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三十四章~不安~

托里夜 | 2021-05-09 22:51:07 | 巴幣 10 | 人氣 52


  「嗯……,應該是這樣沒錯才對。」路西法滿臉逗趣的觀察著達莉絲,他的表情看起來正在努力的忍住笑。
 
  「你確定……?」達莉絲則是滿臉不悅看著自己身上的裝扮,她充滿了疑惑,這樣真的可以騙過哈斯塔?
 
  「應該啦,畢竟我上次見到那傢伙都不知道是多久了,反正我想他們應該也有一段時間沒見面過了,現在他們應該也不清楚對方的外貌才對。」
 
  「是喔?但是這怎麼看……,都像是硬在一隻章魚身上黏上蝙蝠翅膀啊!這到底是啥萬聖節裝扮?」達莉絲勃然大怒,現在她身上的裝扮就像她說的一樣,一隻有著人形的章魚臉上的鬍子也都是觸手,加上背後的蝙蝠翅膀,怎麼看都愚蠢到了極致。
 
  「我沒跟妳說過嗎?那對兄弟真的就長的跟章魚差不多,而且神的外貌一直都很奇妙,奇妙到像是在搞笑,克蘇魯這樣已經算比較正常了。」路西法為了安撫憤怒的達莉絲,現在他正努力解釋著。
 
  「算了,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接下來要怎麼做?總不可能穿著這樣直接潛入芙蘭達她家吧?」
 
  「就過兩天吧,妳試著釋放自己的靈力,雖然有些勉強,但是我希望妳可以讓靈力散布到整個法國。」
 
  「唉?等一下,這樣做的話就算真的引出哈斯塔我也會沒辦法戰鬥,這樣風險不會太高嗎?」達莉絲不敢相信的說,要把靈力覆蓋整個法國可是要消耗不小的體力,更不用說消耗掉的靈力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是不可能回收的。
 
  「這妳就放心吧,把靈力擴散出去還有另一個目的,妳那夾雜神味道的靈力不只有可能引出哈斯塔,同時也有可能引出那些隱藏起來的使徒,那些神可沒有什麼合作概念,為了能夠把上位的神拉下來使徒會做出什麼事情就連舊日支配者們都不知道啊。」路西法賊笑著說,這一次說不定不只可以消滅一個舊日支配者,甚至有機會連潛藏在法國的使徒也一起全部消滅,一舉把法國從世上的絕望完全解放。
 
  「可別出什麼差錯了啊。」雖然路西法都這樣說了,不過他的計畫確實充滿了風險,現在確實也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引出哈斯塔,既然這樣也只能嘗試了,但是達莉絲還是非常的不安。
 
 
  「真的沒問題嗎?小路。」在決定好計畫後的當天深夜,這時候達莉絲已經熟睡了,路西法跟千尋則飄在旅館的天台俯視著整個法國街道。
 
  「就算有問題也必須讓它消失才行,現在我們沒辦法尋求薩麥爾他們的幫助,更不可能像世人說明神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相信自己,相信達莉了……。」雖然討論的時候路西法充滿了自信,但是在這達莉絲不在的場合路西法表露出了一絲不安。
 
  「神必須要全部消滅沒錯吧?」
 
  「嗯?這不是廢話嗎?難道妳這時候突然又發作了?覺得那些神是可以溝通的?」
 
  「那……,達莉算什麼?就像你說過的,她現在既不是人類也不是神更不可能是惡魔,如果這場戰爭的最後我們勝利了,那達莉該怎麼辦?難道你有辦法讓她恢復成人類嗎?」千尋的話像是一根根尖銳的刺一樣,深深的扎在了路西法心頭。
 
  「我還沒想到這麼遠去,畢竟惡魔跟神之間的戰爭打從這個世界存在就一直持續到現在了,其實究竟有多久了我也不知道,在我之前是不是有其他的東西在對抗神我也不清楚,我也打從一開始就不覺得在你們這代可以把神全部消滅,抱歉……。」
 
  「這樣呀,可是我卻不覺得我們會輸,當然我也沒打算讓這場戰爭繼續下去,會結束的……,我相信這場戰爭特殊調查科一定會贏的。」千尋的話語充滿了自信,路西法一臉完全無法理解,因為千尋的自信感覺上就毫無理由可言。
 
  「那個利安是吧?他到底有什麼魔力讓你們如此信任他?不只是妳就連薩麥爾也覺得他不會輸。」路西法無奈的苦笑起來,他完全不認識利安,所有關於利安的事情也都是從他人口中聽來的,所以他完全無法理解。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感覺小哥安一定會有辦法的,只是單純的這樣想而已。」千尋一臉天真的笑容回應了路西法。
 
  「算了,感覺再說下去也不會有個結果的,睡覺吧……,為了之後的戰鬥必須保持體力才行。」
 
  「收到!長官!」
 
  「長官?我們不是同個階級嗎?只有達莉是長官吧?」千尋的戲鬧讓原本沉重的氣氛煙消雲散,路西法緊繃的心情也稍微放鬆了一些,戰鬥才剛剛開始而已,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一夜過去,連日的戰鬥加上長途飛行,三人的疲勞在精神稍微放鬆下一口氣爆發了出來,三人像是死了一樣一路昏睡到了日正當頭的中午。
 
  「唔……,小千,起床了喔。」達莉絲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她輕輕的搖晃的身旁還在睡的千尋,千尋也在她的呼喊下緩緩的張開了眼睛。
 
  「啊嗯……,早安呀,達莉……,牙刷牙刷……。」看來千尋似乎還沒完全醒來,她一臉迷濛的拿起了自己的盥洗用具朝浴室飄了過去,就在她身體穿過牆壁的時候感覺到手好像被卡住了。
 
  「那個小千,妳可以穿過牆壁沒錯,但是妳的牙刷可不行啊。」達莉絲看著手一直在掙扎打算強行穿越的千尋提醒著,千尋幾乎用力到要把牙刷折斷了。
 
  「啊,對喔……。」達莉絲的提醒讓睡暈的千尋稍微回過了神,她往後退離開了牆,看著自己手上的牙刷搔著頭傻笑。
 
  「妳快點吧,我有點想尿尿……。」達莉絲稍微整理了一下,她一邊脫下睡衣一邊說著。
 
  「收到!」
 
  「感覺還是很奇妙,明明是幽靈卻還是堅持要刷牙洗臉,甚至還會想要洗澡。」雖然早就看習慣了,不過達莉絲還是對於千尋依然保持活著時後的習慣感到微妙。
 
  「妳也是神吧?妳身上的靈力看起來味道不錯喔。」看來是沒打算讓達莉絲好好休息了,一個無法言語的聲音從達莉絲頭上傳了過來,那種聲音達莉絲立刻就明白是誰。
 
  「呿!居然……,呀啊!」達莉絲的反應已經很快了,她習慣睡著的時候把槍放在床頭,就是深怕現在的狀況發生,但是就在她伸手準備去拿槍的瞬間,一個長著人臉的蜘蛛從天而降把她壓在了床上。
 
  「沒想到居然是人形啊,看來妳也吃了很多使徒對吧?不過既然被我遇上了,就算妳倒楣吧。」人臉猙獰的笑著,他一邊向達莉絲的臉噴著口水一邊發瘋似的鬼叫。
 
  「誰跟你說我是神了?還有我才不可能吃你們這些噁心的傢伙……。」達莉絲使勁的伸著手,明明就是觸手可及的距離,但是要一邊阻止那臭氣沖天的並朝自己靠來的嘴,一邊注意槍的位置還是讓達莉絲費盡萬苦。
 
  「都死到臨頭了才說這種話嗎?不過算了,我們本來就是這樣的東西,除了自己以外的生物不過只是養分而已,妳就乖乖進到我的肚子裡吧。」
 
  「唉……,別大中午的就對年輕女孩做這種事情啊,還是你對砧板有興趣?」一根牙刷快速的朝蜘蛛飛了過去,狠狠的叉進了他的眼睛,疼痛也讓他放開了達莉絲。
 
  「哎呀!笨蛋小路!那可是我的牙刷啊!這樣不就不能用了嗎?」看著自己的牙刷被這樣當飛鏢射,還叉在怪東西上面,千尋崩潰的在路西法腦袋裡大吼大叫。
 
  「到時候在買新的給妳啦,我在不出手達莉就要被那該死的蟲子吃掉了。」
 
  「渾蛋!我可是差點因為太用力尿出來啊,白癡蜘蛛!」達莉絲掙脫後立刻抓起了一旁的槍對準了地上掙扎的使徒。
 
  「對不起,別殺我……,都是我的錯!」誰都沒想到蜘蛛居然開始求饒了,可惜他現在所面對的人可是特殊調查科。
 
  「吃屎去吧,垃圾!」求饒的聲音在一聲槍響下消失了,達莉絲滿臉不悅一邊咒罵一邊擦著臉上的口水。
 
  「唔,好臭喔,小千幫我拿一下內衣跟衣服,我要先洗澡!」
 
  「喔,好喔。」
 
  「看來不能再拖了,今晚就行動吧。」雖然一切有驚無險,但是還沒開始計畫就已經有使徒聞到達莉絲靈力的味道了,不快點開始行動的話,說不定在跟哈斯塔戰鬥前就先被使徒淹沒了,路西法表情露出了一絲不安……。
 
 
  「沒想到使徒居然會主動找上門,看來休息的時候必須要設個結界才行了。」達莉絲盥洗完後立刻開始調查起了使徒的屍體,她把個屍體拿了起來反覆觀察。
 
  「妳剛剛不是才說他很臭嗎?現在居然直接整隻抓起來玩。」
 
  「我也不想啊,可是這畢竟是難得的線索,說不定可以從它身上找出一些對付舊日支配者的辦法。」達莉絲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掰下了屍體的一隻腳,原本她已經做好了再洗一次澡的準備了,沒想到被斷口處居然沒有噴出任何血。
 
  「使徒說到底也就只是從人類變成的怪物罷了,那些莫名其妙而信奉舊日支配者的人在因緣際會下偶然得到了神的靈力,才會突變成那種怪物。」路西法無奈的搔著頭說。
 
  「這東西是人類?」達莉絲不敢相信的看著路西法,眼前的怪物屍體居然原本也是人類?
 
  「從妳的口氣看來,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它是人類就不會動手是嗎?」路西法好奇的問,都這種時候了達莉絲還是如此天真嗎?
 
  「也不是,只是感覺很無奈……。」
 
  「沒什麼好無奈的,就算沒有神存在,不也是很多人會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人類不都一直如此愚蠢嗎?為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而內鬥。」路西法嘲諷的笑著,雖然很刺耳不過這確實是事實。
 
  「雖然才中午,先吃個東西然後繼續睡覺吧。」達莉絲一邊將使徒的屍體收進黑色袋子裡一邊說著。
 
  「做好覺悟了?」
 
  「就算不願意也必須要做吧?保存精神今晚就展開行動吧。」
 
  「可別出差錯了。」看來達莉絲的決心好像還沒有很足夠,可是現在已經沒時間讓她猶豫了,既然她不想跟人類戰鬥,那就必須快點消滅神才行,雖然不安,不過現在路西法也只能相信達莉絲了。
 
 
  「一定要穿成這樣嗎?」時間很快的來到了午夜,三人來到了人煙稀少的郊區,達莉絲還是很在意身上的章魚裝,她依舊無法相信這樣會有用。
 
  「放心啦,神的智商都很低,那傢伙不會發現的。」路西法依舊是那張忍笑的臉,這時候達莉絲已經決定好等事情結束後一定要好好處理這傢伙。
 
  「算了,開始吧……。」
 
  達莉絲閉上了雙眼開始集中精神,要把靈力完全的散播到整個法國是非常消耗體力的,為了之後的戰鬥必須保留體力才行,要讓靈力像是呼吸一樣自然流出。
 
  「呼……。」隨著靈力釋放出去,達莉絲感受到許多使徒的氣息,使徒在聞到達莉絲的靈力後陷入的一陣躁動,現在使徒正在努力尋找靈力的源頭,每個使徒都像飢餓的鬣狗一樣發瘋。
 
  「小千做好準備,我感覺到有使徒來到附近了……。」路西法這時候也收起了嬉鬧的表情,他眼光快速的掃過了四周,危險的氣息正不斷傳來。
 
  「我們真的有辦法戰鬥嗎?」畢竟先前路西法才說過因為自己沒有肉體,在戰鬥上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不小心說不定會自我滅亡。
 
  「也不用真的去戰鬥,我不是說了神的智商都很低嗎?更不用說那些使徒了,我們只要撐到整著法國都充滿達莉的味道就夠了,在來就只要等哈斯塔自己上門然後消滅他,事情就搞定了。」
 
  「嗯,我明白了,達莉……,加油啊。」看著達莉絲難受的表情千尋非常的不安,靈力的消耗遠比想像中要來的大,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如果哈斯塔真的出現了,達莉絲還能夠戰鬥嗎……?
 
 
  「嗯?這味道……?有其他的舊日支配者?怎麼可能,明明知道這裡是我的地盤,難道……?」
 
  法國某處的街道,身穿黃色長袍的哈斯塔在街上隨意的閒逛著,他感受到了達莉絲所釋放的靈力後臉上充滿了驚訝,隨著味道他看向了達莉絲所在的郊區方向。
 
  「看來那傢伙也醒了是吧?居然敢侵門踏戶找上門,我看你是打算永遠沉睡吧?克蘇魯……。」哈斯塔的表情變的非常猙獰,黃帽下的笑容整個扭曲變形,看來路西法的計畫成功一半了,哈斯塔真的如他想的一樣上鉤了也完全沒有懷疑這是陷阱,事情真的有辦法像路西法計畫的一樣順利嗎?現在只有實際相遇才能知道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