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終章:不同的結果(一)

歷史謎團 | 2021-05-08 21:22:57 | 巴幣 246 | 人氣 317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的更新頗慢的,因為我比較像在寫書,所以每個段落都要安排得很仔細。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終章:受苦,卻是不同的結果(一)

***


我輕而易舉攀上修道院的屋頂,偷偷摸摸地來到大門口上方。我壓低身子趴在屋瓦上,如同一隻等待獵捕獵物的獅子。

話說回來,我本來就是獅子嘛!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看見一大群雄性人類擠在大門口前......至少有三十隻吧?從牠們的穿著來看絕對是附近的農民,其中幾個手上還拿著耙子或鋤頭。他們一群人吵吵鬧鬧,不是大吼大叫就是揮舞手中農具,一副很想衝進去的模樣。

當然,要不是有姆姆擋在那裡,這群農夫很可能真的就闖入修道院了。

「你們到底在幹什麼!」

我看見姆姆正獨自走向三十多名農夫,即便是面對一大堆獸族戰士她都能老神在在了,這些同胞在她眼裡根本不算什麼。只見姆姆中氣十足地拉開嗓門吶喊,就連躲在屋頂上的我聽見後都感到耳朵發疼。

她真的有五十多歲那麼老嗎?我納悶著。

「讓我們進去,院長!」「是啊,立刻就讓我們進去!」「沒錯!沒錯!」

「進去?」姆姆先是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神情,然後怒罵起他們來:「你們難不成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了嗎?這裡是赤足隱修院!」

姆姆一開口就能壓制住極為混亂的場面。

「很抱歉,院長閣下。這是有原因的......」一名中年的雄性人類走上前,好聲好氣地對姆姆說道:「有隻野獸人正在您的修道院內徘徊,我們想確保牠不會傷害到您和修女們。」

糟糕,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野獸人?」姆姆皺起眉頭道:「哪裡有什麼野獸人來著,你們眼花了嗎?」

「過去幾個星期,我們親眼見到一隻貓咪模樣的野獸人,時常往返於「白城」和您的修道院。」

我是獅子啦!

「貓咪......你們該不會是指自稱為王子的貓咪獸人吧?」

就說我是獅子啦齁!

「沒錯,就是那個王子,也是我們的新領主!他總是先騎馬走過人煙稀少的小徑,然後又偷偷摸摸地消失在修道院附近。我們有幾次追蹤他到這裡,準沒錯的!」

原來如此,一路上那些古怪的視線是來自於農夫嗎?

啊!這麼回想起來,我似乎完全沒把那些人類農夫放在眼裡,總是把他們當作路過的野生動物看待呢。難怪我幾乎沒發現他們的存在。不過這也不全然是我的錯吧?平常這群人類平民對我盡可能視而不見,好像不想招惹我一樣。只有當奧絲雅在場,他們才會恭敬地停下腳步向她打招呼。

「我不知道這種事情。」姆姆說道:「那個王子只來過這裡一次,之後對方做了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那就讓我們進去查一查。其實我們不久前才看牠爬牆翻入修道院內,他人鐵定還在裡面。」

「不可能!」

「也許能請修女們暫時找個地方迴避一下――」

「不行就是不行!」

嗚啊,看來姆姆這隻雌性人類不管對誰都很強硬,而不只是針對我一人。

「況且你們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難不成是想在修道院濺血嗎?還不快回家去向天主懺悔祈禱冷靜一下。」她說。

「我們只能這麼做了。」那名中年農夫:「埃爾多迪家族已經被逐出「白城」,現在正是個大好時機.....我們在場的人都曾受過那位大人的恩惠,當時我們就發誓無論如何都要讓他的血脈重掌此地!」

「你......豈非試想......」

「沒錯,我們得趁著那位獸人王子獨自一人之際,想辦法殺死他!」

「事情哪有這麼簡單,你們不怕歷史重演嗎!」姆姆怒吼。

「已經才管不了這麼多了,我們要殺死牠!」

頓時間,我的心臟像是被一隻冰冷的手給掐住。

殺死我?

為什麼?

我沒對他們做什麼,甚至還絞盡腦汁試著以較為和平的方式解決衝突。

為什麼他們卻想殺死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真是越想越氣,情緒也從震驚轉為憤怒。

腦袋還沒反應過來,我的身體已經先行了了動作;我從大門口上頭的屋頂一躍而下,落在姆姆與農夫之間的空地。

「出、出現啦!」一名人類農夫驚叫道。

「獸人王子,你在這裡做什麼?」姆姆也喊了起來,但我根本不想理他。

「我是獅子國的第五王子,本地的桑賈克貝伊,同時也是「白城」的新主人。」我說:「你們好大膽子,居然敢公然違抗我拒絕集會的命令,甚至還想取我性命......簡直活得不耐煩了嘎吼!」

我大嘴張開,發出一聲獅吼,滿意地看著幾名人類農夫嚇得跌坐在地上。其餘的人仍然站在原地,卻掩蓋不住發抖的雙腿或慘白的臉色。

雖然我是個十一歲的孩子,但仍是野獸人的孩子、獅族的孩子!

「如果你們真因為我的決策而感到失望與與憤怒,那我願意承擔起這個後果。可是你們人類既野蠻又無知,就算拯救你們卻依舊想要我死!」

這時中年農夫站出來說道:「你......王子殿下,您在人馬族戰役救了我們或我們的家人,這一點我們心懷感激。但......但我們不能放過這大好機會。」

「殺死我的機會嗎?」我冷笑一聲。

「正......正是如此。您一死後,也許就能夠讓那位閣下......」

奇怪,他怎麼露出一副很困擾的表情?

雖然腦袋裡有某個地方正這麼想著,不過我內心的滿腔怒火還是自行鼓動了聲帶。

「像你們這種貨色,我三兩下就能夠用利爪掏出你們的心肺,或者咬住喉嚨讓你們慢慢窒息,並且在後悔中死去!」

我打斷對方的句子,同時伸出始終隱藏於雙掌中的爪子。

「大家別怕,牠只有一個。我們有三十個!」「快點包抄這傢伙。」「他還是個孩子而已,幹掉牠!」「殺死牠!」

只見人類農夫全起圍攻,似乎打算以數量優勢擊敗我。

「誰怕誰啊!」

我雙腿一瞪,高高躍起,以超乎眾人想像的速度撲向其中一名年輕農夫。對方傻傻地站在原地,就連拿在雙手中的鋤頭都沒啥作用。我一個巴掌用力擊中他的側臉,將農夫給打暈過去。

我沒有痛下殺手。

就連我自己也難以解釋這種行為;明明銳爪即將刺入對方的眼睛,但我卻在最後一刻把爪子收回去,只以獅掌的力量擊暈對方。

「可惡,我到底在幹嘛?」

每當他們靠近我時,我便揮出尖銳的爪子,迫使這群人類往後跳開或閃避。

接著我穿梭於人群之中,先行瞄準並擊倒那些手拿農具的人類。我偶爾以沉重的掌力打昏他們,或者揮出利爪劃傷小腿讓他們倒地不起;當然,我也不忘將具有危險性的武器全部打碎或折斷成廢鐵。

「牠竟然徒手把鋤頭柄給折斷了。」「好強的力量......」「怪、怪物啊!」

很快地,傳入我耳中不再是吶喊而是陣陣哀鳴。

很快地,越來越多人類摀著流溢出鼻血的臉頰,或者抱著自己帶傷的雙腿倒了下來。

不過我沒有殺死他們任何一人。

這絕對不是因為我心軟,眼前這群人類意圖取我性命耶!

只是......

只是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別打了,全都給我停下來!」

就在此刻,姆姆衝入混亂中隔開我和剩下的農夫們。

「如果我停手的話,難道他們會嗎?」我亮出手中的利爪,指著她質問著。

「我會叫他們退下的。」姆姆正色道,臉上毫無畏懼的神色。她說:「請讓我們雙方都當作沒發生過這件事。拜託請您不要派兵抓捕他們,甚至處死他們。」

「沒發生過?這些人類可是想殺死我的喔!殺死我!天底下哪裡有會乖乖去死的動物。」

「那只是因為他們太過單純,而被無知沖昏頭。」姆姆道。

「單純?無知?」

此時,一名剛剛被我揍飛的農夫緩緩爬起身子。他臉色慘白,滿是痛苦,卻死撐著不許自己倒地不起。

「這都是......為了奧絲雅閣下......」他咬著牙斷斷續續說道。

「奧絲雅?」我被搞糊塗了。

「為了奧絲雅閣下,我們不論是當黑臉或犧牲性命都在所不惜。」另一名農夫也說。

「沒有錯,一切都是為了奧絲雅閣下!」

「這是我們欠她的。」

這些傢伙都瘋了嗎?

「口口聲聲說為了奧絲雅,殺死我對她會有什麼好處?」我高聲質問對方。

「我們是想......只要把獸族王子殺死的話,駐紮在城內的野獸人必定會亂成一團。這時只要奧絲雅閣下帶領勿忘草騎士團起身反抗,而城內的民眾和外頭的我們同時裡應外合,一定能趁機擊敗野獸人軍隊,重新奪回「白城」。這樣一來,她就能坐上領主的大位了!」

更正,我非常確信這些傢伙都瘋了!

「這白癡的計畫究竟是誰想――咕啊!」

分心的代價真的很大。

正當我忍不住吐槽這爛到極點的計畫的時候,一名農夫趁著空檔從旁邊撲上來,當場將我壓倒在地。緊接著,拳頭和腳掌如狂風暴雨般降落在我毛茸茸的軀體上,一下子便將我揍得遍體鱗傷。

我感覺自己就像是掉入水中一般,所有事物彷彿都慢了下來。

「痛、痛死啦!」

我雙手抱頭保護自己的腦袋,可是身體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火辣辣的疼痛感爬上身子上每一處,讓我回想起小時候被哥哥姊姊狂揍的經歷。當時他們是一邊笑一邊打我,嘲弄我的笑聲至今仍迴盪在我耳邊。

只不過,為什麼這些人類打我的時候沒有在笑?我從指間的細縫中看見他們露出難受的表情。耳邊還不時傳來姆姆撕啞的叫聲,命令他們不要再打下去了;雖然沒啥鳥用就是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真是越想越奇怪,情緒也從憤怒轉為困惑。

話又說回來,早知道剛才就把他們殺光,我現在就不用承受這痛楚了。

為什麼我得挨打挨揍,承擔痛苦到底有什麼意義可言......海倫娜又為什麼喜愛苦痛喜愛到近乎狂熱的程度?唉,如今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我幾乎把他們帶來的農具給毀了,所以這些人類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幹掉我。

「被一群人類農夫圍毆致死......太......搞笑了......吧......」

我以為自己快死了,周遭所有聲音都像是從非常遙遠的的傳過來。我深呼吸一口氣,卻被自己的血嗆得連眼淚都掉了出來。呼吸變得異常困難,一股強烈又難聞的鐵鏽味自嘴裡竄出。就連意識越來越遠似的,隨時昏厥過去。

意識逐漸遠去之際,身體深處也散發出一股好冷、好冷的寒氣,就像是從胸口中央擴散開來並爬上我的四肢。

我要死了嗎?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修斯
不要斷在那麼讓人難過的地方嘛
2021-05-08 22:06:19
歷史謎團
馬上就來囉~
2021-05-15 10:07:27
鴞吉
這場由一群農民和一隻媽寶獅子為了姆姆而起的爭執,縱使姆姆怎麼勸他們不要為了她吵架,還是阻止不了這群野蠻的男人。
最終在農民的圍毆下,媽寶獅子的後宮霸業在此劃下句點。

(Bad End)

(放結局音樂,上製作人員名單……)

但是媽寶獅子不需要難過,歷史上確實有一群手拿長兵器的農民圍毆死武士的例子,由此可見,縱使訓練有素的武人,在數量差距之下還是會吃癟
(信長:我說得對不對呀,秀吉猴子w)
2021-05-08 22:34:00
歷史謎團
不要擅自結束故事啊XDDDDDDDDD
最後那句超諷刺的XDDDDD記得確實有許多拿長槍就把武仁刺成蜂窩或活捉的案例呢==
2021-05-15 10:08:53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下賤的人類,賤民就是賤民
2021-05-09 12:58:01
歷史謎團
不要這樣說嘛QQ!!局勢和環境使然~~~
2021-05-15 10:07:42
槭葉楓紅
正宮要來救場了嗎
2021-05-09 13:18:15
歷史謎團
你怎麼知道==神楓紅
2021-05-15 10:07: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