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坎貝爾與夏洛蒂》 第八章:圓缺

商筱靈 | 2021-05-11 21:35:19 | 巴幣 64 | 人氣 126

連載中坎貝爾與夏洛蒂
資料夾簡介
宛如劍刃一般的兩人,只要靠近,就會互相傷害……

  坎貝爾也沒有真的鬧失蹤,收拾完情緒之後,她仍舊回到隊上,出席賽後的慶功宴會,向此次大賽上奪得獎項的同伴們,獻上祝福,而慶功宴上,也沒有多少的人在意當時坎貝爾為何突然消失,比起那些瑣碎的雜事,他們更在意的是端上來的佳餚夠不夠食用,杯中的酒是否香醇。

  「同學們,讓我敬我們的隊長。」一名男子搖搖晃晃地從座位站起,滿臉通紅的他撐著滿身醉意,向其他的同學舉起酒杯,高聲的呼喝道:「恭喜我們的萬年老二白元席,終於拿第三啦!」

  簡單的調侃引起哄堂大笑,而作為題材的白元席,更是哭笑不得。

  既然無言以對,便把酒代語,成績雖然不如以往,但終歸是有獲獎,白元席也懶得和這群處於酒醉狀態的同學們辯論,他搖著頭將酒水吞入喉中,舉著手中的空杯,像同學們宣布道:「剛比完賽,大家輕鬆點,但是還是要適量知道嗎?有要通勤的同學自己注意唉,不要死路邊哈!」

  宴會的喧鬧來到中段,眾人的行為都逐漸脫序,而還算清醒的人們,反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白元席悄悄的湊到校月奈的身邊,小心地問道:「月奈,今天的事情,妳不會跟妳阿公講吧。」

  校月奈瞭解白元席的顧慮,也知道校孤麟對學生的要求有時真的太過古板,而剛比賽完,大家都需要輕鬆一下,校月奈剝著蝦子的殼,又將魚挑好刺,將這些處理好的食物輕輕地推到坎貝爾的旁邊,做完這一切後,她才歪著頭,輕聲的回應道:「我不會說的,讓大家開心一下吧。」

  取得校月奈的保密協議,作為男子組第三名的隊長,立刻轉身去忙著和同學們吹瓶子,而在女子組奪冠的夏洛蒂卻喝得很克制,沒有像同學們那樣大肆暢飲,現場也沒出現勸酒的情境,因為校月奈也坐在那兒,即使場面逐漸失控,也沒人敢過去放肆。

  彷彿是在防止坎貝爾逃跑似的,夏洛蒂與校月奈分別坐在她的兩側,將她夾在中間,三人在吵鬧的會場角落吃著食物,彼此對宴會上酒杯碰撞的嘈雜渾不在意,耳中只聽得到手中碗筷碰撞的聲音,明明宴會上吵得不行,她們卻都覺得現在身處的環境,實在是安靜的過份。

  夏洛蒂似乎沒有什麼胃口,食物吃的很少,酒水也只是小酌兩杯就不再去碰,她那對在今日摘下金牌的雙手藏在桌子底下,手中捏著那個與坎貝爾神似的玩偶,翡翠般的目光在宴會的空氣中飄動,嘴唇微不可察的顫抖著,似是有話要說。

  相較於欲言又止的夏洛蒂,坎貝爾則完全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她安靜地坐在那兒,清掃著其他的佳餚。

  抄起酒杯啜飲酒精的味道,坐在左邊的校月奈,讓她想起筱岳雲的事情,但想這麼多又如何呢?畢竟校月奈跟筱岳雲有什麼恩怨情仇,坎貝爾都沒有資格去管。

  提起筷子去夾桌上的美食,夏洛蒂的臉就會跑進她的視線範圍內,學妹贏得冠軍的事實,一直提醒著坎貝爾,努力能讓自己改變,卻不一定能勝過別人。

  講話?思考?哪一種都在煎熬她的內心,光坐在這個會場,就讓她無比煩躁,但校月奈與夏洛蒂將她夾在中間,讓她一直找不到機會離席,她能做的,就是吃與喝,她不停的填充杯碗中的內容物,然後將他們通通吞進嘴裡,藉由這些動作,將正在暴亂的心聲通通按回腹中。

  校月奈首先打破三人間的沉默,倒不是她想說些什麼,而是她連絡器響了。

  「我出去一下。」她從口袋中抽出一張黑色的卡片,那薄薄的黑色在她掌上散發著微光與震動,校月奈的臉被聯絡器的冷光照得更寒,她從座位上站起,像著坎貝爾輕聲地說道:「不要喝過頭,知道嗎?」

  少女揉了柔自己薰紅的臉頰,酒精的作用讓她的雙眼便的迷離,靈魂卻未完全從肉體上剝除,她對於身體依舊擁有一定的掌控權,坎貝爾看向仍站在她身邊等待自己回應的校月奈,對學姊本能地敬畏湧上心頭,她聚攏著渙散的目光回應道:「我明白。」

  校月奈收到回覆,便快步的走出會場。

  走出吵鬧的宴廳在水晶燈下踩踏著白淨的磁磚,穿過華燈高掛的大廊,校月奈瞥了眼裝飾在牆上的畫作,優美典雅的名作以仿製且放大的形式貼在那兒,在她看來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收回視線走出餐館,僅有路燈作陪的街道顯得昏暗,她站在門口左顧右盼,很快的就找到了那位她要尋找的女性。

  「唷,月奈。」她穿著草綠色的制服,讓人一看就知道是鳶遙學院的學生,那人晃著手,向校月奈打招呼:「宴會開心嗎?」

  「妳是怎麼找到我聯絡號碼——

  校月奈還沒說完,就看到對方手上那隻白色的片狀物體。

  那是坎貝爾的聯絡器。

  「她聯絡器沒設密碼。」筱岳雲笑著說到。

  校月奈重重的嘆了口氣,一把將坎貝爾丟失的東西搶了過去。

  聯絡器沒設密碼就算了,但這種隨身物品掉了都渾然不知,未免也太缺乏緊戒心了。

  『找時間要念念她才行。』

  校月奈在心裡叨唸著坎貝爾,將聯絡器進自己的口袋後,才有些不情願地說著道謝的話:「謝謝妳,幫她撿回她的聯絡器。」

  「我沒有撿到。」筱岳雲搖了搖頭,用著毫無罪惡感的笑臉,描述著自己竊盜的事實:「我是用偷的。」

  「……」聽到這話的校月奈瞳孔一縮,她沉默了片刻,才鬆開緊繃的雙眼,冷漠的看向正在等她回應的筱岳雲:「我會跟她說的。

  「妳當然會說。」筱岳雲擺出一幅無所謂的態度,輕描淡寫地說道:「我想妳已經對那團可愛的小雪球,說過不少關於我的壞話了。」

  校月奈也沒有接著說話,而是直接了當的切入主題說道:「妳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沒事就不能找妳嗎?」筱岳雲依舊是笑容滿面,但輕蹙的眉頭,卻暴露了她略帶焦慮緊張的惆悵:「我們也很久沒聊過了。」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校月奈沒有對話的意思,轉身就打算回到會場:「沒別的事情的話,我要走了。」

  筱岳雲伸手攔住對方,而她也只回應一個冷漠的凝視,她別開視線,不再去碰那冰涼的目光,失落的問道:「不能給我個機會解釋一下嗎?」

  「妳毀了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最美好的回憶,這都是事實,沒什麼誤會的成分。」校月奈揉著自己的眉心,神色不善的說道:「妳不是個能管住自己的人,只要知道這件事情,對我而言就很夠了。」

  「這麼急著離開,是因為她嗎?」筱岳雲看向餐館明亮的門口,若有所思地說道:「妳就那麼喜歡那團小雪球?」

  莫名的發言換到一個滿是疑問的表情,看著校月奈眉頭深鎖的表情,筱岳雲嘴角翹起一個淡淡的彎弧,她瞇著眼睛在校月奈身上到處找尋,直到確定她是真的疑惑,才繼續說道:「難道不是嗎?妳要不要照照鏡子?去觀察一下妳看那小雪球時,都用著什麼眼神?」

  校月奈感覺心臟像是被捏緊似的瞬間收縮,一瞬間的糾結讓鼓譟起一到躁亂的風,在腦海吹的轟鳴作響,校月奈立即逼迫著自己冷靜下來,並繞開筱岳雲,不打算再繼續說話,頭也不回的朝著飯廳的門口走去。

  筱岳雲沒有繼續阻攔,她深深的溪了口氣,對著她的背影說道:「幫我和小雪球打聲招呼,讓她身體不舒服的時候記得看醫生啊。」

  校月奈完全沒有聽到筱岳雲告別的台詞,她心中的各種想法吵成一片,讓她沒辦法聽清楚外在的聲音。

  『我喜歡坎貝爾?』校月奈檢視著自己對待坎貝爾的方式,並在腦中不停的為自己辯解著:『不可能吧?』

  『怎麼可能……』

  此時的宴會上,社團的同學們各個都處在狂歡狀態中,好幾位都已經喝到失去意識徹底睡著,而那些沒睡著的,也都醉的像瘋子一樣,而坐在角落的坎貝爾,仍在有一口沒一口的將東西塞進口中,女孩撐著頭咀嚼著口中的食物,然後艱辛的將咬碎的食物壓入喉中。

  吃過食物之後,坎貝爾又抄起酒杯喝了起來。

  又苦又澀,還混有酒精的辛辣刺鼻,坎貝爾曾經自認不會喜歡上這種難喝的液體,但現在看來,這種味道好像也沒有這麼難以接受。

  她不停的將這種東西灌入口中,攝取這些飲料中的酒精,任憑這些異體在胃中作用,去暈眩她的神智。

  有點想睡,但周遭的喧噪仍不斷的灌入腦中,使她無法入眠,她的靈魂仍舊緊抓著肉體不肯鬆手,即使四肢已經逐漸脫離控制,意識仍舊維持著一絲可控。

  好難受。

  即使心情再糟,胃的大小也就只有那樣,身材並不算高的坎貝爾很快就填滿了自己的消化器官,瀕臨嘔吐的邊緣,坎貝爾放下酒杯,倚靠在桌子上,喘著沉重的呼吸,肉體與思想上的雙重煎熬,讓她感到有些痛苦。

  是不是變的更痛苦,就能麻痺雜沓的心?

  想到這裡,坎貝爾再次將手伸向酒瓶,將自己的酒杯重新倒滿。

  「學姊。」在坎貝爾為自己倒酒的時候,夏洛蒂突然打破沉默,她貼像身邊的坎貝爾,抓著這位學姊的臉頰,翠玉般的眼睛盯著因酒精而帶著混濁的藍色瞳孔,兩人的雙眼靠得很近,完全不容許互相有迴避的空間,看著坎貝爾碧藍的雙眼,夏洛蒂這樣說道:「妳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直視著夏洛蒂的雙眼,坎貝爾發現她的眼角帶著一絲濕潤,她知道夏洛蒂想問什麼,然而她沒有勇氣面對自己,更不想和夏洛蒂敘述這份心思,只好逃避一般的,對她送上祝福:「夏洛蒂,恭喜妳贏了。」

  「我不是問這個!」夏洛蒂捧著坎貝爾的臉,她將聲音放低,輕輕地說著:「我不是在問這個……」

  想得到的回應的究竟是什麼,夏洛蒂自己也想不明白,她靠在坎貝爾的身上,低聲的重複著同樣的話,等待對方能給出一個美味的驚喜,讓她心滿意足。

  低聲地呢喃在坎貝爾耳邊迴盪,坎貝爾看到夏洛蒂的眼睛愈放愈大,兩人的距離也變得更近,那金色的髮絲混在她白色的頭髮上,染亮了她黯淡的顏色,兩人的嘴唇輕微的碰再一起,濕潤中帶著柔軟的感覺傳來,還混雜著密酒的香味。

  那盤繞在頭部的酒意略微散去,未等夏洛蒂開始品嘗那嘴唇的甜蜜,坎貝爾就先一步拉開距離,白髮少女將一臉錯愕的夏洛蒂推開後,她別過頭,繼續的拿著筷子,為自己的碗添加食物。

  別這樣……

  我很討厭妳。

  所以也請妳不要喜歡我。

  坎貝爾她繼續地消耗著這些普通的酒,將自己重新拖回迷離的深淵,喝到見底了,她就自行倒滿,手中的酒杯在盈虧中不斷的循環,當校月奈回來的時候,坎貝爾的腳邊已經擺滿空瓶,而那位白色頭髮的小女孩,卻仍在不停的給自己斟酒。

  校月奈擺脫了心中的糾結,回到宴會的場所,穿過那些已經倒成一團的社員,還有正在與同學對拚的白元席,回到那團『小雪球』的身邊。

  『小雪球……』校月奈看著那團縮在餐桌旁的白色背影,不經如此的想:『蠻貼切的形容嘛。』

  對於筱岳雲的話,校月奈想了很久,並不覺得自己對她並未帶有什麼喜歡或著是愛情之類的感情。

  只是對晚輩的一種關愛而已吧?校月奈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坎貝爾吃了很多,卻完全沒有動她推過去的魚蝦,但校月奈此刻只希望她不要再繼續勉強自己的胃部,她輕輕的抓著坎貝爾的手,將碗筷從她的指間取下,溫和的說道:「坎貝爾,先別吃了。」

  聽到校月奈的聲音,坎貝爾乖巧的坐在原位,沒有再去動那些食物,校月奈左右張望了一會兒,雖然現場還不到『全員陣亡』的地步,但昏死過去的人數也不算少,她輕輕的扶起意識昏沉的坎貝爾,向著旁邊的學妹呼喚道:「夏洛蒂,該走了。」

  夏洛蒂望著校月奈,以及依偎在她身邊的坎貝爾,眼神有些複雜。

  「怎麼了嗎?」校月奈注意到對方的目光,她以為對方是在看那些已經不省人事的同學們,便開口己解釋道:「不是第一次了,放著就好。」

  「嗯。」也不知道對方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心思,還是察覺到了,但給自己台階下,夏洛蒂簡短的應了一聲,便提起身邊的行李,跟著校月奈一起走出了會場。

  隔日,坎貝爾在昏沉的淺眠下,從床上爬起。

  擂動的心跳槌打著她的胸口,無力的四支,光是移動就費力不已,沉重的頭只要稍微晃動,就會感到天旋地轉,而卡在喉嚨將出未出的嘔吐感,更讓她覺得難受。

  對於昨晚的事情,她記得很清楚,她是校月奈和夏洛蒂一同扶持回房間的,在歸程的路途上,她還嘔吐過幾次。

  什麼都還記得,也沒有失控和昏迷,她曾聽說過酒醉能麻痺心靈,但這好像對她不適用。

  宿醉的痛苦還在折磨著坎貝爾的腦袋,她望向窗外,發現天還沒亮。

  這是晨練的時間,雖然今天是假日,但每天晨練已經是她的習慣,坎貝爾走下床,搖晃著走出房間,來到廁所的洗手台前,打算洗個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走進廁所,喉嚨的不適更嚴重了,但這並不蠕動的胃腸在逼迫她嘔吐,坎貝爾覺得,應該是胸口有什麼東西賭塞在那裡。

  也許是痰?

  咳嗽聲響起,坎貝爾覺得喉嚨有些不適,好像卡了什麼東西,在洗手台的水聲下,坎貝爾用力的咳著,希望能將那東西吐出來。

  只聽嘩啦一聲,鮮紅的液體噴滿了整坐洗手台,骯髒的汙血灑滿坎貝爾的視線,坎貝爾匆促的擦拭著這些汙穢的液體,像是在否認什麼似的。

  從水龍頭湧出的清水,不停的沖刷著潑入台內的朱紅色,將他們沖淡後捲入水管之中,但那些清水所不能觸及的地方,仍舊低垂著那些赤色的液體,那紅色的血滴在各種物體上拉出一條條汙穢的痕跡,看上去鮮豔非常。


=============

作者的一點話:

  小雪球吐血不是因為生病……不算嗎?好像也算唉?

  嘛,晚點解釋。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看到廣播 路過
2021-05-12 11:01:16
商筱靈
歡迎光臨~
2021-05-12 11:45:03
艾莉絲・格雷拉特
寫的很棒。
2021-05-18 19:10:53
商筱靈
謝謝你的欣賞~
2021-05-19 04:37: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