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85-永夜之國-001

九方思想貓 | 2021-05-10 22:11:01 | 巴幣 54 | 人氣 106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莫英似乎與這隻雲志相當熟了,顯然成年的雲志本身靈力便十分強大,否則不可能活得這麼長,能和八百多年前就消失形跡的莫英如此親近。當莫英爬上牠寬闊的背部時,並沒有花什麼功夫,但我準備要攀附上去的時候卻遭到了雲志的強烈反抗。

  「小九,沒關係!小九!」莫英拍了拍雲志的深藍色頸子,只見牠發出彷彿歌唱一般的清亮鳴叫聲後,安分了下來。

  「妳叫牠什麼?」我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歪著頭看了看「小九」,又看了看帶著頑皮笑容的莫英。

  「啊哈哈,哎呀,當時馴服牠的時候,隨便起的名字……」她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有、有什麼辦法,豫你那時候又還沒醒,很寂寞嘛!」

  「好啦好啦……」我艱難地爬上「小九」的背,深藍且柔軟的羽毛,摸起來非常舒服,但透過戰術額甲的偵測看來,這靈力高達一萬以上的夜獸如果發起飆來,單單用「可怕」應該不足以形容。

  牠隨後展開了翅膀,以遠高於我們自己以肉身飛行的極速前進,乘坐在上面的我們,卻沒有被強風帶走。

  能夠自由自在憑藉自身天性操縱風的夜獸「雲志」,其成年的型態竟然如此強大且雄壯,令我始料未及。

  「我一直以為『雲志』這個詞,永遠都是圓形的藍色肥雞,儘管離音說過成年的雲志是很危險的存在,但我對這種肥雞的印象,一直都只有感覺很好吃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小九」似乎正相當不爽地在聽著,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雲志的幼體非常弱小,所以能夠順利在自然界裡成長的雲志非常稀少。被圈養的雲志則無法變體為成年雲志,只有野生的才可能成為現在這個模樣。成年的雲志一般不會在有其他生物的地方出現,牠們靈力超卓、志向高遠,一如牠們的名字。牠們通常離群索居,與世無爭,不會和其他生物發生衝突。但一旦發生衝突的話,就是一場災難了。」

  莫英撫摸著小九的絨羽,陷入了悠長的回憶當中。

  「當時這隻似乎是受了傷,落在琅格斯山脈的山頂處。出於好奇,想要接近牠並幫助牠,結果我們兩個打了一架。」

  莫英跟鳥打架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很逗,「畢竟是受傷的動物啊,這樣的狀態最危險了。」

  「幸好我的靈力比牠高,所以最後還是把牠壓制下來了。當牠呈現半放棄狀態接受我的醫治時,才慢慢理解到我沒有害牠的意思。」

  莫英微笑著,她的眼睛像是夜空裡的星辰般絢爛。

  「後來我們就成了好朋友,直到我遠行之前,不時還會碰面玩在一起呢。」

  「原來如此啊……」

  我學著莫英的手勢,輕輕撫摸著小九的羽毛,聽見牠又一次如歌謠般的清亮鳴唱。

  「謝謝你啊,代替我陪伴了莫英。」

  莫英笑著摸了摸「小九」,又摸了摸我這個「大九」的頭。

  「笨蛋,不管是朋友,還是摯愛,哪個都是不能替代的。」

  小九像是很高興地叫了幾聲,牠在空中飛行的速度更快了,不多久的功夫,我們已經來到了位在萬塔伊中西部的琅格斯山脈之巔。

  身形龐大的小九在暴風當中降落,但輕輕吹拂在我們臉上的微風卻溫柔得像是母親的軟語,深怕我們渺小的身子受到少許碰撞。

  「謝謝你,小九。」莫英站定在地上,拍了拍小九的翅膀,換來牠用碩大腦袋輕輕的磨蹭。

  「哈哈哈,好癢喔!」

  「啾嘍嘍!」

  長而高亢的鳴叫聲後,又一陣強風吹過,牠那碩大而強壯的身影,瞬間化為遠天的細小藍點,消失無蹤。

  沒有花費多少靈力,就來到了琅格斯山脈之巔。零下三度的氣溫,與格外稀薄的氧氣,非常不適合人類生活,也不利久留,但有戰術特勤服的保護,這一切嚴酷的天候條件還算不上什麼阻礙。

  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莫英要請雲志帶我來這個地方?

  「豫,接下來我要帶你看的,是我八百年前遠行的另外一個理由。」莫英回過頭來,雙手輕輕地牽起了我的手。

  「怎麼回事?」

  「你知道『大衝擊』嗎?」

  我神情認真地點了點頭,那是莫英留下來的守護者們,在一開始就對我傳達的「創世」神話。

  「聽說,那是一場不知其真相的天災,而這個災害直接肇生了『夜界』。在大衝擊之後,藏有我們冬眠艙的建築物出現在夜界,而夜界在妳的凝望與『觀測』當中定型。」

  「對,整體來說,夜界是因為我而變成現在這樣子。但『大衝擊』是怎麼發生的呢?大衝擊難道只有把我們兩位『神』帶來夜界嗎?相信豫在旅行當中,也有遇到其他的『光神』吧。」

  「席月就是其中之一啊,妳也知道的。」我點了點頭,複習著甫進入這個世界時吸收到的常識。

  「『光神』憑藉特別的際遇存活於夜界,並且各有特別的權能。但『光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們無法在夜界保存與吸收靈力,通常不出多久就會因為靈力枯竭而死。我在剛離開『冬眠艙』區域的數年之間,和『初始的三人』周遊於萬塔伊島全境,到處搜救著需要幫助的光人。」

  「什麼?居然?」我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莫英。

  這萬塔伊島說大不大,說小可也不小。在光界的時候,這島上可也住著兩千多萬個居民呢,而她們四人在夜界的萬塔伊島,竟以這麼少的人數,形單影隻的四處進行搜救行動嗎?

  「後期由於成立了神道眾,所以行動基本都由我和劍星一起啦……所以劍星算是相當見多識廣的人了,豫你也可以多多仰賴他喔。」莫英微笑著說道。

  「我可沒少受到他的幫忙呢,他忠心又冷靜,一副錚錚的俠骨心腸。」

  「是呢,他從以前就是那個樣子。」莫英說著,嘴上揚起遙想過往時,好看而柔和的弧度。

  「那麼,妳現在要帶我去的地方究竟是?」

  莫英眨了眨眼睛,三兩步跳到了一個看來十分不自然的垂直峭壁之前。

  「八百年前,我被白毅抓住的時候,某些屬於他的思念流入了我的腦海。我懷疑『大衝擊』的真相,跟我當時所拯救的這些光人怕是有些關連,所以現在才來確認看看。」

  「真的?」我瞪大了眼睛望著莫英,看著她十分篤定的表情,那不容置喙的確信,讓我啞口無言。

  莫英運轉時空的夜祭靈力,隨後在垂直的峭壁上敲了敲,一道看來十分柔和的淡藍色光暈旋即顯現,那波動的光紋,和思念之門的空間連結非常相似。

  「在奪還我的身體之前,先來把夜界的起源探個明白吧。豫,歡迎來到我們安置落難光人的處所:『永夜之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