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三

黑霧 | 2021-05-09 10:25:25 | 巴幣 12 | 人氣 48


  美妮之所以無法反應,是因為她知道這句話本身不能只按照字面的意思來解讀。

  關於蒼藍實力的部份,過往的戰績是有目共睹的,美妮本身並非自大的人,更不會目中無人,想當然不可能不相信蒼藍的實力,她只是認為現在的狀況任憑任何一組「甲冑少女」都不可能獨力突破。

  就如巴頓相信美妮,美妮也相信巴頓,知道巴頓不會視她為這種爛人,因此這句話就要從另一個方面來解讀,也就是說是否連這個狀況都在計劃之內。

  「可是在之前的作戰會議中,關於潛入行動的部份我都有參與討論,確實有設想過判斷是陷阱時要如何撤退,不過敵人反應大到這個程度……難道有我不知道的部份嗎?」美妮依然沉默。

  即使美妮資歷最淺,但她擁有最豐富的單兵作戰經驗,而且又是唯一打倒「擬態者」的「甲冑少女」,考慮到「雷光作戰」中蒼藍承擔的任務,比起以往需要默契搭配起來消滅敵人,更需要的是分頭行動時獨自應對狀況的應變能力,一直要獨力面對敵人擅於游擊作戰的美妮就是這方面的經驗者了。

  「如果沒別的事就坐下吧,接下來……」

  「不,我仍然認為應該要出動,請下軍令。」

  美妮如此倔強,倒是出乎巴頓的意料,但是此刻不是談論情感的時候,他以冰冷的聲音質問:「沒有理據就只是任性妄為,這裡是作戰指揮中心,妳是軍人,理性討論以外的部份就是違反軍令了。」

  「不是我想違反,倒是長官要是有堅持不能派我出動的理由,能不能說清楚?蒼藍不只是『甲冑少女』,不只是這場戰爭決定性的戰力,也是我的戰友!」

  「黑刀,冷靜。」巴頓並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並沒有激動,我知道你也一樣擔心蒼藍,這裡的其他長官也是……」

  「夠了,妳的理據已經表達得很清楚,在充份考量過後不足以說服我派妳出動……」

  「長官!」

  「再胡鬧我就要把妳趕出去了。」

  其他軍官大概也沒想到狀況會鬧到如此地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處理,畢竟一邊是有著其道理的長官,另一邊則是看起來楚楚可憐的少女,明明當前是狀況緊急的時刻,卻不禁落入在外人看起來肯定會認為相當微妙的困窘。

  眼見美妮仍然僵持著站在原地,一臉不服地瞪著自己,巴頓心中即使意外美妮是如此重視同伴,但也不至於理解不了她的堅持,可是他實在有不能說的話,再加上眼前這個狀況已經延誤得夠久了,繼續糾纏不清下去將會導致難以彌補的失誤,便毅然決定把美妮的事留待之後再解決:「羅斯中尉,把黑刀『押』出去。」

  被點名的女性軍官雖然有點錯愕,但在收到命令並且依照命令執行這一點上幾乎被鍛鍊到如身體自然反射動作一般,之前一直指導美妮並從旁輔助的這名精英軍官,默默地走向美妮。

  對於情況發展至此,美妮只能選擇不作聲,雙手自行放到背後讓對方好辦事,不過這種「貼心」的舉動似乎更叫羅斯感到尷尬,最終後者只是輕拍了一下美妮的肩頭叫她離開。

  事情理應就這樣落幕,包括巴頓在內的一眾軍官理應接著把精神重新放在敵人大幅變陣的事態上,以巴頓難得的輕輕嘆息作為訊號切回到抉擇上,可是這個訊號在這一瞬間多了另一重意思。

  那一刻,絕對怪責不了羅斯,哪怕是她沒有嚴守指示用「押」的也不可能說是她的錯,不論是現場任何精英軍官,就連巴頓都不可能想到美妮會做出那樣的事。

  即使不是被羅斯「押」著,美妮依然走在前面而羅斯跟在其後,屬於相當好監視的模式,只能說真的不可能想像得到美妮會突然出手反抗,在二人即將抵達門口,美妮自然而然伸手開門時,她卻忽然回身搶走了羅斯腰間的手槍。

  搶槍——任誰都始料不及的狀況。

  儘管「甲冑少女」可謂近乎不可能使用槍械,但戰場上的事情誰也說不定,特別是考慮到戰鬥時常會有機甲兵配合,萬不得已的狀況下也是有使用槍械的可能,因此這些少女有最低限度的槍械知識,至少知道要開槍的話得先解開保險。

  由忽然回身、搶槍到舉槍指向巴頓,不說美妮整套動作行雲流水,彷彿從某個時間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在場的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想得到「甲冑少女」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畢竟,這件事從任何人看起來,就只是單純的意見不合,或者多添一些立場不同,總不可能發展成搶槍要脅。

  因此,即使是巴頓,對這個狀況的發生還是慢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然後以低沉得略顯駭人的語氣開口:「黑刀,妳這是在做什麼?」

  「我要去現場。」美妮不帶半點猶豫,也沒有丁點慌張,簡潔地交代出自己的要求。

  「怎麼去?一直拿槍抵著我的背心,找個人來駕車?」

  美妮當然知道巴頓不是在揶揄自己,當前這種挾持人質的手段根本不可能直接達成她要前往戰場的目的,畢竟在失去人質的瞬間她肯定會被拿下,這一切她想當然在動手之前就有想好了:「只要你發佈軍令就好,向全軍說要派黑刀出動前往『第一城』救援,考慮到全軍的士氣與避免指揮系統的混亂,總不可能隨後就把命令取消吧。」她知道這些想法不可能瞞得過巴頓,索性把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

  「妳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有覺悟扣下扳機,至少敢向我的手腳開槍來證明自己,畢竟妳殺過人。」巴頓這番話恐怕對在場所有人來說都顯得莫名其妙,非但沒有正面回應或者拒絕美妮的要求,更甚是像在精神上壓迫對方。

  「你想說什麼?」就連當事人美妮也不知道巴頓在盤算著什麼。

  

創作回應

鰕味希爾
好康
2021-05-09 17:43:52
黑霧
謝謝支持!
2021-05-09 19:54: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