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命目錄】42、像個孩子

想到新筆名前暫用這個 | 2021-05-10 00:37:43 | 巴幣 22 | 人氣 84

連載中【連載】天命目錄
資料夾簡介
曾經凡希亞認為身為穿越者的自己是主角,只是在經歷了一些事後,他發現沒了紅顏知己的自己根本打不過那些真正的天命之子。



  凡希亞本來以為密勒爾說的最後一課只是形容而已。

  八強戰,密勒爾遇見強敵,但驚險下仍是成功挺進四強,而就在隔天,四強戰的當日。

  密勒爾離開了,趁著沒人注意到連夜離開了。

  想說是提前去鬥技場了,但讓人過去找了卻發現密勒爾並沒有去報到。

  密勒爾不會無故消失,聯想到最近的情況,凡希亞擔心密勒爾出事,想盡辦法多方打聽消息,一直到僕從在密勒爾房間找到一封信,凡希亞才徹底絕望,繼而是心中不斷湧起,被密勒爾背叛的感受。

  「都打到這了,姐姐怎麼會放棄比賽。」維爾莉皺著眉坐在沙發上看著兩人。

  密勒爾信上什麼都沒說,只說了她要離開這裡。

  「誰知道呢?」凡希亞看著手上的獸牙吊飾,啞著聲說。

  在綁架事件過後,因為後續失去意識,導致他忘了把吊飾還給密勒爾,密勒爾大概也沒想過在那種情況下吊飾還能拿回來,便誤打誤撞的成了密勒爾唯一留下來的物品了。

  蒂妮莎抱著瑰瑰,輕聲道:「能讓密勒爾姐姐放棄比賽,想必是有很重要,或者說很嚴重的事情吧。」

  「就算有事情,也可以跟我們說一聲啊!」凡希亞聲音忍不住大起來,看見兩姐妹的表情後才又低下來:「……留一封信都行啊,為什麼要不聲不響的離開?」

  沒人知道答案,圍著爐火的三人,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

  僅存柴火燃燒的嗶啵聲響。

  「我去訓練了。」

  凡希亞突然站起身,丟下這麼一句話。

  看著凡希亞離開的背影,維爾莉也站了起來,趕緊跟上去。

  兩人隔著一段距離一前一後走著,一直到了要出屋的門前,凡希亞手放在門把上,回頭看她。

  「跟來幹嘛?」

  「我……」維爾莉停下腳步,一雙大得剛剛好的碧綠雙眸略顯迷茫的看著凡希亞。

  過了片刻,像是下定決心般,維爾莉咬咬牙開口道:「姐姐不告而別,我知道你很難過……」

  「妳不懂。」凡希亞打斷她的話語:「離我遠點,別跟著我。」

  門打開,冷風挾帶著雪呼呼地吹了進來,又很快關上。

  接著門再次開啟。

  「我懂!」

  呼嘯的風雪中,聽見身後傳來的大喊,凡希亞停下腳步。

  「爸爸媽媽是這樣,叔叔嬸嬸也是……」

  維爾莉具體喊了些什麼,凡希亞沒聽清楚,但等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站在低聲啜泣的維爾莉面前。

  「……對不起。」

  凡希亞這時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眼前這個才十四歲的女孩已經經歷了數次生離死別,而自己明明有著成年人的心理,卻還像個小孩般的朝她發脾氣。

  「我不要……」維爾莉低著頭用手背抹著眼淚,聲音斷斷續續:「不要離開我們……」

  凡希亞心中一陣酸楚,接著抬起手輕輕摟住維爾莉,低聲道:「不會了,不會有人離開了。」

  「啪!」

  摟了一會,凡希亞猛然放開維爾莉,雙手往臉上一蓋,力道之大,甚至都響起了聲音。

  維爾莉聽到這聲音還以為凡希亞打了自己巴掌,嚇得連忙抬頭:「凡希亞……」

  「你在想什麼!人家還小!想想星月街,大奶不好嗎,大長腿不好嗎!」

  聽見背對著自己蹲下的凡希亞喃喃自語,維爾莉沉默下來,低下頭看看自己,一言不發的走回屋裡,並順帶把門關上。

  她要把讓她心寒的一切關在門外。

  過了一會,再次成功說服自己並不是蘿莉控的凡希亞站起身,自然垂下的雙手交握著,回過頭有些羞澀地笑問道:「維爾莉妳剛剛是不是有……」

  「嗯?人呢?」

  凡希亞左右看看,注意到門被關上,心想維爾莉大概是進屋了,便悄悄鬆一口氣。

  「不在也好。」凡希亞低語一句,低下頭往下瞧。

  在自我反省的時候一不小心想像過了頭,於是本來就有些蠢蠢欲動的小凡希亞就徹底甦醒了。

  所以維爾莉先離開倒是省了他還要想辦法遮掩。

  總之趁現在沒人,進屋前先消消火吧……心裡一邊想著,凡希亞一邊把褲子解開透透風冷卻一下。

  「瑰瑰!妳們快幫忙抓牠!」

  門裡傳來維爾莉叫喊的聲音,凡希亞抬頭往前看,就看見門打了開來,一團黑影往自己撲過來。

  意識到是瑰瑰,凡希亞連忙伸手去接,卻忘了褲子,腳才往前跨就被滑下去的褲子絆倒。

  「幹!」

  接到瑰瑰的瞬間,凡希亞看見海德特姐妹倆和一群女僕衝了出來,同時因為摔倒的關係他記起自己正脫著褲子,下意識就是上輩子的名言。

  看見凡希亞捧著瑰瑰,直接以面搶地,姐妹倆和女僕們嚇傻了,面面相覷。

  凡希亞感受著拂過屁股的寒冷,把臉往雪裡埋得更深後高舉起瑰瑰。

  「帶,帶走……」

  感到手上一空後凡希亞雙手無力放下,動也不動。

  空氣在這時徹底寧靜。

  「兩位小姐,還有其他人,都先進屋裡吧,這裡交給我。」一位資歷較深的女僕突然開口。

  她是家裡資歷僅次於女僕長的女僕,在達雷奇家已經服務了快三十年了,這時她開口,其他人也沒意見,紛紛進屋裡去。

  女僕走到凡希亞身邊蹲下,輕輕拍了拍後者的背,溫柔道:「少爺,起來吧,會著涼的。」

  「不要。」凡希亞悶悶的聲音從雪中傳來。

  「我知道您在顧慮什麼,不用擔心,您小時候我還給您洗過澡呢。」

  「我就不。」

  「好啦,別鬧彆扭了,我們進屋吧。」女僕把凡希亞扶起來,還幫他把褲子拉上穿好,再拿出手帕幫他把臉擦乾淨。

  不久前還自認是個成年人的凡希亞靜靜給女僕擦拭著臉。

  就是哭得像個孩子。

  ……

  「那兩兄弟逃了便逃了吧。」

  看著眼前的中年男人提起茶壺,坐在椅上的銀髮少年用手指敲著扶手道:「但他們也把那女人帶走了。」

  「影響不大,那女人在大賽打進四強,早就是眾人關注的對象,她住在達雷奇府的事也不是秘密了。」中年男人輕聲說,同時往杯裡倒茶水:「喝嗎?」

  「不用。」銀髮少年擺手,邊思考邊道:「這麼說來只要消息傳出去,事情還是能順利進行。」

  中年男人端起杯子,才想說話就聽見門被人敲響。

  「進來。」

  門被打開,一位僕從進入後隨即跪下,快速說了幾句話,在場的兩人神色迅速難看起來。

  等到蒙面人退下後,少年看向中年男人,問道:「我們明明隱藏得很好,諜報處怎麼查到的?」

  中年男人皺著眉思考了一會,神情嚴肅道:「多半是達雷奇伯爵。」

  「不可能!要是他知道了,那他一定會先抓那女人!」銀髮少年一掌拍在扶手上。

  「用常理是無法揣測他的心思的,這年紀能當到諜報處二把手靠的可不是家世。」中年男人盯著杯中的茶水,繼續說道:「我們短時間內不能妄動了,至少大賽結束前不要有任何動作。」

  銀髮少年深吸一口氣,緩緩往後靠在椅背上。

  他就這樣靜著不動,中年男人也沒有等候他發表一番言論的想法,而是把冷掉的茶水倒掉,重新給自己倒一杯茶。

  「精靈族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銀髮少年睜開眼,眼神冷漠而無情:「達雷奇伯爵不好對付,但凡希亞我就很了解了。」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沒有問銀髮少年想到什麼辦法,而是提醒道:「時間差不多了。」

  一個小時後,西區。

  外觀高雅的馬車在一處宅邸前緩緩停下,守在大門口的僕從隨即上前開門,接著便見銀髮少年微笑著走下來。

  幾個貴族少年少女看見銀髮少年到來,紛紛停下腳步,向其行禮打招呼。

  「下午好,波萊卡王子。」




 更新慢到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前幾天小屋人氣還莫名其妙一個大爬坡,有些心慌。
 那就,我盡可能一周一章,試著找回以前感覺的同時順便搞死自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