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This Broken World》EP.17—完美計算

ReN | 2021-05-12 06:23:47 | 巴幣 14 | 人氣 88


<>

  在過去,曾經出現過一隻特殊的「怪物」。

  牠比其他「怪物」的身軀還要龐大,外形更要怪異扭曲,甚至無法從外觀分析出牠的原生種是什麼。假如非要用言語來形容的話,就是一灘爛泥。一灘能夠像蛆蟲一樣在陸地上蠕動的泥巴。

  那是人類史上首次觀測到的等級五。

  等級五的「怪物」不僅僅是捱過了難熬的核幅射所導致的基因突變,甚至在經過了進化後還在持續地吞噬著各種生物的基因,持續地、無止境地尋求著進化。

  不止是生物。只要是有機物都能夠成為等級五的捕食對象,換言之即使是植物也能夠吞噬。正因如此,人類的生活圈除了禁區的影響還受到了等級五的威脅。

等級五跟一般的「怪物」不同,牠們的適應能力可謂是地球至今存活的所有生物之中最強,能夠在一瞬間適應凍土、剎那間習慣了灼地,也能夠在眨眼之間便適應了沒有核幅射的大地。

  等級五憑藉自身那驚悚的適應能力自由行走於大地之上,行經的土地均化為荒蕪大地。

  在過去,等級四的怪物能夠剷平一座城市。然而,等級五能夠在半日之內便毀滅掉一個國家。事實上,經歷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存活下來的國家之中,有十二個國家因為碰巧位於等級五的行徑上而不幸滅國。

  儘管人類在發現了禁區以及「怪物」的存在後便馬上落實了一套應對策略,可是真正使得專門應對「怪物」的企業誕生的,毫無疑問是等級五的出現。

  對人類而言,禁區的存在宛如人間地獄。然而,等級五的存在就猶如聖經中的默示錄。

  即使人們早已知道牠們的存在、知曉了牠們行進的路線、知悉了牠們的身體結構,儘管如此,一旦等級五侵入人類的生活圈,人類卻無力抵抗,只能默默接受上帝的制裁。

<>

  「『天蠍座』……?別開玩笑了,為什麼等級五會出現在這裡!」

  從耳機中傳來的回應使洛德猛然破口大罵。

  「我們才剛解決掉一隻等級四,再也沒有餘力應付等級五啊!再說了,好死不死居然還要是『具有不死身』的等級五!」

  洛德的這句說話就猶如黑羽等人的心聲,語調的態度亦反映了其他人的感受。

  等級三與等級四之間的差距在於肉體的強度、身軀的大小,以及器官的異變。正是因為以上三點不可控的因素才使得等級四的危險度跟等級三有著天差地別。然而,等級四與等級五之間的差距卻無法用數字來衡量。

  比如說,等級四能夠憑一己之力攻下一座小城市,造成過萬人的死傷。可是,等級五光是輕輕在人類的生活圈走動,便已經能夠滅絕一個國家。

  從禁區的存在直至現在,一共出現了十二隻等級五的「怪物」。為了方便識別,人們以「黃道帶」稱呼牠們。

  直到現在,人類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才終於解決了三隻「黃道帶」,然而這三隻等級五的威脅度卻是最低的,並且光是為了擊敗牠們,便已經造成了十萬人的犧牲以及天文數字的經濟損失。

  簡單而言,便是光憑黑羽等人是不可能跟等級五對抗。也許,在量方面是黑羽等人具優勢,可是此等程度的數目差卻無法對等級五造成那怕絲毫的威脅。等級五只要輕揮一下牠的爪牙,便能夠覆滅黑羽等人;即使是一口不經意的呼吸,便足以吹飛他們。

  等級五的可怕之處並非牠們那異常沉重的威壓感,或者違反了人類對生物學理解的體積。等級五的恐怖,在於儘管牠們並不需要刻意進行捕食的行為,仍能造成成千上萬的死傷,甚至現有物種的滅絕。

  不過撇除以上的種種因素,尤為令人恐懼的還是莫過於那異形的姿態。

  但是眼下已經無暇顧及這些,等級五的可怕之處早已不需再次複習,牠的危險程度已深深烙印在眾人的腦海深處。正因如此,洛德那反常的反應才會顯得正常不過。

  「黑羽,我們該怎麼辦?」

  被血染上深紅的賽恩打破一直以來的沉默,向黑羽請求接下來的指示。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盡快回到艦上然後回家去。幸好『天蠍座』跟我們相差一段頗為遙遠的距離,我們跟牠碰面的機會很微。只要趁現在回到母艦上,我們便能夠逃出生天。」

  在說明的同時,黑羽透過戴在左手手腕的通訊終端跟母艦聯絡。

  「這裡是『黑鴉』。『斯沃魯茲』,聽得見嗎?」

  為了方便特殊行動部隊「無色」快速移動到各地執行任務,軍隊上層特意分發了一艘小型飛行艦船給予「無色」,而該艘艦船的名稱便是「斯沃魯茲」,在德文中具有「漆黑」的意思。

  像是等待了聯絡很久一樣,從通訊終端的揚聲器馬上便傳回了回應。

  回應黑羽的是一道成熟的女性嗓音。

  『喂喂,真虧你還敢主動聯絡我啊「黑鴉」?正好我有些事情想跟你私下聊聊,你什麼時候方便呢?』

  從那名不知名的女性聲調之中能夠感受到一陣無言的壓力,或者正確點來說是一般怒氣。

  「想聊什麼隨便你,可是我們這邊發生了危急的事態!要是想扯掉我的左手或者研究我的左腦都可以,不過現在先把『斯沃魯茲』開到我們的位置來!」

  『哈啊?你果真瘋了是嗎?先是將我那未完成的步槍強行帶上戰場,現在又要我把這艘船開到戰場的正中央,你到底怎麼了?』

  「你將艦船的光學望遠鏡調節到座標W84就知道了!我們這邊沒有太多時間,所以麻煩你邊把艦船開到這邊來,再慢慢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明白了嗎!」

  平常那靜謐的聲調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滿溢出來的焦躁以及慌張支配了黑羽的情緒。

  似是被黑羽咄咄逼人的態度所壓倒,對方以沉默代替回應,並單方面切斷了連線。

  從旁人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是黑羽的請求遭到回絕一樣。然而不止是黑羽,「無色」的隊員——史黛娜以外的隊員都對她有著不淺的認識,因此自然也就理解到對方徑自切斷聯絡的含義。

  為了不讓事情再出任何差錯,黑羽在腦中開始計算艦船的到達時間。

<>

  母艦的推進力、重量以及加速度黑羽都了如指掌,沒有花費多少時間便計算出艦船在到達之前需要多少時間。

  將已知數據進行計算……計算結果:距離「斯沃魯茲」到達現在的領域還有三分二十六秒。

  一堆對他人而言意義不明的數字出現在黑羽的左眼視網膜之上;數條繁瑣的物理公式頓時浮現在黑羽的腦海之中,宛如機械發出的嗓音圍繞在黑羽的耳邊。

  對旁人而言,這甚至經過了不到一秒。然而,在黑羽的體感時間之中早已過去了數分鐘。

  出現在左眼的數字以及浮現在腦海裡的公式互相交融。計算的過程宛如刺耳的玻璃摩擦聲,又或者是令人心煩意亂的雜音,這使得黑羽在一瞬間不禁露出了難受的神情。

  體感時間中體驗到的數分鐘壓縮在毫秒之內,毫不留情地回饋到黑羽的大腦。在大腦承受了猶如遭到異物刺穿的疼痛感後,最終得出了上述的結果。

  然而,儘管已經得出了答案,黑羽卻依舊受困在隔離於時間之外的體感時間之中。

  黑羽頓時理解了事態的全貌。

  這並非黑羽首次陷入這種情況。在過去接受了改造後,黑羽亦曾體驗過類似的情形。

  這是一個與時間、空間,甚至光芒隔絕的特殊空間。可以將之稱為黑羽的內心世界,然而考慮到黑羽的「特殊性」,以腦海深處來形容或許更為貼切。

  在這片黑暗的空間裡,即使是再細微的呼吸聲也會引起迴響;即使微微移動身軀也能夠感受到空氣的震動。

  黑羽十分清楚這只不過是大腦的神經過度反應而已,因此沒有特別在意,可是這也同時意昧著黑羽無法在這裡久留,不然很可能會「回不去」。

  為此,黑羽特意呼喚將他招呼到此地的原兇。

  「……有話快說,我可不怎麼喜歡跟你相處,你應該明白這點才是。」

  『無法理解。我與你同為一體,我無法得出被你討厭的原因以及結論。』

  一道身影伴隨著毫無情感波動的機械嗓音現身在黑羽面前。

  那是一名與黑羽年紀相近的少年。一頭漆黑的頭髮以及深邃的瞳孔透露出少年具有亞洲的血脈。端正的五官即使放到同齡的青年中作對比也是出類拔萃。然而,少年卻擺著一副無法看透內心想法的撲克臉,默默地注視著黑羽。

  『回應你首先提出的訴求,我並不推薦將「斯沃魯茲」駛到現在身處的區域。』

  「為什麼?」

  像是要說服黑羽一般,少年默默地舉起了右手。一道螢幕頓時出現在掌心之上。顯示在螢幕中的是一切關於「天蠍座」的資料及相片。

  『根據過往所得的資料以及數據,「天蠍座」具有異常出眾的感官細胞。方才進行的戰鬥可能已被「天蠍座」所發現,並且吸引過來。』

  「那又怎樣?我們跟『天蠍座』之間的距離可是地平線的另一邊,不可能會受到攻擊。」

  『否定。經過資料庫的翻閱,「天蠍座」在過去曾展現出遠距離攻擊的手段。儘管資料仍不充足,可是根據當時所得的戰鬥片段,「天蠍座」能將生體能量會聚在尾部並進行遠距離射擊。』

  「……!」

  此言一出,本來一臉厭惡的黑羽頓時露出了嚴峻的神情。

  『由此能夠得出以下結論:「斯沃魯茲」將有80%的機率遭到擊墜,「無色」將因失去逃脫手段而死於「天蠍座」的攻擊之下。』

  「不……這些充其量都只是你的預測而已。即使是你也不可能徹底預測未來!」

  『否定。我的計算是完美的。完美的計算配合所有已知條件,包括「天蠍座」在過往展露出的個體行動傾向、「斯沃魯茲」的防禦能力,以及「無色」的整體能力,將能夠無限接近預知未來。』

  此時黑羽首次露出了動搖的表情。

  『推薦修正指令:命令「斯沃魯茲」於空中待命並開啟艦船的尾部倉門。「劍士」以及「黑客」能夠憑借個人能力登上艦船,「戰車」以及「眼」能夠在「黑鴉」的幫助下順利登上母艦。』

  「……你是在說要我使用『那個』嗎?」

  『根據計算以及一切可變因素,此為最為合理且可行性高的解決方法。』

  「那個所謂的解決方法可是有著15%的風險……!」

  『更正:參考最新的身體檢查數據以及DNA端粒的數值,風險已提升至18%。』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否定。能夠實行的方法共有四種。考慮到黑羽-白彩-迪思托此一個體的行動傾向——不願犧牲除自身以外的任何一人此一前提,這為可行性最高的方法。』

  黑羽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扭曲。似是在難過,又像是在猶豫。然而這並沒有困擾他多久,因為黑羽馬上意識到這種程度的自我犧牲根本算不上取捨。

  之前的迷惘像是錯覺一樣,下一瞬間黑羽已露出堅定的表情。

  「好吧……就照你說的。」

  『肯定。這是唯一的手段。』

  少年並沒有因自己的提案被採納而感到高興。一如既往,他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變化,說話的聲調也是如此。

  『警告,神經融合已達極限值。推薦:切斷主動式神經連接,以降低右腦負擔。』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的。」

  為了從這個封閉的世界逃脫而出,黑羽緩緩地蓋上了眼皮,將自己的意識回歸到現實之中。

  在視野完全化為漆黑一片的前一刻,映射在黑羽視網膜上的,是令人感到熟悉的容貌。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一堆對他人而言意義不明的數字出現在黑羽的左眼視網膜之上,突然很有賽博龐克的感覺![e12]
2021-05-12 19:54:48
ReN
畢竟故事的背景就是類似cyberpunk的近未來世界觀www
2021-05-12 22:06: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