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章-第四十七節˙-阿姆拉﹙AuKmla﹚

田中噴太 | 2021-05-09 19:00:14 | 巴幣 2454 | 人氣 228


第四十七節˙:阿姆拉﹙AuKmla﹚


阿姆拉的黑色翅膀非常漂亮,每枚翅膀都有兩百公分以上,以放射狀的方式展開著。

翅膀的顏色不是單純地黑色,就如同染濕了的烏鴉羽毛般,還帶著紫色與暗金色的閃耀感。

意外地和她身上的盔甲形成獨特的美感。

我因為這一幕,稍微發呆了一刻。

阿姆拉沒等我回神,立刻向我衝了上來,對我作出類似鐵山靠的動作。

我因為她的攻擊,向後飛去昏倒在地上。

「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傑特森先生,看來這個男人,並不值得您親自動手。」

「小子,別裝死了,老夫看到你向後跳把攻擊力化掉了。」

「幹麼這麼早揭穿我啦……」

我躺在地上,吐著舌頭對著傑特森吐槽。

「什麼!?」

「這是小子的拿手好戲,若是做出過於單調的攻擊,他會向著反方向跳開將破壞力散去。而且妳剛才的鐵山靠完全沒用上發勁,就算不跳開,小子也受不到什麼傷害。」

「感謝你完全不給阿姆拉小姐面子的講解呀!」

怎麼可能真的暈過去嘛!

我本來打算給阿姆拉小姐一點面子,裝作身陷苦戰的樣子說。

算了,既然都露餡了就作罷吧。

我跳起身體,將背後的沙子拍了拍後,對著蓋亞說道……

「抱歉呀老媽,妳還是先去銃角的身邊待著吧。」

「好的!益章,你自己要小心一點喔!」

「沒問題,交給我吧。」

本來想著以傑特森為對手,不需要什麼大動作。

不過現在對手改為天使,可不能再亂開玩笑了,所以讓蓋亞去銃角那邊待著。

「阿姆拉小姐,你是天使吧?別用這種無聊地拳腳攻擊,用些天使特有的攻擊來看看吧?我很好奇天使是怎麼攻擊的呢。」

「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嘲笑】?我只是覺得,與其用著不熟練的武術,不如用妳擅長的方式來打不是更好嗎?」

「我是墮天使,無法使用天使的力量。除了主給我的翅膀外,我不過就是個普通人。」

「那妳的翅膀能做什麼?射出羽毛之類的嗎?」

「我的翅膀能防禦任何攻擊,不論是物理還是魔法,或是法理這些東西,都無法破壞主給我的翅膀。」

「這麼厲害?那不就和伊甸爐的防禦力場一樣?」

「不一樣!不是那麼膚淺的東西!主給親手予的東西是不能被破壞掉的,是世界的規則,誰都無法破壞主所訂下的規則!也因為如此……我無法獲得和其他天使一樣對稱地翅膀……」

「喔?是這樣呀……那,我這個提案如何?我把妳一枚翅膀破壞掉,成功就算我贏!如果失敗就算妳贏!畢竟我還是不想對女性動手呀……」

「不要妄想了。剛才就說過,這翅膀是主親手給……」

「妳如果不同意小子的條件就滾遠點!老夫可不想看著妳和小子浪費時間!」

「……」

「傑特森,你能不能給點耐性?讓阿姆拉小姐考慮一下又不會占用你多少時間!」

「老夫正火著!哪來的耐性繼續看這種鬧劇!她打不贏小子你是確定的事實,浪費時間做著種無聊的事情有什麼意義!」

「傑特森先生,您為什麼這麼肯定我絕對戰勝不了這個男人?」

「這小子是老夫的戰鬥顧問!老夫的技術都是從他身上學來的!憑妳怎麼可能打得贏小子!」

哎呀……

被講出來了。

阿姆拉從瞧不起我的眼神,轉變為質疑的神情。

確實啦,一個小夥子竟然是一隻大獅子的戰鬥顧問,若我不是當事人,說給我聽我也不信。

等不下去的傑特森,將正懷疑著我的阿姆拉推開,站到了我眼前放聲說道……

「小子!目前只剩下你一個最有可能與老夫對峙!別讓老夫失望了!」

「有夠囂張的你。看來我真該重新思考對你這傢伙的教育方式。」

咚!!

開始不到五秒,傑特森就被我打倒在地上,然後被我一個大腳往他的胸口上踩了上去。

周圍所有以及他本人似乎不敢相信這件事實,都瞪大了眼睛朝我們看了過來。

唯獨銃角不掩開心的笑容,將舉起的前臂瞬間向後靠,做了【YES!】的興奮動作。

傑特森用著不可置信的語氣對我問道……

「怎、怎麼可能?老夫不可能看錯,小子你應該是……」

「怎麼不是出左腳對吧?」

「是啊!老夫絕對沒有預判錯!你應該是要出左腳才對!為什麼……」

「沒為什麼。中國武術博大精深,怎麼可能學會小小的【預判】就能從中畢業?我教給你的東西,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小子你到底做了什麼?」

「簡單,假動作而已。我讓肌肉做了變動,看起來像是出左腳踢你,事實上是對你要做出插眼的動作。而你的本能瞬間意識到了自己的眼睛會被戳瞎,所以不自主地向後退,這時候在把你後退的腳掃掉就行了。」

「意思是……踢左腳只是吸引老夫的注意,戳眼也是陷阱,真正的意圖是要讓老夫失去平衡?」

「如何?你不服氣可以再多來幾次試試。」

「不……老夫認輸了……小子你踩上來的腳,倘若真要老夫的命,老夫胸口上早開了洞命喪黃泉了……」

「嗯……懂得認輸是你最大的優點!傑特森,我得重新再進行對你的教育,如果你還當我是戰鬥顧問,就好好的聽著。」

「老夫洗耳恭聽,你說吧小子……」

「當初我為了讓你對武術感到興趣,所以不斷地強調破壞力這點,但這是錯的。」

「錯的?哪裡錯了?」

「武術不單純只是戰鬥技術,它真正的用意是用來對抗自己,消除逞兇鬥狠的心態!讓自己的心靈達到真正地平靜!現在的你,就和流氓沒兩樣,只是用武術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噁心死了……

其實這段話是我山寨【霍元甲】這部電影說出來的,連我自己都沒有這麼做。

什麼心靈的平靜!能夠大肆揮霍自己的慾望才是最重要的啊!

不過教育就是這樣嘛!

說出些堂皇冠冕的大話,然後臭罵學生一頓!

這才是教育的真理呀!!

「對抗自己……心靈平靜……老夫不懂……」

「你給我仔細地回想,當初教你武術真正的用意。」

「當初……不是對抗伊甸爐嗎?」

「你也知道!那為什麼你打倒了統領者卻沒破壞掉伊甸爐!?這不就是你因為力量迷失了自我嗎!這樣的你和伊甸爐那群自私的傢伙有什麼不同?」

「這……這……」

「告訴你吧。在我的地球上,真正的高手是沉著冷靜,低調的生活著,絕對不會濫用暴力!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學武術,並不是用來炫耀,更不是用來欺負弱小!」

「……」

「我了解你學會了新的東西,想要找人試試的感覺,但是你已經充分體驗過了吧?該是讓你自己更進一步的時候了!用你學到的東西,守護你所認為重要的人事物!不到重要關頭,絕不再像個小孩子一樣輕易地使用武力!」

「小子……你說的可真是針針見血……確實是老夫太膚淺了,像個小孩子一樣到處宣洩自己的慾望,不如意時,又自顧自的鬧著脾氣……」

「既然知道自己的錯,就好好反省吧。」

從傑特森身上退開後,他沒有爬起來,只是彎起身子,坐在地上沉思著。

但表情不像在接待大廳時失落的樣子,而是驚覺到了什麼似地,認真地思考著的表情。

呼~

還好呼嚨過去了~

頭一次說了這麼多連我自己都聽不太懂的話呢!

在這時,阿姆拉也收起翅膀向著我靠過來,換掉了質疑的神情,帶著嚴肅的臉對我這麼說著……

「你真了不起,年紀如此地輕,卻能夠明白真正該做的事情是什麼……不像我這樣……」

「嗯?妳怎麼了嗎阿姆拉小姐?」

「我本來是司掌命運的天使。世界末日的時候,做為人類的辯護者而存在著,但是,主沒有讓我履行職責,直接地決定了眾多地球的命運,毫不留情地對著它們吹響了十三次號角……」

「呃……抱歉,我家是佛教徒,我自己本身是老婆神教,所以對基督教和天主教不太了解。」

「不理解也沒關係。簡單地說,我是因為不滿主的決定,私自下凡聯絡了惡魔和人類,提出了伊甸爐的草案,讓往後的地球能夠持續地生存下去。這個舉動觸怒了主,所以將我墮天,逐出天堂……」

「慢著慢著!不是說伊甸爐的開發者已經死了,所以沒辦法移動到其他星球建立另一種能量爐嗎?照妳所說,伊甸爐的開發者不就是……」

「開發者已經死了?這是哪裡來的傳言?稍微思考就能明白,既然能夠無限進行覆蓋,將伊甸爐移動到其他星球的意義就完全消失了。」

沒錯啊?

如果能覆蓋,根本沒有必要再去開發其他星球適用的伊甸爐。

與其說是傳言,這更像是放逐者間對伊甸爐的錯誤認知吧?

畢竟當初和傑特森得到的訊息順序,是無法改良伊甸爐的泛用性,才做出轉移和覆蓋的動作。

但據阿姆拉所言,轉移和覆蓋的能力已經先完成,沒有向其他星球移動的必要了。

這樣看來,放逐者對於伊甸爐的情況,似乎不如我想像中那麼清楚。

「那麼妳是第幾號伊甸爐的統領者?」

「是00號原型伊甸爐的統領者。我被傑特森先生打敗了,但他沒下殺手,慈悲地將我釋放,但是觸怒了主的我,已經沒有任何退路,我必續變的更強大,才能生存,所以我才秘密地跑來向傑特森學習武技。」

「秘密地?妳是怎麼來到這邊的?」

「我是尾隨著傑特森先生穿過空間缺口來到這裡的。」

「什麼?我的老公和老婆願意讓妳通過炎洞?」

「老公老婆?抱歉我不清楚那是誰,我是趁著空間缺口尚未關閉以前,用翅膀包覆全身衝進去的。」

「是喔?那,為什麼要變的更強才能生存?照理說妳是伊甸爐的起源者吧?權力應該不小不是嗎?」

「不是像你所想的這麼單純。因為我輕率的舉動,讓惡魔以及其他墮天使們有理由和權力待在人間,一旦讓他們知道我沒能成功地守護住伊甸爐,隨時都會用著無能的藉口將我殺掉,並且坐上伊甸爐統領者的位置。」

「那你可以不要待在伊甸爐啊?來地下黑街生活不好嗎?反正妳也回不去天堂了不是?」

「我不敢這麼想。因為放逐者的出現,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是我害他們家破人亡,不得不躲到地下來,哪來的資格和他們生活?」

「姆……既然如此,妳就為了放逐者贖罪不就好了嗎?說不定妳說的那個主還會因此將妳招回天堂喔?」

「贖罪?我該怎麼做?」

「和放逐者們一起破壞掉其他伊甸爐呀?」

「我沒有自信能做到……」

「為什麼沒有自信?妳的00號伊甸爐不是被稱為最難攻破的嗎?那代表妳有很強的戰力吧?」

「確實是這樣,但不代表所有騎士都願意跟隨我,他們也是接受著伊甸爐恩惠的人們,不可能隨便地就背叛伊甸爐。」

「姆……好像也是喔……」

「師傅!我有個想法!由阿姆拉為主,讓我們慢慢地滲透進00號伊甸爐裡面,暗中將00號作為我們放逐者的據點如何!」

喔?

銃角選在這個關鍵階段出聲了!

真不愧是我周邊女性少數具備頭腦的人呀!

竟然能提出這麼有創意的想法!

「阿姆拉小姐?她說的如何?」

「如果這樣就能獲得原諒我鬧著脾氣,做出的舉動……我願意幫忙。」

「好啊!就這麼決定吧!」

「喂,等一下,人渣章!你又沒入我們的工會,別擅自替我們做主!誰知道她會不會反咬我們一口!?」

「是呀……知道她是罪魁禍首,誰還吞的下這口氣……」

「人渣章!你如果自覺自己是放逐者的話!就動手把這傢伙殺掉!」

「殺掉她!殺掉她!!」

糟糕……

事情不如銃角和我所想像的一樣發展……

每個成員的眼神都帶著憤怒和殺意……

真的太糟了……

雖然我沒什麼實感,但是他們和我不同,是切身地體會到失去摯愛的痛苦。

怎麼辦捏……

阿姆拉似乎也接受了成員們的憤怒,低著頭默不作聲……

這樣下去不行啊……

好!

逃吧!!

「阿姆拉小姐,做好準備吧。」

「好的,也是因為你的話,才讓我認知到了自己的錯誤……動手吧……」

「那我就動手囉!」

我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阿姆拉,跳到成員們的頭上移動著,往工會大門跑去,準備帶著阿姆離開放逐者工會。

途中的成員們不停地追趕著我們,但是卻被銃角的怪力擋下來了。

銃角,妳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如果妳真的喜歡我,我肯定會娶妳低!

跑出了放逐者工會後,我躲回小櫻桃的秘密基地……

好臭啊……

上次潑的垃圾忘記處理了,到處都是蒼蠅飛來飛去……

先打掃一下好了。

放下阿姆拉後,我開始清理秘密基地,而阿姆拉則是用著不解的表情對著我詢問著……

「為什麼要幫助我?你也是放逐者不是嗎?應該和他們一樣憤怒才是呀?」

「不好意思,我沒有他們那種想法,不如說我相當享受現在這個世界。而且,銃角剛才的提案才是對放逐者們最好的。給他們點時間冷靜一下頭腦,自然就會明白。」

「或許,我直接引爆00號伊甸爐,可以換取他們的信……」

「妳是傻瓜啊!照妳剛才說的,伊甸爐內部根本都在勾心鬥角!妳引爆自己的伊甸爐,不就證明了妳造反了嗎!而且沒了妳的伊甸爐,還怎麼當隱藏據點!」

「那我該怎麼做才好……」

「躲著吧。躲到我確認他們都讓腦袋冷卻下來後再現身吧。」

「好吧……」

阿姆拉接受我的提案後,坐在小櫻桃的彈簧床上,低頭沉思著。

喂!

我在掃垃圾,妳在給我演什麼內心戲!

「喂!妳不覺得臭嗎!來幫忙一起掃啦!妳得躲在這裡一陣子耶!!」

「抱歉,除了戰鬥和管理人員,從來沒做過其他事情……我該做些什麼?」

「床的角落不是有另外一套掃把和畚箕嗎?去拿過來幫忙掃,我把垃圾打包後拿出去丟。」

「【掃把】?【畚箕】?那是……?」

阿姆拉對著我提問生活常識的問題……

妳有沒有搞錯啊!

就算是天使也太養尊處優了吧!

這麼嬌生慣養要在怎麼地下黑街混啊喂!

必須對阿姆拉進行教育才行。

真夠麻煩的,沒想到會遇上一個比麵包捲還更大小姐的傢伙。

別以為長得漂亮就可以……

不。

因為很漂亮,所以原諒妳了,但還是得給我開始學會打理自己的生活啊!!(╯‵□′)╯︵┴─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5月12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好吧...我想我知道廢棄粒子的副作用了...[降.智.光.環]...
2021-05-09 22:55:21
田中噴太
好像有這回事兒( ᐛ ) ᕗ
2021-05-10 19:47:36
伯爵廚
這集有帥到 還收一個後宮
2021-05-10 02:13:12
田中噴太
這個後宮可是很棒滴( ᐛ ) ᕗ
2021-05-10 19:47:55
星糖的狼
漂亮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2021-05-10 14:53:15
田中噴太
美人做得事叫美談,醜人做得事叫渾蛋( ᐛ ) ᕗ
2021-05-10 19:49:10
Zcmk2883
未經世面的天使?又可以有新的play了
2021-05-10 17:58:50
田中噴太
後面還有很多嶄新的PLAY( ᐛ ) ᕗ
2021-05-10 19:49:40
吼呱
大小麵包卷表示:怎麼感覺躺槍了咧
2021-05-11 00:26: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