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明的替身男友01 如果你的妹妹半夜衣不蔽體

走路跌跤 | 2021-05-12 04:07:27 | 巴幣 4678 | 人氣 472

連載中神明
資料夾簡介
尼瑪,我到底有多少坑要填

引子:


  斷壁殘垣,一片廢墟之中。

  殘餘的火苗在空氣中燃燒,濃煙散盡,可半燃的灰燼還在漂浮,隱隱約約帶了點讓人難受的熱度。

  可即使如此,仍有一個身穿淺藍色西裝的年輕人漫步其中,他舉止優雅,每個步伐都像是被量尺精準測過,雙肩的擺動也同樣如此,機械而一致,可卻有種令人難以言喻的,充滿壓迫性的美感。

  年輕人走到一半,腳尖一頓,似乎踩到了什麼。

  是一本書。

  封面破損嚴重,幾乎看不清上頭字跡的一本書。

  他俯身,伸出右手的兩根手指,輕巧而有力的捏住書脊,將書從腳底抽了上來。

  然後,嘴角不自覺勾起,他笑了笑。

  「所以,大家都不了解你,莫捨得,野獸的披風下是足以堆成山的書籍……反差真大。」

  他翻開書籍,慢慢觀察裏頭經過不少磨損的書頁,一頁接著一頁,最後像是沒耐心了,一股作氣翻完,到了封底。

  封底是一篇類似閱讀心得的東西,可上面鋼筆的筆跡塗塗抹抹,最後只有一行清麗娟秀的小字還能勉強辨認。

  「沒有人能辨認小丑的表情。」

  年輕人輕聲讀完了這句。

  他記得這是某個哲學家說過的句子,於是微微瞇眼,自顧自接上了後續。

  「因為他給自己的面具畫上了笑臉。」








一、如果你的妹妹半夜衣不蔽體






  莫仲黎聽見了吶喊。

  聽不清楚那個人究竟在喊些什麼,只知道四周嘈雜的馬蹄聲將那個聲音徹底掩去。鼻尖傳來了鐵鏽般的腥臭味道,身體似乎是躺在一個凹凸不平的沙土地上,接著,他睜開眼睛。

  「痛……這裡是哪裡?」

  眼前的一切太過詭異,莫仲黎眨了幾次眼睛,最後低下頭看向自己的雙手--

  那不是自己的手,他可以確定。粗糙的老繭在指節遍布,數道不深的傷口隨他出力而開裂,流出了幾抹鮮血。

  這像是匠人或老兵的手,和莫仲黎原本白皙瘦削的手完全不同。

  「17號!你在楞什麼?受傷了就往後退!」

  一道粗獷的聲音將發傻的莫仲黎喚醒,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道揪住他的衣領,將少年往後一拖。

  背上的衣物與地面的沙土石礫摩擦,莫仲黎有些難受的瞪大眼睛,並將所見的一切收入眼中,然後試著解讀。

  這裡似乎是戰場,黃沙遍布的泥地上有兩股如洪流般的黑色人馬,長戟上閃耀的銀光令莫仲黎有些睜不開眼--是了,又是這個夢境。

  莫仲黎知道自己在作夢,這場夢持續了好久好久。

  從他識字以來,每晚他閉上眼珠開始沉睡後,就會進入這個夢境。

  而在這夢裡,他有一個全新的身分。

  17號,菜鳥兵。

  「殺!」

  眼前將自己拖到隊伍後方的那個男人鞭策著馬,高舉長槍衝刺。

  莫仲黎的手邊多了一柄生鏽的鐵劍。

  「我是不是有精神病啊……怎麼每個晚上都做這種夢?這不太對啊,雖然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我白天明明一直在看徐心雅想著她那雙長腿如果夾住我的腰會有多爽--」

  莫仲黎揮舞鐵劍,以一個刁鑽的角度將他身邊一隻骷髏的頭顱砍斷。

  然後,他看向前方,兩方人馬匯聚的戰場中央,站著一名女子。

  「又是這人……畫風不對啊。」莫仲黎看著那名女子,苦笑著說。

  女子一身輕白紗裙,一頭長髮及腰,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她的模樣,但莫仲黎知道,只要這女子出現,他不久後就會從夢境清醒。

  而這也是他為什麼白天上課時都在打瞌睡的原因:晚上作夢,睡不好。更糟的是還不是春夢,真是見鬼。

  不過這次不同,莫仲黎正琢磨著現實裡的自己怎麼還沒睜開眼睛,就發現了一件怪事。

  那個女子,她似乎在看著自己?

  「什麼鬼?雖然我知道自己帥,但有帥到驚天地泣鬼神隔了老遠就能辨別出我是帥哥這種程度嗎?」

  女子沒有回應莫仲黎的自言自語,只是輕輕一笑。

  是的,即便距離至少有一公里,但莫仲黎的確是看到她笑了。不只如此,此刻的他似乎還能看見女子究竟是什麼樣子。

  面容甜美肌膚如雪,水靈的眼睜得大大的,就這麼注視著自己。

  然後,女子開口。

  「……謝謝你還活著。」

  聲音如煙如霧,彷若幾秒後就會被戰場的喧囂掩蓋,但莫仲黎聽見了。

  清楚地聽見了。

  接著,現實裡的他終於睜開眼睛。

  「……莫仲黎,咱要吃飯!」

  少年莫仲黎有一個大大的煩惱。

  半夜兩點夢中驚醒,有個衣不蔽體的女孩子騎在自己肚子上,他該如何是好?







- -






  莫仲黎,十七歲,男性,高中二年級。
  
  身高一米七,體重五十,身材消瘦,模樣清秀,說不上是路人一步三回頭的那種好看,但在一個班級裡排上前五倒是沒問題的。

  普通人中的好看等級。

  成績也是,體育也是,中上水準,不過不失。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完美到自己都捨不得喜歡自己。

  嗯,對,可能有一點點自戀傾向,但也只是一點點,他的優秀是無庸置疑的。

  ……

  可即便我們的莫同學再怎樣聰明怎樣帥氣,他依然是很難處理眼前的緊急事態。

  半夜兩點有個看上去不過十二三歲的女孩子跨坐在他的肚子上,而且這女孩身上只裹了件白襯衫……嗯,莫仲黎認出來了,這是他的白襯衫。

  「你看著咱做什麼?還沒睡醒?」

  女孩說話了。

  她有一雙在微光中依然澄澈明亮的天藍色眼睛,長長的睫一眨一眨,挺俏的小鼻子和粉嫩的唇,皮膚白皙滑嫩,年紀小小就有股顧盼生姿的媚意。

  女孩的長髮隨意披散,和她美麗水靈的雙眼一般是波光粼粼的藍,在昏暗中閃爍著光。

  可正常人不會是藍髮,更別提像是只有電影裡特效打光後才會出現的,如同湛藍海洋一般的髮色。

  但莫仲黎一點也不震驚,甚至也沒有回應,不是因為眼前這個女孩太過可愛嬌豔令他說不出話,畢竟他是認識這女孩的,甚至可以說是再熟悉不過。

  是的,此刻坐在他肚子上的這位女孩是莫仲黎的妹妹,莫千度。

  「莫千度小妺妹,雖然你帥氣的哥哥有著無比良好的紳士修養,但妳不覺得妳穿成這樣坐在我肚子上很不合適嗎?」

  「咱知道你不是那種會對未成年小女孩x起的社會垃圾。」莫千度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

  「……」

  莫仲黎有些傻眼,x起這個詞彙怎麼就這麼輕易的從自己妹妹的嘴裡冒出來了?那個還純潔可愛拉著他衣襬說要吃糖的莫千度呢?

  「……妳是女孩子,不應該說那樣的話。」莫仲黎想了想,最後一臉悲痛,語重心長地說道。

  「x起這兩個字你自己就常常說。」莫千度瞇起眼睛,說話的語氣突然有些冷,「前天你和李天聞一起擠在電腦前面翻學妹的照片,李天聞問了一句『你覺得這個妹子怎樣』,你回他『硬了x起真想讓她嘗嘗老衲的棒棒』。」

  「……」莫仲黎快哭了。他和損友一同為下一屆學妹舉辦虛擬選美的場景,怎麼就被他這古靈精怪妹妹給發現了,「妳為什麼不告訴我當時妳在後面看著?而且那時候我和李天聞明明躲在房間裡──」

  「你房間門沒關,而且咱那時只覺得你有點噁心,所以不想和你說話。」

  「……」

  「咱要吃飯。咱想吃歐姆蛋。」莫千度喬了喬小屁股的位置,但仍舊是坐在莫仲黎的肚子上。

  「我不做給妳吃。」莫仲黎用枕頭包住自己的臉,嗡嗡的聲音透過棉被傳了出來,「我還要睡覺我剛剛才夢到徐心雅的大長腿──」

  「你沒有。咱知道你做的夢永遠都是同一個。」莫千度面無表情的說道,「認命吧哥,你就是沒辦法做春夢的體質。」

  莫仲黎從枕頭裡探出半張臉,幽怨的說,「我是可以做春夢的,我在學校都做春夢──就是家裡沒辦法而已。」

  「你都夢到誰?」莫千度歪著頭問。

  「有白嫩大長腿的徐心雅,還有胸部很大臉很可愛的應采妤,還有──」莫仲黎掐著手指開始數。

  「可是哥,她們都不喜歡你。」還沒數完,莫千度就很淡定的打斷了哥哥的美好想像。

  「……」莫仲黎又想把臉塞回枕頭裡了。

  但莫千度則是用小手輕輕拍了拍莫仲黎的頭,嘴角微彎露出小小的酒窩,「不過沒關係,咱喜歡──」

  莫仲黎兩眼放光,看來自己這個哥哥還是很受妹妹尊敬,「我就知道我這樣帥到沒天理的人根本就是天菜,就連像妳這種沒發育的小女生都擋不住我的魅力……」

  「咱喜歡你的不要臉。」

  「……」







--







  莫仲黎將奶油放進預熱過一分鐘的鍋子,撒了點胡椒進去。

  另一方面,他用飛快的速度將玻璃盆裡的四顆蛋打好,完美均勻的蛋液裡看不出任何一點蛋白。捏了些鹽和九層塔的碎末加入蛋液,少年熟練的搖晃著鍋子,在奶油半融化的同時倒入蛋液。

  一面用橡膠鍋鏟攪劃,一面快速晃動著鍋子,蛋液逐漸變成滑潤的蛋膜,緊接著,莫仲黎接過一旁莫千度遞過來的小碗,將裡頭在前幾天先煮好的奶油起士蘑菇醬平舖在蛋膜上,一分鐘後,濃濃的蛋奶香瀰漫,少年精巧的搖晃手腕,用橡膠鏟將蛋膜捲起,把鍋裡的歐姆蛋滑到一旁的瓷碟裡。

  奶油蘑菇歐姆蛋完成。

  莫仲黎覺得自己真是太厲害了,廚藝驚人長得又帥,年輕有為這四個字根本就是對他的完美形容。

  他笑著在歐姆蛋上撒了點蔥末,然後自信滿滿的問道,「怎麼樣,千度,那些外面餐廳賣的都沒我做的好吃吧?」
 
  「有沒有更好吃咱不清楚,但咱知道他們用的不是廉價的奶油蘑菇而是羊肚菌或鵝肝。」莫千度用叉子將歐姆蛋切了一半,裡頭的蘑菇醬就如火山熔岩般慢慢汨流,隨蒸騰的霧氣瀰漫出迷人的鮮香。

  「奶油蘑菇有什麼不好?妳現在是不是瞧不起蘑菇?」

  「咱沒有說蘑菇不好,就是說你窮。」莫千度沒有笑,但柳葉一般的眉毛彎了起來──這代表她很開心,雖然她常常說莫仲黎人窮志氣短,不過她這個哥哥做飯還是很好吃的。

  莫仲黎無言以對。他就是一個學生,普通甚至於辛苦一點的高中生,你能要求他有多少財產?

  「不過你窮也沒關係。」莫千度似乎是覺得自己剛說的話有些過份,便也叉了一塊蛋朝莫仲黎遞了過去,「至少咱很喜歡你。」

  「不是只喜歡我的不要臉?」莫仲黎還有些生悶氣,不過仍是把千度餵給自己的蛋一口咬下。

  「咱喜歡你的全部。」莫千度的小臉微紅,她舔了舔自己唇邊的奶油醬,眨了眨眼,「不只是不要臉,還有愛睡懶覺,沒有禮貌,少年白和偶爾會偷偷摳腳──」

  「等等,千度,我怎麼覺得妳在偷偷說我壞話?」莫仲黎連忙打斷,他還真有點怕會聽到更多……一些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小缺點。

  「咱沒有偷偷說。」千度將嘴裡的蛋吞下,雙頰鼓鼓的說道,「咱是當面和你說,咱才不像你都把一些片子偷偷藏在『參考資料』的檔案夾裡,看a片就看a片,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

  「對了,咱還很好心的幫你分類了,姓高橋的女演員在一個資料夾,姓小倉的另一個女演員放在隔壁,多人混戰的咱替你放在──」

  「等等等等!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還有妳為什麼對那些人那麼熟悉?」莫仲黎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他那個清純可愛奶聲奶氣的妹妹呢?

  「你半夜看的時候咱有時候也跟著看,你書架旁邊的衛生紙通常都是咱幫你放的。」莫千度歪了歪頭,將盤子裡的歐姆蛋清理乾淨,然後說道,「至於幫你整理資料夾,只是因為咱喜歡整整齊齊的,不用謝咱了。」







--







  莫千度將碗盤洗好後晾在一旁,看了眼還呆坐在餐桌前的哥哥,問道。

  「哥,你明天要去上學嗎?」

  「……啊,啊,是啊,明天禮拜一。」

  莫仲黎還在想自己的妹妹究竟認識了多少個『女演員』,他掰著手指數了數,發現若是資料夾裡的那些女神都被千度給分門別類了,那少說有快二十個。

  他看了這麼多次的愛情動作喜劇,卻沒想到千度一直都和他一樣是觀影者之一。

  也難怪千度會知道x起是什麼意思,不只x起,她大概還知道很多很多──這些新的名詞充實了千度的小腦袋瓜,也丟盡了莫仲黎作為哥哥的所有尊嚴。

  雖然他本來在千度面前就沒有存在過尊嚴這種東西。

  「……嗯。」見莫仲黎邊恍神邊點了點頭,千度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低落的回應,不過接著她說的下一句就讓莫仲黎整個人清醒到不能再清醒。

  「上次你的老師打電話來,說你上課都在睡覺,然後問咱你平常在家裡除了睡覺外都在做些什麼,咱就說:吃飯、看a片和準備睡覺。」

  「……」

  我的千度妹妹啊,妳這麼厲害,我怎麼都不知道!?








舊文重發,大概到第十章都只會修正部分細節,不過會加入一點新內容。
到22號都會一天一更,再來等到6/7之後,正常更新,就是一禮拜一至二更。
為什麼要等到那時候?因為那時候我現實有一件一直在忙碌的事差不多能放下了。
抱歉,一直很任性的想更就更,想停就停。不過我也沒靠這個賺錢,想想對不起的還是只有那些默默幫我按GP和留言的朋友們,真的,對你們抱著極大的歉意和感謝。

下半年會努力的,再麻煩各位了。這幾天除了備稿,也多參考了很多比較成功的對岸作品,為的就是接下來能好好安排時間,說一點有趣的故事。
先這樣吧,明天見。

創作回應

Stewoaw
看完才想到我2年前好像看過
2021-05-12 23:49:27
走路跌跤
我只改了部分,讓你們重溫美好的(斷尾)回憶,ㄟ不是,我會寫完啦,這次
2021-05-13 04:11:43
David
讚!
狂推!
2021-05-13 00:41:47
走路跌跤
愛你,我就知道你們大部分都最喜歡這篇
2021-05-13 04:12:23
劉 東成
應啦!
2021-05-13 08:11:11
走路跌跤
太敏感ㄌㄅ
2021-05-18 05:55:55
我只是路過的蘿莉控
才不會因為大夜禿頭www
2021-05-13 09:17:06
SofaLin
引子:他俯身,伸出右手的兩根“食指”?
2021-05-21 01:54:53
走路跌跤
謝抓蟲
2021-05-21 04:23:3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