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9.5:聖誕夜奇蹟 (下)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5-10 06:16:38 | 巴幣 154 | 人氣 199


難得這麼快(?)就把下半部生出來了~


再次放上本章BGM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

    「還以為你們不來了。」酒保遞給殺手們酒杯。

    「我們只不過提早五分鐘到而已。」帖木兒接過杯子痛飲一口泡沫少到可憐的啤酒,順便捏起幾顆花生米扔進嘴裡。

    「你們平常要是有工作都會提前至少半小時來吃宵夜。」

    「帖木兒想幫我修暖氣所以耽擱了一下。」理查啜飲牛奶解釋道。

    「這傢伙終於想幫你修暖氣啦?」酒保幸災樂禍地大笑。

    「我盡力了。」帖木兒瞪他一眼。「但還是壞的。」

    「至少你嘗試過了。」

    「隨便啦,介意跟小混蛋再說明一次委託內容嗎?」

    「沒問題,我也要順便拿東西給你們。」酒保從吧檯下掏出一個牛皮紙袋。「委託人是我以前的軍中同袍泰德,現在快病死了所以想在歸西前復仇,你們只要照他指定的方式幹掉瑪莎‧多那太羅就能得到他所有的遺產。」

    「泰德為何想要瑪莎的命?」理查放下酒杯。

    「這個嘛……泰德退伍後先是在老江那裡當打手,後來因緣際會認識瑪莎,很快便轉到她底下做事,但瑪莎在一次失敗的銀行搶案中背棄手下,泰德因此吃上幾年牢飯。他的妻小在他入獄期間死於車禍,他連葬禮都沒得出席,這讓泰德恨透了瑪莎。」

    「可憐的傢伙。」

    「紙袋裡有個瑪莎送給泰德的小獎盃,泰德一直想把獎盃塞進那混帳女人的屁眼,就這樣。」酒保聳了聳肩。「祝你們好運。」

    「第一次接到這種委託。」理查坐進黑色雪弗蘭時評論道。

    「要不是酬勞夠優渥我也不想接。」帖木兒把紙袋扔到他腿上。「我可是個紳士。」

    「真看不出來,你光是修個暖氣就把全S市的女人都詛咒一遍了。」他拿出獎盃端詳。

    「根據酒保的情報,瑪莎抵達S市之後就躲進巴羅斯的地盤,而且還搞上巴羅斯。」帖木兒無視金髮殺手的吐槽踩下油門。

    「巴羅斯?你是指最近幹掉黑手黨老大心腹的拉丁混混?安東尼奧‧巴羅斯?」

    「沒錯,我們先去找他碰碰運氣吧。」

    「嗯。」

~*~

    吉米站在監視器錄到噁心人臉的獸欄前,試圖找出任何不尋常之處,薩吉德則是不安地四處掃視,深怕殺死巴巴里獅和竊賊的兇手還躲在動物園裡。

    「已經快要過三小時了,偵探們,有任何頭緒嗎?」瑪莎仍在吞雲吐霧,抱在懷裡的博美犬看起來快被菸味燻到吐了。

    「你到底在尋找什麼,王吉米偵探?」動物園長緊捏假髮詢問。「我已經帶你們看過放置獅子屍體的冰庫和兇案最初發生的地點,你覺得還缺少什麼?再次驗屍嗎?我已經請園裡的獸醫看過了,獅子和竊賊身上都有利齒咬傷痕跡,致命傷在頸部,兇手可能長了一口尖牙,或根本只是有個戴假牙的瘋子在裝神弄鬼而已……」

    「你是什麼時候接下園長工作的?」吉米轉頭看他,被長了人類眼珠的鵜鶘腦袋盯著看讓他更緊張了。

    「呃……前年,怎麼了?」

    「你有動物園的建築藍圖嗎?」

    「應該有。」

    「我想看看藍圖。」吉米蹲下身觀察原本關著巴巴里獅的水泥隔間。「或是把保全系統再關掉一次。」

    「你說什麼?!」動物園長差點尖叫。

    「你他媽在想什麼啊?」薩吉德惱怒地開口。

    「如你們所見,獅子和竊賊屍體被發現的地方就在這棟小屋子的門口,而這棟專門為巴巴里獅興建的屋子只有一個出入口,連窗戶都沒有。」吉米指指四周說道。「根據瑪莎的說法,被殺死的六個賊有四個負責抓獅子,兩個在門口把風。」

    「我剛才在冰庫是這樣說沒錯,所以呢?」瑪莎點了點頭。

    「而園長則是說負責照料獅子的保育員發現屍體全倒在關閉的屋子門邊,血跡從獸欄一路散佈到門口。」

    「我當天看到的確實是這樣。」動物園長嘆口氣把假髮戴回頭上。

    「我的看法是兇手要不是早就躲在屋裡埋伏,就是從屋裡某處冒出來攻擊受害者的。」

    「可是這屋子除了獸欄外根本沒地方能躲人!兇手不太可能跟獅子躲一起吧!」動物園長反駁道。

    「喂吉米,你該不會認為……」薩吉德抓住吉米的肩膀。

    「這屋子可能有我們不知道的空間存在,而且要在保全系統被關閉後才會開啟。」吉米說出推測。

    「還以為你要說這是樁密室殺人案。」

    「這裡是S市,永遠有比密室殺人更荒謬的案子發生。」

    「好吧。」

    「聽起來真像拍爛的恐怖片。」瑪莎忍不住吐槽。「但值得一試。」

    「因為妳無論如何都要得到答案?」吉米無視動物園長的瞪視掏出菸盒。

    「沒錯。」

    「你覺得呢,園長先生?」他望向動物園長。

    「……好。」動物園長偷瞄瑪莎一眼然後挫敗地點頭,瑪莎隨即掏出對講機,命令在警衛室待命的手下關閉屋裡的保全系統。

    轟隆聲忽然從地底傳來,獸欄地板如閘門般一分為二敞開。

    「該死……」薩吉德低聲咒罵。

    博美犬終於受不了菸味而張嘴嘔吐。

~*~

    「我怎麼知道她在哪裡!」巴羅斯狼狽地躲到辦公桌後頭。

    「你怎麼會不知道你女友在哪?」帖木兒又踹飛一個黑幫小弟。

    「媽的!我又不是她褓姆!怎麼可能隨時知道她在什麼地方!」

    「把他綁起來。」帖木兒看了理查一眼。

    「嘿!你們不能這樣……噢!」巴羅斯哀號著被金髮殺手綁在辦公椅上。

    「你的手下還需要鍛鍊,他們太不耐打了。」理查對他耳語。

    「別碰我你這死玻璃!」

    「人不可貌相。」理查扳起他的手臂讓他叫得像殺豬一樣。

    「瑪莎‧多那太羅到底在哪?」帖木兒質問他。

    「你們兩個殺手別想從我這噢噢噢──好啦我說!瑪莎在動物園!幹!」

    「動物園?」理查翹起眉毛。

    「處理她的生意!我不知道她又要偷什麼東西去賣!總之她在市立動物園就是了!快放開我!」

    「感謝合作。」帖木兒不屑地說,但更多堵住辦公室門口的小混混讓他瞬間有股想轟掉巴羅斯腦袋的衝動。

    「我的手下只不過有一半剛好去開趴!現在他們回來了!」巴羅斯死命掙扎。「你們死定了!」

    「希望泰德沒病重到今晚就會死掉。」理查把他連人帶椅踢開,這讓巴羅斯精準地直衝辦公室裡的廁所一頭栽進馬桶。

    「泰德要是先掛點,我們就把這對狗男女跟他一起埋了。」帖木兒對成群快要嗑掛喝茫的黑幫小弟露出獰笑。

    「別忘記獎盃。」理查為手槍換上新彈匣。

    「沒錯,還有獎盃。」

    看來在瑪莎的屁股遭殃前,他們得好好運動一下了。

~*~

    「老天,真的有夠臭。」吉米打開手電筒照亮黑暗的階梯時這麼說,趁機從褲管放出幾坨小屁普讓它們四處查看。

    「這種鬼地方光用想的就能聞到霉味。」薩吉德掏出槍跟在他背後。

    「不,我是指那隻博美犬的嘔吐物,超臭的。」

    「我有聽見你們在說什麼。」

    「抱歉瑪莎,但那真的很不好聞。」

    「感謝我把狗留在上面吧。」

    「感謝妳的大恩大德。」

    「我從不知道園裡還有這種空間存在……」動物園長吞了口口水,伸手按住牆壁想穩住腳步,當他發現自己摸到乾掉的血跡時差點尖叫。「你們看!」

    「看起來還算新鮮。」瑪莎湊了過來。

    「不管跟上面的事情有沒有關係,這絕對都不會是好事。」薩吉德搖搖頭。

    「這裡看起來像個實驗室。」吉米漫不經心地用手電筒照射四周,幾個獸籠翻倒在角落,裡頭散落些許羽毛。「秘密動物實驗室之類的。」

    薩吉德聽見腳步聲在黑暗中響起。

    接著是一股魚腥味。

    「有東西!」他舉槍扣下扳機。

    噁心人臉尖叫著朝他直撲而來。

    「天啊!」瑪莎也掏出槍朝長了噁心人臉的物體射擊,但那東西卻敏捷異常,閃過子彈後爬上天花板的管線間消失無蹤。

    「那是什麼東西?!」薩吉德大吼。

    「天知道!」動物園長回以尖叫,但下一秒就被那東西抓上天花板。「救命──」

    「喔不!」吉米緊追園長的淒厲尖叫,天花板管線隨著那東西的奔跑和被拖在後頭的園長猛烈震動,但老舊管線經不起這般摧殘,幾秒後那東西就跟動物園長一起從斷裂的管線上摔了下來。

    那看起來像隻巨大的青蛙。

    薩吉德立刻朝牠開槍。

    「不!住手!」動物園長顧不得滿身傷奮力阻止他。

    「你是不是隱瞞了什麼沒告訴我們?」瑪莎不快地開口。

    「不是!這東西應該只是隻動物!」動物園長只能眼睜睜看著長了噁心人臉的東西倒地不起。「而且還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動物!」

    「現在看起來是死透了。」她聳了聳肩。「真可惜,感覺很值錢。」

    「這實驗室似乎是用來研究這隻生物的。」吉米終於找到電燈開關,燈光亮起後,貼滿牆壁的各種報表與滿桌筆記和照片顯示被槍殺的不明生物正是這間實驗室的主角,原本關著牠並附有水池的獸欄玻璃門仍然開著。

    「這些研究……竟然從二十幾年前就開始了。」動物園長拿起筆記本翻閱。「這是我叔叔當園長時寫下的記錄!這難道都是他背地裡……」

    「看來只能請教你叔叔才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吉米端詳桌上的照片說道,發現其中一張照片裡有兩隻相同生物。

    「他前陣子過世了,藏書和研究大多已被子女變賣。」

    「我很遺憾。」吉米快速把照片藏進口袋。「至少現在真相水落石出,整件事是動物攻擊,而非需要聖經或十字架解決的怪事,雖然結局令人遺憾。」

    「是啊,世上又有隻動物在我們認識牠之前死去。」動物園長無奈地嘆氣。

~*~

    「這些應該夠你付房租了。」薩吉德把一疊鈔票推到吉米面前,沙威瑪店裡的客人與廚師們無不起身為兩位偵探鼓掌。

    「謝啦,園長還真是慷慨。」吉米把最後一口沙威瑪扔進巨大鵝黃色鳥喙。「這家真的不錯吃。」

    「我個人認為是S市最棒的,這間店可是我弟弟的驕傲。」薩吉德咀嚼沙威瑪說道。「但如果沒有你,我根本不會想到有地底實驗室這個可能,你真的是個天才,王吉米偵探。」

    「只能說瞎貓有時還是會碰上死耗子吧,哈哈。」

    整間店不會有半隻眼睛注意到躲在角落享用沙威瑪碎屑的小屁普們,它們才是吉米找到實驗室的關鍵英雄,畢竟屁普最愛水了,地底有一池子水當然不會被它們放過。

~*~

    瑪莎掛上電話後坐進豪華房車後座,看來結束她與巴羅斯的關係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巴羅斯還不成氣候,連跑來辦公室鬧事的殺手都對付不了,外加這座城市也不適合她,而且怪胎橫行。

    「開車吧,回巴羅斯的辦公大樓,我有話要跟他說。」她抱起博美犬命令道,順手抓起一包放在車裡的果醬吐司餅乾。

    前座無動於衷。

    「我說開車。」

    「垃圾食物對身體不好喔,多那太羅女士。」

    理查轉身對她微笑。

    帖木兒在博美犬跳出車門逃跑時探頭進來查看,對金髮殺手的成果感到滿意。

    「酒保給你泰德家的地址沒?」理查脫下手套問他。

    「給了,趁她手下趕來前裝箱閃人吧。」他拍掉理查肩上的狗毛。「喔對,潘蜜拉剛才打來說想委託我們辦事。」

    「真難得是她,她想找我們做什麼?」

    「料理一個多管閒事的記者。」

    「聽起來不錯。」

~*~

    一艘黑色大船在日出時分停靠碼頭,隱藏於金色葉片鑲邊間的拉丁銘文在初出朝陽中閃爍著絢麗色澤。

    尼可洛走下船迎接第二隻長了噁心人臉的生物,對方恭敬地鞠躬。

    「我妻子死了。」那生物聽起來並無任何悲傷之情。

    「我很遺憾。」

    「她終究無法控制海妖的獵食本能而招來殺生之禍,我只能趁亂逃跑。」

    「她死前有唱過歌嗎?」

    「離水太久會使我們的力量喪失,我也快要忘記如何演奏樂器。你消失太久,我還以為我們要永遠被『寄放』在那間實驗室裡。」

    「我花了點時間找回千年會成員和重建事業,當然,還有把關住你們的那位動物學家處理掉,他太過貪婪不想放走你們。」尼可洛向牠道歉。「總之我很抱歉,約瑟夫。」

    「我依然相信你能將世間撥亂反正。」名叫約瑟夫的公海妖跟在尼可洛身旁走進黑色大船。

    「你撿到在海底等死的我,帶我看盡人類從未有機會目睹的世界,領我知曉人類其實有機會改變螻蟻般的命運,我即使奉獻生命也要報恩。」

    「亞特蘭提斯屠殺我的族人,我發誓血債血償,我相信你有能力助我一臂之力。」約瑟夫的形體逐漸化為人類樣貌。「你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嚐到教訓。」

    「我知道,要先找到艾可藏身陸地的容器。」

    「我剛才找到了,尼可洛。」

    「這……真讓我驚訝。」尼可洛轉頭看牠。「在哪?」

    「先讓我喝杯水再說吧,我快渴死了。」

    「當然當然。」

~*~

(三星期後)

    約翰‧史密斯走下公車,手裡捏著抄有海港偵探事務所地址的紙條,他看了招牌一眼便朝事務所走去。

    今天是聖誕夜,賞我點奇蹟吧,但願這份司機工作能讓我的人生重歸正軌。

    他敲門前這麼想。



END



於是翁肥的人生從此就距離正軌越來越遠了,真是可喜可賀ˊ_>ˋ

(比利:那個記者就是我對不對=_=)

(殺手好基友:不然還有哪個多管閒事的記者等著被料理呢^^)

(比利:你們人真的很差orz)

(瑪莎:有人樂得拿獎盃塞我屁眼是因為不能在上面所以在生氣對吧="=)

(理查:我才沒那麼幼稚ˊ3ˋ)

(翁肥:十之八九是這個緣故...)→被殺手好基友拖走

(吉米:薩吉德在故事主線領便當實在太可惜了^V^)

(作者:我也這麼覺得,他算是有發展潛力的角色ˊ_>ˋ)

(薩吉德:拜託讓我領便當,我不想再繼續經歷這堆狗屎爛蛋了Q"Q)

(作者:沒關係,我可以想個新故事宇宙讓你好好發揮ˊ_>ˋ)

(薩吉德:嗚嗚嗚嗚不要啊QAQ)

總之這章大概把Case 01的背景和之後千年會的劇情算是交代比較清楚了,現在只希望大結局不要寫壞就好

創作回應

ilwiKAMINA
薩吉德真有眼光,知道接下來的賽缺戲份不見得比領便當好XD
2021-05-11 00:08:48
黃勤(金絲眼鏡)
薩吉德如果經常出現在正傳裡大概也會是常識人角色,不過這樣好像就會變成翁肥2.0了XD
2021-05-11 00:4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