度無法保證,還請見諒。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核子粉塵風味餅,買十送一!
2021-05-12 19:44:36
玉龍文
吃了見上帝XDDD
2021-05-12 19:46: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