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所誕生的世界]第一章

Giovanna | 2021-05-12 02:23:45 | 巴幣 1002 | 人氣 72

連載中Mabinogi → Side G
資料夾簡介
這本《書籍》所記錄的,是以諾蘭約亞為主角的時間線裏,她和托爾維斯之間發生的物語。

安諾瑪爾




凌亂的馬蹄聲在通往貝卡地下城的棧道揚起了灰塵,那隻從阿瓦隆一路趕到歐拉大陸的獨角獸發出一聲長嘯,隨後急剎在那個矗立於山壁旁邊的巨大墓碑的前方。
 
諾蘭約亞翻身下了馬,舉起手拍走了身上一路沾來的風塵,走向了那條陰冷的地下墓道。墓穴中,慣有的冰冷潮濕的空氣湧進了諾蘭約亞的鼻中,讓她不由自主地輕輕皺起了眉。即便是在愛爾琳生活了這麼久,精靈還是無法喜歡貝卡地下城那種陰森的氣氛。
 
女神的面容被陰影籠罩著,花崗岩雕刻而成的木訥的表情正在注視著那些來來往往的冒險者們,因爲薩溫節的關係,某個大魔法師在貝卡地下城的入口放滿了長明的南瓜燈,不時有一些藍色的磷光從南瓜燈中迸發而出,讓人搞不懂這到底是真正的靈魂,還是故弄玄虛的磷火。
 
『如果是摩勒愛德的話,大概會嚇死吧。』
 
諾蘭約亞一邊尋思著,一邊拉下了阻擋風塵用的兜帽。隨著那一頭被兜帽壓得凌亂的銀髮散落至腰際,一身墨色短袍的她,在這個昏暗的地下城裏面,總算變得比較顯眼了一點。
 
茉麗安的女神像之下,等候著精靈的隊伍四散在貝卡地下城入口的四處。
 
總是把一頭長髮隨意披在身前,挽起了手的巨人三鬼正在靠著石壁,謹慎地數著藥水的剩餘量;與精靈擁有著相似的紅瞳,留著一頭清爽銀色短髮的少年諾蘭梅拉,則站在石像的不遠處,正和前來探險的梅林與寶藏獵人有說有笑;昏暗的光綫下,還有深棕色的狐狸獸耳和閃爍著火花的尾巴正在隨性地搖擺著。
 
身著染了暗藍色,綉有櫻花刺綉的長衣的飛月冥比誰都更早察覺到精靈走近了,他輕輕喚了一聲身旁那個穿著配有馬甲的絳紫短裙的少女,染著蜜色的雙馬尾仿佛垂耳兔的耳朵一樣隨著少女抬頭的動作晃動了幾下,夏諾看向了諾蘭約亞走來的方向。
 
「我來晚了。」精靈朝女神像下的小隊揮了揮手,大家不約而同抬起了頭。
 
「吼!小約!遲到了哦!」如鈴鐺般的喊叫聲回蕩在貝卡地下城的入口,連南瓜燈的磷光似乎也隨之搖晃了幾下。磷光之下,夏諾嘟起的小嘴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抱歉,稍微有點事耽擱了。」精靈伸出手輕輕揉了揉那個蜜色腦袋,毫不意外地換來了夏諾更激烈的抗議。
 
「沒關係,我們還沒開始。」飛月冥擺了擺手,露出了淺笑:「而且我能猜到妳被誰絆住了。」朝精靈意味深長地眨了眨眼睛,回避掉夏諾好奇的眼神之後,他朝其他人喚了一聲「集合吧。」,散開的眾人回到了女神像下。
 
「梅林說進去的話,這個最好帶著。」梅拉把梅林交給他的,鑲嵌著菱形紫色魔法晶石的銀耳環遞給了眾人:「互相通信用的。」
 
諾蘭約亞點了點頭,從他手上接過了耳環,將它別在了耳朵的下方。嘈雜的聲音隨即湧進了耳中,就像在微調散播在空氣中那些細小的音訊一般,隨後回歸安靜,再過了一陣子之後,聽覺逐漸恢復,同伴說話的聲音變得更加清楚了。
 
「幫大忙了,沒想到那麼抽象的概念,他真的能做出來。」
 
「畢竟他是自稱『大魔法師』的梅林嘛。」梅拉臉上露出了若有似無的笑容,把那句「雖然不知道把實驗室炸了多少回了」藏進了心裏,回頭對他的魔法老師比了一個讚。
 
眾人隨後又整理了一次身上的物資和武器的狀態,就等著諾蘭約亞把那張畫著南瓜和吸血鬼圖騰的地下城通行證丟在入口的祭壇前面,展開第一次的地下城討伐任務。
 
「請等一下!」
 
忽然,稚氣未脫的小女孩的聲音打斷精靈的動作,約亞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她回過頭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10歲的米列希安的身影。
 
她穿著淺黃色的波波襯衫和短褲,腳下穿著從堤爾克那的雜貨店就能買到的布鞋,手中還拿著露娜和潘送給她的木棍,儼然一副剛到愛爾琳的模樣。似乎是那沉重的鐵製頭盔把她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小女孩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緩住了氣喘噓噓的模樣。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約亞眨了眨眼睛,問道。
 
「我……剛來這裏……」小女孩的雙手扶著頭頂上那個沉重的頭盔,它正隨著她的腦袋劇烈地搖晃著:「聽人說這個地下城有寳藏,可以快速地賺到一些錢……」
 
「但是我打不過……」大概是頭盔的關係,她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是新手。諾蘭約亞思忖著,大概是剛到愛爾琳就遇上了冒險者的慶典,卻不知道該如何入手的米列希安吧。這樣想著,她彎下了腰。
 
「是想和我們組隊嗎?」她問。
 
小女孩不斷點著頭。
 
「妳叫什麼名字?」她又問。
 
「瑪爾……安諾瑪爾。」
 
「安諾瑪爾……我瞭解了。」諾蘭約亞輕聲細念著這個發音奇特的名字,隨後回過頭向她的隊友詢問:「你們怎麼看?」
 
「也沒關係吧,我們多顧一個新手而已。」「我覺得可以。」「我無所謂。」大家七嘴八舌地回應著,都表示了贊同。
 
「我聽綠茶說,地城的怪物難度不高,妳等一下緊跟在我們身後就可以了。」飛月冥也走近了小女孩,牽起了她的手,把她帶到祭壇的旁邊:「雖然抽中和沛茲一組的話,可能就要擔心一下了。」他話音剛落,沛茲那雙深棕色的狐狸耳不安地抖了幾下。
 
儘管沒有看見安諾瑪爾的表情,但諾蘭約亞似乎聽見了頭盔下面傳來了一聲輕快的歡呼。
 
「沒問題的話,我們就進去了。」
 
精靈再度掏出了那一張特殊的地下城通行證,將它丟到了女神像腳下的祭壇上面。鬼火散發著淺藍的熒光吞沒了她視線。涼颼颼的風從地下城的深處輕拂她的臉頰,她睜開眼,諾大的貝卡地下城,只餘下她和安諾瑪爾兩個人。
 
長廊在兩個米列希安的腳下向前方綿延,金屬吊燈從畫有展開黑色翅膀羊頭「天使」的穹頂上垂下,燭光搖曳出不祥的光線。順著羅馬式的雕花拱門往前走去,諾蘭約亞帶著安諾瑪爾走進了那個仿佛從城堡宮殿割裂出來一般的房間裏面。
 
歐拉大陸的地下城裏頭,難得會有這麼寬敞的空間。有人說這或許是公爵成爲吸血鬼之前,所生活的城堡的幻影也說不定。在華麗典雅的房間裏頭,墻上的已經發黃的壁紙,用金線勾勒出了複雜的圖樣,看上去仿佛貴族城堡常見的壁紙圖樣,仔細一看的話,仍能辨認出那是煉金術與召喚魔法的魔法陣圖樣,使它們看起來既美麗萬分,又詭異萬分。
 
公爵的生平,看起來不簡單呀。諾蘭約亞尋思著,下意識把身邊的女孩牽得更緊了。
 
房間四面牆壁的前方都放著諾大的書櫃,密密麻麻地排滿了與魔法和煉金術相關的古書。書櫃的中央,那個緊鎖的玻璃櫃子上,四顆不同顔色的魔法水晶球正在閃爍著亮光。北之墨黑、南之朱紅、東之蒼綠、西之銀白,與房間中央的鑲嵌著水晶球的柱子一模一樣。
 
「約亞,現在誰在妳身邊?」
 
梅林耳環傳來了飛月冥的聲音,說狐狸正在與他在一起。隨後夏諾和賽蓮、三鬼和梅拉的聲音陸陸續續傳進了她的耳朵,其他人似乎正在各自調查房間內的書籍,嘗試找到出路在哪。精靈還能隱約聽到兩位少女似乎觸碰了什麼機關,被嚇到尖叫的聲音。
 
「我和那個孩子在一起。」簡短地回應了一下飛月冥的詢問,諾蘭約亞繼續彎下腰調查房間中央的四個柱子。
 
「好的,那我們這邊也開始攻略了,綠茶有說過第一個房間先打中央的四根柱子就好。」話音剛落,飛月冥就切斷了通訊。
 
「嗯。」
 
大致搞懂了柱子的魔法原理之後,諾蘭約亞召喚出她的小克勞諾斯,低頭向身邊的女孩説道:「騎上去吧,這個孩子會保護你的。」
 
「嗯!」點了點頭,安諾瑪爾聽話地以利落的身姿爬上了雷獅的背,緊緊抓住了鞍。雷獅一聲長嘯,在主人的目光指示之下,把女孩帶到了房間的角落。
 
深深呼吸一口氣,精靈握住了守護者贈與的鐮刀,手起刀落,劈碎了房間中央的魔水晶金屬柱。
 
深藍色的怨靈帶著凄厲尖叫從房間四周的壁畫中噴湧而出,原本掛在牆壁上的裝飾用梅花鹿頭,骨碌碌的轉動著眼珠子,漂浮在房間的半空之中,朝向米列希安和克勞諾斯涌去。
 
「搞清楚了,我才是你們的敵人。」

張開手,嘴中默念著向自由之神海米斯祈禱的經文,青色的結晶隨著精靈沉靜的聲音從她的掌心撲簌落下,銀灰色的法陣在她的腳下閃耀著光芒,神的祝福降臨至精靈的身上,迸發出幽藍的光。
 
幽靈和怪物就像被光吸引了一般,停住了衝向克勞諾斯的動作,轉而面向諾蘭約亞,吼叫著「可惡的米列希安!」,然後一擁而上。
 
幻化成蝴蝶的黑霧纏上了仿若鐮刀一般的鎖鏈鏈刃,精靈的米列希安揮動鎖鏈,黑暗一攬蜂擁而至的魔族幻影,將幽靈和梅花鹿頭一股腦拉到了精靈的面前,又群起被鎖鏈甩出了好幾丈遠以外的地方,一口氣被奧斯希的扯力撕成了碎片。
 
鏈刃舞轉,第二顆水晶柱子應聲而斷。早已成了骷髏的皇家騎士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冷冽的冰晶隨著守護者鐮刀的揮斬接種而至,讓那些早被時間遺忘的榮耀回歸塵土之中。
 
蒼藍的磷火熄滅,精靈的手卻沒有停下揮舞鏈刃的動作,朱紅的火焰隨水晶的斷裂從地面竄起,火焰的惡魔帶著蜥蜴一般的眷屬把空氣燃出了熱烈的溫度。
 
「胡亞。」
 
「速戰速決吧。」
 
藏於鎖鏈鏈刃中的精靈應聲召喚而來,刺眼的光芒吞沒了深紅的地獄之炎,仿佛鐮刀一般的光芒刺穿了尚未察覺到發生何事的惡魔,把魔族殘餘的氣息一掃而空。
 
隨後鏈刃掠過半空,黝黑的水晶珠子應聲而裂。
 
房間的中央,諾蘭約亞的腳下出現了倒五芒星的召喚魔法陣,長著黑色山羊頭,卻擁有魁梧身材,直立行走的惡魔幻影帶著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從法陣中緩緩步出。
 
諾蘭約亞瞟了那個巨大的身影一眼,揮出了鎖鏈的鏈刃。鏈刃利索地卷住了它的的腳踝,精靈輕而易舉地將它抛到了半空,再狠狠重摔到地面上。沉重且笨拙的身軀在地面震出了沙塵滾滾,連帶柱子的殘骸也被壓碎得清光。
 
幻影始終還是幻影,對於和真正的魔王交過手的精靈來說,仿佛一場笑話。
 
空氣中傳來渾厚的男高音,高聲唱著薩溫節的詩歌:
 
繁星璀璨的秋夜
星霜引領著命運
蒼之龍嘯
留下了通往未來的指引……
 
「蒼之龍嘯嗎?」
 
諾蘭約亞眨了眨眼睛,撿起了地上掉落的古銅鑰匙,不假思索地走向了房間東邊的書架。拉開緊鎖的玻璃櫃門,諾蘭約亞伸手扭動了櫃子裏面的水晶球。遠方傳來閘門打開的聲音,與此同時,梅林的耳環傳來了飛月冥和夏諾的聲音。
 
「感謝約亞,我這邊的門打開了,是書櫃後方的機關門。」
 
「原來如此。」
 
隨後,三鬼和梅拉的歡呼從耳環的彼方傳進了約亞的耳中,房間北面的書櫃發出沉重轟隆聲音,緩慢地陷進牆壁中,一條幽暗的走廊出現在她和安諾瑪爾的眼前。
 
看來三叔和梅拉也成功清完第一層的怪物了。精靈尋思,牽過她的寵物,快步跑入了那條看不見盡頭的走廊之中。
 
「巫女的成長真是令人驚嘆呢。」安諾瑪爾趴在克勞諾斯的背上,小聲地碎碎念著,只有雷獅那搖動的耳朵能聽見女孩沉悶的聲音。
 
地下城的攻略仍在馬不停蹄地進行著。
 
在那個和第一層相似,卻顯得更寬闊的房間內,約亞和安諾瑪爾、飛月冥和沛茲稍等了一段時間才等來了騎著巨人飛奔而來的梅拉,以及雙雙騎著寵物跑來的夏諾和賽蓮。
 
房間中央的召喚陣四周,漂浮著四顆水晶的柱子正在閃閃發光,法陣的中央,巨大的沙漏向一眾米列希安宣告,這是與時間競賽的房間。
 
「動作快。」
 
飛月冥揮出散發寒霜氣息的巨劍,欠身敲斷了房間的柱子,被鬼魂所附身的茶杯、燭臺和刀叉隨即就向著隊伍方向一涌而出。纏上極光的米列希安們揮動著劍刃,而精靈護著安諾瑪爾,冰霜從守護者鐮刀的末端迸射而出。
 
他們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場再簡單不過的混戰,直到飛月冥察覺到在敲斷了第二根柱子之後,精靈和女孩的身影就憑空消失在法陣之中。
 
「約亞?」
 
「我和那孩子在第三層。」
 
「噢,靠杯。」
 
「怎麼了?」
 
飛月冥的聲音出現了雜訊,過了一陣子後才恢復了穩定。精靈隱約聽見了巨人敲打牆面的重擊聲,飛月冥這才無奈地回應道:「我和三鬼也在第三層了。」
 
怪物炸裂、鎖鏈揮舞以及少女們慌亂的呼喊聲從耳環中接踵而來,諾蘭約亞不難想象被丟在第二層的人現在到底亂成一片什麼程度。回頭看了一眼仍未打開的,那扇通往地下水道的鐵柵,精靈思忖,大概還要再等一陣子,第三層的攻略才能開始了。
 
還好第二層的怪物雖然多,但不難打。抱著這樣的想法,精靈鬆了一口氣。
 
「累了嗎?」她看向安諾瑪爾,小女孩正坐在克勞諾斯的背上,雙腿愜意地晃著。女孩說她不累,只是覺得這樣的地下城有點刺激,心臟還在嘭嘭地跳。
 
「這兩次的傳送,是隨機的嗎?」女孩歪了歪頭。
 
「看來是。」
 
「嘻嘻,那我和妳還真的有緣,兩次都在同一組呢!」
 
「也是呢。」精靈扶著下巴,若有所思。
 
爾後,諾蘭約亞的身後傳來鐵柵被拖開的聲音,耳環另一面的騷動也結束了,那條地下水道的輪廓終於出現在精靈的眼前。縱橫交錯,錯綜複雜,猶如數十條蛇的蛇身相互交纏在一起一般,讓人分不清東南西北。
 
是迷宮。這樣的想法躍然與她的腦海之中,她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腦海裏面浮現出了長著一雙狐耳的身影,進去迷宮前,她必須先確認一件事情。於是她敲了敲梅林的耳環,開口問道:「沛茲現在是和誰在一起?」
 
不久後,耳環傳來了梅拉的聲音:「我會看著他。」
 
終於放下了心頭的大石,約亞牽過她的克勞諾斯,對安諾瑪爾說了聲「走吧」,便投身進去了迷宮裏面。
 
讓諾蘭約亞意外的是,迷宮裏面的怪物並不多,只是掛在牆壁兩旁的燭光昏暗得讓人看不清道路,越是向下走去,骷髏和蜘蛛網就越來越多,空氣也越來越濕冷。諾蘭約亞忍不住又把兜帽拉到了頭上,覺得這才是一個地下墓穴該有的樣子。
 
死路的盡頭,還是能看見一些破舊的櫃子,代替了以往地下城該有的道路盡頭的寶箱。只是這些「藏著寶藏的櫃子」裏頭,時不時會竄出一些尖聲吼叫的幽靈,然後消散在精靈的鐮刀之下。
 
儘管諾蘭約亞叫出了波斯貓的妖精負責帶路,她和安諾瑪爾還是花了一點時間才走出了那個陰森的地下水道迷宮。當她以爲這個迷宮是不是永無止境的時候,鞋跟踏上鐵鏽紅的地毯的瞬間讓她心裏面懸著的大石頭放下來了。
 
飛月冥和三鬼駐足在那一株爬滿了琉璃南瓜藤蔓的架子前方,饒有興趣地查看著瓜籐上盛開的八朵南瓜花。
 
「看來要結出果實,還是需要花費一點功夫呢。」三鬼托著腮,端詳著那朵晶瑩剔透的花。
 
「應該也不會花太多時間的。」飛月冥回過頭,看著小隊的人漸漸走進了最終的房間裏面。
 
「也是呢,畢竟公爵都是老朋友了。」
 
精靈朝瓜籐伸出了手,指尖觸碰到南瓜的花朵的那一瞬間,房間中央的吸血鬼棺材棺蓋緩慢地拉開了一條裂縫,帶著磷火的南瓜漂浮在半空之中,代替了名滅不定的蠟燭光,憤怒的吸血鬼因冒險者的打擾而蘇醒,蝙蝠和亡靈仿佛發了狂一般在房間中亂竄。
 
公爵幾乎是下一個瞬間就被死神打上了烙印,奧斯希所帶來的恐懼氣息隨著刺穿他胸膛的鎖鏈鏈刃,深入了吸血鬼的骨髓之中,還沒反應過來,飛月冥巨劍和巨人的巨斧就迎面而來。
 
那句「可恨的米列希安」,吸血鬼由始至終都沒機會講出口,他便又委身躲回了那個狹小的棺材之中,等待著下一次輪回。
 
某程度上來說,公爵這個老朋友也是過的挺凄慘的。諾蘭約亞一邊向那個緊緊蓋上棺蓋的棺材投去憐憫的目光,一邊掏出小刀把琉璃的南瓜採收下來。瓜子嘩啦啦地裝滿了精靈的背包,這次的收穫尚算不錯。
 
諾蘭約亞回頭看了一眼安諾瑪爾,想要確認女孩是否還安好。
 
而女孩抱著那個幾乎有她半個人高的大南瓜,不知何時掀開的鐵製頭盔下,那雙紅彤彤的眼眸正在直勾勾地盯著她。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