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二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5-12 12:00:11 | 巴幣 100 | 人氣 46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二話(三)
武力清場

眼看衛兵隊大軍壓至,梓承暗自催動【中級建造】,打算在衛兵隊進犯之際以出其不意的手法製造石牆替民眾爭取時間逃生。然而就在他準備出手之際,一名大叔卻一手抓住他的衣領往後拉扯!

「過來這邊!」

那名大叔將梓承甩到身後的同時向倉皇走避的途人招手,幾名民眾趕緊跑來扶起梓承,並一起躲到大叔身後的店鋪之內。

大叔關上店鋪大門並立即上鎖,並示意所有人馬上從店鋪後門離開。

砰砰砰!

果然衛兵隊還是不肯放過躲在店鋪裡的人。

「我們是赫澤爾頓衛兵隊!馬上開門!」

「店鋪今天不做生意呀,你們走吧!」

「我們現在懷疑你窩藏罪犯,立即開門!」

衛兵隊死纏爛打的不斷拍打着店舖的大門,那名大叔知道已經無法再拖延時間,只好慢慢地打開了店鋪的大門——

咔嚓!

「鳴唔—!」

店鋪甫一開門,為首衛兵便一腳蹬在大叔的腹部,讓他痛得跪在地上嘔吐大作,而另一名衛兵則把他的臉狠狠的壓在地上嘔吐物,還往他的臉上狠狠的吐口水。

「窩藏罪犯是很嚴重的罪行,把這傢伙押回去!其他人去把那些逃進來的老鼠統統抓住!」

然而誰有會蠢的繼續留在店內?

當衛兵打開後門想要追上梓承和其他人的時候,他們只見到面前有一道厚實的石牆擋在那裡。

儘管感到愧疚,但梓承明白孤身一人根本無法跟全副武裝的衛兵對抗,況且他身上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他在後巷飛奔,想要把握時間追上雪露和坎迪絲,但來到大街的時候,一陣刺鼻的催淚氣體又一次攻進他的鼻腔,耳邊還傳來衛兵的皮靴踏在石板路上的聲響。

走這邊也不行嗎?

梓承正想轉身往小巷的另一端跑回去,可是卻跟某個男人撞個正著。

「菲恩圖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梓承往後退了兩步,眼前的人正是率領民眾進行遊行的維克托,在他身旁還有一位戴着紅色帽子的女性。

「維克托?你不是在領主府那邊的嗎?」

「我——」

維克托才張開口,那戴着紅色帽子的女生就一臉焦急的打斷了他的說話道:

「喂!你們能等一下再談嗎?那些衛兵快追到來了!」

追到來?

梓承心忖眼下小巷兩端全都是衛兵,除了模仿《刺客信條》攀爬到建築物上方之外,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逃生路線了。

維克托見梓承盯着牆壁發呆,狠狠的敲了他的腦袋一下,道:「你這傢伙這種時候還有空發呆!」

梓承就把攀爬到建築物頂部逃走的想法跟維克托說了。

「其實不一定要往上爬才能逃出封鎖線啦。」

維克托笑着走向小巷中段的一個暗角。而在那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竟然站着一個穿着斗篷,臉上戴着灰色面具的男人。

而梓承,一眼就認出對方。

「外道殺人魔!」

梓承全身毛管都豎立起來,他太記得外道殺人魔那令人心寒的壓倒性力量了。當日他和艾莉娜眼白白看着這個男人將蜜桃藥水搶走,恐懼令他們二人完全束手無策。現在小巷中狹路相逢,萬一維克托受到攻擊,縱使擁有超越白銀級別的實力亦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維克托,快躲開!」

梓承深知不能有所保留,毫不猶疑拔出了【熾焰槍】,纏上熊熊烈火並衝上前向外道殺人魔刺出致命的一槍。

「冷靜點,菲恩圖斯。」

維克托在梓承從他身邊經過之際一手搭住他的肩膀,一陣沉重的力度硬生生的將他衝出去的力度壓了下來。而那名戴着灰色面具的外道殺人魔竟然亦被梓承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坐倒在地上。

「咦?」梓承愣住了。

那個輕易就把盜賊頭子斬首的外道殺人魔,竟然會嚇得跌坐在地上?

「唧,你這副模樣把我苦心建立的形象都破壞掉啦!」維克托抱怨道。

梓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隨著那個戴著灰色面具的男人除下面具,一副熟悉的臉讓他不得不相信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都是現實。

「戴這鬼東西本來就不是我的主意,你害我差點被菲恩圖斯打死啊!」

聽著對方的聲音,梓承的下巴還差點掉在地上。

「莫里斯,你...你和維克托就是外道殺人魔?」
-------------------------
十月九日,下午三時十五分。

卡特被綁架已經超過八十七分鐘,但追逐在後面的雪露卻依然堅信那個固執和命硬的傢伙依然安然無事的在前方某處。

「一個大男人竟然要兩個女生追在後面營救,真是聞所未聞啊。」雪露嘴角向上一揚,加緊腳步在路上奔跑着。

那些人縱使能成功從衛兵的封鎖線突圍,但要扛着一個昏迷不醒的男人,腳步必然不及雪露或坎迪絲從後追趕。然而突圍至今,她依然沒看到半個像德理斯拉姆商會的人在路上。
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使用了馬車。

雪露一邊奔跑,一邊耳聽八方,希望捕捉到任何馬車所發出的聲響。

「有了!」

相鄰的街道傳來馬蹄踏在石板路的聲響。

雪露提氣急奔,來到街角卻看到坎迪絲正和一名坐在馬匹上的年輕人交談。這人外表俊朗非凡,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眸閃耀着迷人的光彩。騎在馬上的他,根本就是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

可惜雪露對這白馬王子卻像是完全免疫一般,她向前邁步,毫不客氣的問道:「埃里克,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馬匹上的年輕人看到雪露,瀟灑地翻身下馬,動作清脆利落得讓人暗自叫好。

「我今天原本要代表克利福特家族來跟德理斯拉姆商會商談,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會長羅杰突然爽約,就連公會也臨時休業了。」

克利福特家族是赫澤爾頓目前最顯赫的家族之一,主要負責各種交通以及運輸工具的生產和營運,也就是掌握着赫澤爾頓整個生命線的家族。埃里克 · 克利福特(Eric Clifford)雖然跟雪露同齡,更是雪露在校內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但在家族生意的營運上,他已經毫無疑問是即將接管整個克利福特的領航人物。

「怎麼了,你今天不是要跟那個誰在競技場比賽的嗎?怎會跟坎迪絲這個野丫頭一樣在街上狂奔?」埃里克笑道。

「我才不是野丫頭!」坎迪絲嘟着嘴巴嚷道,跟競技場時候趾高氣昂的模樣般若兩人。

「哈哈哈,有了男朋友的野丫頭,還是個野丫頭嘛!」

經歷一連串事故之後,雪露可說是筋疲力盡。可是在看到好友埃里克和一直愛找自己麻煩的坎迪絲說說笑笑,一股日常在校內打鬧的活潑氣氛油然而生,讓一直繃緊神經的她不經意地放鬆了身體,雙腳像是洩了氣般跪倒在地上。

「埃里克,有件事我必須要說給你知道。」雪露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